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章公安局整頓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眉甘萬元,季子強就讓撥出了一部分資金,專門用於補償被辭退的聯防隊員。 公安局黨委的意見很明確,近500聯防隊員,被錄取的100名保安,不再補償的範圍內,餘下的人員,按照工作年限,一律給予補償,...

?張永濤勸道:「話不能這麼說,公安局按照縣委的要求,整頓機關作風,清理聯防隊伍,有他的道理,我想,公安局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待的。」

又有人就說了:「張書記,我們可是到縣委來反映情況了,縣委如果不理睬我們的訴求,縣城之內出現什麼治安問題,我們可不負責任。」

張永濤一聽這話,感到問題很嚴重了,就說:「你們這是說的什麼話,難道公安局清理聯防隊伍,縣城的治安就無法保證了嗎,你們這是威脅縣委嗎?」

「張書記,我們可不敢威脅縣委。」

很快的,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就把這個情況給季子強做了彙報,他擔心會出現什麼亂子。季子強聽到了這些情況反映后,很久沒有說話,他明白,聯防隊員在縣城裡面這麼久,肯定是有旁根錯節的關係,他們敢於在張永濤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來,就說明他們是有所依仗的,也許很多機關的幹部都在背後煽風點火呢。

季子強撥通了郭副縣長的電話:「老郭啊,聯防隊員的事情,你一定要慎重,不能出什麼差錯,他們到縣委來上訪了,口氣很不好,似乎是有什麼依仗,縣裡的事情多,這些聯防隊員,在縣城裡面維護秩序多年,肯定是熟悉情況的,一定不能出現什麼治安問題,縣局的幹警辛苦些,維持好秩序,另外,縣城裡面的秩序,今後怎麼維護,也要有長期的考慮,要做到心中有數。」

郭副縣長就說:「季書記,既然現在風聲已經放出去了,我看也沒有什麼猶豫的,快刀斬亂麻吧。」

季子強也感覺不動不行,雖然可能會有點麻煩,但麻煩是暫時的,他就果斷的說:「考慮周詳,該動就動。」

郭副縣長就下定了決心,按照縣直單位的比例,保留100人,進入保安公司,經過培訓之後進入單位,成為單位的保安,不過,保安的職責,和聯防隊員有很大的區別,只能是單位的門衛以及內部秩序的維護,至於維護縣城治安的事情,由治安大隊和城區派出所共同負責。

清理工作開始的第一天,城區派出所接到的報案驟然增多,有打架鬥毆的。有被偷錢包的,甚至有進入屋裡盜竊的,城區派出所準備不足,忙的暈頭轉向,城內的居民很是不滿意,對公安局議論紛紛,現在櫻桃旅遊節還沒有過完,這個時候,縣城的治安出現問題,百姓肯定是不滿意的。

郭副縣長一面繼續清理聯防隊員,一面召開了公安系統的大會,會上,郭副縣長要求所有的幹警,必須要維護好縣城和全縣的治安,嚴厲打擊各類違法犯罪分子,郭副縣長的口氣少有的嚴厲,公安局的幹警明白,這次,郭副縣長是鐵了心要清理聯防隊員了。

聯防隊員和公安局的某些幹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可以說,清理聯防隊員,必然影響到一些公安幹警的切實利益,所以,在這次的清理工作中,不少的幹警抱著觀望的態度,出工不出力,縣城內治安形勢的惡化,與他們是有關係的。郭副縣長和王副局長都市下定了決心,他們也一致的對公安局內部發出了嚴厲的警告,對那些隔岸觀火,或者混水摸魚的人發出了震懾性的威脅。

所有幹警明白了,如果還抱著觀望和壁上觀的態度,那麼,下一步,被清理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了,到了這個時候,幹警不敢開玩笑了,局機關的幹警在股室負責人的帶領下,分片包干,負責一塊地方的治安。

縣城內的治安形勢很快穩定下來,不過,郭副縣長明白,這樣不是長久之計,局機關的幹警,不可能天天在大街上巡邏,郭副縣長苦苦思索著解決的辦法。

今天在休息時間,季子強在縣委大院散步的時候,遇見了幾個聯防隊員。季子強本來是不認識他們的,但其中一個走到了跟前,給季子強發了一根煙,季子強正要詢問他們來意的時候,這個年輕人就說:「季書記,我們聯防隊員一直想找您反映情況。」

季子強這才知道他們的底細了,不過也好,自己本來也想了解一下這件事情,季子強就點上煙,很平靜的說:「有什麼情況就說吧,你們可真會抓住機會埃」

那年輕人笑笑說:「季書記,您看,我們聯防隊員中間,有很大一批是部隊退伍軍人,我們是城鎮戶口,無田無地,當初成為聯防隊員,也是自己掙工資,洋河縣條件困難,我們還為公安局解決了經費困難問題,現在,我們被直接解僱了,生活無著落,領導是否考慮我們的實際情況,幫助解決一點困難埃」

季子強就感覺他們說的也還是有點道理的,不管怎麼說,他們都為洋河縣出過力,流過汗的,他就問:「這個情況,你們給公安局反映了嗎?」

其他好多個人也圍了上來,就有人說:「季書記,我們哪裡顧得上啊,前兩天,我們考慮的都是怎麼能夠保住工作,現在,公安局一刀切,辭退了所有的聯防隊員,我們才想到這個問題的。」

想一想,季子強說:「你們說的有一定的道理,不過,這件事情,是公安局黨委研究的,我雖然是縣委書記,也要尊重公安局黨委的意見,我知道,你們為洋河縣的發展做出了貢獻,這樣吧,我向公安局黨委反映你們的意見,你們自己也可以向他們說明這些情況。」

「季書記,如果您都不能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反映了也沒有什麼作用埃」他們還是不放心,就有人有說起來了。

季子強哈哈一笑說:「道理是這樣的,你們都是退伍軍人,當年軍隊百萬裁軍的時候,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你們應該明白其中的道理,我不想和你們講道理,大話說多了沒意思,換位思考,誰失去了工作,心裡都不好受,這就需要你們自我調節,我可以囑託人事局,將你們的檔案優先安排到就業股,以後有機會,考慮你們的就業。」

那帶頭的一個就說:「季書記,我們知道,大政策不能違背,既然被辭退了,大傢伙也沒有多的話說,只是公安局能否考慮我們做的貢獻,適當給予補償埃」.

季子強這才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想要來要點好處啊,季子強心裡暗笑,嘴上說:「嗯,有些道理,這件事情,縣委會考慮的。」

季子強毫無架子的和這些被辭退的聯防隊員聊了好久,雙方的態度都很客氣,沒有出現什麼爭執,季子強一直是站在公安局黨委的角度回答他們的提問,其實,這些聯防隊員都明白,大的氣候如此了,個人是沒有什麼辦法的。

辭退聯防隊員的工作很快就結束了,這些聯防隊員,都是臨時聘用的,沒有什麼工資人事檔案,洋河縣因為財政窮,根本沒有考慮過他們的待遇問題,郭副縣長給季子強彙報的時候,季子強提到了補償問題,聯防隊員工作這麼久,和公安局實際上形成了勞動關係,於情於理都應該給一些補償。

郭副縣長就給縣委常委們專題彙報了這個問題,季子強和幾個常委電話溝通了一下,很快獲得通過,縣財政最近還不錯,光是這一周賣的櫻桃溝遊覽門票都是好幾十萬元,季子強就讓撥出了一部分資金,專門用於補償被辭退的聯防隊員。

公安局黨委的意見很明確,近500聯防隊員,被錄取的100名保安,不再補償的範圍內,餘下的人員,按照工作年限,一律給予補償,不過,費用不多,只能是表示心意,局黨委還決定,今後要關注這些被辭退的聯防隊員,有好的工作機會,多考慮他們。因為辭退工作是一刀切,錄取保安的時候,經過了嚴格的測試,整件事情的過程透明,所以,大家沒有什麼爭議,只要都是這樣,大家也不會有太大的意見,怕的就是暗箱操作,不公平公正。

這個頭疼的事情剛剛處理完,很快的招商局那面卻傳來了一個好消息,那個想要征地修賓館的客戶,現在已經決定來買20畝土地了,這個消息讓季子強很振奮,他親自接待了這個客戶,這事一個40多歲的男子,人不得不說確實有點俗氣,一副暴發戶的樣子,無根手指上竟然戴了三個大戒指,讓季子強暗暗發笑,不過且不管他多庸俗,只要給點的上價錢,能買一塊地就好,雖然他要的少了一點,但季子強自有辦法。

這個客戶見了季子強也很客氣的,他在招商局就聽說季子強喜歡和鐵觀音,所以來的時候,就買了上好的幾斤福建鐵觀音帶上,季子強也很客氣,就用他那鐵觀音給泡了一壺茶,幾個人一面品著茶,季子強就一面說:「張總,你的眼光很不錯啊,那塊沙壩的地是洋河目前最有前途的一塊地了,看來張總對做生意很有心得。」

見季書記如此誇獎自己,這暴發戶就有點心痒痒的了,說道:「不瞞季書記你,我做生意10多年,賺得多,虧得少,很多人說我聰明,呵呵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