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七十八章朦朧的情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牽挂,他突然的很渴望能夠聽到江可蕊的聲音,真的很渴望,季子強就不斷的用眼光瞟著電話,每一次電話響起,他都是在第一聲振鈴還沒結束的時候接上了電話,但每每聽到不是她的聲音,他都會有一點失望。 季子...

?季子強有點驚訝,她是怎麼知道自己的電話,難道她早就記過了自己的號碼,季子強控制著自己的疑惑和激動說:「江可蕊,你好啊,幾次都想給你去電話,怕你不記得我了。」

頃刻間那面咯咯的笑了起來:「你是在說我嘛。我幾次都想打,但想想我是女孩,應該讓你先聯繫,你說是不是。」

她的輕鬆很快就感染了季子強,他也就輕鬆的,兩人就聊了起來,他們這電話打的時間也有點太長了,季子強說到了自己為洋河縣開發做的一切努力,說到了自己的很多困惑,也說到了自己獨自一人的寂寞。

江可蕊也給他談到了自己的理想,談到了自己對目前中國的發展看法,她獨特很深邃的思想,對季子強來說,也啟發很大。兩個年輕的心,在交流中有了更加強烈的碰撞,一些朦朦朧朧的情感,逐漸的滲透到了彼此的心房。

對於江可蕊來說,自己喜歡上他,只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比一朵花開的時間還要短!季子強泰然和端凝也很大氣,彷彿落難時的重耳或者微服中的康熙。如此英俊的面容交疊在一起,跨越山河歲月、貫穿悲歡離合——自己的一世太過單薄,總想填塞更多內容進去,使其豐盈再豐盈,無論怎樣豐盈也還是不夠,自己只擁有此時。那些輪迴之後的事情,尚不在計劃之中——誰說世間情事,無關色相!

在這個過程中,季子強幾乎不願意提起想要請她幫忙聯繫省電視台的事情了,因為季子強感到那樣有點俗氣,好像自己是為了讓人家幫忙才打的這個電話,那樣會不會沖淡今天這美好的感覺呢?

季子強猶豫了很久的時間,他最終沒有說出那個話題。

但江可蕊卻在將要結束通話的時候幫他解決了這個難題,江可蕊說:「季書記,我聽子若姐說,你們想邀請省電視台參加你們一個節慶,是不是?」

季子強不敢再放掉這個機會了,他忙說:「是啊,有這個希望,但我們和電視台不熟悉。」

那面江可蕊就含嬌細語的說:「那你為什麼不來找我呢?是不好意思,還是放不下架子?」

季子強很難為情的笑著說:「本來也想找你,但和你一聊天,我感覺其他事情都是俗事了,不敢再提。」

那面的笑聲就更撩人了,江可蕊說:「是自尊還是自大啊,你們男人有時候也很虛偽,來吧,帶上你們的活動資料,我幫你。」

季子強連聲的感謝著,他的感激是從心裡發出的,這個女孩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她理解自己的為難,她放下自己的矜持,這對季子強來說,是一種全新的感覺。

這個夜晚,季子強是帶著微笑睡著的,他喜歡上這種感情,一種沒有一點污染的,如此純凈的感情,在這個紛繁和雜亂的社會,在這個已經被金錢虛偽腐蝕的時代,這樣的情感更為難得,他想擁有和珍惜。

第二天,季子強又接待了幾個已經決定來洋河投資的客戶,季子強一直陪著他們跑了一天,給他們講訴政策,陪他們吃飯遊玩,直到把他們送回賓館,季子強才算完成了任務,當招商局王局長還想請季子強出去活動一下的時候,季子強就說:「老大,你饒了我好嗎,讓我回去睡覺。」

王局長就呵呵的笑著說:「今天季書記太辛苦了,呵呵,該談閑了我好好請書記吃個飯,算是對你今天幫招商局這個大忙的感謝。」

季子強連說話都懶的說了,他今天說的太多了,他搖搖頭,就轉身回去了。

回去好好的沖洗了一下,又給自己泡杯水,一個人獨自坐在辦公室里,他的心就安靜了許多,這個時候,他就隱隱有了一種期待和牽挂,他突然的很渴望能夠聽到江可蕊的聲音,真的很渴望,季子強就不斷的用眼光瞟著電話,每一次電話響起,他都是在第一聲振鈴還沒結束的時候接上了電話,但每每聽到不是她的聲音,他都會有一點失望。

季子強在這幾天也抓緊把自己手上的重要一點的事情處理了一下,他單獨給溫泉山莊和修路的鼎輝公司公司都開了個會,希望他們在安全的前提下,抓好質量,抓好進度,早日完工,同時他還叫來了土地局的局長和規劃局的局長,對他們說:「前幾天我們看的那塊地你們要好好的計劃一下,絕對不能有一點的差錯,將來要是出現死角,邊塊,不能使用的浪費土地,那我之要追究責任的。」

兩個局長見季子強說的很鄭重其事,都不敢馬虎,那規劃局的戴局長就小心翼翼的問:「書記,現在旁邊還沒有人來談土地,我們也不大好把握啊,要是萬一別人要的土地和這塊中間出現了縫隙或者死角,你說我們怎麼辦?」

季子強一臉的正氣說:「那我不管,反正你們記住,那一畝地是多錢,最後浪費了我自然只能找你們兩位的麻煩了,也不說損失多少要讓你們用錢來補吧,但你們的位置肯定是要動一動了,這一點我說到做到。」

兩個局長對望一下,心裡都市七上八下的,這怎麼遇上一個不講理的領導了,照這樣來說,那只有等那一片地都找到了買主才能放線出讓了,不然將來他找起麻煩,自己不是很冤枉,土地局的局長就囁嚅著說:「書記要是這樣指示,那我就不敢現在給喬董事長辦手續了,這將來誰知道會出什麼問題?」

季子強冷笑一聲說:「我給你的什麼指示?我就要求你們將來不能形成無用的土地,至於你們怎麼做,那是你們的事情,我是不會幹涉的。」

兩個局長實在也不敢和季子強多扯,下級和上級講道理,那真是腦袋讓驢踢了的人才幹那事情。

走出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兩個局長一商量,那就用起自己的拿手老本行——拖,就不相信拖不過去,這玩意最好用。

季子強在一切都安排妥當以後,也就帶上蔣局長和孟部長,分乘兩部車,一路向省城奔去。

宣傳部的孟部長,腰顯得有點弧度,頭髮也極其稀疏,腦門就亮放光,他對人的態度一般顯得很冷淡,這可能和他長期從事的工作有關,但也要看對誰了,對季子強,他就不會冷淡,還顯的異常親熱。

季子強和他做的一個車,路上孟部長就不斷的給季子強發煙,講笑話聽,不時的還找個機會拍上季子強幾下,讓季子強很是有點受用。

他們從洋河縣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到了省城就6.7.點鐘,幾個人住進了柳林市的住省辦事處,放下東西,大家就先在附近找了個店,簡單的吃飽了飯,晚上肯定是辦不成事的,大家就找熟人的找熟人,睡覺看電視的在房間,出去轉省城買東西的自己去,各忙各的了。

季子強一個人住一個房間,孟部長陪他聊了一會,看看季子強有點倦意,他也不敢打擾了,就幫季子強到上水,自己會房間了,季子強又喝了一會水,就想到江可蕊,想到了她高雅的笑和她眉如墨畫,神若秋水,說不出的柔媚細膩,最近每當自己想到了她,都有說不出的空靈輕逸,叫人添了一種說不出的情思。

季子強就決定和江可蕊聯繫一下,他打了個電話:「江小姐,你在省城嗎?我冒昧的問一下,你有時間嗎,能不能現在見個面。」

那面就傳來了江可蕊嘻嘻的笑聲:「你已經到了嗎?想和我約會的人很多,不過你路途遠,來趟不容易,我就讓你插個隊吧!你在那裡?」

季子強心裡很高興:「謝謝你啊,插隊的感覺就是好,我在人民路口等你可以嗎。」

江可蕊說:「嗯,不遠,你等我,我來接你。」

季子強趕忙收拾了一下,洗把臉,梳梳頭,把皮鞋再擦亮一點,他離開了住省辦事處,一邊走著,一邊欣賞省城的夜景,繁華都市的燈火,燦爛而又炫目,而在這一片燦爛之上,是寧靜的天幕,一彎弦月周遭,是點點繁星,和地下的燈火遙相呼應,彷彿在進行一場對話,他想起了多年前,那曾有過這種感覺了,那似乎是太久遠的記憶,自己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到過省城了。

等待一個女孩的約會,在季子強的心裡應該是需要等待很久的,因為她們總是要化妝,塗抹,反覆的換衣服吧,可今天季子強一點都不急躁,他想品味一下等待的感覺,算一算,應該很久很久沒有過約會的經歷了。

來來往往的車輛和人群,不斷在他身邊勾起一陣陣的回憶,這條路也很久沒有走過了,他慢慢的走著,體會著遙遠的歲月和悠悠的回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