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二章秀才遇上兵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並不了解的女人這裡獲得,他沒有在意可可那幽怨是失望的眼神,他堅定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月光溫柔的灑在季子強的臉上,他的心情卻猶如午夜夢回。夢,只是因為懷念,因為愛。雖然愛已成為往事,但夢卻還在。...

?季子強叫苦連天的說:「可可姑娘,我告訴你,我的確不是來這裡玩的,至於我為什麼要來,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以為來這裡的男人,都是想發泄的,總以為天下烏鴉一般黑。」

可可依然不放過這樣一個好機會:「哼,隨你怎麼解釋,想玩就是想玩,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早知道,剛才不該替你解圍的。」

季子強也清楚,眼前的這個女人,身份可能不簡單,剛才她簡單的幾句話就可以讓這些人老老實實,而且她還不是洋河的人,看來這個唐可可在道上是有點名氣的。

所以,季子強說話沒有客氣,面對這樣自信、漂亮的女孩,你越是軟弱,她越是以為你心虛:「可可,你替我解圍,我謝謝你,不過,那個叫小四的青年人,應該謝謝你,今天要是他動手了,你也知道,恐怕事情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可可笑著,繼續逗季子強說:「呵,看來你還很自信啊,真是看不出來,我沒有覺得你能夠打贏他們幾個。」

季子強今天是秀才遇到了兵,有理說不清,是好說:「我們不談這些了行嗎?可可姑娘,看來你很不簡單啊,一觸即發的局面,你幾句話就擺平了,怎麼,這裡的人都聽你的嗎?」

唐可可就有點警覺了,開玩笑是開玩笑,她可不想讓這個季書記對自己了解的過深:「呵呵,我不過是認識他們罷了。」

季子強也發現了唐可可的敏感,他就沒有說什麼了,準備向可可告辭。

可可就很認真起來說:「我知道,縣領導在微服私訪啊,難怪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幸虧小四沒有動手,否則真的麻煩了,不過我也算有點功勞,能不能提個條件埃」

季子強奇怪的問:「你有什麼條件?」

可可就說:「季書記,能不能請小女子宵夜啊,也算是對我的一個獎勵。」

季子強感覺到了,這個可可身上有一種藐視一切、對世界不在乎的的情緒,也許是看不慣這個世界,也許是覺得懷才不遇,也許是遭遇過打擊。

季子強笑笑:「好吧,我請你宵夜,地方你定。」

他們就到了一個夜宵的地方,燈光明亮了很多,此刻,可可更漂亮,嫵媚,而且,自帶一股嬌柔和成熟的氣質,屬於那種迷死人不費勁的女人。

他們點了些東西,很快上了油燜大蝦、脆炒田螺、鐵板土豆、小籠煎包。

季子強說:「可可,你胃口不錯啊,這麼多,吃得完嗎?」

「不是還有你嗎,嘻嘻。」這個唐可可又開始調笑起來。

季子強搖下頭,問:「可可,你喝酒嗎?」

她就說:「我當然喝酒了,不過,一般的酒我不喝,我要喝好酒。」

季子強終於感覺出來了,今天這個可可就是帶著尖刀,準備好好殺殺自己的,不過,話已經說出口了,也沒有辦法反悔了。

季子強眼皮都沒眨的問:「既然請你宵夜,當然滿足要求,你要喝什麼酒?」

可可說:「我要喝的酒,店裡沒有,我要喝茅台酒,要高度的。」

很快,店家就在旁邊的小超市買來了一瓶茅台,季子強給兩人都倒上,說:「可可,要是喝不下,不要逞能啊,醉了很難受的。」

可可曳了一眼季子強說:「知道了,你是縣委書記呃,怎麼像個女人啊,婆婆媽媽的。」

季子強被噎的半天沒有說話。

不出季子強的預料,可可最後果然喝多了,現在夜深了季子強提出不喝酒了,儘早回去,本來是想著趁可可清醒的時候,讓她趕緊回住的地方,可可根本不幹,轉眼到深夜12點了,可可此刻的神態讓季子強徹底無語了,紅紅的臉頰,總是問季子強自己漂亮不漂亮、可愛不可愛,一會拉著季子強的手喋喋不休,一會拍著季子強的肩膀喃喃細語,問她住在哪個酒店,她說出來的話,誰也聽不懂。

不得已,季子強只好打開了可可的包,在那裡拿到了一張翔龍酒店的住房卡,季子強這次算鬆了一口氣,扶著她,往回走,路上幾乎沒有了行人,可可也安靜了,身體靠在季子強的手臂上。

季子強想要打個車,但小縣城的夜晚,出租都沒遇見一輛,季子強只好用力的攙扶這可可,走了一會,感覺有點累,季子強自言自語說:「這姑奶奶可真沉啊,我胳膊都快麻木了。」

沒想到那暈暈乎乎的可可卻接上了一句:「看你挺壯實的,沒想到是個銀樣鑞槍頭。」。

我了個肉話能隨便亂說嗎?!她當然沒別的意思,季子強可是想歪了,這不侮辱人嗎?一個男人你怎麼侮辱他,他都能忍受。你要說他那方面不行,比殺了他還難受。

她說完這話,似有所悟,忙又補充道:「你不要誤會。」

「我誤會個1季子強憤憤的,差不點就帶上了髒字。

為了減輕疲勞,季子強就邊走邊說話:「你說你瘦的都快皮包骨頭了,怎麼那麼沉呢?」。

「你!我很重嗎?」她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讓我歇會,不然真扶不住你了。」季子強邊說邊揉胳膊。

「要不我給你揉揉胳膊?」她低著頭,悄悄地問,她說這話的時候,小嘴微撇。

季子強心裡撲通一跳,咋那麼性感,那麼誘惑人呢,他都忍不住要咬一口。這句話本來平淡無奇,可是對季子強這樣陽剛的人來說,無異於五雷轟頂,他趕忙吸氣,呼氣,深呼吸。

總算送到了地方,幫她打開門,季子強又扶著她到了床邊,他扶著可可腰部的手,感覺很柔軟,她也溫柔的偎了過去,那一身香水味和女人的肉香味,真使人陶醉極了,她向他依偎得更近了,季子強已感覺到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加重了。她微微地閉著媚眼,線條美好而帶著野性的紅唇,展露眼前距離自己只有數寸,他真想痛痛快快、親親熱熱的猛吻她一陣,想到此處,不禁使他臉紅耳赤起來了。

可是,他不能這樣做,他已經為自己的風流付出過慘重的代價,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學會克制和忍耐。

「你為何臉紅耳赤,全身發抖呀?」她吹氣如蘭的輕聲問他,似乎是有意在挖苦他。

季子強只好說:「嗯!這裡太熱了吧1

她就調笑這問季子強:「真的太熱嗎?」

「不知什緣故,我覺得全身熱得很1季子強極力要掩飾自已的窘態,這正讓他的弱點被暴露出來了。

「該不是剛才喝多了酒的緣因吧!讓我試試你的體溫看。」她說著時,假借試試他的體溫,竟把俏臉貼了過來,季子強只覺得一團熱氣迫來,因為她此時的粉臉亦是熱情如火呢!試過之後,她不但不把粉臉收同去,反而全身依偎在他的懷抱中。

俗話說:「異性相吸,磨擦生電」,季子強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頓被這樣嬌媚的美女引誘得慾火攻心。

這些動作,現在已經是很明顯的告訴季子強,眼前的這個女人心甘情願、毫無條件的任憑自己處置了。

但季子強還是放開了手,他渴望這樣的激情,也渴望這樣的艷遇,只是不能在一個自己並不了解的女人這裡獲得,他沒有在意可可那幽怨是失望的眼神,他堅定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月光溫柔的灑在季子強的臉上,他的心情卻猶如午夜夢回。夢,只是因為懷念,因為愛。雖然愛已成為往事,但夢卻還在。記憶,它逐漸飄遠,只剩下斷斷續續的畫面,依然殘留在心裡,儘管自己的華悅蓮的愛已成往事,夢卻還在。總以為,有些愛,有些記憶,早已風乾,不露痕。猛回首,發覺卻不是。那些曾經溫暖的片段,那些甜言蜜語,那些十指相握的溫度,時常在午夜夢回。

現在季子強把江可蕊作為了心靈的寄託,茫茫人海,能遇見,本身就是幸福,他們還沒有海誓山盟,沒有太多的卿卿我我,只是,他想,只要默默地守著那份曾經屬於他和江可蕊的感動,那或者就夠了。但這樣的愛情和感情又能夠持續多久呢?季子強不知道。

華悅蓮的陰影一盤盤桓在季子強的內心深處,這是江可蕊所不知道的,寂寞的夜裡,借著月光,季子強把思念放飛到江可蕊的窗前,他會喃喃自語一句,親愛的你,感受到了。

躺在床上,季子強想著自己這幾年來走過的路,心不知覺地有些害怕與孤單,勇氣已經在歲月不聲的消失了.在每一個寂寞的夜裡,一次次的想起往日的那些感情,收起一路疲憊的心,俯身拾起,自己遺落在歲月中的文字,還有故事,收起淡淡的思緒,絲絲縷縷。

很想走出美麗的夢,他覺得自己正走進一個又一個美麗浪漫的陷阱。不想讓自己受到傷害,情與愛雖然有著美麗浪漫,但他認為那一切總是太虛無,美麗過後太痛苦,想嘗試卻又害怕,於是多了一份曖昧的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