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八章逼上絕境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視台的小年輕們喜歡的不得了,其實這都是些土特產,不是很值錢,不過堆頭很大罷了。 寧主任就對季子強說:「下次去省城了記得和我聯繫,我回去以後會儘快把這個播放出來的。你也就不要在操心了。」 ...

?當一個人被逼上了絕境,他也會反抗的,季子強在這件事情上處心積慮的想要維持住自己和葉眉的那一段感情,但葉眉這冰涼的話還是給季子強造成了過大的壓力,於是,季子強就把問題的兩個面展現給了葉眉。

葉眉冷笑了一聲,她不想再表現的溫和,她開始進攻了:「難道背叛還有什麼好壞之分,你認為你是對的,你應該那樣做?我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也告訴過你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還清楚的指明了你未來的道路,你依然我行我素,狂妄悖逆,你到底想要什麼結果?」

季子強也逐漸的被激怒了,葉眉對季子強的怒斥,讓季子強在司機和她的秘書面前毫不遮擋,他那長久被這件事情壓抑的糾葛心理到了他能夠承受的邊沿。

季子強沒有了膽怯和唯唯諾諾,他腰桿挺了一下,讓自己變得高大一點,說:「我要的結果就是心安理得,就是對的起良心。」

葉眉像是不認識他一樣,轉過頭來看著季子強,看了足足有十多秒的時間才說:「你忘了我們身處在哪裡,讓你的心安理得見鬼去吧,我現在也不和你多說什麼了,給你半個月的時間,你要還是這樣一副德性,我只能按樂書記的意思辦了,那時候你不要怪我。」

季子強不想在說什麼了,他已經明白自己的時間並不多了,此刻他只有一個想法,在這半個月時間裡,希望出現幾個,哪怕就是一個想要到洋河縣購買土地的客戶,那麼自己就把那塊地從中間劃出一塊賣給他,讓喬董事長拿不到一塊完整的土地,造成一個既定的事實,至於自己,到那個時候也該離開洋河縣了,但季子強現在沒有什麼沮喪,他反倒湧現出了一種少有的鬥志,也許這就是他骨子裡的那種倔強的天性還沒有完全被官場打磨乾淨。

他們兩人都再也沒有說什麼了,氣氛有點尷尬,有點沉悶,坐在前排的秘書和司機,也在心中為季子強惋惜著,多好的一棵大樹啊,可惜季子強以後再也不能坐在下面乘涼了,他們擔心著季子強的擔心,尷尬著季子強的尷尬,大氣都不敢亂出了。

季子強送走了前來參加開幕式的所有領導,在這個過程中,葉眉和季子強都沒有顯露出彼此的憤怒,他們還是客氣的握手,客氣的道別,但兩個人的心已經離得很遠了。。

送走了他們,季子強一點都沒有閑下來,他還要應酬很多前來參觀的客戶,還要不斷的給他們講述自己對洋河縣未來的展望和宏偉藍圖,很多客商都被季子強的構想所吸引,都有了一種躍躍欲試的想法。

電視台的拍攝一但工作起來那就是很忙,也很投入了,所以這兩天季子強都沒有來打擾他們,他也沒有時間來照顧他們,不過這一切都早有安排,宣傳部的副部長,一刻不離的陪在電視台人員的身邊,不管他們需要什麼協助,都會在第一之間里得到解決。

季子強的心也有些激動,不知道洋河縣在上鏡頭後會事個什麼樣子,一定會更加的美麗和妖嬈。

到了下午,電視台的基礎錄製已經完成,就等回去剪接和配音了,他們在這兩天天看著也是很辛苦的,季子強在打發了客戶以後,就趕快讓辦公室好好的安排了一次宴席,給他們改善一下,這些人說起來弔兒郎當的,但做起工作還是很有些吃苦的精神,五月的天氣已經很熱了,他們一個個都市汗流滿面的,看到這點,季子強還是多了很多對他們的敬意,晚上他也出席了酒宴,這些人緊張了幾天,現在是完全的放鬆了下來,這麼大的個包間讓他們搞的是雞飛狗跳,烏煙瘴氣,亂成一團。

不過這樣的快樂是很有感染力的,和他們在一起,季子強也可以暫時的忘記不快,忘記煩惱,他也開始和他們打打鬧鬧起來,其實他本來就是個年輕人,不過是官場的環境不允許他那樣做,他必須要每天四平八穩的走路,嚴嚴肅肅的說話,規規矩矩的辦事,現在可好了,他也重新的年輕了一次。

大家都吃的喝的很爽快,跑了幾天他們也就沒有活動的力氣了,吵著要回去洗澡,換衣服,準備明天返回省城,季子強也希望這樣早點結束,這兩天他也很疲乏,大家就一起散了。

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天已經很晚了,季子強洗洗刷刷的,就跳上了床,準備靠在床上,休息一下,想是如此想的,但靠在床上,季子強卻心亂了起來,今天自己和葉眉的對話,又一遍遍的在腦海中出現了,他當時那氣沖牛斗的勇氣,在此刻冷靜以後就有點消沉下去了,他開始有點後悔自己在當時對葉眉說的那些話,因為他可以理解葉眉的苦衷,葉眉也不是一個沒有原則和良心的領導,她和自己一樣,也有熱血澎湃的時候。

但她所受的壓力應該比自己更大,她要面對的是省委的主要領導,她還要為整個柳林著想,或者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給葉眉也造成了太多的被動。

季子強這樣想想,他的心情也就沒有了那樣的坦然和淡定,他的情緒也開始低落。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自己就站在她面前,她卻不知道自己依然想著她。

世上最凄絕的距離是兩個人本來距離很遠,互不相識,忽然有一天,他們相識,相親,距離變得很近,然後有一天,不再相親了,本來很近的兩個人,變得很遠,甚至比以前更遠,這才是讓季子強真真感到傷感的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江可蕊的電話就來了,季子強最近幾天比較忙,所以就沒給江可蕊打電話,電話中江可蕊說:「子強,本來我也想過去看看你們的櫻桃節的,可惜沒時間,你什麼時候過來看望我呢?」

季子強有點落寞的說:「還有十多天吧,那個時候我就徹底的閑下來了。」

在和江可蕊談話的過程中,季子強依然沒有忘記葉眉給自己下達的最後期限,他明白,到了那個時候,自己想不想離開洋河縣,都已經由不得自己做主了。

他的回答有點怪怪的,讓江可蕊有點不解,她就問他:「子強,是遇到什麼不愉快了,今天的你應該很高興才是,你的夢想已經在逐步實現,為什麼還這樣憂傷?」

季子強嘆口氣,但瞬間,他又克制住了自己,一個人可以把幸福讓別人來分享,但何必把憂愁和傷感也傳染給別人呢?

季子強努力的笑了笑,說:「沒什麼事情,只是想到了時光的流失,或者我真的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息,看看春天,看看你,那本來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江可蕊聽到季子強這美好的嚮往,也深深的被他感染了,她就告訴季子強說:「我忙過這幾天,就抽時間過去看看你,怎麼樣,歡迎嗎。」

季子強聽說她回來看自己,當然是很歡迎了,他振奮起精神,說:「來吧,我從心裡期待你的到來。」

「是真的嗎?」江可蕊毫不放鬆的追問。

「是真的,看到你,就不會有什麼能成為煩惱了。」季子強情真意切的說著。

江可蕊就全身瀰漫著一種奇妙的感覺,她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一股暖流進入了她的心頭,甜甜的,她明白了這就是幸福的感覺。

她被幸福包圍著,幸福的感覺真好。

幸福意味著什麼?再熱戀中的情侶們覺得幸福就是這世界中只有兩個人的溫馨與浪漫,這種幸福讓人陶醉留戀,這種幸福是人類情感境界的一種嚮往。

季子強也被江可蕊的這種幸福感染了,這是一種感覺,是來源於心底的一種感念,是一份簡單;一份安適;一份理想;一份溫馨;一份浪漫和一種嚮往。

省電視台走的時候,季子強讓辦公室給買了很多東西,像茶葉,洋河大麴,當地的熏肉等等,亂七八糟的裝了半車,每人都有一份,把這些電視台的小年輕們喜歡的不得了,其實這都是些土特產,不是很值錢,不過堆頭很大罷了。

寧主任就對季子強說:「下次去省城了記得和我聯繫,我回去以後會儘快把這個播放出來的。你也就不要在操心了。」

季子強是連聲的感謝,看起來這個世界處處都是有溫情的,季子強滿含著感恩的心情,看著電視台的車漸漸的走遠了。

洋河縣真的出名了,就這幾天,全市的媒體像是瘋了一樣,開始對洋河縣的情況做出了大篇幅的報道,連省城的一些媒體也都或多或少的對洋河縣的櫻桃茶葉節給予了適當的宣傳,而在這所有的報道中,季子強成了最大的收益者,很多媒體上都有了季子強的照片,這讓季子強很洋洋得意了一下。

但這種得意時間並不長,季子強馬上就擔心起來,要是全省人民都認識自己了,那以後自己要是想去唱個歌,洗個腳,看看小姐什麼的,豈不是很危險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