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四章行政級別的問題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456字

?現在算是知道了當時江可蕊似笑非笑和古靈精怪的表情了,她就是要出自己的笑話,明天見了江可蕊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她。

大家一起落座,季子強也是剛才介紹的時候才知道江可蕊的媽媽也姓江。

季子強和江處長都坐在了上首,兩個人的兩邊是孟部長,蔣局長和這姓單的卧底,宣傳部還有個幹事,和縣旅遊局的一個科長自然是坐在下首了,他們的任務就是端茶,添水,倒酒,上菜,發煙,點火,遞個餐巾紙什麼的,大家是各司其職,絕不亂套。

菜那不必說,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水裡游的,土裡鑽的,葷的,素的應有盡有,無所不有,酒過了三四巡,菜過了五六味,季子強就客氣的說:「今天能請來江處長和單領導,我們很高興,我就代表洋河縣,向你們二位敬上一杯薄酒。」

江處長笑笑就端起了酒杯說:「季書記太客氣了,你們也就不要朝省上跑了,你們縣情況我也知道,我會很快幫你們辦理好的。」

這話一說,連她帶來的那個卧底都是驚詫不已,這樣的場面他也來多了,下面人家話頭都沒提,江處長就自己幫人家說出來,還給人家包圓了,這到是絕無僅有的一次。

不要說他感覺驚詫,連蔣局長和孟部長都是一個感覺,沒想到這江處長如此的爽快,看出來此次大家的心意不說,還主動的做了回答和保證,真是他們歷次來省上辦事都沒有遇見過的一次爽快。

季子強連忙站起來,恭恭敬敬的又端起酒杯,走到了江處長的旁邊說:「感謝領導的關懷,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幹了此杯,江處長隨意喝點。」

說完就要一口乾掉,那江處長怎麼能讓他多喝,江處長現在已經是認定這個女婿了,心裡到也是好笑,早知道是他們請客,那還用的著如此費力,費錢,讓江可蕊給自己說一聲就完了,看來這小丫頭在作怪,她應該是知道此次季子強為什麼請客,她就是不說,想看個笑話。

江處長就說:「子強,我喝酒本來也不行,你也不要喝了,以後酒還是少喝點,對身體不好。」

季子強連連點頭,說:「以後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說完就真的放下了酒杯。

這也有點太不合酒桌上的規矩了吧?領導說不喝,說讓你少喝,那都是個姿態和客套,你怎麼就真的放下了酒杯,這可是讓領導會生氣了。

問題是江處長卻一點不生氣,還很欣賞和滿意的看著季子強走回座位,放下了酒杯。

桌子上其他的人真是看不懂了,也說不上那不對,但總感覺這味道有點變了。

蔣局長一會就悄聲的問季子強:「書記,這紅包......。」

季子強連忙用眼神制止住他,又繼續的勸菜,勸酒,蔣局長也就不敢多問,在座的幾個人說說笑笑,吃了一會,江處長對洋河縣有做了一些詢問,對季子強的生活和工作也捎帶著關心了起來,甚至說:「子強,有沒有想過到省城來工作,長久在下面也不是個事情啊,回來工作也要輕鬆點。」

季子強很恭敬的說:「在中國的政府機構,縣上還是很能鍛煉人的,我想再待幾年,做出點成績,這也是我當初要到下面去的一個原因。」

江處長似乎不大滿意他這個回答,想說什麼,張張嘴,最後又沒說出來。

季子強感覺自己話說的太直接了一點,忙笑笑說:「謝謝江處長的關心,我喝一杯。」說完也不等江處長阻攔,就一口喝乾了杯中的酒。

江處長搖下頭說:「讓你少喝點,還喝。」

季子強就憨憨的笑笑,說:「表示一下敬意,以後一定少喝酒。」

江處長寬容的看著他,笑笑,就沒在責備什麼了。

吃的差不多了,,本來按吃飯前的設想,還準備安排跳舞,唱歌什麼的,現在看來都不可能繼續了,季子強就用眼神看看江處長。

江處長明白季子強的意思,今天也就到此為止了,她就站起來說:「好了,今天感謝洋河縣,和季書記的招待,事情你們就放心,本周就可以審批好。」

江處長溫和的看著季子強,兩人走在最前面,後面的人和他們保持了一段距離,這時候江處長就問:「子強,你對今天這種請客送禮的事情作何感想?」

季子強一頓,就有點黯然的說:「一個人,兩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江處長看著季子強那有點憂傷的眼神,她沒有想到一個仕途中人會有這樣深刻的情感,官場的男人是不看過去,也沒有時間看過去的,他們只有一個方向,那就是前進和奮鬥。

她說:「你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我都開始擔心你了,你真的可以適應官場嗎??」

季子強又笑了,這是一種洒脫和自負的笑容,和他剛才的憂傷情緒迥然不同,他說:「很多人都這樣說我,但我知道我自己,我一定可以適應這片土壤。」

默默的,江處長看著他,是啊,這事一個很奇怪,很複雜的人,剛才他臉上那一抹黯然**已經消失無蹤,現在他臉上起了很大的變化,他冷然,他堅毅,他還充滿了一種自己過去只有在可蕊她爸爸的臉上,才看到過的霸氣,一種拔地倚天,回山倒海,潮鳴電掣般的磅礴氣勢。

她明白了,難怪可蕊會讓他吸引,會讓他折服,會在芸芸眾生中精選出季子強來,因為可蕊的戀父情結,因為季子強也註定會成為一代天驕。

後來,季子強他們都很高興,又彼此客氣了幾句,這才相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