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八十八章可可的到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事情想對季書記諮詢一下。」 於是,喬董事長就提出了好多個建議,目的就是一個,希望早點進駐場地里去,手續延後辦理。 在這個時候,季子強就展示了他高超的演講技巧和語言藝術,無懈可擊的套話和...

?這范局長是冷縣長的鐵杆,他自然要對季子強有所防範的,而季子強對他也自然要耍點手腕了,自己不想給喬董事長辦理這地的手續,但為了可以把這時間拖的長一點,季子強是不能讓他們看出是自己在從中作梗,這個事情還不能對范局長明說,所以季子強就用將來土地規劃的一些問題作為威脅,讓規劃局和土地局的這幾個局長不敢輕易去擔當責任,以便達到自己拖延的目的。

對於人性,季子強有很深的理解力。

季子強就說:「那行,反正上次我已經給你們把情況說的夠清楚了,你們好好處理,有什麼事情集市和我溝通。」

昨天冷縣長和喬董事長也到過土地局,土地局范局長也說季子強給他們說了這件事情,讓他們儘快的完成土地劃分,對於季子強其他話,范局長是沒有辦法說出來,那都是他自己心裡的小九九,他怎麼能說。

冷縣長和喬董事長是聽不到對方怎麼說的,他們從季子強的語氣里,感覺到季子強對這件事情還是相當的重視,喬董事長就只好耐心的說:「關於土地的問題,我還有幾個事情想對季書記諮詢一下。」

於是,喬董事長就提出了好多個建議,目的就是一個,希望早點進駐場地里去,手續延後辦理。

在這個時候,季子強就展示了他高超的演講技巧和語言藝術,無懈可擊的套話和針鋒相對的敷衍把喬董事長準備的所有問題都扼殺在萌芽之中,季子強的風度優雅,從容,讓冷縣長和喬董事長兩位來客淪為無可奈何的聽眾,最後,他們只好是一無所得地告辭離開了。

剛剛把冷縣長他們打發走,林副縣長又帶來了一個客戶,這個人的出現,真的讓季子強大吃一驚了,他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他的驚訝從時常都淡定的神態中毫無掩飾的表現了出來,這個人,就是當初季子強在小火鍋店等華悅蓮的時候遇到的那個高挑的女人,也是季子強在前不久,在柳林市的一家洗浴中心遇到的那個女老闆可可。

今天的可可沒有像那個夜晚那樣的穿著,她顯得落落大方又嫵媚淡雅,她一身黑衣,更襯得肌膚勝雪,一雙手白玉一般,放在膝蓋上,一言不發,季子強只見她一張雪白的臉被射進房內的陽光一迫,更覺嬌艷。

但季子強沒有時間和心情來欣賞她的美麗,季子強不知道她為什麼會來找自己,也不知道她怎麼和林副縣長走到了一起,更不知道她會不會認出自己就是那個夜晚差一點就滑入她體內的人。

但顯然,可可是認的季子強的,因為她說話了:「季書記,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

季子強一時不知道該怎麼來應答,林副縣長就在旁邊驚訝的說:「你們認識啊,你們見過面?」

可可就對林逸莞爾一笑說:「季書記是人中龍,這樣出類拔萃的人物我當然是認識了,我們一起吃過飯。」

季子強的臉就一下紅了,難道那次在等華悅蓮的火鍋店,自己偷窺了人家幾眼,也算在一起吃過飯嗎?不過好的一點,可可沒有以此類推的說他們一起洗過澡呢,做過按摩呢?

季子強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了下來,他客氣的問了句:「你怎麼來了,也沒提前聯繫一下。」

他裝的很像,實際上他們根本就沒有聯繫的方式,季子強也僅僅在那時候,聽她說叫可可,但是不是真名字,她到底姓什麼,她真的就是哪一家洗浴中心的老闆嗎?

這些季子強都是不得而知的。

這個叫可可的女人也笑著回答:「知道你平時工作忙,這幾天我都是找的林縣長,現在考察的也差不多了,有些具體的情況想給書記你彙報一下。」

季子強疑惑起來,她在考察,她考察什麼,不過從她話中,季子強也知道她並不是來找什麼麻煩的,這就好,季子強也鎮定了起來,問到:「你考察?這我倒沒想到,說說,考察的什麼?」

這個女人就款款的說了起來,她準備在洋河縣緊靠櫻桃山的旁邊一面坡上投資開發一個「山頂造林,山腰種果,山間養畜,山窪養魚」的立體循環生態莊園。

在這個模式的基礎上進一步深化出來的,一種突破行業界限,建設以生態農業為特點的休閑旅遊景點,在獲得可觀的農業經濟效益的同時能夠獲得令人矚目的旅遊經濟效益的模式,她自己把它命名為「莊園經濟」。

季子強很開就明白了她的含義,這種模式是以農戶自主經營為主體,推行林、果、茶、魚、畜、氣相結合的山地綜合開發,山間林下,瓜果飄香,禽畜肥美,園中牧草和瓜果廢料用作禽畜飼料,禽畜糞便用以養魚種果,既可做肥料,也可做飼料,山頂林木又可為莊園提供一個有利的小氣候。

整個小莊園形成一個有機而獨特的小天地,一個生態合勞場

季子強就問她:「那麼你的資金能不能充分保證,這各項目估計投資會很大。」

可可輕描淡寫的說:「資金沒有什麼問題,我測算過,只是我需要洋河縣對我開發做出一些承諾和協助,季書記能不能幫幫我。」

對著個問題,季子強當然很願意幫忙了,有了可可這個山莊,那和溫泉山莊就遙相輝映,對洋河縣的旅遊開發具有不可估量的效果。

季子強忙說:「你太客氣了,作為協調和幫助你們投資客戶,這是我們縣上領導責無旁貸的任務,你放心好了,有什麼具體的困難都可以提出來,在水電,交通,稅務等方面,我們會有一個完善的物服體系。」

可可就說:「待你們櫻桃節后,我就準備就全面啟動這個精品休閑山莊的項目,用清新的空氣,原生態的景觀以及柳林市,洋河縣的鄉土飲食來吸引省內外遊客,宣傳一種接近自然本質的休閑生活,打造具有黎光特色的生態旅遊風景區。」

季子強不住的點頭,他們有談了很多具體的方案,比如在營銷上,他們準備整體包裝,分割銷售股份,樂觀的估計,甚至還沒有正式對外開放營業,就可能形成一股銷售狂潮,實現較好的社會、經濟、生態三大效益,同時讓農戶致富,政府財政增加收入,投資方賺錢。

這就正如圍棋中常常有些著法,每個人都忽視了,但一旦有人下出來,都會恍然大悟地驚嘆為妙手:「原來可以這樣啊1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

當美麗大方的可可用柔緩的聲音把這個「莊園經濟」講解完以後,季子強也全部的領會到了它的意義和價值,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能賺大錢的項目,同時,也會是自己,賺取政治資本的好項目。

這個項目上肯定是出類拔萃的,季子強就毫不客氣地決定繞過縣政府,讓可可直接和林逸單獨接洽,一點風聲也不準備透露給冷縣長,理所當然,縣委書記將獨享這個項目的政治收益。

當然,這個項目要是能夠在短期出籠並且簽訂合同,除了季子強的魄力和林逸的努力外,也離不開可可的精明眼光和高效率的做事方式。這種女強人的特質因為掩藏在她的美麗溫柔外表下,常常被人忽略,實際上,它會在很多意想不到的時候讓很多自以為是的男人承受某種意外的打擊和傷害。

會談的很融洽,季子強的神經有一次得到了強有力的撥動。

後來季子強也算知道了可可的真實名字,她叫唐可,但她更喜歡別人叫她可可,她感覺這樣親切,也很溫馨一點。

等可可和林逸走了以後,季子強想了很長時間,他到現在也搞不清楚,可可是不是早就認識自己,所以才會在那個小飯店對自己微笑和示意,也才會在那個洗浴中心,想要和自己龍飛鳳舞一次,這種疑惑影響了他很長時間。

季子強沒有想到,在他還沒有來得及為高興一下的時候,就出事了。

郭副縣長帶著公安局主管刑偵和治安的王副局長,匆匆走進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郭副縣長進來就說:「季書記,出事了。」

季子強忙問:「老郭,不要著急,你們都坐,慢慢說。」

郭副縣長說:「季書記,事情是這樣的」

季子強聽著聽著,臉色嚴肅了,他一直擔心發生事情,現在,果然出事,而且,這件事情,要是不能及時給全縣人民一個交待,將造成惡劣的影響。

出事的是一個在洋河縣拉蜂窩煤賣的農民,叫做李柱子,李柱子是洋河縣最偏遠鄉鎮五里壩鄉的農民,到洋河縣城一年多時間了,在城裡拉蜂窩煤賣。洋河縣城90%的住戶,都是燒蜂窩煤的,在洋河縣賣蜂窩煤,拉一輛板車,從煤廠里出發,一個蜂窩煤能賺兩分錢,賣的時候,還可以根據樓層高低加運費,一般來說,三樓以上的每個蜂窩煤加一分錢。

李柱子拉蜂窩煤,總是讓人試試好燒不好燒,李柱子還有一個本事,能夠記住大部分的客戶,包括家裡的蜂窩煤什麼時候燒的差不多了,李柱子勤快、為人厚道,生意很好,每個月能賺上千元錢,這些錢,在洋河縣算很不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