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三章恆道集團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王副局長就很小心的問:「老大,有什麼事情為難嗎?」 季子強下意思的搖搖頭說:「不是為難,是不解,我想讓你幫我調查一個人。」 王副局長一聽有工作,人也正經了很多,說:「書記需要調查誰,...

?第二天剛剛起床,大家黑沒有來,也還沒有到上班時間,季子強就一個電話打到了公安局王副局長的手機上,季子強對他說:「你過來一下,我有個事情要問問你。」

季子強一起來,就想到了昨天的事情,這個唐可可看來絕非等閑之輩,她人在柳林市,但是卻可以讓洋河的小混混們敬若神明,這本身或者就說明了一些問題,而自己還差一點和她有了**的關係,這很危險,至少自己應該對她做個了解,除了了為理解,還要為洋河縣負責,她到洋河來投資,當然是好事,但她的身份和底細是什麼,自己應該弄清楚。

公安局的王副局長在接季子強的電話的時候,感覺季子強的態度很認真,口氣也嚴厲,他就有點緊張,不知道老大找自己到底是什麼事情,放下電話,到院子抓了一個準備出去巡查的麵包車,就一路的奔了過來。

到了縣委季子強的辦公室門外,王副局長縣整了整衣帽,感覺自己儀容儀錶沒什麼問題,才小心的敲了下門。

季子強辦公室的門沒有碰上,王局長敲過以後,稍微的等了一下,就推門進去了。

季子強也聽到敲門聲,但沒有應答,見他進來就笑了笑說:「速度挺快埃」

王副局長一見季子強的表情,一下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渾身一軟說:「老大,你不要搞的那樣嚴肅好吧,我這一路都緊緊張張的,生怕你又批評我。」

季子強看他那表情,是真的剛才有點緊張,就哈哈哈的笑著說:「你沒敢虧心事,擔心什麼?」

王副局長連聲的喊著冤枉,季子強指了指飲水機說:「自己到水。」

季子強也走了過來,這個時候他的表情又有了沉思狀,王副局長倒上水,一面給季子強發煙,一面心裡還是暗暗的猜測,看來季書記確實今天是有什麼事情,所以點上煙,王副局長就很小心的問:「老大,有什麼事情為難嗎?」

季子強下意思的搖搖頭說:「不是為難,是不解,我想讓你幫我調查一個人。」

王副局長一聽有工作,人也正經了很多,說:「書記需要調查誰,你說就是了。」

季子強看看他說:「最近來了一個柳林市的女士,準備到洋河來投資修建一座生態度家園,我有點不放心,想盤盤她的底。」

王局長點頭說:「誰,名字叫什麼?」

季子強說:「好像叫唐可可,但是不是真名字就很難說了,你找找渠道,幫我了解一下她。」

王副局長眼睛一下就睜大了,說了句:「唐可可??」

季子強見王副局長這個表情,很詫異的看看他說:「怎麼,你認識她?」

王副局長點下頭說:「不用找其他渠道了,我知道她的底細。」

季子強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一下頭,他沒有想到這個叫可可的女人還有如此大的名氣,隱隱的,比自己一個縣委書記還知名度高了。他就等王副局長繼續說下去。

王副局長想了下,一時不知道從那一塊先說,季子強也沒催他,王副局長抽了口煙,才說:「這個唐可可是柳林市一個道上老大的情人,她們是遊走在黑白兩道間的一個特殊的團體,他們有自己的公司,公司叫恆道集團,下面有建設,娛樂,餐飲等等公司,如果唐可可來投資,那一定是以他們恆道集團為依託的一個公司了。」

季子強就皺了下眉頭,他很理解王副局長所謂的「道上」二字的含義,那麼這個公司就毫無疑問也有可能有一些非法的行為,或者說是非法的嫌疑了,這樣的人,自己應該怎麼面對?

王副局長很快就看出了季子強的想法,他沒等季子強問自己,又說:「這個公司是柳林市這一兩年新冒起的一個企業,我多少了解一點,他們是有一些非法的嫌疑在,但他們所做的很多事情,又有別於其他黑道團伙,感覺上應該是介於中性的一種吧,很難給他們具體的界定,所以他們才能在柳林存活,做大。」

季子強也知道,現在很多道上的團體,都已經不像過去那樣鋒芒畢露,喊打喊殺,招搖過市了,他們的目標就是掙錢,但在掙錢的路途,一但有阻擋他們的障礙,他們又會省略掉正規商人的競爭方式,他們會使用一些特殊辦法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而每一個老大,或者就是他們說的大哥,也往往會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什麼董事長,總經理,或者什麼什麼的傑出,什麼什麼的代表為幌子,讓你很難從他們身上找到人們印象中的兇狠,粗暴,冷血的痕,這也應該是一種新形勢下的產物吧。

季子強就問:「那麼這個恆道集團,也或者換句話說,說這個唐可可的情人在柳林市道上很有分量嗎?」

王副局長搖搖頭說:「不,他在外面的名氣並不很大,行外的人對他了解很少,在他的團隊中,很少有被歷次的打黑所抓獲的人員,但在道上就不一樣了,沒有人不怕他,就連道上很多早就成名的人物,還有很多比他勢力強大的集團,都會對他禮讓三分。」

季子強有點不解了,一個道上人物,沒有兇狠,沒有劣跡,怎麼可能被同行那樣敬重呢?季子強就說了句:「這很奇怪?」

王副局長也點點頭說:「不錯,是很奇怪,同時,這個人也一直是一個迷,很少有人見過他,在柳林市的道上,他有個外號就叫隱龍,雖然他名字叫蕭博瀚,但大家都會叫他龍哥,在柳林的2區7縣,所有道上人都認識他,當然了,唐可可也因為他,在道上受到格外的尊重。」

季子強喃喃的重複著:「蕭博瀚,蕭博瀚,龍哥,名字很大氣,就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王副局長就很遺閡幌巒匪擔骸八很低調,在很多他們自己的企業奠基,開工這些活動中,都很少有人見到他的身影,所以到今天為止,我還沒見過他。」

季子強不緊不慢的說:「那是,不然也配不上隱龍這個綽號了。」

對這個問題季子強需要好好想想,他不希望最後洋河縣也被這種勢力侵蝕,他覺得自己是有必要提高對此事的關注度,但自己有沒有時間和精力來處理這件事情呢?這季子強就很難保證了。

王副局長離開以後,宣傳部的孟部長就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他向季子強彙報了此次櫻桃茶葉節的籌備情況,季子強也聽的很認真,每一點小的細節季子強都要問清楚,可見他對此事的極度重視。

季子強暫時就放下了對唐可可的思索,對孟部長說:「這次櫻桃節,同時也是一次招商引資會,有不少省內外客商前來。為了不讓這種活動曇花一現,流於形式,你們也可以借勢搞一個櫻桃節論壇,在節慶期間邀請領導、專家、學者和客商進行座談研討,進一步擴大宣傳,深化開發洋河縣茶鄉和櫻桃這一品牌,還可以談談注重生態環境的保護,建立一種可持續發展的生產經營方式——你們們這次提的宣傳口號就是「綠色櫻桃節」,把櫻桃和茶葉節打造成為洋河縣的一個拳頭產品。」

孟部長一聽,很受啟發的說:「華書記,我們節日是不是應該邀請一下市裡的領導來出席櫻桃節的開幕式剪綵?那樣效果更好一點。」

季子強說:「那是必須的,到時候做上一些請帖,給市委和政府相關的領導都送一下,我也會專門的邀請葉書記來的。」

孟部長喜笑顏開的手:「這樣好啊,我們洋河縣可以好好的出一次風頭了。」

季子強看看他,搖著頭說:「不是出風頭的意思,領導能夠代表柳林市委市政府參加。就好像結婚娶女,總希望主持證婚的人德高望重,令人悅服,櫻桃節能夠請到市委葉書記到場,那些專家和客商也覺得很有面子,感到放心,有利於下一步工作的開展。」

孟部長忙說:「是,是,是,我也是這樣意思,就不沒有華書記說的怎麼透徹。」

其實他清楚的很,但只要能成功的舉辦這次節慶,對他孟部長來說,也算是給全縣和市裡的領導展現了一次能力,真有點紗布揩屁股——漏了一手的感覺。

算一算,時間也不幾天了,櫻桃的結果期不是很長,所以預定的時間就不能隨便拖延,更何況還在很多媒體,網路上做了宣傳的,季子強就有了一種時間的緊迫性,他又叮囑了孟部長很多注意事項,才放他離開。

對於李柱子的事件,季子強現在想起來還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準備好好整頓公安隊伍,他甚至明確了想法,親自列出了計劃,不過,後來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目前還不是時候,縣裡的經濟沒有起色,幹部職工沒有錢,整頓了又能夠怎麼樣,縣直單位缺乏辦公經費,大家同意你整頓,可是整頓之後怎麼辦,單位都找縣委、縣政府要辦公經費,從哪裡找錢,再說,需要整頓的,不僅僅是公安局一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