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五章寺廟風光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16字

?江可蕊不屑地撇嘴道:「也不知道是誰五穀不分?山蒼子的花期早過了,這是了哥王呢!」抽一抽鼻子她又狐疑道,「也許是八角茴香?或者三七?——哎呀,這麼香的味道,我倒辨別不出來了……」

一瞬間有雲擋住天光,路上立即不均勻地暗下來,倒又像是在看一場長長的電影了。廟宇的紅磚色都經不得霧氣雨氣,最後淪為慘淡破敗的粉紅色,這間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它依山而建、斗拱飛檐,依稀可見當年的規模,惜乎朝代久遠,很多地方都失於修整,猛然飛出一兩枝山桃野杏,非但不能給寺院填色,反而更讓人感到徹骨的蒼涼凄清。寺院後殿的石梯陡峭曲折,好像天女的綢帶,一端還地上,另一端卻已搭在了雲霧中,季子強突然想起了金庸的《連城訣》,那裡面的鐵索寒江——第一次感覺離武俠小說這樣近,那份悲愴與無奈。

季子強看著玩笑說:「你是不是有什麼心愿——只是這個廟宇也太冷落了吧?」

「看你這張嘴!」江可蕊恨得擰他的面頰,「到了佛門勝地也不肯略微厚道些——」又四處打量一番,點頭嘆息道,「果然還是如此破敗,其實我也好多年沒來過這裡了,我是有個心愿,但你不要問,問了我也不會告訴你。」

「啊哦,那我就不問了,一定是小姑娘思春的事情。」季子強掩嘴笑起來。

「季子強,你就繼續口舌輕薄吧,不怕雷打!」江可蕊撲上來追打季子強。

季子強笑著跑開遠遠道,「是誰剛才說佛門靜地喧嘩不得?你這樣大聲叫囂不怕驚擾了眾神比丘?」

寺廟的樹木花草並沒有經過特別精心的修剪,那樣的憨態肆意,竟別有一番韻致。靜到極處時,從濃密的樹影中不時撒落一些紅色的小果子,引得山鳥前來啄食。

江可蕊帶路,推開兩扇布滿銅釘的厚重木門,季子強看這院落比別個不同,並沒有題字楹聯之類,於是問江可蕊,「這又是哪裡?我們不要瞎闖亂撞,如果是和尚們,尼姑們的住處倒又不好了。」

江可蕊笑著刮刮季子強的鼻子,「你平時一本正經,其實一腦袋色晴思想呢——你幹嗎什麼都不聯想,單往尼姑的宿舍去打主意?」

這樣說著,他們早已跨進了大門,院子里正對大門的是一棵巨大的古槐,被砌在一個類似須彌座的小石壇里,但此時已是葉落枝禿、石殘壇缺。就算勉強下剩點蒼勁的樣子,也不過是為了訴說歲月的滄桑。再向深處走便都是鬱郁茂茂的竹林,只因長得太久太密,連石子路都遮蔽了,光影一地細碎地鋪下去,讓人幾疑身在夢中,季子強緊握了江可蕊的手。

一徑高大的泥髹瓦房就隱在這竹林中,然這瓦房高大是高大,卻非常破舊,兼之無款無形,端的便如孔已己那般久舉不仕的落魄文人。瓦房向陽的一面屋檐早已長滿了密密的蒿草,不沾人氣的樣子,只有倚牆的幾株木槿還勉強打點起精神來呼應這滿山的夏色,但是淺粉淡紫乳白的花掩在這密不見天的竹林,只是越發地寒酸寥落。

木槿花旁斜插著一塊不知何年何月從何處移來的石碑,上面的字大都已經模糊不清,努力看才能辨認出一句:「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暮與朝。」

這倒招得季子強笑起來,「可蕊你看,和尚廟裡竟有這等艷詞呢!」

但是江可蕊不知去了哪裡,季子強的聲音空落落地回應這凄清的景色,卻恍然有說不出的美好與熟悉,彷彿在哪裡,有個什麼人,聽自己訴說所有的事情,相干不相干,也許不過是幻覺,或者在夢裡,更可能超越他現世的生命,但他的確曾經身歷或者相遇過——那是什麼呢?季子強努力集中思緒想抓住這倏忽一瞬,但那狡猾細微的念頭卻如海市蜃樓或者天際雲霞,定睛看去,其實什麼也沒有。

其實季子強也不十分理解這句詩的寓意,卻無端生出如許情愫——怕是這景色太過唯美凄楚,卻不失和諧動人,所以讓人既不忍心打擾觸碰,又情不自禁想要沉溺——季子強搖搖頭,怪道聖人說:「五色令人盲,五音令人聾」,家尊師長一律將課業以外的東西斥為「閑書」,並輕易不准我輩接觸這些聲色犬馬,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旦心飛了出去,等閑如何收得回來?

正細細尋思,江可蕊細嫩的聲音卻從瓦屋裡傳了出來:「別光傻站著啊,快點進來!」

因為屋外的光線太強烈,初到屋內眼睛半晌適應不過來,只管不停揉眼睛,嘴裡尚自問道:「這裡有什麼呢?巴巴兒跑進來,怪陰森的。」

江可蕊對季子強做「噓」的手勢,季子強也只得將滿肚子的狐疑壓將下來,待到目可辨物的時候方才大吃一驚——原來這裡真是別有乾坤:四周的側牆分上下兩部分,上半部為斜牆,用敲銅件裝飾,下半部為漢白玉雕刻,各個羅漢金剛菩薩都表情生動且栩栩如生,最難得是保存完好,正中相依相對紅漆石柱,上書一幅楹聯十分别致,只道是:要過去麽過去便能通碧落休下來了下來難免入紅塵。

江可蕊得意道:「我沒有唬你吧,這可是古迹,據說是哪一代主持想出的辦法,預防劫難來時抄損毀佚,才把外表做得粗蠢樸陋,不為外人知曉——我小的時候常來這裡。」

江可蕊若有所思地說,即使在陰暗的屋子裡,也能見她烏亮的黑髮、晶瑩的皮膚和閃亮的眼睛所映照出的流輝。季子強佇立在原處,許是竹葉太繁盛遮住天光的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