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八十九章郭局長的震怒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傑作,李柱子的老婆禁不住他們的侮辱和恐嚇,精神失常了,三人發覺事情不妙,趕忙放了李柱子的老婆。 他們以為,李柱子和他的老婆都是農民,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事情迅速在縣城傳開,不...

?賣蜂窩煤是個臟活,身上整天黑乎乎的,連頭髮絲里都是煤灰,臉上除去眼睛和牙齒髮白之外,完全像一個黑人,李柱子掙錢不容易,晚上就睡在煤廠里,把被子鋪在板車上,和衣而。

李柱子的老婆承擔了家裡所有的事情,從五里壩鄉到縣城,坐車來回要20元錢,李柱子的老婆捨不得錢,很少到山縣城,所以,幾乎都是李柱子一個月回一次鄉下,李柱子是男人,當然有正常的需求了。

就在昨天,李柱子的老婆破天荒到了洋河縣城,李柱子喜出望外,半天沒有拉蜂窩煤,陪著老婆逛街。到了晚上,李柱子的老婆本來準備和在縣城裡賣菜的老鄉一起睡,看著李柱子可憐巴巴的樣子,於是陪著陳二娃到了一家小旅館,住宿很便宜,包下一個房間才10元錢,李柱子的老婆心疼了好半天。

李柱子的老婆身高165cm左右,這在農村也算高了,合體的衣服勾出女主人優美的曲線,同時也透出賢明能力,高聳的胸脯也沒被毛衣所掩沒,反而有些噴薄而出的感覺。細腰,圓臀,腿修長,完全與胸大,腰粗,屁股肥的農村婦女不同。

李柱子就問:「最近家裡都好吧?忙不忙?」

「不忙,那點田地早做完了」他老婆只顧低頭打毛衣。

「你現在打毛衣打得真好,這是給我的吧」。李柱子無話找話說。

他老婆就笑著說:「怎麼樣,趕得上城裡女人的手藝吧?」

李柱子不屑的說:「城裡女人啊,他們只會打人,不會打毛衣」她忍不住笑起來。

「幾天不見,你還油口滑舌的?」李柱子就延著臉,把自己脫了個光,又拉拉扯扯的把老婆也脫了,抱在了懷裡。

最後,兩人少不得好好的過了一場夫妻生活。

做完那事以後,李柱子一邊摟著一個光屁股老婆,笑著問她:「怎麼樣,你舒服吧1

她老婆羞了臉:「好壞啊!你」背過身不理睬李柱子,李柱子笑嘻嘻哄老婆開心。

事情就出在這個時候,洋河縣城的聯防隊員有時候要查夜,其實也不算是查夜,喝酒宵夜了,隨便找家小旅館看看,如果遇見賣淫~嫖~娼的,沒有背景沒有靠山的小旅館,老闆願意破財,什麼事情沒有,老闆強硬的,帶走女人,末了還要罰款,小旅館如果是做這種事情的,最害怕女人被帶走,因為女人是最為寶貴的資源,老闆吝嗇了,女人只要稍微說說,老闆就不用混了,沒人了,老闆也賺不到錢了。

縣城裡本來就沒有什麼流動人口,哪裡會有什麼人住小旅館,所以說,很多的小旅館,就是實實在在的技院,李柱子不會知道這些事情,他沒有錢、也沒有膽量去嫖女人。

聯防隊員酒喝多了,進入這家小旅館,看了看,準備離開,可是,其中一個人聽見房間裡面傳來了男人和女人的笑聲,小旅館條件不好,都是木門,根本就不隔音,於是,幾個聯防隊員眼睛亮了,他們以為抓到發財機會了。

沒想到,老闆根本就不理會,說這兩人是自己來的,包了房間,是夫妻。

聯防隊員哪裡會相信,破門而入,看見了還在床上的赤條條的李柱子和他老婆。

李柱子帶著身份證,他老婆沒有帶身份證,三個聯防隊員根本不聽李柱子的解釋,什麼夫妻啊,他們準備帶走李柱子的老婆,藉以嚇唬小旅館的老闆,老闆依舊無動於衷,李柱子苦苦哀求,聯防隊員不聽,強行帶走了李柱子的老婆。

李柱子甚至跪下來給聯防隊員磕頭,沒有任何的效果,聯防隊員甚至準備罰款,李柱子才被嚇住了。

李柱子的老婆是農村婦女,沒有見過這種陣勢,當時的樣子,幾乎被嚇傻了,衣衫不整,碩大的眯咪還暴露在外面。

今天一早,李柱子到公安局去找老婆,終於見到了老婆,不過,老婆的精神不正常,嘴裡喃喃念叨著「我不是、我不是」,李柱子發現老婆的胸部上,還有指甲抓出來的血痕,李柱子的老婆瘋了。

李柱子忍不住了,跑到公安局大門口大鬧,門衛不準李柱子進去。上班以後,公安局治安科的人見了李柱子,聽了李柱子的情況反映,治安科的人很不耐煩,說是這件事情問清楚了,沒有什麼事情,聯防隊員問明情況以後,就放了李柱子的老婆,至於李柱子的老婆為什麼會瘋了,他們不知道,也許是李柱子的老婆膽子小的原因吧。李柱子是老實人,聽了這些話,不知道說什麼好,內心的鬱悶和憋屈,沒有地方發泄。

李柱子的老鄉看見這種情況,要李柱子到縣委、縣政府去喊冤。

李柱子橫下一條心,請人寫了一個大紙牌子,掛在胸前,一隻手拄著木棍,一隻手牽著老婆,跪在了公安局的大門口。圍觀的人很多,不少群眾看見了紙牌子上面寫的事情經過,看見了李柱子旁邊毫無知覺的老婆,都表示出了同情和憤慨,有的甚至破口大罵公安局,說幹警都是一幫畜生,比流氓都不如。

郭副縣長剛好去公安局開會,看見了跪在門口的李柱子和他的老婆,郭副縣長仔細看了李柱子寫的事情經過,看著李柱子身邊的老婆,感覺到事情的嚴重,他果斷表明了身份,要李柱子有什麼事情,直接給他說,不要跪在這裡了。

李柱子知道了問話的是副縣長兼任的公安局局長,放聲大哭,進入公安局,到了辦公室,依舊忍不住哭泣,好久才安靜下來,敘述事情的過程中,

李柱子很激動,好半天才說完,說話的過程中,李柱子解開了老婆的上衣,那兩個大眯咪上面已經結痂了,不過,抓痕是顯而易見的。

郭副縣長聽完李柱子的敘述,氣的發暈,小小的洋河縣城,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郭副縣長當即要刑警隊為李柱子的老婆拍照,同時命令刑警,找到那三個聯防隊員調查,剛剛接手王副局長上任的刑警隊長面露難色,聯防隊員可是公安幹警的下線,這樣去查辦,怕是寒了聯防隊員的心。

郭副縣長大怒,說是怕寒了聯防隊員的心,難道不怕寒了全縣老百姓的心嗎。調查結果很快出來了,三個聯防隊員當晚酒喝多了,在審訊李柱子老婆的過程中,褻瀆了李柱子的老婆,那眯咪上的抓痕,就是他們的傑作,李柱子的老婆禁不住他們的侮辱和恐嚇,精神失常了,三人發覺事情不妙,趕忙放了李柱子的老婆。

他們以為,李柱子和他的老婆都是農民,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事情迅速在縣城傳開,不少百姓氣憤不已,要求公安局嚴懲這些害群之馬,這些人,簡直比流氓和黑社會還要壞。

郭副縣長找到了分管治安的王副局長,兩人商量了一下,都感覺到了問題,在過去,聯防隊員是公安局依靠的重要力量,公安局缺乏經費,這些聯防隊員,不僅能夠幫忙維護縣城的秩序,還可以為公安局增加收入,所以,公安局的幹警,和聯防隊員之間的關係非常要好,要去查這些聯防隊員,幹警是不願意的,這次,要不是郭副縣長親自過問,恐怕沒有誰會去查那三個聯防隊員的。

現在郭副縣長也感覺到了為難,公安局經費緊張的問題,他上任第一天就知道了,刑警隊和治安大隊壓了一大疊汽油票,沒有錢報銷,加油站還欠著一些,查辦案件,是公安局的基本職責,警車裡面沒有汽油,開不出去,遇見大案,實在沒有辦法,分管領導找到石油公司和加油站,好說歹說,先欠著汽油錢,可是,欠多了,加油站也不幹了,石油公司的經理看見公安局的領導了,一臉苦瓜相,表示沒有辦法通融了。

李柱子和他老婆的事情,不處理肯定是不行的,剛才郭副縣長召開局班子會研究的時候,大部分同志認為,聯防隊員是做錯了,叫他們給李柱子賠些錢,同時辭退了,就可以了,畢竟,聯防隊員也是去抓嫖的。

郭副縣長聽見這些話語,非常氣憤,這麼大的事情,在同事的眼裡,彷彿不是什麼事情,就因為李柱子和他的老婆是農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郭副縣長不會同意這樣處理三個聯防隊員,這件事情,影響很大,如果不能好好處理,公安局和幹警的形象將一落千丈,縣城裡很多的百姓都看著,郭副縣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是開除三個聯防隊員,二是追究三個聯防隊員的責任,按照法律規定,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三是公安局出錢,治療李柱子的老婆,畢竟,公安局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四是郭副縣長和王局長代表公安局,向李柱子同志賠禮道歉,這件事情,是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