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九章櫻花節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他只能在辦公室無所事事的有一杯沒一杯的喝水,要不是自己腎好,恐怕一會開會的時候又要來回的跑了。 踏進了會議室,他溫和的先用眼光招呼了每一個在座的領導,大家也都在他眼光掃視過來的那一瞬間,...

?季子強很抱歉的說:「今天不行,我已經提前有約了,改天,以後時間還長的很。」

喬董事長也不在意,幾個人又說了兩句,就分手了。

季子強這個時候,才冷下了臉來,他對冷縣長的憎惡也到了極點,你可以和我斗,你也可以使出手段,哪怕手段鄙劣一點,無恥一點都可以,我都可以接受,但你不能這樣來斗,你是拿洋河縣和老百姓的利益來作為賭注,你是一點都沒有顧念到這塊生你,養你的土地,這是絕不能再姑息。

季子強就後悔起自己當初沒有提早的對冷縣長發動攻勢,自己那一點可笑的柔情註定了今天的危局,誰也不要怪了,要怪就怪自己在這嚴酷的鬥爭中,還在抱著那一點點美好的幻想。

既然是如此,那就來吧,戰車已經開動,戰鬥就要來臨。

季子強在冷縣長和喬董事長離開辦公室以後,一直也沒出去,他需要重新的調整一下自己的戰略,對冷縣長他再也不準備忍讓和妥協了,既然你已經挑起了戰爭,那麼戰爭的形勢和發展程度就由不得你來決定了。

在季子強拿定了這個主意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卻響了起來,新上任的林逸副縣長走了進來,季子強就不得不打住自己的構思,熱情的招呼她:「林縣長最近很辛苦啊,我看你每天都在下面跑,一個女同志,也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

林逸坐了下來,她很感激的看了季子強一眼說:「書記既然把我扶上了這個位置,做不出一點成績來,那怎麼對的起書記,累點,苦點沒什麼關係。」

季子強笑笑說:「不能這樣說,事實上你本身也就適合這個崗位,對了,看你熱的,這才幾月天啊,有那麼熱?」

林副縣長臉紅紅的,是有些熱,她就說:「我剛才一路走過來真不容易,最近來洋河縣的人很多,有的路都堵得很嚴重了,我下車走路過來的。」

季子強也知道,最近幾年,洋河縣到了櫻桃花開的時候,城北面的山上,有幾座山都是櫻桃樹,每當櫻桃花開時,漫山遍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很美。櫻桃花有淡淡的清新的香味,行走在其中,讓人心曠神怡。

站在櫻花滿山的最高處,可以俯瞰全部縣城,視野開闊,洋河縣早就因有果中「瑪瑙」之稱的櫻桃而得名,距今已有200多年。

溝內櫻桃樹以天然形成,經人工種植,逐漸形成規模,面積約20多公頃,鑒於櫻桃花期、掛果期較長,氣候適宜,是休閑旅遊的最佳時機。

常言說:「櫻桃好吃樹難栽」。櫻桃溝的櫻桃皮雹肉厚、個大味甜,主要是由於溝內的土質是櫻桃樹生長的最佳土壤,坡度不大,光照均勻,雨水適中,果實成熟季節,個個晶瑩剔透,猶如一串串瑪瑙掛在枝頭,美不勝收。

每年的這個時候,老是有外地的遊客前來欣賞櫻花,小小的縣城也就會在這段時間人滿為患,很多小吃也都水漲船高,價格開始攀升起來,前段時間,季子強還專門在工商局開了個會,要求工商局對所有國營和個體經營的服務行業提前下發規定,不得在這個時間段隨意的漲價,所以在這個政策的圈定下,今年還算不錯,於是來的遊客就更多了,除了本市的,連省城和其他市縣也都來了不少。

季子強就高興的說:「遊客多是好事情啊,辛苦林縣長多走幾步也是值得。」

林逸就突發奇想說:「書記啊,要是我們縣上專門組織一下,搞個什麼櫻花或者櫻桃節,那一定效果很好,可以順便的把我們本土的茶葉,木耳,天麻等等土產都推廣出去,這就解決了農村銷售難的問題。」

季子強就一下字定定的看這林逸了,這個提法季子強感到很有新意,也很合時宜,自己本來也是準備在最近讓招商局搞一個招商洽談會的,要是在配上櫻桃節,那豈不是更好。

櫻花節是趕不上了,但再過一個來月就是櫻桃成熟的季節,抓住這個時機,對洋河的旅遊和招商引資,對洋河擴大全省的知名度都很有作用。

季子強想想的就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他這幅表情到把林逸搞的有點扭捏起來,這個季書記今天怎麼了,看著自己好像一副色郎的樣子,他是不是最近憋得難受了,聽說他和華悅蓮關係斷了,這樣一個單身壯男,也真難為他了,怎麼抗的祝

林逸的臉就更紅了,季子強在這個時候卻哈哈的笑了起來,他走到了林逸身邊,一巴掌就拍到了林逸的將頭上說:「好,很不錯。」

林逸就更難為情了,她腦海中也開始有點想入非非了,幾乎她就要轉身投入到季子強的懷裡,但季子強又說話了:「林縣長,你這主意不錯,晚上就召開一個工作會議,把這個問題讓大家都討論一下,要是可行,我們就馬上著手做準備。」

林逸一下子就泄了氣,哥哥的,原來他想的這事情,差一點讓我失態了。

林逸忙說:「書記,除了櫻桃在5月成熟,還有茶葉也在那個時候上市,要不這兩樣我們可以放在一起,就叫個櫻桃茶葉節,怎麼樣?」

季子強來回的在辦公室轉著圈,像一隻興奮的公雞一樣,又走了兩圈后,他站飧鎏岱懿淮恚可以試一下,我現在就安排。」

說完話,他走到辦公室旁,拿起了電話,就給秘書小張說:「你立即通知縣委和政府在家的主要領導,吃完晚飯,全部到縣委來召開一個工作會議,對了,讓縣委的幾個領導一會先到我這面來一下,對,現在就可以讓他們先過來。」

林逸一聽他要見其他的一些縣委的領導,就準備走了,她對季子強說:「本來我還想請你一起到鄉上去看看的,你忙起來了,那就算了,我先過去了。」

季子強搖搖頭說:「你先不要走,一會他們來了我還有事情還提前說。」

林逸就又坐了下來,她不知道季子強要提前給他們說什麼。

吃完了飯,在縣委大會議室里,所有的常委和非常委的副縣長,以及專門通知過來的財政局,招商局等相關的幾個局長也都到會了,季子強依然是最後一個到場,走在路上他自己都感到很無聊,也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這種規矩,在這樣的會上最高領導必須最後一個到常

實際上他比其他的人還要費勁,他早就收拾好了,準備開會,但別人沒到齊的時候,秘書是不會過來叫自己的,所以他只能在辦公室無所事事的有一杯沒一杯的喝水,要不是自己腎好,恐怕一會開會的時候又要來回的跑了。

踏進了會議室,他溫和的先用眼光招呼了每一個在座的領導,大家也都在他眼光掃視過來的那一瞬間,換上了謙虛,恭敬,柔和的笑臉。

從這種笑容和表情中,你是絕對難以想象一旦這些人離開了這個地方會有多麼囂張的舉止,他們每一個人獨自出現在洋河縣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會帶給那裡不小的震動,都會讓很多討好的語言和獻媚的馬屁圍繞,也只有在這個地方,他們才會乖巧和溫馴的像一支小白兔。

季子強猶如大老虎一樣坐了下來,看著小白兔們一起望著自己,他就說:「耽誤大家休息的時間了,因為最近很忙,也只好抽時間開會,請大家理解一下,不過我會讓汪主任做個記錄的,等洋河縣經濟好了,我們可以給大家補發點勞務費嗎,是不是?」.

所有的人都轟然大笑起來,指望季子強給發勞務費,那你要慢慢的等,把身體保養好,千萬不要提前走了。

季子強在大家笑完以後,自己也笑了說:「今天有這樣幾個事情要請大家來商量一下,隨著春天的到來,來櫻桃溝旅遊觀光人數越來越多,尤其是在櫻花開放,櫻桃掛果時期,遊人如織,人山人海。今天林縣長有個提議,我看很不錯,那就是「品櫻桃綠茶,觀油菜花海,展洋河美景」,如果我們以此為主題,以後每年都舉辦一個櫻桃和茶文化的旅遊節,大家想想,會不會有力地拉動了我縣茶葉,商貿,第三產業的同步發展?」

他這個議題一拋出來,會議室就一下熱鬧起來,季子強美滋滋的看著大家的討論,在等待他們說出看法,一會就有人開始說了:好,這個提議好,我們從今年就搞。

那個人也說了:是啊是啊,我感覺這個活動有意義,對我縣的擴大知名度和旅遊也是能夠拉動。

還有人又說:這個節日其實花費並不大,主要就是在管理和組織上要花些功夫,我們全縣的幹部辛苦一下,一定可以辦的很好。

最後宣傳部的孟思濤說:「季書記,我考慮這個節日既然要辦,我們就要辦的像模像樣的,該花的錢要花,可以請一下專業演員在我們開幕式上高點文藝演出,也可以邀請省報,市報,或者電視台來驚醒現場的轉播,這才能真正的達到效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