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七章解決水泵問題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吃點虧,但要是掙得了控股權,那還是很划算,他就牙一咬說:「既然書記都這樣說了,我也沒啥好講價的,我明天就回柳林市,買一千台小水泵來,其他的事就靠書記幫著周旋了。」 季子強嚴肅的點點頭說,你放心...

?下午兩,三點的時候,魯老闆就帶上許老闆來到他這訴苦了,說了好些他怎麼崇拜季子強,放心季子強才來投資的話,還說道現在卡殼了,要是實在談不攏就回去了,等等,就是一個目的,想讓季子強幹預一下,把那一個點的股份讓交給他。。

季子強倒是不相信他真的準備撤退,要是真的想走,何必來找自己,又何必非要晚上請自己吃飯,但他也知道,這是一個生意人,沒有什麼好處他是不會留下,對季子強來說,他到不很看重那一個點的股權。

股權有什麼用,過去不是一個點的股權在縣上,過去百分之百都是縣上的,那又怎麼樣,還不是搞的個卵一灘,股權給人家其實更好,免得縣上天天去吃喝敲詐,指手畫腳的影響人家經營,就那些個主任,局長什麼的去做懂事長,董事長,董事長,你要懂事啊,他們會企業管理,他們會經營生意,鬼才相信,叫他們哈吃胡喝還靠得祝

但這樣的想法是不能讓魯老闆知道的,既然他很想要,可以啊,給他就是,只是個怎麼給的問題。

季子強顯得很為難,他在房間來回的度步,臉色也是舉棋不定,心神不定,這兩個人就隨著他來回走動的身體,眼睛跟著轉動,見他很為難,久久沒說話,魯老闆就開了口:「季書記,我也知道你一定是不好說,但這事你不干預恐怕就只好黃了。」

季子強鄒著眉頭說:「老魯啊,我是想幫你,你是許老闆的朋友,但我是縣委書記,大事我可以抓,你們這談條約太具體了,我去老遠的插手進去,不合適啊,關鍵是沒有個好的理由。」

那許老闆就開了口:「書記,你就抹下臉去幫忙說下啊,這魯老闆人很不錯的,也給我說了,事情成了,一定會感謝你的。」

魯老闆也連忙說:「就是就是,感謝那是少不了的。」

季子強抬起頭來笑笑說:「快不要說那話,大家都是為了幹事才聚在了一起,這也是緣分,感謝我就不用了,我想了個辦法,你看成不成?」

魯老闆忙問:「書記請說,什麼辦法?」

季子強淡淡的說:「你看這樣好不好,今年就下了一場雨,農村還是很多地方旱情嚴重,你就高風亮節的支援一下,買上千吧台小水泵,這樣我就可以通過表揚你這事,幫你說話,再拿下那一個點,怎麼樣。」

魯老闆就在心裡算了一算,感覺雖然吃點虧,但要是掙得了控股權,那還是很划算,他就牙一咬說:「既然書記都這樣說了,我也沒啥好講價的,我明天就回柳林市,買一千台小水泵來,其他的事就靠書記幫著周旋了。」

季子強嚴肅的點點頭說,你放心,只要我有了說話的借口,那這事就好辦。

魯老闆這才高興的離開。

過了幾天,這魯老闆就買來了上千台小水泵,送倒洋河縣,季子強很高興,就叫來了林逸副縣長,現在是她分管農業了,季子強就安排她把這水泵分發下去。

林逸見他套來了怎麼多的水泵,喜歡的不得了,就滿面春風的說:「謝謝季書記,你說下,你忙我解決了這麼大個事情,我應該怎麼感謝感謝你埃」

她不說感謝還好,她一說感謝的話,季子強一下就想到上次跳舞的事情了,他連忙說:「謝什麼啊,都是工作,不要說謝的話,要謝也是應該謝謝人家魯老闆,你趕快把水泵發下去。」

林逸心裡很有點失望,她就想不通了,多少人都在渴望著自己的一點點溫柔,這個季子強怎麼就這麼堅強,上次他那地方已經都火熱的不像啥了,看看就要進去了,但他還是硬個忍住,離開了,唉,這人,他也不怕把自己憋壞了,不過說不上那天晚上回去他自己解決的,一定是這樣,不然老是那樣杵著多難受。

真是的,她就不明白那玩意遇強則強,無事則軟,那能回家以後還那樣杵著,以為那是犁頭啊!

季子強就看到林逸眼神怪怪的,在那發獃,他也不知道林逸在想什麼,就又說:「怎麼了,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林逸這才反應過來,臉一下子緋紅一片,忙說:「沒有了,沒有。」

季子強看看她,就感覺有點不對,說:「是不是需要安排人給你配合一下。」

林逸忙說:「不用了,我知道那些地方乾旱。」這一說乾旱的事情,她又想到了季子強幹旱的地方,就一陣的臉紅。

季子強今天老是見林逸怪怪的,季子強搖搖頭,就沒再理會這事了,他給魯老闆打了個電話,季子強讓魯老闆把水泵送過去先不要走,今天就可以安排把重組氮肥廠的合約簽了,那魯老闆喜歡的很,嘴裡是千恩萬謝的。

這兩件事情一起解決了,季子強的心情就好了許多,氮肥廠的合併重組,讓洋河縣的工礦企業在改革中有了一個表率,對下一步的整改大為有利,這樣想想,他就更高興了。

但他的高興好像有點早了,因為冷縣長眼看著季子強搞一樣,成一樣,他的心裡就自然很嫉妒,他拿出了手中的那副好牌,他也相信,季子強一定會在這一把輸掉很多籌碼,對這個結果他是很自信的。

不錯,一點都不錯,季子強的仕途,或者換句話說,他的前途,他的未來,都會在這場對決中起到根本的改變,他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的狼,越來越遠離了水源,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變化莫測的仕途風暴,也會再一次展現了它的冷酷和兇殘,但季子強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他全然不知危險正在悄無聲息的一步步向他靠近。

在季子強的辦公室里,冷縣長帶著那個喬董事長坐在沙發上,季子強也在傍邊坐著,三個人在客氣的寒暄,季子強說:「喬董事長好長時間都沒過來了,最近在那裡忙啊?」

喬董事長就笑著說:「我這每天是亂跑,不過最近來過兩次洋河縣的,見書記很忙,也沒敢來打擾你。」

季子強就打了個哈哈說:「是啊,最近是有點忙的,不過喬董事長要是有什麼事情,再忙,我也要抽出時間來陪你的。」

對於這個喬董事長的底細,季子強上次從葉眉那裡也大概的了解到了一點,所以客氣是必須的,再一個人家既然準備來洋河投資,自己作為洋河縣的主要領導,應該是歡迎的禮貌都不能缺少的,拋棄其他問題不說,作為一個客商,季子強也責無旁貸的要熱情,所以季子強的態度出奇的好。

冷縣長也說:「季書記啊,喬董事長几次說來見你,但我考慮你最近確實太忙,有些小事情我就先和董事長溝通一下,事情差不多了,有些眉目了再來見你,也讓你省點心。」

季子強很領情的對他點了一下頭說:「上次我到市委去彙報工作,葉書記就提到了董事長的事情,說董事長看中了洋河縣的一塊地,不知道董事長下決心了沒有,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喬董事長就呵呵的一笑,給季子強和冷縣長都發了一根煙說:「看準了,就要南郊沙壩那裡的一塊,今天就想和華書記好好談談。」

沙壩這地季子強是知道的,這是一片蔬菜地,城郊兩個鄉在這裡都有一點,這個地方在進洋河縣的要道的,地理位置很好,交通也方便,本來從季子強的內心裡是不想把這塊地作為工業用地來處理的,將來洋河縣旅遊搞上去了,這地就會成為服務行業及賓館等配套行業的最佳之處。

但這個喬董事長不是等閑之人,自己為他上次的溫泉問題已經和葉眉鬧的有點誤會了,這次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好好的配合一下,他想了下說:「行,那就按董事長的意思,在那個地方給你劃出一塊來,董事長需要多少畝地?」

冷縣長就接上話說:「我們已經初步談了一下,按五百畝估算的。」

季子強吃驚不小,他叱了一下牙說:「這麼多啊,用的完嗎?」

喬董事長笑笑說:「短期可能用不了這麼多,不過以後就說不上了。」

季子強有點疑惑,但他不能表現出來,他們幾個人就又談了一會,漸漸的,季子強才猜摸出一點喬董事長的意圖了,喬董事長實際上工廠最多只需要200畝就夠了,但他想先佔幾百畝地,他也看準了那個地方的發展優勢,他就考慮以後那地方發展好了,自己再到手賣出去,那樣輕輕鬆鬆的就會翻幾個跟頭,把自己投進來的什麼本錢都賺出來了。

國家土地有規定,兩年不開發使用就可以回收,不過呢。一個這種事情很難真的操作,再一個人家有個廠子在,就可以鑽這個政策的漏洞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