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七章致命攻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馬上就迎合冷縣長對季子強的隱射罷了。 葉眉沒有在問什麼了,她冷冷的笑了笑說:「沒有誰能夠強大到超越了所有人,權利在很多時候都是有制約的,你是這樣,別人也會是這樣。」 冷縣長就不再說什麼...

?季子強一看時間都已經十二點了,和冷縣長說了幾句話,便走到委宣傳部的謝部長的身邊,瞅空輕聲道:「謝部長,您看午飯,」委宣傳部的謝部長看了一眼正在和別人交談的葉眉說道:「嗯,等我問問再說。」

他走過去,等到葉眉的交流告一段落的時候,就適時地插進去,笑道:「葉書記,您看時間也不早了,是不是先解決溫飽問題?」

葉眉呵呵一笑道:「嗯,這是個大問題,既然來到了洋河縣了,那我們就品嘗一下這裡的河魚吧。」

季子強也趕忙走過去說道:「葉書記,謝部長,我們這魚庄味道是最好的。」

葉眉笑道:「少吹,等吃了再說。」

冷縣長也走過來道:「各位領導,那就下山吧,我已經聯繫好了一個魚庄了,老闆正在準備。」

葉眉點頭微笑道:「嗯,辛苦冷縣長了。」

「不辛苦,這是我應該做的。」冷縣長忙不迭地道,心中十分激動。

離開了會場,他們就到了一家魚庄,這裡早就有政府辦公室的人前來打理過了,一個很大的包間里,擺上了三張圓桌,大家按自己的職位,很快的落座。吃飯的過程中,氣氛輕鬆了不少,主要是聊一些風土人文話題,季子強陪坐在一旁,不時地回答一下葉眉或者其他人的問話。水煮魚上來一大瓷盆,顏色鮮艷,把辣椒和花椒撈走後,就看到一片片嫩白的魚在金燦燦的油里漂著,味道很好。

魚是當地的草魚,因為擔心污染問題,鯰魚是徹底不敢再吃了,一會又上來了許多烤魚,用一個長方形平底鍋端上來,下面還烘著炭。魚被各種輔料埋著,滿盤子辣椒乾花生碎,鍋底有一些濃濃的湯汁,很像火鍋底料,那些輔材就裹在湯汁里,吃起來一半像麻辣火鍋,一半像麻辣香鍋。

中午也沒怎麼喝酒,不過大家對洋河縣的魚還是讚不絕口,吃完飯以後,本來葉眉是準備馬上返回柳林市的,不知道誰提議洋河的茶山,這到有點出乎季子強的準備,但季子強沒有猶豫,立即就說:「如果各位領導不急著走的話,我們就一去去看看。」

葉眉皺了下眉頭,她說:「茶山應該很遠吧,恐怕時間來不及。」

冷縣長就說:「來得及,來得及,這櫻桃溝旁邊就有一座茶山的,要不大家就去看看,領導們天天喝茶,但只怕沒見過真正的採茶吧。」

葉眉一聽,也來了一點興趣說:「那就看看吧。」

一行的大隊人馬,就在季子強的帶領下,很快到了茶山,談笑著,在山前山後的轉了起來。

茶園四季的景色不同尋常,最美麗的當然是在現在這樣的春天了,當春姑娘邁著輕盈的步伐來了,它就會喚醒了沉睡一冬的茶樹,茶樹睜了眼后精神顯得出類拔萃,從枝條上抽出一枝枝含苞欲放的肥壯的茶芽,茶芽外型呈圓形,葉底鮮紅,輕輕貼近它,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那麼多的茶葉,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點兒空隙。珍珠般晶瑩的露水在葉片上滾動,似乎每一片茶葉上都有新的生命在顫動啊!這美麗的茶園帶給人們的是喜悅,是收穫。

季子強今天陪著領導和媒體前來,看到這美麗的景象,他自己也被深深的打動了。

看完了茶山,他們又到茶葉加工點做了參觀,在園區的各個生產車間,一群素裝打扮的姑娘,正圍坐在巨大的工作台前認真地精選著茶葉呢!這些茶葉,經過精心篩選后,分批送往加工車間進行嚴格加工、檢驗、包裝……,最後銷往全盛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後走進千家萬戶。

季子強卻在這個時候被一群媒體給圍住了,作為洋河縣最高領導,作為這次活動的發起人,他不得不騰出一些時間來應對這各路而來的捧場媒體記者們,他耐心的一一回答著他們千奇百怪的問題,其中還有一些涉及到個人私生活的問題。

不過季子強沒有像很多大腕那樣,用一句無可奉告就來打發他們,季子強總是很小心的用詼諧的語言和藝術的語句,抵擋住了這些記者的窮追不捨,讓他們感到無懈可擊,當然了,他和大腕們不同,這樣的風光不是可以經常遠道的,而大腕們早就煩透了記者盤根問底的追問。

季子強卻感覺很快樂,很新奇,他的心情也是愜意的,他希望藉助這些媒體,讓洋河在全省聲名遠播。

可是人常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季子強感到滿足和興奮的時候,冷縣長卻發起了對季子強又一次的致命攻擊。

因為季子強讓媒體圍住了,冷縣長就當仁不讓的陪著葉眉走在了前面,他給葉眉介紹著茶山的情況,介紹著洋河毛尖的特性,但在一個空檔之中,冷縣長說:「葉書記,我覺得我們洋河縣的旅遊雖然成了主題,但其他的還有待加強。」

葉眉就感覺冷縣長這話中有話,她停住了腳步,問:「冷縣長感覺那些方面還應該加強一下,不妨說來聽聽。」

冷縣長笑笑說:「比如工業吧,就拿喬董事長那個化工廠來說,我們的指導思想就很保守了一點,昨天我專門問過土地局的領導,這個喬董事長的征地,只怕很難落到實處。」

葉眉眉毛就楊了幾下,她就感覺到了一種怒火在不斷的涌動,她已經聽出了冷縣長的意思,看起來,季子強依然在和自己玩手腕,他在拖延,但拖延的背後他還有什麼用意,這就很難猜測的。

葉眉強壓住自己的憤怒,用儘可能的溫和語調,說:「那麼你應該親自抓一下這個問題。」

冷縣長搖頭苦笑了一下說:「我試過了,也儘力了,可是我還不夠強大。」

他怕葉眉聽不懂自己的意思,就把話說的更露骨了一些,矛頭直指季子強了。

其實他大可不必如此,葉眉在宦海多年,什麼樣的言外之意聽不出來,葉眉只是不希望在冷縣長面前表現的過於膚淺,她不想馬上就迎合冷縣長對季子強的隱射罷了。

葉眉沒有在問什麼了,她冷冷的笑了笑說:「沒有誰能夠強大到超越了所有人,權利在很多時候都是有制約的,你是這樣,別人也會是這樣。」

冷縣長就不再說什麼了,葉眉的意思他也聽出來了,那麼毫無疑問的,下一步葉眉就會對季子強的權利進行制約了,這正式冷縣長希望看到的。

在對茶山參觀完以後,葉眉卻對季子強說:「季書記,你坐我的車吧。」

季子強連忙收起走向自己小車的腳步,轉過身來到了葉眉的車旁,幫葉眉打開了車門,看葉眉坐了進去,自己關上門,有從車後到了另一邊,打開後車門,和葉眉並肩坐在了一起,前面自然是葉眉的秘書。

看著車隊緩緩開動,季子強一點都不知道就在剛才,冷縣長已經看破了自己的延緩之計,並把它暗示給了葉眉,所以季子強還滿心歡喜的把葉眉讓他坐進自己的小車當成是一份殊榮在享受的時候,葉眉說話了:「子強啊,你認為在官場,一個背信棄義或者靠陰謀詭計維持的人,他能夠走多遠呢。」

這話無疑讓季子強從正在滿足的雲端一下子就墜入了寒冷的冰窟,季子強的心收縮在了一起,他禁不住打了個寒顫,葉眉越是這樣溫言細語的說話,越才是她心裡極度憤恨的標誌,對這一點,季子強早就明了。

現在的葉眉用這種語言對自己說出了這種含沙射影的話來,可想而知,她的心情是如何了。

季子強小心的回答說:「葉書記怎麼想到了這樣一個問題?」

葉眉淡淡的,聲音不大的說:「因為我現在就遇到了這樣的人,所以問問。」

季子強的心在繼續的收縮著:「奧,這樣埃」

他沒有去正面回答那個問題,他已經知道葉眉在說自己,但為什麼會這樣說?葉眉在今天一直情緒很不錯啊,難道就剛才那一小會的時間,就有了變化,他就想到了剛才冷縣長陪葉眉的情景了,那個時候自己還在盲目的興奮著,感受那些媒體對自己的追逐,現在想下,真是太過幼稚和愚蠢了,自己本應該寸步不離葉眉,不給別人靠近的機會。

但現在已經悔之晚矣。

葉眉並沒有放過剛才的問題,這也是她的特性,當所有的偽裝都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她還是可以穿過迷霧,一眼就看出主題,她繼續問:「子強啊,你還沒有回答我那個問題呢。」

季子強迴避不了這個問題了,他只好說:「這樣的人肯定是走不遠的,但我還想說一點,那就是他的動機的意圖,是不是這樣,葉書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