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八十二章男朋友人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下都很難得。」 季子強就交代他們聯繫飯店,準備紅包,收拾禮品。 這就忙了一陣,孟部長和蔣局長也去準備了,季子強一看時間,還不到12點,今天白天是沒有什麼安排了,昨天也沒和江可蕊好好的說...

?江可蕊感覺自己內心的情愫如一杯烈性酒,看著清澈,聞著誘人,品到嘴裡卻是又辣又澀,完全變了味。想象著自己如騷人墨客在花前月下松竹林間獨酌一壺酒,溫詩情,觀風景,賞風流,其實那不過是骨子裡寂寞得難以下而已。

這些年,風也瀟瀟,雨也凄凄,飲酒要飲到爛醉方休,獨處一隅回望過去,卻覺得自己的人生是蒼白而遺憾的。

而現在自己有了這份牽挂,這事多麼美麗的一種感受埃

家裡最近為她的婚事也沒少和她說,她媽現在似乎在外面廣泛的放出了消息,大量的收集帥哥照片,江可蕊一見她媽就頭大,好像自己到成了個殘次品一樣。

今天也是如此,江可蕊讓她老媽堵在了房間,又問起了她的情況,江可蕊就無奈的對媽媽說:「給你說過啦,不用你管,你還怕我沒人要啊,你女兒是搶手貨,你放心好了。」

她老媽就從背後拿出手來,江可蕊一看頭都大了,又是一把照片,江可蕊只好說:「老媽啊,我已經有男朋友了,麻煩你不要老拿這些長的很沒營養的照片來煩我了。」

她媽就恨恨的說:「你不看看,這哪有一個長的不帥的,不帥的,你看上了,我還看不上呢。」

「看你說的,又不是給你找,比我還關心。」江可蕊一面和媽媽說著玩笑,一面就想走出去。

她媽媽就攔住她說:「不看照片也行,我知道你今天休息,我也請了半天假,你陪我去逛逛商場,也該給你老爸買基建換季的衣服了。」

江可蕊心裡牽挂季子強他們的事情,也想約一下季子強一起吃飯,就推三阻四的不想去,最後還是禁不住老媽的勸,只好一起上街了。

季子強他們也沒怎麼耽誤,從電視台出來以後才10點多,沒想到電視台的事情今天辦的如此順利,大家都很高興,季子強就讓蔣局長去聯繫一下省旅遊局,看能不能縣把人家請出來。

蔣局長就出去打電話了,他在省旅遊局也是餵了一兩個窩子的,雖然那都市不太管事的人,但至少牽個線,說個話還成,一會蔣局長就回來說:「季書記,我聯繫好了,今天可以把省旅遊局審批處的處長請出來。」

季子強有點驚訝,問他:「你老蔣也太神了一點,就這一會酒吧人家處長請出來了。」

蔣局長就有點得意的笑笑說:「華書記,我早在幾天前就給這面幾個關係打電話了,昨天晚上有聯繫了半天呢,不過請是請的出來,但事情能不能辦,這就不好說了。」

季子強說:「先不要管能不能辦成吧,請出來就是一個勝利,晚上我們都儘力,能辦最好,半步了至少我們也算認識了人家,下次來辦就順利多了。」

孟部長也蓮蓮的點頭說:「就是,就是,這省上的領導不比我們那裡的,認識一下都很難得。」

季子強就交代他們聯繫飯店,準備紅包,收拾禮品。

這就忙了一陣,孟部長和蔣局長也去準備了,季子強一看時間,還不到12點,今天白天是沒有什麼安排了,昨天也沒和江可蕊好好的說上幾句話,不如現在聯繫一下,請她吃個飯,他就拿出電話,給江可蕊打了過去,江可蕊現在剛剛坐在飯店了,正和她媽媽一起吃飯。

江可蕊陪老媽轉了一個早晨,給老爸買了幾件衣服,兩人也轉累了,不想回去就在外面吃了,接上季子強的電話,江可蕊還沒說幾句,她媽媽就從她那嗲嗲的語氣中就看出了問題,忙問:「是不是你一早說的那個男朋友打來的。」

江可蕊臉一紅,不好回答,但她又很想見到季子強,就說:「你來吧,我們離你不遠,帶車了嗎,沒帶就打個的,過來吃飯。」

季子強也是很想見她就問:「和誰在一起,我去方便嗎?」

江可蕊就在那面回答:「方便,你來就是了。」

江可蕊也是想好了,反正遲早要讓季子強見自己的家裡人,先把他騙過來在說。

江可蕊她媽媽看她放下電話,臉紅紅的,跟打了雞血一樣,就追問:「誰啊,是不是他?」

江可蕊很難得的靦腆的說:「就是,我怕扔下你一個人,叫他過來了,他在外地工作,平常也忙,來省城一趟不容易,叫他過來吃飯,你沒意見吧?」

她媽媽笑道:「你個傻丫頭,我怎麼會有意見,我女兒的男朋友,那就是我的准女婿,叫過來是對的,再點幾個菜吧。」

江可蕊就又加了幾個菜,然後是心神不寧的等了起來,也不動筷子,她媽媽一看,得,這回看來女兒是來真的了,自己這寶貝女兒的確動心了,她一貫對如何事情都是滿不在乎,還很少見她這個樣子。

過的時間不長,季子強就傻不拉唧的找了過來,進了飯店,季子強稍微的眼神一掃,就看到了江可蕊,不過很快季子強又看到了在江可蕊身邊還坐了個中年女士,那是一位極其美麗的婦人,看得出已經不再年輕,但是周身散發的光彩卻如鑽石般超越歲月並攝人心魄。她的眼眸如寒星,全神貫注且目不轉睛,但是目光卻灼熱而迫切,她的面容卻那樣精緻曼妙;她的嘴唇稜角分明,驕傲堅定一如大理石雕就,然而稍微一彎,就洋溢著千言萬語。

季子強不禁暗自說盜:「完蛋,一定是她媽媽,我也沒帶禮物,也沒好好把自己收拾下。」

江可蕊也看到了他,就很快的站起迎了過來,一面深情的端詳著季子強,一邊低聲說:「那是我媽,你不要緊張,她也很和藹的。」

江可蕊不說還好,一說季子強還真的有點緊張了,看他那誠惶誠恐的樣子,江可蕊不免有點好笑。

季子強也沒有了辦法,現在這情況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他深吸一口氣,努力的鎮定自己,向桌子那面走了過來。

江可蕊的媽媽從第一眼看到他,就一直用審視的目光在觀察他,單看外表來講,心裡還是滿意的,他的身材非常高挑,寬闊的肩膀擋住了從他身後延伸過來的太陽光線,他的頭髮在光線的作用下變成淡金色,慢慢地順著他的頭髮往下移,接著看到了他那如星辰般的眼睛、直挺的鼻樑和稜角分明的臉部輪廓。

當季子強走到了她的身邊,用帶點磁性的聲音叫她伯母的時候,她已經從心裡準備接受這個女婿了。

從女兒看季子強的目光里,從季子強看女兒的目光里,江可蕊的媽媽也看的出來他們是相愛的,於是,她放下了高貴的矜持,痛快的應答了季子強的招呼,又親自再點了幾個菜,問起了季子強:「你在那工作,聽江可蕊說你不在省城嗎?那在什麼地方?」

季子強不敢大意,就算自己那縣委書記說出來有點掉價,但他也要回答,他有點拘謹的說:「我在柳林市下面的一個縣上工作。」

江可蕊的媽媽又問:「你家也柳林市嗎?和我們可蕊認識多久了。」

季子強說:「我家在柳林,和可蕊認識也有一段時間了。」

江可蕊的媽媽又問:「那你經常回省城嗎?」

季子強有點頭上冒汗了,他快要招架不住江可蕊她媽媽的提問了,江可蕊也看了出來。

江可蕊撒嬌的打斷她的問話:「媽,有完沒完啊,還讓人家吃飯嗎,等他事情辦完了,我帶他回家,給你兩個小時時間,你隨便審問。」

她媽媽完全體諒他們的心情,她只覺得心裡熱呼呼的,哪裡還顧得上阻止他們感情的過於外露。在她看來,這僅僅是熱情奔放的年輕人傾心相愛的必然表現。

她媽媽也就笑了,趕緊招呼季子強吃飯,還不斷的給他夾菜,江可蕊真是吃驚了,她誇張的望著自己的媽媽,天啊,什麼時候見她對人有過這樣的殷勤。

季子強吃了幾口,骨子裡的鎮定和淡然就展現了出來,他也慢慢的放下了拘謹,慎重的回答起江可蕊他媽媽時不時提出的問題,江可蕊是隨時準備為他抵擋進攻,但後來看看季子強和她媽媽聊的挺好,很奇怪,季子強竟然懂得女性裝飾和養顏養生了,這些問題她經常和她媽媽都聊不到一起去,但人家兩人聊的好的很,她也就放下了心,好好的吃起飯來。

對季子強來說,他更加覺得江可蕊的媽媽是一個心思縝密、知識淵博的人物,今天的晚飯,對江可蕊和她媽媽來說,都很高興,江可蕊是因為見到了季子強高興,她媽媽是因為見到了自己的未來女婿高興,季子強應該也是高興的,看來自己應該闖關成功,一般家庭就是當媽的挑剔,過了這一關,基本就算拿下了江可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