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二章樂世祥的插手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62字

?當樂世祥放下筷子的時候才說:「你這樣急著找我有什麼事情?」

喬董事長用餐巾紙擦了一下嘴唇,說:「我在柳林市洋河縣的那個投資可能要黃。」

樂世祥沒有一點驚訝的神情,他淡淡的問:「為什麼?」

喬董事長就笑著說:「我遇上了一個很無知的縣委書記,他把我的投資看成是簡單的工廠,沒有想到我以後會給洋河帶去多少的就業機會,帶去多少的稅收,所以他把我拒之門外了。」

樂世祥毫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的,說:「他應該一點都不無知,我聽說個這個人,他是柳林市葉書記過去的秘書,他拒絕你總是有一定的道理,說說,為什麼拒絕你。」

喬董事長有點驚訝,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竟然可以讓樂世祥知道,他猶豫了一下說:「是地價的問題。」

樂世祥「奧」了一聲,問:「相差很懸殊嗎?」

喬董事長想都沒想的說:「沒有啊,每畝也就是一兩萬元的差距,但好像這個縣委的書記在和縣長鬥氣,我很不幸啊,攪在了他們中間了,這應該叫著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吧。」

樂世祥的眼中依然平靜如水,但對他太過了解的喬董事長已經看出了他隱隱的怒氣,這是喬董事長在今天和樂世祥見面前早就想好的一套策略,他不能把地價作為一個突破口來說,那樣,樂世祥未必會插手此事,只有把地價作為輔助,把季子強和冷縣長的鬥爭作為主題,這樣才能打動樂世祥,因為他是搞政治的,他很快就能進入這個領域。

樂世祥又拿起了筷子,他默默無聲的繼續吃了起來,直到吃完飯兩人分手的時候,樂世祥才說了一句:「你去找柳林市的葉市長,請她出面協調一下。」

喬董事長沒有在多問什麼了,他明白樂世祥已經決定插手了。

樂世祥早就對幹部中的派系鬥爭恨之入骨,但又無可奈何,在很多時候,自己也要遵守這個權利規則和遊戲,自己也要游離在相互的派系中來穩固自己的權利。

但他自己對於那種因為派系鬥爭,而不顧大局,甚至是損傷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幹部,往往會更大的激發他的憤慨,在這件事情上,樂世祥之所以很快的相信了喬董事長的話,那也是有根據的,因為上次季子強在哈縣長的事件中,已經讓他看到了季子強作為鬥爭所採取的手段,但當時自己為了安撫和招攬葉眉,就沒有對季子強表露任何的不滿,相反還暗示葉眉可以使用一下季子強,在自己的想像中,一個縣委書記對於整個江北省的格局是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

但現在喬董事長的話,讓他不得不重新考慮一下這個問題了,當一個地方的主要領導沒有把心思花在本地的經濟發展上,天天就是算計著怎麼去搞到對方,這樣的領導就值得懷疑了,喬董事長到柳林市去投資,也是自己鼓動他的,還不是希望他去能給葉眉帶去一些業績,但這個縣委書記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一個大的投資,真是愚不可及。

在喬董事長再一次回了柳林市,前來找到了葉眉的時候,毫無疑問的,葉眉已經受到了來之省城的壓力,她詳細的聽取了喬董事長的情況說明後,對喬董事長說:「董事長,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先回省城,洋河縣的征地事情我來處理,我給你明確的保證,地是你的,誰要阻攔不了,但你要給我時間,我處理好了再和你聯繫,怎麼樣?」

喬董事長也知道這個葉眉是江北省樂書記的新招嫡系,對這樣一個人,自己是要必須保持尊重和客氣的,他就說:「聽到葉書記的這話,我算是心裡踏實了很多啊,其實我也是聽樂書記的意思,才來柳林投資的,這個項目做起來之後,我還有其他項目陸續的要開發,所以你多勸勸華書記,看長遠,看大局。」

葉眉一點都不能對這個喬董事長小看了,樂書記給自己說這個問題的時候,已經態度很明朗了,他希望這個項目可以在柳林落腳,並且對季子強也稍有微詞,暗示說,要是季子強再不能好好配合,可以讓他換個地方。

當然了,這還是看在季子強是自己秘書身份,所以樂書記說的夠客氣了,也算給自己留了一點顏面,要是一般人,估計樂書記直接就說把季子強拿下的話了。

而自己剛剛坐上柳林市的書記位置,可以說是強敵環繞,四面楚歌,自己不得不依靠樂書記的支持才能穩住自己的位置,也不是自己怕什麼,但只有在這個位置上,才能施展自己的抱負和理想,這件事情季子強已經讓自己難堪過一次了,再有失誤,自己在樂書記面前也顯的太過無能了,所以季子強必須讓步,必須妥協。

在打發走喬董事長以後,葉眉決定還是把季子強叫過來談談,電話里三言兩句是說不清楚的,必須好好的和季子強面談一次,讓他不要在抱有幻想。

她聯繫上了季子強,叫他下午上班的時候趕到市委來一趟。

季子強在接到這個電話以後,他明白是什麼事情,他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他不再擔心什麼了,既然這件事情一定要做個了斷,那自己就放開所有的顧慮,把實際情況給葉眉說清楚。

小車在春光明媚的田野,在這一個溫暖的季節里,在路邊的樹林里,許多的樹木都開滿了鮮艷的花朵,大家都不肯相讓,紅的、黃的、白的、紫的,各種各樣的花真像一個美麗的大花壇。許許多多的蝴蝶和蜜蜂都聞到了花的香味,都不約而同地飛來采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