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九章打壓冷縣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我聯繫。」 放下電話,季子強感覺好了一點,自己只要找到一家買主,就可以先下手為強,把那地按正常價處理一塊,那樣就徹底的打破了喬董事長的計劃了。 在此期間,季子強決定要向冷縣長發起一次攻...

?實際上他是把自己過於看大了,就算他的照片在上面,除了個別認識他的,還有孤寡女性,年老色死人家會多看幾眼以外,一般的人早就不把那當成一回事,每天有看不完的明星和中央領導的新聞,把你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誰也不會當你是棵大蔥。

也有一個人很認真的,那就是他在柳林市的那個哥們趙遠大,他最近這幾天就夾著一章破報子,到處跑,見人就展開報子對人家說:「看看這個書記,是我哥們。」

不管別人愛聽不愛聽的,他總是要說說他和季子強的關係,說一下自己上次和季子強打牌的時候,自己拿了一把的好鏈子,直接沒讓季子強出一張牌,就把他練翻了。

別人也大都附和的說兩句:「奧,嗯,呵呵。」

當然,這些事情一點都沒有讓季子強輕鬆起來,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趕快找人來買這塊地,所以他給招商局的電話就是不斷的打,今天一天都打了3次,後來功夫不負有心人,到底接到了招商局王局長的一個回話,在這次前來考察的客戶中,有一家做酒店的老總,看上了洋河南郊沙壩的位置,剛剛找來了。

季子強忙說:「那你好好的接待,要是有可能的話,就帶到我這面來,我和他談談。」

王局長說:「他剛來,看樣子有可能性,但我還不敢過於積極,免得把人家嚇跑了。」

季子強想想也是,就靜了一下心說:「好吧,你在那面好好處理,有什麼情況及時和我聯繫。」

放下電話,季子強感覺好了一點,自己只要找到一家買主,就可以先下手為強,把那地按正常價處理一塊,那樣就徹底的打破了喬董事長的計劃了。

在此期間,季子強決定要向冷縣長發起一次攻擊了,冷縣長已經讓自己不斷的陷入到這個陷阱中來,對他的打擊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季子強在思考後,決定分兩步走,先以整頓全縣的工作作風入手,在人們認識到了幹部管理和領導的重要性以後,在對全縣幹部做出適當的調整,徹底扭轉洋河縣的工作習性,並同時斬斷冷縣長在洋河縣的所有觸角,讓他成為孤家寡人。

這樣決定后,季子強就在全縣展開了整頓幹部工作作風的舉措,他先是連續的開了幾個會議,在紀律作風整頓工作會議,季子強高調出席會議並講話。

他要求,要認真總結公安局上次關於李柱子事件的深刻教訓,舉一反三,硬起手腕,痛下決心,以此作為徹底整頓洋河縣各級政府部門的機遇、轉變幹部作風的機遇、促進各項工作落實的機遇,以「兩查一整頓」專項活動為契機,在全縣掀起紀律作風大整頓活動高巢,打一場作風轉變攻堅戰,切實推動各項政策措施的落實,保持經濟社會良好的發展態勢。

他在洋河縣吹起了一股改變政府職權部門工作態度的春風,結果當然是受到群眾歡迎的,對很多權利部門的官僚習氣,老百姓早就怨聲載道了。

洋河縣整頓機關幹部的作風,很快的就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不過,季子強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就再次遇見事情了,依舊是聯防隊員惹起的事端。雖然整頓了機關作風,季子強沒有強求各單位清理臨時工,聯防隊員屬於公安局臨時聘用的,用來維護秩序,參加對縣城治安的管理,不可否定,聯防隊員為洋河縣的穩定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在偵破一些大案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不過,事情不可能總是那麼如意的。

早在月初,季子強就聽到了一些議論,主要就是針對聯防隊員和工商局臨時聘用的市場管理人員,其中部分人,扯虎皮當大旗,愛佔小便宜,愛做一些欺負老百姓的事情,洋河縣整頓機關作風,主要對象是機關幹部職工,這些人,不屬於整頓範圍。

今天季子強正在辦公室寫東西,秘書小張就有點膽怯的進來說:「季書記,外面有百姓說是要找您反映情況。」

季子強抬起眼來,問:「小張,你問了是什麼事情嗎?」

小張說:「我問了,他們人不少,是城附近農民,在城裡做工的,也就是拉板車,找些小錢,養活家用,他們反映,有聯防隊員因為維護縣城的治安,不允許他們拉板車,如果要拉,必須上繳一定的費用才可以。」

季子強自言自語的說:「奧,這件事情,郭副縣長知道嗎?」

小張忙說:「我剛才給郭副縣長打電話了,郭副縣長還不清楚這件事情,本來是沒有什麼事情的,可是,因為聯防隊員與這些人發生了衝突,其中兩個拉板車的人被打傷了,所以,他們才到縣委來,要求見書記,信訪局的同志已經接待了他們,問清楚情況了。」

季子強讚許的看了小張一眼,他知道,小張是因為自己整頓幹部作風,所以才提醒自己:他就說:「胡鬧,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調查,我們整頓機關幹部作風,倒把這些人忘記了,他們代表的是公安局,這樣做,不是直接毀壞了公安局的形象嗎。」

小張一聽季子強這話,心裡也很高興,看來自己在處理問題和把握局勢上已經能慢慢的跟上季書記的步伐了,他就說:「季書記,郭副縣長一會就來了,您見不見。」

季子強點頭說:「見,直接到我辦公室來。」

過了一會,郭副縣長就從縣政府那面過來了,小張帶他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季子強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來,說:「老郭啊,是什麼情況?」

郭副縣長說:「季書記,我已經問清楚了,是聯防隊員和農民工發生了衝突,聯防隊員借整頓縣城內的治安為借口,收取一些管理費用,農民工不服,所以雙方發生衝突,有兩個農民工挨打了,還好傷情不重,正趕上縣裡整頓機關幹部作風,這些人就到縣委來反映情況了,具體的衝突過程,下面還在調查。」

「老郭,這件事情你怎麼看?」季子強沒有發表自己的看法,他想讓郭副縣長自己來處理。

想了想,郭副縣長才說:「季書記,我覺得,聯防隊員必須要進行清理了,上次李柱子的事情發生之後,我就想著清理聯防隊伍,不過,因為事情多,還沒有來得及著手,縣城裡有些聯防隊員,就是一些地痞惡霸,必須要清理,我已經考慮好了方案,決定成立保安公司,單位的秩序,由保安公司派出的保安負責,縣城裡面的秩序維護,還是由公安幹警直接負責,實在是人手不足的,從縣局派出幹警,個人增加工作補助。」

點點頭,季子強感覺郭副縣長這個想法還是不錯的,就說:「老郭,這件事情,你考慮好了,就動手做吧。」

郭副縣長得到了季子強的支持,也就放下了心,很快的著手處理起這件事情了,季子強也開始考慮起洋河縣中層幹部問題,他在洋河時間也不短了,對各個部,局和鄉鎮的主要領導,都早就心裡有數,他並不想搞一鍋端,或者打擊冷縣長派系的人,但他看來看去,思前想後,好像不合格的領導也就屬冷縣長派系的人多,季子強搖搖頭,這也說明了冷縣長在洋河縣真的是根深葉茂,人脈旺盛吧。

季子強不再關心聯防隊員的事情,誰知道,剛剛過去一天時間,事情就來了。

原來,郭副縣長做事紮實,回到公安局,很快就召開了黨委會,專題研究聯防隊員的事情,會上的爭論很激烈,郭副縣長力排眾議,堅持清理聯防隊員,在這個過程中,郭副縣長沒有注意局黨委委員的反應,聯防隊員大都是縣城裡面一些有一定影響的人物,多年來在公安局的領導下開展工作,已經融合為公安局的一部分,要清理他們,實際上是一個系統工程,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完成的。

因為這樣的情況,消息很快泄露出去,在聯防隊員中間,引發了很大的反響,不少聯防隊員還是很在意這個位置的,在這個位置上,百姓還是很買賬的,說白了,就是有一定的權力,所以,縣裡的500多聯防隊員緊急商議,決定要找到縣委領導,討要說法了。這些人找到了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對他說:「張書記,我們為縣城的治安,做出了貢獻,現在,公安局要清理我們,我們不服,請求縣委領導考慮我們的實際情況。」

張永濤還很少見到來這麼多人找自己的場面,他也有點緊張了,在這個以穩定和諧作為每個地方的首要任務大前提下,他不能讓這些人鬧出事端,他就說:「你們有什麼要求,可以找到公安局反映,有道理的,符合實際情況的,公安局一定會聽取和考慮你們的意見,這件事情,是公安局整頓內部機關事物,你們還是直接去找公安局反映情況。」

有人就大聲的說:「張書記,我們信不過公安局,我們幹了這麼多年,公安局說不要就不要了,我們不服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