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四章電視台的到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始喝了起來,不大的時間已經扔掉了好些個酒瓶了,看看喝的也差不多了,季子強就對大家說:「電視台的同志坐了一天車也辛苦了,我看差不多就行了,先讓他們休息吧,改天調整過來了再好好的喝,寧主任,你看這樣可以嗎...

?對於很多單位,季子強都是有些看法和想法的,只是自己目前分身無術,先搞好眼目時下的幾件事情在說,但對於冷縣長的打擊,季子強感覺到刻不容緩了,他已經制定出一個打擊冷縣長的規劃,他不能在自己倒了以後,洋河縣還是原來的樣子,雖然不能對行業全面整頓,但動一動單位的領導,在對洋河縣的官僚機構和那些人浮於事,站著茅坑不拉屎的人動手,削一消冷縣長的爪牙,這應該問題不大。

假如自己運氣好,能在喬董事長那塊土地是問題全身而退,那時候經過調整后的洋河縣應該更有生機。

不過一想到喬董事長的那件事情,季子強就犯愁,現在還沒有人對南郊土地感興趣,這就讓季子強只能等待,他怕這樣等的時間太久,最後自己拖不過去。

還有一個問題,自己在違背了葉眉的意思后,真的下去了,自己的心裡能不能平靜,能不能接受,自己還有機會來糾正和處理洋河縣的這些官僚作風嗎?

這一直是季子強心中最大的傷痛,在好幾次,他幾乎都想按葉眉的意思把喬董事長的地給辦了,那樣,即保住了自己和葉眉的關係,又可以保住了自己的官職。

他也有私心雜念,也有對自己的擔憂,不管怎麼說,自己走到縣委書記這一步多麼艱難啊,就這樣,為了幾百畝地,為了一個別人都看不見的一些老百姓的利益,就把自己拼進去了,合適嗎?值不值?

這種矛盾的想法一直困擾著他。

想了一會,季子強也想不明白了,他乾脆的也不想了,給冷縣長打了個電話,和他說了李柱子的事件,要求他給公安局撥付30萬元的經費,來處理這件事情,並能維持公安局的日常開支。

冷縣長就給季子強哭了好長時間的窮,但季子強的態度一直不變,冷縣長也沒有辦法,他就又反覆的和季子強講價還價,最後答應馬上撥付20萬元給公安局,季子強在這個問題上也能理解冷縣長,知道他在開支上也是為難,就只能先這樣同意了。

郭副縣長拿到這些錢,首先結了汽油賬,解決了部分出差費用,剩下的錢就全部讓帶到了柳林市,完全的用在了李柱子老婆的治療上了。

五月的天,開始熱了起來,還有兩天櫻桃茶葉節就要開幕了,省電視台的人來了,電視台寧主任帶上人馬和設備開著車就到了洋河縣,這對季子強來說是件大事請了,季子強親自出面,帶上縣委和政府幾個領導,在縣委專門召開了一個歡迎座談會。

季子強特意叫來了宣傳部,文化館等文化相關部門的領導一起來參加,在座談會上就拍片需要的配合,協助和支持方面問題都一一做了落實,季子強也代表了全縣人民對省電視台的到來做了很有感染力的發言,說的連電視台寧主任都有點感動的淚水了。

電視台寧主任也就代表了省電視台講了話,你還別說,講的也很是不錯,儀錶更不差,一副優雅和清高的氣質。

接下來就是縣上宣傳部孟部長,還有文化館幾個同志講話了,都充滿了熱情和激動,洋河縣開天闢地以來,還沒有如此搞級別的電視台來過,大家激動一下情有可原的。

寧主任對季子強也是頗有好感,再加上有江可蕊的引薦,自然就不一樣了,她坐在季子強的旁邊說:「可蕊也很想來的,可惜最近她也忙,走不掉,你什麼時候去省城?。」

季子強說:「最近我這也忙的很,只怕去不了,等過了櫻桃節,要有時間才能過去吧。」

寧主任很有點羨慕的看看季子強說:「季書記真是好福氣啊,可蕊在台里,那是多少人都在追呢,外面的大款,富商,官二代也是天天的送花,沒想到讓季書記追上了。」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笑,剛要說點什麼,宣傳部孟部長已經說到了座談會結束的話了,季子強就和寧主任一起站了起來。

當天那自然是不能拍的,下午季子強就訂了兩大桌酒宴,算是給電視台的人一個接風和為明天開機的一個慶賀,因為櫻桃節後天才開幕,所以寧主任的意思是先到外圍去取一點景,將來剪接片子的時候好用。

季子強肯定沒有異議了,他就先招呼這電視台的七八個人,一起到了酒店,這面人也多的很,兩個書記,三個縣長,還有宣傳部,文化館,縣上文藝知名人士等等,兩桌都還加了個凳子。

大家就說說笑笑的,開始喝了起來,不大的時間已經扔掉了好些個酒瓶了,看看喝的也差不多了,季子強就對大家說:「電視台的同志坐了一天車也辛苦了,我看差不多就行了,先讓他們休息吧,改天調整過來了再好好的喝,寧主任,你看這樣可以嗎?」

寧主任還沒有回答,就見電視台的一個喊了聲:「現在就回去睡覺早了點吧,季書記乾脆我們去唱歌」。

季子強是暗暗搖頭,這些個玩意怎麼這樣不客氣,但人家既然提出了,自己不答應那就顯得太小氣了,他也就哈哈一笑說:「還是這個同志理解我,我就是要安排大家去唱唱個,敞個酒勁。」

然後季子強就對縣委辦公室的汪主任使個眼色,那汪主任是做什麼的,最擅長的本領就是看眼色,知道這要求是個題外的,書記一定是要自己快去安排,就假借上衛生間,出去安排去了。

季子強就陪著他們又喝了一會,等著那面汪主任安排,大家再說些酒話,發發感慨,季子強接到汪主任的電話,說一切都安排好了,季子強就站起來,對大家說:「大家要是都喝好了,那就一起去唱唱歌,跳跳舞怎麼樣。」

電視台這些小年輕們歡呼一聲,一下子稀里嘩啦的都站了起來,穿外套的,找自己包的,亂鬨哄的就跟了出來,季子強就把大家帶到了汪主任安排好的那個歌廳,沒想到這汪主任還是很有魄力,一個舞廳他給來了個清場,季子強他們就走了進來。

那一個個喝得醉眼朦朧的男女,嘻哈著擁進了歌城,佔據了早已包定的大廳,有的繼續灌著啤酒,有的兩三個一起找個僻靜的角落私語,多數的坐在沙發中,聽著別人的唱,等著自己點的歌。

大方的,便邀請起異性,伴著歌手半生不熟的演唱,跳起舞來,每隻曲子中總有兩三對或近抱,或牽擁,在舞池中間邁起或生或熟的步子。

在所有的女性眼中,季子強無疑成了最搶眼的人物,他是今天舞場的靈魂,他舞步穩健規範,樂意與任何一位女士跳,從不挑選舞伴。舞伴來了,他有一個彎腰擺手的禮讓動作,舞畢:「謝謝1兩字不離口。

他很好的保持了風度。電視台的小妹妹都喜歡與他跳,尤其是胡里奧演唱的《關達美尼》,節奏鮮明,滑音豐富,極其適應舞伴全身扭動,來迴旋轉,忘乎所以。

季子強恰如其分地引導舞伴進入下一個動作,把舞會推向高巢,一曲盡,淋漓盡致。他瀟洒和成熟穩重的舞步,喚起雙方心底的許多回憶,思考,加深了對人生意義的認識。

季子強是一刻也沒得空。在陪過所有想邀請他跳舞且能夠跳的女性之後,他終於得以坐下來休息一曲,這時已經過了七八支曲子。

寧主任也是一樣,人又漂亮,氣質也好,還是省電視台來的老大,所以邀請她的人也很多,她幾次想來和季子強跳,都被人半路給劫胡了。

現在她們兩個主要人物終於一起相攜著,走進了舞池,

寧主任舞步狐疑,目光低垂,她總是在對方——音樂的感召下完成一個動作,含蓄內斂,掩飾著內心持久、奔騰不息的渴望,尋找一個感情支點。

她後仰,側臉,身體微微發顫……季子強的手一接觸她,有一種過電的感覺,馬上被牢牢吸引,冰清玉潔。她喜歡華爾茲杜鵑圓舞曲,倒在季子強的臂膀里,在杜鵑的鳴叫中旋轉,她合上眼,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希望永遠旋轉下去。

好幾支曲子下來,她口很渴,拿過玻璃茶壺,卻找不見空著的杯子,都盛著半杯茶呢,季子強恰好在等下一支歌,從電腦點歌屏上看到點歌順序上,下一曲就是自己點的。他湊近了寧主任的耳朵說,「你等等。」起身出去了。

很快季子強就回來了,手裡已經拿了一個玻璃杯。

「謝謝你哈。」寧主任帶點醉意的說。

「為美女效勞理所當然嘛。」季子強也客氣的回答。

寧主任就嬉笑著說:「啊噢,呵呵,沒想到我們縣上的最高領導,對女人這樣細膩體貼。」

季子強也開玩笑說:「呵呵,幫助女士情理之中,寧姐不僅迷人,更會說話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