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八十六章離開省城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己的另一半,有的時候找到了,或者中途又失去了,那是因為,還不是他的最終的另一半,直到找到的這個人能夠陪自己走完一生,才算是真正找到了,而江可蕊那雙眼睛,長長的睫毛,烏黑的眼球,像深泉,像寶石,晶瑩閃亮...

?他突然領悟到了深處鬧市而無車馬喧的意境,他不想別人來打擾自己,他要的就是這種心靈清靜明澄的感覺。一切塵世間的俗事都與他無關。他只在乎現在這份心靈的澄明和靈魂的清靜,他想,如果可能的話,他願意把自己的心、自己的靈魂,扔在風清月明的荒郊野外,感受一下難得的孤凄。

季子強一直獃獃的看著江可蕊,看著她的這種美艷,看著她胸前那飽滿和誘人,而紅潤的雙頰,嫩的要滴出水來,迷濛的眼神此刻顯的異常嫵媚動人。

江可蕊轉過頭來,在季子強痴獃的目光中中說:「沒見過美女嗎?」

季子強憨憨的笑笑:「見過,但你不是美女,是仙女1

羞澀很快就印上了江可蕊的臉龐,她的那一雙善睞的明眸就好像一彎新月,用難以用言語表達的媚態撩撥著季子強,就好像有人在用一根羽毛在輕輕的搔著你的腳心,而你的手卻被綁住無法夠到,心癢埃

可是你仔細再看,發現她的眼神是清澈明亮的,讓理智始終提醒你,不要過分,最好保持一定的尊重。

但季子強還是要打破這種局面,他輕輕地用那有些顫抖的手撫摸著她的頭髮,江可蕊回過頭來,看到他的眼裡閃著強烈的光芒,她將頭輕輕地靠在了季子強那結實的胸膛上。

江可蕊使勁摟著她纖細的腰部,突然,他猛地摟住江可蕊的身體,猛地親住了江可蕊的櫻桃小嘴上,,唇與唇全面接觸,比火焰還要灼燙,比草莓還要香甜,江可蕊本來還想抗拒,旋即,屈服在濃烈的男子氣息下,慢慢閉上眼睛,兩人感受著**的塊感。

就在這個山路上,他們兩個人專註地享受著彼此的唇香的滋味。

季子強在巧妙地挑逗著含苞待放的玫瑰,不急不徐、恰如其份的挑弄,讓江可蕊的理性在抗拒與享受間徘徊。

江可蕊也有了反應,她把舌頭伸進他的嘴裡了,她和他的唾液互相交流著,江可蕊的舌頭有種說不出的甜蜜感,他就用力吸她的紅唇,然後把舌用力送入她那充滿濕和唾液的嘴裡,他舌頭穿過她的皓齒,侵入她暖暖的小嘴巴,搜索她的舌頭,然後互相卷在一起。

季子強也壓抑著砰砰的心跳,她的喘息就在自己的耳邊,痒痒的,讓自己激蕩。

但季子強是理智的,當江可蕊緩緩推開他的時候,季子強依然可以控制著自己的興奮,因為江可蕊天生的高貴和冷峻,讓季子強還是心有餘悸的,他感覺和她在一起,是這樣的純潔,這樣的唯美,所以讓自己慢慢冷卻下來。季子強他感覺和江可蕊在一起,自己的心靈是這樣的純潔,這樣的唯美,所以讓自己慢慢冷卻下來。

季子強無限留戀的說:「下午我就走了。」

江可蕊也情深意長的問:「你什麼時候能夠再來呢?我會想你的。」

季子強又說:「也許很快就能再來看你,我也會想你。呵呵,說不上很快我也會離開洋河縣。」

季子強說到這裡的時候,就突然的想到了自己的前途是那樣的黯淡,自己也許在處理完那塊土地后,不得不離開權利,離開洋河了。

江可蕊卻毫不在意的問:「我可以去看你嗎?」

季子強有點不敢置信的凝視著江可蕊,她真的會去看望自己嗎?她真的會讓自己夢想成真嗎?他怕這好事來的過於突然,他拉這她的手說:「你會來看我嗎?」

江可蕊一字一頓的說:「會的,只要你希望我去。」

季子強笑了,他的臉上有了春天般的燦爛:「我當然希望,我很希望你能來看我。」

季子強說這話的時候,又突然感覺到自己現在除了是洋河縣的書記之外,沒有其他的一點優勢,那自己憑什麼來得到這樣的幸福,而且,自己這個書記也恐怕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季子強情緒就有了一點的變化,苦笑著說道:「我真怕不配接受你的這份心意1

江可蕊看出了他的心理變化,她堅定地是點點頭道:「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

季子強此時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感激的緊緊抱著她,用嘴在她的額頭上深深的吻了一下,心裡想她真是一個善良和耐人尋味的女人。

他感嘆,命運就是這種巧得不能在巧的捉弄自己的方式,有句話說得非常好:每個人一出生就會在不停的尋找自己的另一半,有的時候找到了,或者中途又失去了,那是因為,還不是他的最終的另一半,直到找到的這個人能夠陪自己走完一生,才算是真正找到了,而江可蕊那雙眼睛,長長的睫毛,烏黑的眼球,像深泉,像寶石,晶瑩閃亮,似會說話,這樣的眼睛長在一張俊雅漂亮的女人臉上,註定是要勾走季子強的魂魄。

他下定了決心要做個堅定者,他要為這個女人好好的去奮鬥,去爭取他要爭取的東西。

他還想說點什麼,但江可蕊很快用一個長吻,堵住了他的嘴。

季子強回到了柳林市駐省辦事處,孟部長和蔣局長就到了他的房間。

孟部長笑呵呵的過來說:「季書記,你看看,我們幫你買了一套西服。」

說著話,孟部長就打開了手中一個裝西服的大袋子,季子強見是一套利郎牌銀灰色西服,他忙問:「怎麼想到買西服了?這牌子的西服價格一定很貴吧?」

蔣局長就說:「這次我和孟部長都很感謝書記你,你一來,就把這麼艱巨的兩件事情解決了,要不然啊,我們不知道要跑多少次省城呢,只怕那來回的油錢,都比這衣服貴。」

孟部長也說:「是啊是啊,季書記,昨晚上本來要給人家的紅包最後也省了下來,我和老蔣一人買了套便宜一點的,給你這套檔次稍微高了一點,你試試,要不合身的話,我馬上忙你換一套。」

季子強眼皮閃了幾下,但也不好太認真,就淡淡的說:「行吧,謝謝你們二位了,大家事情都辦完了嗎?要是沒其他什麼事情,我們就準備返回了。」

蔣局長說:「沒事情了,大家轉了半天,該辦的都辦了,對了,書記你吃飯了嗎?」

季子強點點頭說:「和朋友在外面吃了一點,那現在就撤吧。」

邊說話,季子強就開始準備起了隨身的物品,孟部長和蔣局長也幫著收拾了一下,叫上其他幾個隨員和司機,大家就離開駐省辦,上車返回了。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挺高興的,這次來省城的效果,大家都很滿意,季子強和孟部長的情緒也很好,兩人就走了一路,聊了一路。

一路上,季子強望著車窗外,看著那漫天旋轉的柳絮劃出季節更替的軌跡,感覺到春天樹木愈發顯出她的秀頎與挺拔,那是一份不需要任何東西來裝飾的洒脫和生機。

最迷人的莫過於山林映著春暉,天邊酡紅如醉,襯托著漸深的春色,和風帶著清澈的涼意,隨著春色浸染,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炫麗之美!

回到了洋河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8.9點了,大家就簡單的在外面的飯店吃了點東西,各自拿上在省城購買的東西,回家去顯擺了。

季子強一個人孤單的回到了縣委,整個大院安靜祥和,搖曳的樹枝在院落里留下了斑斑圖影,當季子強坐在了辦公室的時候,他想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江可蕊打了一個電話,兩個人在電話中水湯呱唧的說了好久,那話一般正常人都聽不懂,只有神經質的人才理解。

早上八點,正是上班的時間,春日的陽光很溫暖。縣委門前車來人往,機關幹部們有的面目凝重,有的神氣十足,有的特立獨行,有的三五成群,陸陸續續走進縣委大院。時常有幾輛轎車駛上緩坡車道,從車上下來的都是領導層次的要員。一些匆忙上班路過縣委的市民,都不由自主地向這邊投來羨慕的目光。

一大早,季子強叫上了郭副縣長,一起坐車到了修路的工地,幾天沒見,他心裡還是很牽挂這裡的進度,鼎輝公司集團王總見季子強的車過來了,急急的跑了過來,招呼著。

對於這位季書記,王總還是很感激的,沒有季子強的支招,只怕工程就黃湯了,他是從心底對季子強佩服,季子強一點都沒有居功自傲的樣子,在前期整個工程準備中,季子強也是竭盡全力的支持和協調,他希望這個工程可以是一個合格,高質量的工程,在自己手上,是決議允許出現粗製濫造的項目。

眼前的工地是熱火朝天的,裝載機,推土機,往來不斷的翻斗車,片石、碎石堆成了小山,工人也忙忙碌碌的,季子強滿意的笑笑,接過王總遞給來香煙,旁邊的郭副縣長就及時的幫季子強點上,吸一口香煙,季子強說:「現場條件不錯,王總,你這工期應該沒問題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