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八十章等待夢裡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可蕊的臉上就有了羞澀和幸福,她見到季子強那線條美好而堅定的唇型,她就有股想伸手去撫觸他的衝動,她當然不敢這麼做,一個像他那麼嚴峻的男人,是不容許別人對他做出輕浮的舉動的。 奇怪的是,他那雙眸有...

?酒在他們的談話中消耗掉了,一個是思維敏捷,理論深邃,一個是博學多才,思想超前,如果說她對他有了一種特別的感覺,那很正常,但是季子強對她呢,應該更有太多的仰慕,她的驚人才學,她的高貴氣質,她的耀眼的美麗,都是季子強不能拒絕的,他幾乎忘了今天本來還有的很多事,忘了要和她商議找電視台的問題,他幾乎沒有停頓就掛掉了幾個電話,所以說他沒有動心,應該是不可能的。

後來江可蕊用迷離的眼光看著他說:「謝謝你能記得我,很感謝你1

季子強有點慚愧,自己曾今一度是忘掉她的,但後來有才記起,他說:「你認為我可能會不記得你嗎??」

江可蕊不置可否的說:「你和子若姐還有可能嗎?」

季子強搖搖頭說:「我們是朋友了。」

江可蕊又問:「現在還是沒有談女朋友?」

季子強臉上就有了濃濃的哀傷,他黯然的說:「談過一個,但結果並不好,或者是因為我的緣故,還是沒有留住她。」

江可蕊問:「是你什麼緣故?」

季子強說:「是我的放蕩不羈,是我的多情善感,是我的緋聞吧。」

長久的沉默以後,江可蕊又問:「你不想為你自己辯解幾句?」

季子強搖搖頭說:「有的傷痛是自己必須要承擔的,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我的確有過不加約束的慾望,直到現在,我才深刻的體會到這也是一種錯誤。」

江可蕊的眼中有了一種迷離,她沒有見過這樣坦誠的男人,她又說:「你沒有想過再好好尋覓一次感情,好好的去珍惜它,培養它,愛護它嗎?」

季子強幽幽的說:「想過,我在等待。」

江可蕊:「等待誰?」

季子強:「不知道,也許是等待一個夢裡的人1

江可蕊:「誰會進入你的夢裡?」

季子強:「總會有一個人1

江可蕊:「是誰?會是我嗎?」她說這話的時候,有點緊張,因為她看著季子強的時候,屏住呼吸,眼睛沒有眨一下。

季子強有點詫異,有點慌亂,他的眼光也有了迷離,他看著她說:「你?」

他看著江可蕊,他的心頭就有了一種漣漪,也有了一種美麗,他喃喃的說:「想過,但又不敢想。」

江可蕊的臉上就有了羞澀和幸福,她見到季子強那線條美好而堅定的唇型,她就有股想伸手去撫觸他的衝動,她當然不敢這麼做,一個像他那麼嚴峻的男人,是不容許別人對他做出輕浮的舉動的。

奇怪的是,他那雙眸有種憤意不平的,很落寞的神色,深深打動她的心,她相信即使是個具有鋼鐵一般意志的男人,也有他的弱點,偶爾也需要他人的撫慰和開懷的一笑。

她快速的低下了頭,不敢再與季子強的眼光相遇,兩個人都沉默了,都不由的端起酒杯,喝了起來。

季子強看著這個妙齡佳人,一雙眼眸風采萬千,在刻意的妝扮下,那雙晶亮的眼睛依稀流露出一股怯弱和惶恐,讓季子強不由得生出想保護她的意念。但她對他一笑,又是那麼狡黠,那幻象消失不見。

今天這樣的機會,季子強決定再不放過。放過了,就可能再不會有機會,就將成為永遠的遺憾,季子強有點緊張,他決心露骨的表白。

他說:「你知道不知道,你特別漂亮,特別讓人喜歡。」

驚喜、滿足、興奮,使江可蕊滿臉通紅,她想表達,又不知該說什麼,突然又無比慌亂緊張。漲紅了臉看了季子強幾眼,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一霎那,季子強感到自己太急迫了點,也太粗俗太沒情趣了點。

淺斟慢飲,不多一會江可蕊就兩腮緋紅了,雙眸中一泓醉意,溫柔中更添了嬌媚,江可蕊輕輕的呡了一口酒,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季子強說:「你會一直想我嗎?」

季子強沒有猶豫,也沒有思考就脫口而出:「會1

在這樣回答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的做作,勉強和虛假,也許在他的心靈深處,他就是這樣想,江可蕊長得漂亮,又高貴不凡,氣質典雅,明艷動人,才華橫溢,讓季子強很是仰慕,更重要的一點是,季子強在她面前,找到了更多朦朧的纏綿,想到她,季子強都有一種久違的情感,一種難以割捨的心疼的元素夾雜在這一感情里。

江可蕊有點被他的話和他的眼神感動,這是怎麼的一個人啊,烏黑有形的頭髮,英俊的外貌,那眼睛卻可以魅惑住所有的女人,鼻子不用去說,挺拔,筆直,嘴唇也不用再講,姓感誘人,而最讓人受不了的是那放蕩不羈的眼神,顯的飄逸,顯的多情,有是那樣的難以把握,飄忽不定,她喜歡這樣的感覺,就象自己一樣,有時候是淑女,有時候會渴望瘋狂。

她越來越喜歡兩人相處的時光,也不再畏怯或間避他的小動作,如牽手或拍肩等,她甚至想馬上親吻一下季子強,這對江可蕊來說,也是少有的一種衝動,她受到的教育和天生的驕傲,矜持,讓她除了在工作時候,一般總顯的對人比較冷淡,她也不乏一些大款,官二代,富二代的追求,但想要激起她心中的熱情,卻又很難,很難。

季子強似乎看出了她的動情,他就用詼諧的話語說:「你是不是想吻我一下,我可以滿足你這個小小的願望。」

江可蕊一下就緋紅了臉,狠狠的瞪了他兩眼,用剛才還很溫柔的小手,在他手背上使勁的掐了起來。

季子強一面求饒,一面呲著牙躲閃開去。

他們又談了很久,後來兩人還是要離開,江可蕊就把季子強送到了駐省辦門口,季子強看著她的美麗,聽著她輕輕的呼吸,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芬芳,他也有點醉了。

季子強很想吻一下她,但到底沒有敢於冒犯。

兩人依依不捨的分手了。

季子強回去以後,其他人都已經休息了,季子強有些興奮和幸福,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到後來季子強就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和江可蕊在一個一片草地上嬉戲,江可蕊在前面跑,他在後面追,江可蕊跑的很快,自己本來也可以跑快一點,但老是有障礙出現在自己前面,後來自己總算追上了她,自己緊緊的擁抱住了她,和她接吻,和她溫柔,在到後來後來季子強就醒了,他發現自己緊緊的抱著個枕頭,枕頭的一個角已經讓自己咬濕了一片。

天亮以後,季子強就記起了找電視台的事情,昨天他一直都沒說,季子強洗漱一下,蔣局長和孟部長都過來請他去吃早餐了,吃完早餐,季子強剛上樓,就接到江可蕊的電話。

江可蕊在電話里說:「季子強,我剛才找了一下我們電視台的節目主任,最近他們剛好要準備拍一部省內旅遊的紀錄片。」

季子強一陣興奮的說:「江小姐,你感覺我們縣找他有可能來拍嗎?」

江可蕊帶點嘲弄的口氣說:「第一以後不要叫我江小姐,那樣很難聽,叫可蕊就可以了,嘻嘻,第二,你們找他們,人家當然不會去拍。」

這話就讓季子強不明白了,你知道不會來,還告訴我,他嘿嘿一笑說:「你膽子不小,敢耍我埃」

江可蕊笑聲不斷,說:「你們去當然不會來,有我幫忙,你們再送點紅包,那就可以來了。」

季子強一聽,那是喜出望外,就算是花些錢也是很合算的,以後在全省播出,影響和宣傳力度多大,比你花大價錢做那廣告要合算,也要有用得多。

他就對江可蕊老實的說:「紅包肯定要給的,不然人家哪不可以拍,還跑我們這破地方,關鍵是你一定要好好的幫這個忙。」

江可蕊就笑這說:「我來告訴你,就是想幫你這個忙的,人我已經幫你們約好了,晚上下班我陪著一起過去,放心吧,我在台里好歹也算個人物呢,面子他們還是會給的。」

因為江可蕊很清楚自己所在的這個文藝界,這些都是很難說話的主,而且胃口也不是一般的大,所以自己今天也說的很紮實,這就可以讓季子強少破費一點。

季子強就說了好幾個謝謝,才掛上電話。

季子強趕忙叫過來孟部長和蔣局長,讓他們安排晚上的宴請,早點定了個桌子,孟部長和蔣局長一起就把紅包也裝好了,不知道晚上人家來多少人,所以就多裝了幾個,以防萬一。

到了晚上,季子強他們幾個人是早早的就到了酒店的包間,等到快七點了,就見江可蕊帶著那個電視台的主任朋友來了,她們還帶著兩男一女走了進來,江可蕊就對他們做了一個介紹,季子強看到這主任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人長的不錯,姓感,線條和弧度都有,就是臉上多了一份傲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