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八十一章霸道的女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之真切的。 她也就簡單的介紹了兩句和她同來的那兩男一女,對她來說,這些人都是自己的隨從,有他們不多,無他們不少,他們是做不了什麼主的。 對眼前這個小地方的男人,她是有點喜歡的,他穿了一...

?主任姓寧,她其實在台里是個很霸道的女人,這個女人嫁了個**,仰仗著公公的關係,便在單位飛揚跋扈起來,她是自私與自戀的混合體,血液里流淌著高人一等的霸氣和一無是處的自卑。

她特別喜歡別人都把她當神仙一樣捧著,誰都要臣服在她腳下,別人都很卑微,只有自己一人高傲,她的嫉妒心理是非常強的,她天生就喜歡當王,她喜歡凌駕於所有人之上,只要有人比她強,她就恨之入骨。

但她對男人卻是異常的好。她非常注重自己在異性心目中的形象,因為她的愛人比她還要強勢,比她脾氣還要大,所以她在家是非常鬱悶的,她的男人從來不愛搭理她,架都懶得跟她吵,直接找別的女人去。

所以,她對女人是恨之入骨,而她對自己的兒子和別的男人是愛之真切的。

她也就簡單的介紹了兩句和她同來的那兩男一女,對她來說,這些人都是自己的隨從,有他們不多,無他們不少,他們是做不了什麼主的。

對眼前這個小地方的男人,她是有點喜歡的,他穿了一身質地不俗的天藍色西裝,只是用了一個小小的純銀領夾,和一條黑色的真絲領帶,就恰到好處的彰顯出一種華貴的氣質,他的皮膚當然是白晰的,但是他的臉部稜角卻分明得猶若刀削斧刻,兩條又粗又重,斜斜上挑帶出一種如劍鋒銳的眉毛下面,是一雙略略下陷的眶。

如琥珀般明亮的雙眸中,明明帶著一種天真的透徹,可是卻又矛盾的飄起幾縷頓悟世事,笑看紅塵的蒼桑。

卻讓每看到他的人都不由自心的在內心湧起一種自慚形穢。

對這樣一個男子,她是願意接近和親熱的,所以她就開始展現了自己柔美的一面,把那平時的驕傲和霸道悄悄的藏了起來。

桌上的人都進入了快樂和和諧的氛圍里,客氣有很親熱。

季子強端起了一杯酒說:「今天可以請到主任和幾位來,我是很高興的,不管以後我們會不會合作,但我認識你們就很榮幸,來,主任我敬你一杯。」

寧主任一下就握住了季子強得給他敬酒的手說:「你可不要叫我什麼破主任,以後就叫我寧姐,今天酒不要喝多了,好好聊聊。」

季子強當然不可能提出異議,今天人家是老大,人家說了算,他就說:「今天就是陪寧姐你的,你說做什麼都可以。」

這些可都是搞文藝的,什麼叫文藝,那就是引導新潮流,你不敢說的,他敢說,你不敢做的,他敢做,所以這桌子上就自然是很活躍很亂了,一會這個一個流氓話冒了出來,一會那個開玩笑,真是熱鬧。

江可蕊有點皺眉,但自己也不好表現出來,今天是請人家,所以只能忍著,她更怕季子強把她也看成這樣的人了,所以她一直很沉默,不過也許是她慣常就有的威嚴,讓她幾個同行都不敢和她隨便的開玩笑。

季子強就感慨頗多的說:「你們看著真是快樂,不像我們這樣的工作,單調,乏味,還經常要受氣,有了氣還沒處發。」

寧姐就笑著說:「誰都有不高興的時候啊,我們也就是個窮歡喜,經常也受氣不少。」

季子強點點頭很有同感的說:「是啊,做什麼工作恐怕都不容易,不知道寧姐受了氣怎麼調節的,你也教教我。」

寧姐就咯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說:「我這方法你可能不適應,你也學不了。」

季子強和桌上其他人都很不解,這有什麼學不了的,寧姐看他們這樣就說:「我有氣了一般就上超市去。」

這一說季子強就明白了,女人嗎,有氣了就是狂買東西,狂吃,亂花錢,她們的仇人就是錢,他就介面說:「寧姐一定是在超市把銀行卡刷爆吧。」

寧姐就輕蔑的說:「那是笨女人的方法,我去就做一件事,就是是使勁捏碎超市的速食麵。你學的了嗎?」

大家一聽就全部的啞口無言了五秒,然後是狂笑。

笑了一會就該季子強給他們敬酒了,季子強也拿上杯子,敬一杯再陪著喝一杯,今天有孟部長和蔣局長在,季子強也不虛他們,老孟酒量好著呢,對方到底是搞文藝的,那裡會是他們的對手,所以見他來敬,不喝也不好,不喝人家是主人,面子那也是要給的,就一個個很難受的喝,到他給寧姐敬酒的時候,那寧姐就要為難他了,哪有那樣容易就喝下去的,寧姐看他老是一本正經的樣子,就提了個苛刻的條件說:「季書記,你要我喝也可以,但有個條件,你要給我們講個笑話,不然我就不喝,大家說對不對埃」

這個提議太有煽動性了,不要說電視台的人立即相應鼓起掌來,就是本縣的人員,包括江可蕊也從來沒聽他說過笑話啊,今天看是個難得的機會,那也是跟上就起鬨。

這就一下把季子強一下涼在了那裡,人家的要求又不過分,自己光聽人家說,光笑便宜也不是個事啊,他就想了想,為適應今天來的這些人就想到了一個笑話:「我沒笑話,就講一個真實的事情吧。」季子強很嚴肅的給他們說。大家見他要講,且不管是笑話還是故事,都是很熱切的等著。

江可蕊也是兩個眼睛咕嚕嚕轉著,想聽聽他到底說個什麼笑話來。

季子強見大家都點頭同意就說:「小明是一個喜歡奇思妙想的孩子,他跟爸爸說:「我們家要成立一個電視台,專門直播家庭生活。」爸爸覺得小明富有創新精神,自然支持他的想法,爸爸說:「你打算搞多少個頻道?」小明說:「新聞頻道,報道家裡的趣聞軼事;生活頻道,報道家裡的吃穿住行;體育頻道,報道家庭的運動……」爸爸馬上打斷小明的話,插話:「報道家裡的運動,必須經過我的批准。」小明問:「為什麼?」爸爸說:「你不能隨意採訪報道我與你的媽媽之間發生的運動。」

他這笑話一出,那電視台的先是笑成了一團,把個寧姐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高高興興的吃完了飯,紅包也都給他們發了,江可蕊是不要的,但經不住季子強死皮賴臉的硬塞,最後只好也收下了。

寧主任就說:「季書記,我就把話說道明處,要是其他人來,不要說吃頓飯,給個紅包,就是在多幾倍,也未必會輪得到他們,這次我是看了可蕊的面子,以後你對可蕊一定要好一點,不然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季子強臉紅紅的說:「我和她。」

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說關係一般吧,那會不會讓江可蕊寒心,而寧主任她們會怎麼想,幫一個關係平常的人,似乎說不過去。

但要是深沉一點,自己和江可蕊的關係還沒發展到哪一步,他就囁嚅這不會說了。

江可蕊一看他那傻樣,就暗暗好笑,自己說:「寧姐你放心,他要敢對我不好,我們以後做節目的時候,專找那些流氓啊,小偷什麼的用他的名字。」

這一說大家都笑了起來。

走出了酒店,季子強和江可蕊都看人多,兩個人也不好單獨活動,只有四目深情的看看,和大家一起說了再見,都分手回去了。

第二天季子強和孟部長一起,又專門的,很正式的去了一趟電視台,季子強還是第一次來省電視台,一切給他的感覺都很新奇,寧姐也很耐煩的給他詳細的講了很多電視台裡面那些設備的功用,他也聽的很認真,因為他本來就是個愛學習的人,最後他們正式的拿出了到洋河縣的邀請書,邀請省電視台能夠參加他們的櫻桃茶葉節,寧姐也就簽上字轉到了下面。

季子強就試探著問,什麼時候可以過去,寧姐就笑笑的回答:「我會盡量安排過去的,爭取在你們櫻桃節前一兩天吧,只是去了可不要見不到你。」

季子強也就嘿嘿一笑說:「你去了我天天陪你們。」

寧姐笑笑說:「那現在就沒事了,你們先回,去的時候我聯繫你。」

季子強本來還想看看江可蕊在不在,看看她是怎麼上班的,寧姐就告訴他:「今天江可蕊好像沒在,她一般晚上加班多,白天有時候可以不來的。」

季子強也不好多問了,就告別了寧姐。

江可蕊從上次洋河縣回來以後,一直在關注著季子強和洋河縣,她也說不上自己怎麼會有這樣一種奇怪的感覺,是不是這就是人們說的一見鍾情,她無法確定,但很多次她都想給季子強打電話的,她在離開的時候,已經問安子若要了季子強的電話,不過就這樣猶豫著,一直沒有打過去。

在閑暇的時候也經常想起季子強,想起他的瀟洒,他的英俊,他的憂鬱,還有他帶點壞水的微笑,她多年來保持的驕傲和淡定現在已經消失,過去是沒有誰可以這樣讓她牽挂,她自己也明顯感覺到自己心理的變化,但她喜歡這樣的感覺,也喜歡這樣的牽挂。

於是,在牽挂中那綺麗的時間,留給江可蕊許多永恆的記憶,無數次在靜靜的月夜演繹著一幕幕回憶,湧現思緒中的身影,聲音,凝眸,心語,讓她柔柔的心痛著,甜著,等著,幸福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