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七十七章有病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孟部長忙說:「這種事情誰也不能說有絕對的把握,有一點機會我們也是要爭取一下的,那到時候我就多準備點錢,就是有關係,這紅包是肯定不能少的。」 季子強現在一下就感覺到了,這人家孟部長就是不一樣,...

?在安排完這些事情之後,季子強就打電話叫上冷縣長和其他相關的幾個局長,一起到了南郊喬董事長選定的那塊地去看了看。

看著眼前這大片的土地,季子強心情難以平靜,這個地方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成為洋河縣一個重要的門戶,它的開發和利用,一定會對洋河縣的經濟發展起到重要的依託作用。

季子強收回了他遠眺的目光,神色凝重的站在那裡對大家說:「現在既然已經決定把這塊地賣給喬董事長,你們土地局就辛苦一下,派人來把這裡在好好丈量一下,不要最後形成一些死角,最後銷售不出去,你們可以和招商局多聯繫聯繫,盡量把有意向來投資的客商安排在一起,從整體規劃上,城建局和規劃局也要把把關,不要搞重複建設和資源浪費。」

冷縣長見季子強也是鐵了心準備辦這事情了,心裡說不上是個什麼感覺,他到是真的希望季子強可以硬頂下去,那多好,又可以抱住這塊地,又能讓季子強和葉眉徹底的翻臉,只是現在看來,這個機會沒有了。

冷縣長也說了幾句,無外乎就是希望各個部門做好配合,早點把規劃拿出來,讓喬董事長的投資可以落到實處。

在大家要離開的時候,冷縣長就對季子強說:「季書記,現在是不是可以對這塊地所在的村組做做動員工作了,不要將來在劃地的時候鬧出什麼麻煩來。」

季子強想了想說:「不急,現在還有一段時間,這個價格很低,說的過早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到跟前快刀斬亂麻,一次性解決。」

這一群人就又回到了縣城,季子強給旅遊局的蔣局長去了一個電話,讓他準備好申報溫泉山莊的相關資料,準備過兩天和自己一起到省旅遊局去。

蔣局長說:「季書記,我們給省旅遊局報的資料都已經送到他們那裡去了,現在只有副本,需要帶上嗎?」

季子強說:「也還是帶上,我需要提前看看,免得到時候說去來我還不是很了解。」

蔣局長就答應了,趕忙做起了準備。

季子強又給宣傳部的孟部長打了個電話說:「老孟啊,你也準備一下,過兩天陪我到省城去一趟,我們看看有沒有可能把省電視台的邀請一下。」

孟部長一聽很高興,這和季書記出去是難得的一次親密接觸,自己要藉助這次出差,好好的和季書記練練感情,他就說:「書記,你是不是有什麼門路了?」

季子強呵呵的笑笑說:「有點門路,但管不管用那就不好說,只能是縣試探一次了。」

孟部長忙說:「這種事情誰也不能說有絕對的把握,有一點機會我們也是要爭取一下的,那到時候我就多準備點錢,就是有關係,這紅包是肯定不能少的。」

季子強現在一下就感覺到了,這人家孟部長就是不一樣,說出來的話中聽,準備工作也考慮的很周詳,他就說:「好,老孟啊,你就按你考慮的做準備,反正我是不大懂,我就只是出個面,其他的你負責。」

孟部長連聲答應:「沒問題,沒問題。」

季子強下午是難得的清閑了一次,沒有應酬,沒有其他頭疼的事情,也不是太餓,就泡了一杯好茶,靜靜的想起了心事,過了一會,他給家裡打了個電話,他老爹最近一個時期身體不是太好,季子強就說等這面工作松一點就回家去看看,老爹是做過小村長的,知道一個縣長的責任和重擔,就勸他不要縣急著回來,等把開發工作告一段落了在說,兩人又交流了一會,季子強才掛斷電話。

電話剛掛上,就響起了「」敲門聲。

季子強在想,下班了,誰還有事來找自己,疑慮中打開門,門外站著林副縣長。

她今天的打扮很淡雅,但從那一份雅韻中透出縷縷的誘惑,這讓季子強吃了一驚,什麼樣的女人最美?毫無疑問,那一定是少婦,對,是少婦!

季子強驚訝她今天的嫵媚,過去自己也對她有過一種欣賞,但感到絕沒有今天這樣的強烈,她閃動皓齒星眸:「領導就是領導,別人下班了,還在加班。率先垂範呀1她忽閃著大眼睛,嘴甜甜地說。

季子強還她個微笑,實話實說:「我今天不想吃飯,想早點休息。」

她看了季子強一眼,認真地說:「怎麼啦?季縣長,你有病了?」說著就用手往季子強額頭上試,「嗯,有點發燒。」

她的手摸住了季子強的額頭的那一瞬間,季子強像觸電一般,退了幾步,心裡咚咚狂跳,他就尋思,此時自己的額頭一定熱得燙手。

「不是我發燒,是你手太涼。」季子強鎮定一下,趕緊找台階下,生怕她再有什麼動作。

「一定是病了,我陪你去看一下1林副縣長熱情地向季子強靠近。

季子強就真的有點冒汗了,這是怎麼回事?到底是我病了還是她病了。

「真的有點燙1林逸肯定地說。

季子強就心想了,只要是男人,面對她這樣的少婦,只怕體溫都會上升。

她口裡的氣息,吹得季子強鼻子痒痒的,他不好退後了,也想推開她,卻又不忍。

說實在的,季子強在心中也有非分之想,雖然只是那麼一念之間,也許她覺察到了,一下連退幾步,瞅他一眼,然後,滿臉紅雲飛起。

食色性也!看來一點也不錯,季子強為自己找了一個借口,正常的人也許都這樣吧!想到這裡,他感到臉一熱,他有點尷尬起來,笑笑說:「沒事」。

至於這個沒事是說自己很老實,不會幹壞事,還是說自己沒有病,一切都正常,也許是兩種意思都有。

林逸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沒事就好1。

季子強的笑被她的笑引了出來,是啊,本來也是什麼都沒有,不過,季子強笑得有點苦澀與尷尬。

林逸仍在笑:「走,季書記,我請你吃飯1。

在女人眼裡,男人最瀟洒的動作應該是掏錢,說到請客,季子強也笑笑,說:「我請你,想吃什麼,縣長同志?」

「不,不是請,是請你陪我吃飯。今晚老公領著孩子去他奶奶家了,我自由啦1她天真得像個小姑娘,手舞足蹈著。

兩個人在辦公室里空對空沒啥意思,季子強想先答應她,等吃罷自己結帳:「你請客我買單」。

林逸說:「那不行,我買單,你陪我吃。」

季子強臉堆滿笑說:「行行行,陪陪陪1

林逸一撅嘴,有點不高興地說:「還陪陪陪?我只請你吃飯,不請『三陪』1她幽了季子強一默,把季子強搞笑了,笑過,手一揮說:「走,喂肚子去1兩人就找了個夜市的小吃,季子強和林逸天天都有宴請,自然是不會在意吃點什麼,擺多大排場,他們點了幾個特色菜,兩人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尷尬,邊吃邊聊起來,一陣的雲山霧罩猛吹。

季子強本來是打定主意今晚自己掏腰包的,但林逸更有心眼。看吃得差不多了,她說去方便一下借故離開,等最後季子強喊「老闆,結帳1時,老闆笑笑,說:「結過了1

季子強白吃一頓,心裡過意不去,說:「改天我請你一次。」

她向季子強一笑,雖燈光有點昏暗,但季子強還是看到她笑得很莞爾。

笑罷,她說:「還分這麼清楚,我是真心想多做點事情,是你給我了一個機會,在你下面干,我感到很快樂#」

季子強的臉又有點紅了,好在燈光下,看不太明顯。

吃完飯,季子強還是拒絕了林逸邀請他到家去坐坐提議,他說自己今天很累,想早點回去,林逸有點失望,也有點無奈,對這個年輕的縣委書記,她一直感覺看不太清楚,他好像有的時候熱情洋溢,蠢蠢欲動,但又在很多時候,顯得那麼淡然篤定,深不可測,讓自己連試探一下的勇氣都沒有了。

季子強回到辦公室,腦海里就想起了林逸的溫柔和大膽,他還是有點魂不守舍的,因為他本來就算不上一個道學家,他有太強烈的慾望,只是在最近他總要費力的去把他們壓抑住,這樣想想,季子強轉而就很快的想到了江可蕊,想到她的絕美,她的思想,她的文采,還有她那種毫不做作的,與生俱有的高貴氣質,一切的一切。

季子強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的想到了她,這似乎有點說不過去,但人的思想就是這樣,並不去理會什麼應該不應該。

季子強太忙,幾次想過和她聯繫,都沒抽時間打電話,他就想現在試下,看看人家還記不記得自己,有可能的話,就提前給她說說洋河縣想要邀請省電視台的事情。

季子強拿出手機,調出了上次安子若給他的那個手機號碼,在第2聲的振鈴后,那面響起了他渴望聽到的柳鶯般的聲音:「季子強,你還記得我,還知道打電話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