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八章價格的底線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該給予喬董事長一個合適的價格,一個可以讓自己勉強接受的價格,而現在,他給的這個價格顯而易見的,就是不準備讓自己接受。 這樣看來,冷縣長給自己設伏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他也已經感到了葉眉對自己的誤會...

?季子強想明白了喬董事長的這個意圖,他就有了很多的猶豫,他真不想讓他霸佔怎麼多的地,這些地要是留在洋河縣,就算自己這一任得不到實惠,但以後一定會讓洋河縣獲得最大的利益,可是他不能拒絕,也敢拒絕,因為喬董事長背後有葉眉,有樂書記。

季子強不願意讓自己和葉眉的關係走到盡頭,他對往昔那美好的時光還是有很多留戀,他更不希望別人以後指著他的脊樑說:這個人是一個背信棄義的傢伙,當年人家葉眉提拔了他,現在他過河拆橋,一點情面都不顧,處處和葉眉為難。

季子強很猶豫,也很矛盾的斟酌說:「董事長不怕那土地把資金都壓住啊,還不如你先少買一點,等以後需要了在擴大,這樣可以讓你資金利用率提高不少,旁邊的地我幫你看住,不給別人賣。」

喬董事長就搖搖頭說:「這到占不了多少資金,我對付的過來,對了,今天還想和季書記把地價談談。」

季子強看到自己的話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喬董事長的判斷,心裡只好暗嘆一口氣,500畝就500畝吧,能換點錢出來幫補一下洋河縣也成,現在聽喬董事長說到了價格,季子強就說:「土地這一塊上交國家的沒什麼太大的浮動,省里都有個標準的,至於給當地的補賞,那個位置按前幾塊地出售的價格來說,大致算下來就是8萬元一畝的樣子。」

喬董事長就很是驚訝的說:「8萬的補賞啊,季書記這是不是太多了,我和冷縣長初步合計了一下,每畝2萬元差不多,縣上就算是支持一下我們,怎麼樣?」

這話才讓季子強大吃一驚,冷縣長怎麼如此不負責任,過去出售的幾塊地的價格他不是不知道啊,特別是沙壩這一片土地,不管是地理位置還是土地的附加值,全洋河縣就數這塊最好了,現在說2萬元,根本就說不過去,就算縣財政不留一分錢,光農民的安置靠這點錢都解決不了什麼問題。

季子強就大為不滿看了一眼冷縣長,但冷縣長的表情很鎮定,冷縣長對季子強說:「季書記,補賞這一塊可以讓鄉上多做點工作,喬董事長來投資,我考慮我們還是應該給一些優惠。」

季子強感覺到了憤怒,優惠當然是有,但絕不是如此不顧農民的利益,季子強的眼中射出了冷峻的目光,他想立即就對冷縣長進行嚴厲的斥責,但很快,他又抑制住了自己的怒火,他看到了這其中很多有違常規的蹊蹺,冷縣長給予喬董事長價格的如此低廉,他是為什麼,難道他真的就是為了優惠嗎?應該絕不是如此簡單。

冷縣長如此做,無外乎兩個理由,其一,他是收了喬董事長的好處,他因為個人的利益所以拿集體的利益來做交換。

第二,那就是冷縣長正在給自己設計一個陷阱,冷縣長一定是知道了喬董事長的背景,他也知道自己一定是不會同意這個價格,自己對這個問題的否定,也就是自己落入陷阱的開始。

季子強把心中的怒火都收斂了起來,這個問題太過嚴重,他必須要好好想想。

季子強就站起來,轉身到了自己辦公桌旁,把自己的煙拿了過來,給喬董事長和冷縣長一人散了一根,然後自己也點上說:「你們稍微坐下,我上趟衛生間。」

冷縣長心裡冷笑一聲,不過表情依然是謙恭討好,他和喬董事長都點頭說:「沒事,沒事,我們等你。」

季子強走進了衛生間,他關上門,在裡面站了一會,打開了水龍頭,用涼水洗了一下臉,仔細的想著自己應該怎麼處理目前這個棘手的問題。

很快的,季子強就否決了剛才想到的第一個問題,冷縣長既然知道了喬董事長的背景,他絕不敢隨便要什麼好處,他本來就是一個很謹慎的人,同時,他如果要了好處,那麼他就應該給予喬董事長一個合適的價格,一個可以讓自己勉強接受的價格,而現在,他給的這個價格顯而易見的,就是不準備讓自己接受。

這樣看來,冷縣長給自己設伏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他也已經感到了葉眉對自己的誤會,他現在就是要加深自己和葉眉的誤會,讓自己再一次因為喬董事長這件事情,失去葉眉這個靠山。

道理是想通了,但這依然改變不了季子強的現狀,他真的有點為難了,他進退維谷,同意這個價格,那是對自己道德底線的突破,也是對洋河老百姓的盤剝,更為重要的是,一但這個價格出現,它對洋河縣就會帶來更多,更大的損失,以後每一個前來投資的人,都會用這個價格來作為參考,那麼洋河縣就會不庵炙鷙Α

但是不同意這個價格,自己是不是就真的有點故意的和葉眉為難了,那麼葉眉會怎麼看待自己,她會認為自己又一次的違背她的意志,後果呢?或者她真的就會和自己分道揚鑣了。

季子強左右為難,他在衛生間又一次的用冷水把臉洗了一下,他走了出來。

喬董事長和冷縣長兩人正在小聲的說著話,見他出來,都很客氣的說:「季書記喝點水,感覺你今天很疲憊埃」

季子強說:「最近估計是沒太休息好,每天都有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不過等哪天好好睡一覺就恢復了。」

喬董事長又給季子強發上煙說:「書記啊,這個價格上面我是全靠你和冷縣長了,你不能不幫我啊,這件事情要成了,對洋河縣的發展也是很有益處的,我也很想交一交季書記你這個朋友,將來在其他地方有什麼用的上了的,一句話,我在省城還是有幾個朋友的。」

喬董事長的話說的很熱情,也很誠懇,但這都是表面現象,季子強已經從他的話中聽出了一種潛在的威脅,他在暗示著季子強,如果此事沒能按他的意願達成,他可以讓省上的朋友給自己施加壓力的。

其實不用他說,季子強也知道他對自己本身就有的威懾力,不要說省上的領導,單單就是一個葉眉,都讓季子強左右為難了,否則,今天要是換成其他人,季子強一聽他這個價格,早就請他出去玩了。

季子強笑笑,似乎很感激的說:「董事長太客氣了,以後肯定很多事情要你幫忙的,至於價格問題,我看可以商量,這不是太重要的事情,談談你以後的發展規劃。」

喬董事長也很精明的,他聽出了季子強話中的不確定,他就說:「季書記,我看我們還是把價格先定下來吧,這樣我才心裡踏實一點。」

季子強見迴避不了,就說:「董事長啊,說實話,你這價格真的太低了,你能不能再往上調整一些,這樣我才能定下來?」

喬董事長嘿嘿一笑說:「季書記,你也知道,我們其實賺錢也就在成本節約上,你要一定讓我漲,那我最多也就能漲2.3千元,這似乎對你們也沒什麼意義,我還是想請季書記多做一點鄉上,村上的工作,這樣比我漲一點錢更解決問題。」

季子強的心裡再一次升騰起了憤怒,這個人對自己是如此的藐視,自己張了一次口,他就拿2.3千元來打發自己,他倚仗著上面有人,就要對自己和洋河縣盡情的欺詐,把他自己的財富建立在國家和老百姓的痛苦中,自己絕不能容忍,就算是因為這個問題得罪了葉眉,也在所不惜。

雖然季子強萌發了這個想法,但他還是要注意自己的策略,他絕對不想和葉眉發生正面衝突,所以季子強也笑笑,他顯的有點勉強和無奈,他說:「那行吧,這個價格今天就先這樣定下來,等下次會議,冷縣長提一下,我在幫著說說,估計問題不大。」

喬董事長的眼中就露出了一種勝利者的自負表情,他就想,自己縱橫商場,游弋官場多年,就沒有見過不怕上司的小幹部,這個季子強上次為溫泉的事情一定是吃了苦頭了,雖然最後葉眉說那家也是在上面找了人,洋河縣沒辦法在甩開人家,但自己對季子強不滿,她是一定看的出來。

冷縣長倒是吃了一驚,他的本意是讓季子強來否決的,沒想到季子強一口答應了這個價格,這對冷縣長來說就有點沒意義的,為了促成這個陷阱,自己連好處費都沒有提一句,除了對喬董事長有點顧忌以外,自己也就根本的沒想過這個價格可以執行,季子強的性格自己應該是了解的,但今天毫無疑問的,自己又一次看錯了她,他竟然也學會了妥協和討好。

不過看來這季子強還是很狡猾,他要自己在會上提出來,這樣他只需要順水推舟一下,讓大家都知道這個事情是自己操辦的,最後罵名都留在自己的頭上了。

但冷縣長是沒有辦法來拒絕季子強的這個提議,自己不說,馬上就會讓喬董事長起疑,

冷縣長很有點鬱悶的說:「那行,請季書記儘快的安排一次會議,我們把這事情定下來。」

季子強說:「就這一兩天吧,還有幾個事情都需要上會研究一下。」

喬董事長見大事已定了,就掩飾不住臉上的喜氣,說:「晚上我們聚一下吧,我來做個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