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零一章賣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呵一笑說:「拿出你的老方法不就得了。」 范局長在電話那頭就嘿嘿的笑了說:「高,還是冷縣長搞,好,我就給他來個老規矩——拖死它。」 到了下午,季子強就收到了招商局王局長的消息了,王局長告...

?季子強就很認真的看看他說:「你不是聰明,是絕頂的聰明,就從你能在洋河這麼大一片地里,一眼發現了這個位置,我就很佩服你了。」

這小子開始給人家灌迷糊湯了,不過這張老闆也經不起拍,一會就讓季子強拍的雲里霧裡的了,這也不能全怪人家,像季子強他們這些人,那都是專業的拍馬高手,要是可以評職稱,他們都至少算的上高工哪一類的,所以對付一個小學四年級還沒上完的暴發戶,季子強是綽綽有餘了。

這張老闆就說:「呵呵呵,季書記過獎了,做生意其實很簡單,就是多說好話,多送禮,現在很多當領導的」

張老闆說到這才發現說話的地方不大合適,就訕訕的笑笑,不好再說下去了。

季子強暗暗好笑,就轉了個話題說:「王局長,你把那塊沙壩的地圖拿出來,讓張老闆看看,挑一塊出來。」

王局長來的時候就帶的有規劃地圖,他馬上在茶几上展開了地圖,三個人就認真的看了起來,一會那張老闆就指了指中間的那塊地說:「這個位置好,不知道能不能給我?」

季子強順著他手指的位置一看,剛好這地方就在喬董事長所要的土地中間,季子強暗暗竊喜,但臉上就有點為難的表情說:「這個位置啊,張老闆真不愧為生意場上的高手,一眼就看準了最好的一塊地,你看這位置,左右開闊,前面正對公路,後面一座小山隱隱約約有龍吟虎嘯之勢,的確是風水寶地,只是。」

張老闆聽季子強說的頭頭是道,很有些風水先生的眼光,張老闆是大為佩服,一聽他那「只是」兩字一出口,心中就有點緊張了,忙問:「季書記,只是什麼?」

季子強嘆口氣說:「這位置是前些天上面一個領導打過招呼的,說要留給一個朋友,給你恐怕有點難度埃」

張老闆先是一怔,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笑了,這季書記的話中是說「有點難度」,可沒有說絕不可能啊,看來這地就是搶手一點罷了。

張老闆就笑笑說:「季書記,那麼你看怎麼才可以拿到這塊地呢?」

這完全是給季子強在遞話,在張老闆的心裡,那無非就是一點好處的問題,不要看領導打過招呼,那也要看什麼領導了,領導多去了,下面總會找點借口的。

季子強見他真的想要這個地方,也就不賣關子了,說:「除非在價格上你占些優勢,我們就好應付上面了。」

張老闆說:「來的時候我聽王局長說了,這地的補助賠償款8萬左右,要不我就多出一點吧。」

這話整合季子強的心意,季子強就大腿一拍說:「你要能觸到十萬一畝,不管誰來說,這地我都給你了。」

那張老闆就思前想後的猶豫了一會說:「季書記,我多出一萬怎麼樣,這20畝地就是20萬埃」

季子強不去正面回答他,卻說:「張老闆,不知道你們做生意講不講彩頭,但我感覺很多生意做得好的人,對這位置很注重,將來你站上個風水寶地,那區區的20萬有算的了什麼呢,不就是月把天氣就賺回來了,你再想想,為了好聽我給你算到9.8萬,怎麼樣,再不行,那你就從新選一塊算了。」

說完季子強就點上煙,不再多說話了。

這招商局的王局長心裡緊張的很,他生怕把這點生意搞黃了,所以不斷的看季子強,意思是說:「老大,差不多就可以了。」

季子強卻不管他怎麼看,依然是抽煙喝茶,不在提這話頭了。

那張老闆又想了一會說:「季書記,說真的,我想要這地方,要不就按9萬一畝,我可以另外給招商局拿出3.5萬元,做你們的獎金,福利什麼的,我知道,你們機關有時候費用也緊張。」

他使用起過去慣常的招數了,暗示可以給季子強他們一點回扣。

季子強只是笑笑,搖搖頭,並不說什麼。

這三個人就都一時無話,憋了好長時間,最後那張老闆牙一咬說:「那就每畝9萬5吧,季書記也多少給我一個優惠。」

季子強感覺也差不多了,再逼人家說不上就真的黃了,他很不情願的嘆口氣說:「唉,算了,那就按你這數字吧,主要是看在王局長為你這事情找過我好多次,要不,我真有點捨不得這個位置呢。」

張老闆一聽季子強答應了,也是喜歡的緊,就問季子強:「季書記,那你看我什麼時候可以辦手續。」

季子強心裡當然是希望他辦理的越快越好了,不過面子上還不能顯的自己很急切,就若無其事的說:「你資金什麼方便嗎?」

張老闆點點頭說:「那沒問題,賬上幾千萬沒動呢。」

季子強說:「好,那你就讓王局長帶你紉找范局長,商量一個時間,儘快辦理吧。」

張老闆有對季子強感謝一番,最後還暗示了一下,等事情辦好了要感謝感謝季子強。

季子強也就是一笑置之,送走了他們。

見他們遠去,季子強趕忙拿起了電話,找到了土地局的范局長,對他說:「老范啊,一會招商局王局長會帶一個客戶過去,想要20畝土地,你抓緊給辦理一下。」

范局長答應說:「行,書記指示了,那沒問題,不知道他要那一塊地埃」

季子強說:「就是沙壩那片地。」

范局長一愣神,這塊地不是大部分給喬董事長了嗎,前兩天冷縣長還來催過自己,自己怕以後擔責任,還給推著,現在怎麼華書記又讓抓緊,他很不解的問:「季書記,這地都還沒有規劃好,萬一將來售出去了,那些地方分割不好怎麼辦。」

季子強平靜的說:「這個不用你負責,他指到那裡,你就劃到那裡,儘快辦理。」

范局長心有疑惑,但也不好問季子強,他就感覺季子強有點前後矛盾,他只好答應了,說趕快辦理。

放下了電話,范局長想了一會,感覺這事情很蹊蹺,難道季子強上次說給喬董事長的地是個幌子,但聽人說,那喬董事長後台很硬,連市委葉書記都幫著他的,看來這事情還是小心一點,他就給冷縣長一個電話,把這事情彙報了。

冷縣長多精明的人,他一聽就知道這是季子強在耍手腕,他冷笑著對范局長說:「季書記在和葉眉書記鬥法呢,你小心點,不要最後當了替罪羊。」

那范局長正是有這個擔心,忙說:「冷縣長,你看這事情怎麼處理為好。」

冷縣長想了下,就呵呵一笑說:「拿出你的老方法不就得了。」

范局長在電話那頭就嘿嘿的笑了說:「高,還是冷縣長搞,好,我就給他來個老規矩——拖死它。」

到了下午,季子強就收到了招商局王局長的消息了,王局長告訴季子強,土地局的范局長並不配合,他今天用消極拖延的方式對待這件事情,所以他請季書記幫忙催催。

季子強放下了電話,思考了一會,他知道這個范局長是冷縣長的鐵杆,看來這事情冷縣長已經知道了,自己這方法騙別人是綽綽有餘,但想騙過冷縣長只怕很難,一定是冷縣長給范局長支了招,季子強就電話叫來了土地局的范局長。

季子強在范局長來以前,他做了一件事情,他在辦公桌上列出了一個名單,把他放在了辦公桌上面,然後才靜靜的等待范局長的到來。

一會,范局長就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季子強坐在辦公桌那面,還在寫東西,見他來了,點個頭,也沒說話,范局長很討好的過來先給季子強把煙發上,又幫季子強把煙點上,但季子強很快的就把正在寫的東西翻過扣了起來,說:「你坐吧。」

范局長心有疑慮,見季子強表情很冷淡,又見他手忙腳亂的樣子在掩飾寫的東西,范局長心裡就有點緊張起來,說:「季書記叫的這麼急,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吧?」

季子強看看他,有點難以啟齒的說:「這個嗯,找你來是問一下,你在土地局幹了多長時間了。」

范局長的心就一下字揪到了嗓子眼上,這不是個好兆頭,他忙說:「有3年多了。」

季子強點點頭說:「范局長看你身體好像一直不太好啊,以後還是要多鍛煉。」

范局長趕忙把胸膛挺一挺說:「季書記,我就是胖點,其實沒有什麼大病,你可以調查,我今年一次醫院都沒住過。」

季子強搖搖頭說:「還是要注意啊,不住院不等於身體就好,你那工作也很辛苦埃」

范局長心裡就七上八下了,他搞不清楚季子強到底想和自己說點什麼,他怎麼老是談自己身體問題,他就坎坷不安的說:「也不辛苦,比起季書記來說,我們那工作算輕鬆的了。」

季子強就給他倒上了一杯水,坐了下來,然後東拉西扯了很長時間,卻沒有個主題,後來季子強站起來說:「你先坐下,我上個衛生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