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九十章生意難做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個中年人,看樣子很老實謹慎,沒有說什麼,他身邊的婆娘可不管那麼多,逮住季子強訴苦了。 「唉,難啊,開個小飯館,賺幾個血汗錢,都叫政府拿去了,成天就是收錢,錢交了,什麼事情沒有,不交錢,什麼事情...

?季子強對郭副縣長的處理決定表示支持,他知道,郭副縣長是來要錢的。李柱子的事情,不是一個小事情,季子強相信,洋河縣絕不止出現一起這樣的事情,窮則生變,為了賺錢,什麼樣的事情都會有人做,而且,還會堂而皇之做,這些年來,縣委、政府在百姓心目中,肯定是威信掃地的。

季子強想了想就說:「老郭,說說吧,你需要多少錢?」

郭副縣長說:「季書記,公安局至少需要30萬元,才能夠勉強保持運轉,我知道財政困難,可是,我也是沒有辦法啊,再不解決經費,公安局就要關門了。」

季子強沉思了好久,季子強有點猶豫,洋河縣太窮了,財政賬上,倒是上面剛撥了一些辦公費,但這些錢,要維持到12月底,稅款上交返還了,財政才有錢用。

每月要維持全縣的辦公和工資費用,所以那錢真是一點都不敢亂花。

季子強想了很久,最後還是說:「好,我和冷縣長商量以後,給你答覆,先將李柱子的老婆送到柳林市精神病院去治療吧,這種情況,越早治療,效果越好,老百姓都看著呢。」郭副縣長就說:「那我就不打擾華書記了,我先去處理這件事情。」

季子強卻突然站了起來說:「我也過去看看。」

郭副縣長和王副局長都有點驚訝,但也沒有說什麼,陪著季子強一起到了公安局門口。

季子強很快找到了李柱子,其實不用找,城裡的百姓看李柱子可憐,給了他一張舊鋼絲床,不少百姓看見季書記來了,都覺得稀奇,很快,公安局大門上,圍滿了人。

季子強就大聲的對李柱子說:「李柱子,你老婆的事情,公安局已經調查清楚了,是聯防隊員的錯,我們已經研究決定了,一是按照法律規定,嚴肅處理三名聯防隊員,二是我代表公安局,向你賠禮道歉,聯防隊員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出現錯誤的,公安局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三是公安局負責醫治你的老婆,將她送到柳林市去醫治,車子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你同意,現在就出發。」

季子強的話說完后,四周的群眾迅速安靜了,他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處理結果,不少社會青年,還準備趁機起鬨,說幾句、罵幾句,發泄發泄心裡的怒氣。

李柱子先是沒有反應過來,當他徹底明白季子強的意思之後,拉著老婆,跪在了郭副縣長面前,用力給季子強磕頭,李柱子覺得自己沒有什麼話能夠表達心裡的意思,只能是磕頭了,李柱子的老婆跟著磕頭。

季子強趕忙扶起了李柱子和他的老婆,此刻,季子強心情沉重,他說出了一句震動了整個洋河縣城的話語,讓洋河縣的百姓看到了希望。

「李柱子,你要相信,洋河縣委、縣政府是為人民做主的,洋河縣公安局是保護人民群眾安全的,公安局也許會出現害群之馬,我們絕對不會手軟,發現一起,處理一起,給群眾一個滿意的交代,公安幹警如果不能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反而危害群眾,那他就該脫了警服,那他就應該在大牢去呆著。」

李柱子已經是淚流滿面,說不出話來,周圍的群眾聽見了季子強的話語,自覺鼓掌,不少人大聲叫好。當然,百姓需要看見實際的東西,之所以相信季子強說的話,是因為季子強有實際行動表示,公安局為李柱子的老婆治病,就是實實在在的行動。圍觀的人很快散開,公安局的警車已經在院子里等候,看著李柱子和他的的老婆上車了,轎車啟動之後,季子強才和郭副縣長和王局長說了幾句,也回到了縣委辦公室。

下午吃飯的時候,季子強請清郭副縣長和王局長在縣城裡一家小餐館吃飯,吃飯是季子強掏錢請客,也用不了多少錢。

季子強就對兩個局長說:「老郭,李柱子和他老婆的事情,不是個案啊,洋河縣經濟條件這麼差,連幹部職工的工資都難以保證,你想想,誰不想盡辦法找錢啊,按照道理說,洋河縣的服務業這麼多,應該有稅收,可是,財政上沒有反映,這些錢到哪裡去了,所以說,以後你身上的擔子不小啊,政府那面還要多留意一點。」

剛說到這裡,包間外面就傳來了爭吵聲:「我這裡是小飯館,就是一個炒菜的師傅,一個打雜的師傅,兩個服務員,他們都到縣醫院進行過體檢了,為什麼不能算數埃」

「不行,我們衛生監督局早就下發了通知,要求到局裡進行檢查,這是通知書,你如果再不到局裡去檢查,我們可就要下處罰通知書了。」

後面漸漸的聲音就小了,季子強卻在吃完飯付錢的時候,問及剛才的事情,老闆是個中年人,看樣子很老實謹慎,沒有說什麼,他身邊的婆娘可不管那麼多,逮住季子強訴苦了。

「唉,難啊,開個小飯館,賺幾個血汗錢,都叫政府拿去了,成天就是收錢,錢交了,什麼事情沒有,不交錢,什麼事情都來了。」

季子強就問:「都要交哪些錢啊?」

那老闆娘說:「多了,也不知道那些當官的,會不會撐死,工商局、稅務局、公安局、衛生局、環保局、建委、教委,我都記不清楚了。繳稅是不用說的,可是,體檢就奇怪了,到醫院檢查乙肝,只要80塊錢,到了衛生局,硬是要240塊錢,還有什麼衛生費、排污費、環保費、教育附加費,就是租這麼個小地方,要清查好幾遍租費,據說是建委要收稅,政府也湊熱鬧,要求我們支持經濟發展,支持城鎮建設,每年還要攤派建設費,唉,掙錢怎麼那麼難埃」

季子強問:「所有開飯館的都是這樣嗎?」

老闆娘估計認識季子強,就繼續說:「有背景、有勢力的當然沒有這麼麻煩了,什麼都不用交。」

那老闆怕出事情,忙阻攔:「你少說兩句。」

那老闆娘氣呼呼的說:「我說說怎麼了,你這個窩囊廢,要是有關係,用得著交這麼多錢嗎,哼,衛生局,工商局吃飯的錢,都還沒有結賬,有本事,你去結賬埃」

季子強和身後的郭副縣長,還有王局長臉色發紅。

他們也就不好再繼續問什麼了,三人灰溜溜的走出了飯店。

郭副縣長搖搖頭說:「季書記,看來是有問題啊,這麼多的部門收費,做生意的,肯定是吃不消的。」

季子強平靜的說:「應該不止這些部門,我就不相信,洋河縣沒有其他黑惡勢力,只是這些小老闆不敢說罷了,你們想想,剛才說到的這些部門,都是代表縣委、縣政府的,百姓總是以為錢到政府去了,實際情況呢,根本不是這樣,有權的職能部門,可以收費,沒有權的部門,怎麼辦,會服氣嗎,工資發不齊,他們堂而皇之找理由收錢,工資就是發齊了,他們一樣會亂收費的。」

郭副縣長憂心忡忡的問:「書記,您認為該怎麼辦?」

季子強沒有正面回答,說:「老郭,你是什麼意見?」

郭副縣長說:「華書記,我覺得,一定要整頓,這股風氣很不好,長此以往,不是辦法。」

點點頭,季子強說:「嗯,一定要整頓,還要下大力氣整頓,洋河縣已經形成惡性循環了,政府沒有錢,部門想辦法在下面收錢,補貼幹部職工,單位領導也有錢用了,這樣下去,環境會越來越差,不過,現在不能一刀切啊,政府沒有錢,無論怎麼禁止,下面還是要想辦法的,難啊,如果給足了辦公經費,才能夠基本解決問題埃」

王副局長就插話說:「書記,不要著急,一定會有辦法的。」

季子強嘆口氣,三人都沉默了一會,季子強又說:「算了,不想這事情了,你們也早點回去,我轉轉也回去了。」

郭副縣長和王局長要送季子強,季子強擺擺手,把他們都打發走了。

看看也沒什麼事情,季子強就一個人慢慢的往迴轉,在縣城裡面閑逛,晚上,洋河縣城內還是挺「繁華」的,大大小小的歌舞廳、美容美髮店、洗浴中心都散發出紅色的燈光,瀰漫出一股曖昧的情緒。

洋河縣的百姓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氛圍,晚上出來閑逛的人不少。這些歌舞廳、美容美髮店、洗浴中心大都集中在縣城北面,縣城東面,是辦公場所,大部分的機關都在這裡,縣城的南面,是餐飲業集中的地方,西面,住戶居多。季子強就想著,今天反正沒什麼事情,自己也算暗訪一下,看看縣城這些小生意到底怎麼樣,走了一會,季子強就看見了幾個身穿保安服裝的聯防隊員,正在巡查,不過,他們一邊巡查,一邊和諸多老闆、姑娘調笑,顯然很是熟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