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一章偽君子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水,一股劣價香水味傳來,季子強感覺很不舒服,這些女孩子,頂多20多歲,長相一般,身體發育倒是很好,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像話,季子強也不好板起面孔訓斥這些女孩子,很快他被拉進了店裡。 周圍的行人...

?季子強慢慢走到了一家美容美髮店前面,這家美容美髮店,外面的裝修很不錯,一盞霓虹燈閃爍,玻璃門,貼著花紙,隱約能看見裡面的姑娘,正在嬉笑打鬧。美容美髮店的女老闆早就注意到季子強了,到這裡來玩的人,大多是見過面的,這人,到沒出現在他們店裡過,也或者這女老闆是明天睡覺,晚上接客,連季子強都不認識,女老闆從季子強的穿著和氣質看,一定是有地位、有錢的款了,女老闆想如果這人是當官的,會有縣裡的領導陪著,現在既然沒人陪,就不會是領導。

這樣的生意上門了,女老闆怎麼會錯過呢。

她就迎了過來,很輕浮,帶著挑~逗的語氣說:「帥哥,我們這裡服務很周到的,你來玩玩就知道了,價格公道,包你們滿意。」

季子強正想著心事,沒有注意到女老闆已經到身邊了,他就隨口問:「哦,服務周到,是什麼服務啊?」

「要洗頭,洗腳還是玩玩啊?」女老闆看見季子強人都沒有出聲,心裡有底了,又繼續的詳細解說道:「價格很公道的,快餐50元,全套150元,包夜200元,你們放心了,我這裡的小妹,漂亮溫柔,你們一定享受的,還有,我這裡很安全,沒有任何人來打擾,帥哥進去看看吧。」

「老闆,不行啊,要是被人抓住了,可不是好事情埃」季子強想多了解一線街邊店的情況,就說了一句。

「切,你們去打聽打聽,誰敢到我這裡來檢查埃」女老闆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說。

看著女老闆信心滿滿的樣子,季子強有些驚愕,這也太自信了吧,做這樣的事情,誰不是小心翼翼的,這位老闆倒好,什麼都不在乎。

女老闆不知道做了什麼動作,玻璃門打開了,出來了5個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圍住了季子強,她們笑笑嘻嘻的,推著季子強往店裡面去。

5個女孩子都擦了香水,一股劣價香水味傳來,季子強感覺很不舒服,這些女孩子,頂多20多歲,長相一般,身體發育倒是很好,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像話,季子強也不好板起面孔訓斥這些女孩子,很快他被拉進了店裡。

周圍的行人見怪不怪了,這裡經常出現這樣的事情,不知道是誰,又要掏票子了。

一樓店面不大,牆上鑲著幾塊鏡子,大概是洗頭用的,屋裡的白熾燈被紅紙包著,瓦數本來就不大,散發出來的紅光加柔和跟曖昧。

這老闆就熱情周到的說:「帥哥,是要全套還是包夜啊,這裡的姑娘,隨便你們挑,包你滿意。」

季子強知道,這個時候,要想辦法推脫了,否則,自己很難安全脫身,這樣的事情,就怕有人亂說,到時候不好解釋,季子強有些後悔了,他就介面說:「老闆,我們只是路過這裡,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再說了,我也沒有帶錢埃」

「喲,你是不是男人啊,是不是看不上我這裡的小妹啊,要不,我再給你們找幾個漂亮的。」老闆還在耐心的勸季子強。

女老闆身邊的幾個女孩子有些不高興,大概是覺得季子強沒有看上她們。

季子強說:「老闆,我說的是實話,我沒有興趣。」

女老闆的臉色很快變了,先是滿臉笑容,現在是一臉的怒氣和不屑,季子強不明白,這女人的臉也變得太快了。

女老闆不屑的說:「既然來了,就不要裝斯了,以為誰沒有見過啊,裝什麼裝啊,不過是打個炮,多大的事情啊,老婆不知道,擔心什麼,做我們這一行的,知道規矩。」

「老闆,我的確沒有興趣,對不起了。」季子強轉身,準備離開這家美容美髮店。

這女老闆就不幹了,說:「站住,既然進來了,說走就走嗎,你不玩,進來幹什麼,要是傳出去了,還以為我的店裡姑娘不行呢。」

季子強皺起了眉頭,他沒有想到,女老闆居然這麼囂張。

季子強很冷淡的說:「我告訴你,我肯定不會玩的,你說,想怎麼樣?」

女老闆說:「不怎麼樣,既然進來了,不玩也行,不過,你不玩,影響了我的生意,剛才這點時間,我要是出去拉客,說不定已經做上生意了,你總是要付損失費吧,我不多要,100塊錢,你給了,就走人。」

季子強有些氣憤了:「老闆,我告訴你,錢我不會付,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你這種行為,嚴格說,屬於敲詐,我隨時可以報警的,你明白嗎?」

「喲,我是女人,不是君子,所以你白說了,報警嗎,報啊,我就在這裡等著。」季子強都沒有注意到,屋裡已經少了一個女孩子,當他走出店門的時候,看見一個女孩子,帶著幾個小青年,匆匆過來了,有幾個路過的行人看見了這一幕,知道有好戲看了,索性停下來,準備看熱鬧了。

季子強暗暗叫苦,他不害怕那幾個小青年,關鍵是目前的形勢,怎麼脫身,要是暴露了身份,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季子強正在苦苦思索的時刻,幾個小青年已經到了店門前,帶路的女孩子指了指季子強,幾個小青年馬上圍上來了。

「兄弟,想鬧事嗎,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廢話少說,100塊錢,給了你滾蛋,否則,不要怪老子不客氣。」為首的一個小青年滿臉通紅的對季子強說,眼見著是喝了很多酒。

季子強怒從心頭起:「我告訴你兩句話,一,不要說髒話,二,我沒有理由給你錢。」

他是沒有想到,自己一個縣委書記都會受到如此的待遇,如果是外地人來了,遇見這樣的事情,會留下什麼影響,不用猜都知道的。

大概是季子強的氣勢不凡,為首的青年頓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有意思,老子好久沒有遇見硬茬了,今天遇見了一個,老子就是要錢,沒有理由,你能夠怎麼樣?」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終於驚動了聯防隊員,三個聯防隊員走過來,看見了為首的小青年,點頭示意了一下,他們看都沒看季子強,轉身離開了。

此刻,女老闆在小青年身邊嘀嘀咕咕說了好幾句話。「哈哈,你不是要報警嗎,我這裡有電話,你給公安局打電話埃」

季子強不希望打電話,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暴露身份的好,到了這一步,季子強已經是後悔莫迭了,什麼懲惡揚善,那是小說里的故事,堂堂一個縣委書記,直接和社會上的小青年發生衝突,傳出去,人們會怎麼看。

「小四,你又在鬧事嗎,喝了這麼多酒。」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剛才要錢那小子馬上就換上了一副嘴臉,畢恭畢敬的說:「奧,唐姐啊,我沒有鬧事,這人在玉姐店裡,不給錢,我是路見不平。」

。那女人在季子強的背後說:「玉姐,他沒有給錢嗎?」

被稱作玉姐的女老闆臉色有些發紅,很忸怩的說:「唐姐怎麼到洋河縣來了,好久沒見你,今天讓你見笑了」。

季子強身後那女人一看這女老闆的樣子,就知道是在訛詐人家,冷冷的說:「小四,快散了,喝這麼多酒,還不趕緊回去。」

帶頭的小青年完全沒有了囂張氣焰,什麼都沒說,鑽出了人群,跟來的其餘人馬上散了,周圍的人,見沒有熱鬧看了,也散開了。

那女人就教訓著這個女老闆:「玉姐,不要這麼做了,影響不好。」

女老闆紅著臉,點點頭,帶著店裡的姑娘,回去了。

眼看著要發生的衝突化解了,季子強長長出了一口氣,就準備轉過身來,向身後的這女人致謝,還沒轉過來,就聽這女人說:「哼,男人都是一個德行,沒錢還想沾便宜。」

季子強氣的險些暈倒,弄了半天,這個女人還是認為自己是嫖客,估計她是認為自己嫌價格高,沒和人家坦承就愛個,沒有玩罷了。

季子強轉過身,就想和她說說,這一轉身,呦喝,他說不出話了,面前站的那位女人同樣是張口結舌,吃驚不小,她盡然就是準備到洋河縣來投資的唐可。

兩人就這都傻傻的看著,有那麼好幾秒時間,他們臉上的表情都沒有一點變化,到底是季子強反應快了一點,他紅著臉說:「可可,怎麼是你啊,謝謝你替我解圍,不過,我要告訴你,我不是來這裡玩的,也沒有這個興趣。」

可可嘻嘻嘻的笑了起來,她當然相信季子強不會上這樣的街邊小店來活動了,但仍然揶揄著季子強說:「不是來玩的,那你到這裡來幹什麼?」

季子強無奈的說:「我路過這裡不行嗎,你又是來這裡幹什麼啊?」

可可就笑的快倒了,說:「我回賓館,路過這裡,看你儀錶堂堂的,不學好,為什麼也喜歡到這裡來玩啊,哼,看上去就是偽君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