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七十四章櫻花節的準備工作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安子若就笑了笑,又低頭點起了菜,季子強點上一支煙,猛抽了一口,接著說:「我一路馬不停蹄,人家是奔命,我這是奔飯。」 安子若說:「知足吧你,有飯奔是好事埃我都餓死了。」 季子...

?季子強點頭答應了。

這件事情已經沒有太大的變化了,季子強卻一點都輕鬆不起來,一會招商局的王局長和黃副縣長也過來了,黃副縣長說:「季書記,我們招商恰談會的通知已經都發出去了,下周舉行,你看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季子強想想,也沒有什麼特別要提出的意見了,就說:「按原定的程序走就是了,對了,不知道櫻桃節準備的怎麼樣,邀請到了多少家媒體了。」

黃副縣長說:「這件事情應該是宣傳部孟部長在聯繫,要不打電話把他叫來問問?」

季子強點點頭說:「你給他掛個電話,讓他來一趟。」

黃副縣長就走到了季子強的辦公桌旁邊,拿起電話給宣傳部孟部長打了過去。

過了幾分鐘,孟部長就帶上一些材料到了季子強辦公室。

季子強讓他坐下后問:「孟部長,櫻桃節的籌備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困難,有的話現在就早點提出來。」

孟部長就縣把櫻桃節的準備情況給季子強他們幾個大致的彙報了一下,然後說:「現在就是兩個問題,一個是報名承包櫻桃節的有好多家,怎麼定,定誰家,我還是想請書記你來拍板。」

季子強擺了擺手說:「這個事情不算事情,既然交給你了,你自己拿主意,我管不到那麼細的,說第二個問題。」

黃副縣長就對孟部長笑笑說:「孟部長啊,給你了個大權,你用就是了,還客氣什麼,呵呵呵呵。」

孟部長實際上心裡也是高興的,但這種事情不做個態度出來,好像自己太愛權了,現在季子強說讓自己負責選定,那也是信任自己,他就不再客氣了,說起了第二件事情:「季書記,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邀請媒體到櫻桃茶葉節開幕前來報道的事情了,我們宣傳部聯繫了省市多家媒體,但省電視台這一塊我們拿不下來,聽說要上他們的節目很花錢的,那些公益節目到不化太多錢,但我們沒什麼關係,根本排不上。」

季子強若有所思的聽著,幾個手指不斷的在茶几上敲著,見孟部長說完了,他也一時沒有什麼好辦法出來,就只能說:「這事情看來確實難度不小,你們繼續努力,請得來,他們隨便拍幾個鏡頭,都會有很大的效果,那是最好了,但請不來也沒辦法,大家儘力吧?」

看看大家一沒其他的什麼問題了,大家正準備散了,招商局的王局長卻想起了一件事情說:「季書記,還有一個事情,就是溫泉山莊在省旅遊局的審批手續一直都沒下來,這估計要過去活動一下,老這樣拖著也不是個事情。」

季子強就說:「行啊,你們先研究一下,看誰去合適一點,早點把相關的手續辦好,免得留下隱患來。」

其他也都沒有什麼事情了,黃副縣長和王局長,孟部長也就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到了快下班的時候,季子強就接到了安子若的電話,她問季子強下午有沒有應酬,要是沒有一起吃個飯。

季子強今天剛好也沒有安排什麼活動,自己和安子若也好幾天沒有見面了,兩人雖然現在都在洋河縣忙著,但見面的機會反倒不多了,正好季子強還有事情想問一問安子若,他就說:「可以啊,安董事長邀請那是一定要去的,說說,晚上吃什麼好的。」

安子若說:「隨便你啊,你想吃什麼都可以,這點小錢本董事長還是拿的出來。」

季子強忙說:「得得得,不和你說錢的事情,那是你的強項,有本事你和我背毛爺爺語錄,看誰記得全。」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著說:「小樣,那事情未必你真的比得過我。」

兩人嬉笑幾句,就定下了飯店和時間。

這家飯館早被他們吃膩了,幾乎每一道菜,每一個包間季子強全都吃過,但洋河縣就這樣大,好點的飯店就這幾個,所以他們還是會隔三差五的常來。

用季子強的話說:這就是感情,吃飯在其次。

到了下班時間,季子強沒有坐車,半道上安子若一個勁兒地打電話催著,季子強拿起手機掐了一下通話鍵,「到門口了,你催命啊1

這酒店顯然是有些舊了,門口的地上也有了些洗刷不掉的油污。飯店的人氣倒是仍然火爆。剛走進大門,不知道換了多少茬兒的服務生扯著嗓子喊道:「來了您哪——,一位——裡邊兒請哪——」。

這刻意學出來的腔調從來都沒有標準過,但很是熟悉。季子強走到了安子若預定好的包間,就見安子若正在給一個服務員指點著菜譜挑菜呢,季子強就說:「,菜還沒上嗎,就老催我。」

安子若抬頭看了季子強一眼說:「你也太不講究了,過去我們約會可是你每次等我的,現在當領導了,怎麼還給反過來了,我心理不平衡,當然也催你。」

季子強搖著頭說:「你看你這人,過去我經常等你,現在你等我一次也不吃虧啊,還這麼計較。」

安子若就笑了笑,又低頭點起了菜,季子強點上一支煙,猛抽了一口,接著說:「我一路馬不停蹄,人家是奔命,我這是奔飯。」

安子若說:「知足吧你,有飯奔是好事埃我都餓死了。」

季子強說:「有啥好點的,這兒哪道菜咱們沒吃過,隨便點兩個吧。」

安子若就合上了厚厚的菜單,直接說:「一個麻豆腐、一個老醋花生、一個京醬肉絲、一個燒魚籽、一個紅二,大的。」

這裡的上菜依舊很快,季子強他們剛不咸不淡的聊了兩句,菜就上齊了,季子強直接把一瓶茅台分成兩份倒完了。

季子強自己先眯了一口,咂咂嘴說:「喝了這麼多酒,還是茅台喝著爽。」

安子若回道:「我喝不了這麼多,在拿個杯子給你折點。」

季子強很認真的看看她,就想起上次方菲那話來了,問了句:「該不是你大姨媽來了,你不能喝吧?」

安子若撲哧的就笑了起來說:「我發現你這人現在越來嘴越賤了,什麼大姨媽小姨媽的,我開的有車,不敢多喝。」

季子強笑笑說:「那倒也是,不讓你多喝,你能喝多少喝多少,剩下的先放你杯子里,一會給我到過來就行了」。

安子若一笑,心裡也聽溫馨的,兩人舉起杯,輕碰了一下。一口酒入口,一股甘甜火辣的味道由口入胃,那股火辣的勁兒立刻把全身的毛孔都打開了。

安子若一喝酒就臉紅,但再紅也不會醉。這是他們兩個喝了多次總結出來了。

在喝酒的時候,也是可以看出女人的性格,喝的不多裝醉的女人,那是聰明女人,自我控制極佳,做事講究手段,目的性很強自己不喝卻想灌醉別人的女人。這樣的女人如果再有一副嬌好的容貌,對男人將是致命武器。

該醉不醉的女人,是冷靜女人,性格堅強,孤芳自賞,觀察力敏銳,能洞透男人的心靈。

得意時猛喝酒的女人,是矛盾女人,外冷內熱,熱如火山,

安子若就是最後一種女人吧,她能洞透男人的心靈,她知道男人最需要的是什麼,也知道自己怎麼做才算最好。

季子強吃了口菜,說:「看起來不管哪個時代都要喝酒吃飯啊,要是人可以不吃飯,那多好。」

安子若放下酒杯說:「這跟年代有關係嗎?現代科技、網路、政黨、高樓大廈這才多少年的歷史啊,吃飯喝酒從殷商到現在幾千年的歷史了,上下五千年就是吃飯喝酒的歷史,古不變啊,而且今後還得吃飯喝酒,什麼時候人類進化到不用吃飯喝酒了,那還叫人類嗎?」季子強舉起杯,說:「扯那麼高深,喝酒1兩人低頭喝酒吃菜,誰也沒說話。吃了一會,季子強想起了白天孟部長說的事情,就隨口的問了一句:「子若,想問你一下?」

安子若放下筷子說:「什麼事情?」

季子強就說:「你是省城的,不知道你和省電視台熟不熟,我們想邀請一下他們,給洋河過段時間的櫻桃茶葉節開幕式做個專輯,或者新聞什麼的,但縣上和他們不熟悉,錢太多了也化不起。」

安子若就笑了說:「你看你現在都成什麼了,又想省錢,還想辦事,真比我們這些奸商還要奸,你大口喝些酒,我給你指條明路。」

季子強有點驚訝的看著安子若,他只是抱著一份嘗試的心態來問一下,沒想到這安子若還真有路子,他忙說:「子若,你真有關係??」

安子若曳著眼,斜視了一眼季子強說:「喝,喝到一半。」

季子強看著安子若的神態,估計**不離十,就連忙端起了酒杯,其實這也算不上酒杯,

直接就是個大玻璃茶杯,他一口就蒙掉了一半,皺皺眉頭說:「有點沖。」

安子若就把自己那玻璃杯中的酒,到了一大半給季子強了,放下杯子才說:「季子強同志啊,我很同情你,你這酒喝的有點冤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