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六章搞定氮肥廠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位子,做個樣子,乾脆我直接負責就得了。」 他的口氣讓冷旭輝感覺很不好,這還是政府,自己還是老大,你一個破*暴發戶也太拽了吧,連我的話也敢反駁,不就是認識季子強嗎,有什麼了不起,他不屑一顧的很強...

?季子強搖搖頭,揮手把他打發走了,離開洗浴中心后,季子強有點煩躁?不安?疑惑?總之,他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間洗浴中心,他在門外的許老闆的車旁,抽這煙等他們,大街上的風比他進來的時候明顯大了許多。

季子強卻突然的想到一群又一群的穿透明裙子的小姐,一群又一群叼著煙捲的橫肉胖子,一群又一群的各種各樣的客人們,這讓他感到自己很臟,異常的骯髒,這怎麼會是自己的生活呢?

因為自己一共也只有過兩次戀愛,因為自己絲毫沒有感覺到戀愛的永恆,可是,這也不能完全去怪別人,自己難道真的就對得起那些愛情嗎,自己沒有見異思遷或者放任自己的慾望嗎?或者向梅的事情是別人誤解了自己,但自己和葉眉,和方菲的關係呢?看來,並不是愛情拋棄了自己,而是自己沒有尊重愛情。

這樣想著,季子強就感到了又一次的痛苦。

第二天他們準備一起去洋河縣氮肥廠看看,季子強就提前給馮副縣長去了個電話,告訴他要去氮肥廠考察的事,讓他提前和廠里通個氣安排一下。

這個魯老闆看來是真有點錢,開個寶馬,季子強和虛勞一個車,他就問:「許老闆,你看這事咋樣,這人實力真的很強嗎。」

那許老闆眯著個眼睛說:「你放心好了,他的底子厚得很,最早是干走私發家的,現在洗手做了實體,他對這廠想要,還答應成了感謝我呢。」

季子強就笑著說:「那你不錯啊,還可以吃點回扣。」

許老闆就也笑嘻嘻的說:「要沒一點好處,我把你拉上拉下的跑來見他做什麼,我又不是你,光為老百姓服務。」

兩人就開著玩笑,跟著那寶馬跑,許老闆就說起昨晚上的洗浴中心,說那的小姐真不錯,服務挺好,小姐也漂亮,活做的踏實,季子強就又一次的想到了那個叫可可的女人,他不知道自己和這個女人還會不會見面。

他們很難在遇見了,因為季子強現在越來越少往柳林市跑了,洋河的事情很多,但他們是不是就永遠不會見面,也很難說,或者以後還會發生點什麼吧?

到了洋河縣,前面的寶馬就停了下來,他們幾個人一碰頭,就說先去廠里看,回頭再座談,季子強就給馮縣長打了了個電話,問:「我們想到廠里看看,那面現在方便嗎?」

馮副縣長很聰明,就領會了意思說:「方便的很,你們來就是了。」

他們就又上了車,現在是許老闆的車在前面開道,寶馬在後面跟著,穿過縣城到了東郊的氮肥廠,沒走到門口,車就停下了,為什麼?

你小車現在就進不去,外面拖拉機,三輪車,奔奔車,自行車擠的滿滿的,都在等著一個一個的放行,季子強心裡就不得不服氣了,看來老馮還有兩刷子嗎,這搞活動搞的就跟真的一樣,也不知道那找來的這麼多車,群眾演員也很專業,看他們車來了還不給讓道,你不讓道就不讓道,為什麼還對著車嘴裡罵罵咧咧的,呵呵,季子強就一個字形容:「像。」

他們就只好下車擠了進去,進到了氮肥廠裡面,廠辦公樓下面早已經等待了一夥的人,有政府的,工業局,縣經委,還有廠里的幾個領導。

大家就一起進到了廠辦大會議室,稍作介紹,就都做坐了下來,洋河縣一下出動了這麼多的人,那魯老闆那裡記得住,他就知道季書記就可以了,其他的現在也懶得去記名字,季子強就講了幾句,然後叫廠長把廠里情況簡單的說了下,一行人就到下面車間去看了,季子強沒去,他一般不喜歡湊那個熱鬧。

今天的主角是魯老闆,自己去那還不喧賓奪主,都來拍自己了。以後有的是時間讓他們拍。。

他和許老闆就在辦公室里抽煙,等他們慢慢的看,幾個廠里的小幹部也留下來給他們添茶倒水的服務。

等了幾十分鐘,那些到車間考察的都返回來了。

然後就是座談,座談完了就是吃飯,吃飯完了又和縣上座談,座談完了又是去吃飯,吃飯完了又是去歌廳慢慢得練整個就是一條龍的流水式作業。。

那魯老闆在洋河縣廣大的干群包圍中,早已經暈了,就迫不及待的想把這事談下來,季子強也是忙了一天,現在看到有了結果就說:「魯老闆,看你人很大氣,我也不騙你,你接手可以,但有個條件,短期之內不要裁員,可以答應這個條件,你住一晚,明天和他們幾個部門就正式的談細節。」

魯老闆今天看了這麼好的銷售陣勢,還想再擴大生產哩,就滿口的答應了。

這事看來是告一段落了,事情在很理想很順暢的進行中,其他的事季子強就不怎麼過問了,那魯老闆也來請他吃過幾次的飯,該優惠的他也盡量的給優惠,沒過多長時間,就基本是談的差不多了。

這個事情的處理再一次讓季子強得到了很多的讚賞,但同時也讓冷旭輝更加的仇視他,當然了,最近這段時間冷旭輝還是比較老實,他現在已經衡量出來自己在縣上上層力量的薄弱,縣領導現在又增加了一個,那個林逸也已經被任命了洋河縣的代副縣長。

剛上任,她就經常往季子強那裡跑了,對季子強明顯的是感恩戴德,這讓冷旭輝感到很不舒服,看來季子強已經給自己不斷的安插眼線和釘子了,自己在政府以後也未必就能一手遮天。在常委會那個地方更是沒有什麼發言權了。

可是在他的身邊還是有很多的中層幹部,這些人目前沒有其他的選擇,就只能緊緊的團結在他的周圍,希望可以想成一個戰鬥堡壘,來抗擊下一步不可避免的戰鬥。

季子強也大概聽說了冷縣長正在組織人馬,準備和自己抗衡的消息,不過季子強不去理睬,也沒有放在心上,他知道那樣的結盟是不可靠,也沒有什麼力量的,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忙著,等待著。這兩天那面氮肥廠的事也快要定下來了,這次是按股份制進行的重組,縣上有土地,設備佔了一股,魯老闆直接是現金投入,在國資局,縣經委,工業局等相關的幾家聯合談判下,洋河縣的占的比例和魯老闆出的現金基本一致。

大家股份相當也有了問題,縣上也想控股,那魯老闆也想控股,現在就為那百分之一叫上了勁,魯老闆想再多出點錢,自己佔百分之五十一,縣上還想讓他少出點錢,縣上來占這百分之五十一,雖然就是那不多的一點,可控股和不控股性質就絕對不一樣了,控股的一方就是懂事長,在以後的很多決策上有絕對的發言權。

談了幾個回合也沒談下來,事情就扯到了縣長冷旭輝的面前,那個魯老闆就認定了季子強,其他人他還不談了,他就對冷旭輝他們說:「我們談不下去,乾脆讓季書記來談,他去找我的時候還說的好好的,來了這樣優惠那樣優惠,現在連個控股都不給,那我還來投什麼資?」

他要不提季子強還好,他這一提,那冷旭輝反倒心裡不舒服了很多,本來氮肥廠就讓他顏面掃地,心裡憋屈,再加上季子強官大一級最近對自己的排擠和打壓,他的臉就登時不易覺察的變了幾變,很快他又回復了常態笑著說:「魯老闆啊,你也要替我們縣上著想一下啊,我們相信你也是想把廠辦好,也想賺錢,可我們也要為自己縣上的上千職工負責,也不是他們不給你這五十一,這是我的原則。」

那魯老闆就氣呼呼的說:「我來投資那也不是空手來的,你們要負責,我也要對我的錢負責。」

冷旭輝哈哈大笑說:「是要你負責啊,我們也就是讓縣經委主任兼個董事長,他一天事多得很,哪有時間到廠里去忙,你可以做總經理啊,具體的運作還是你負責嗎。」

魯老闆也不相讓,我出的也是白花花的銀子,還有季書記相靠,為什麼就做不了董事長,他就反唇相譏道:「那既然主任每天忙,何必佔個位子,做個樣子,乾脆我直接負責就得了。」

他的口氣讓冷旭輝感覺很不好,這還是政府,自己還是老大,你一個破*暴發戶也太拽了吧,連我的話也敢反駁,不就是認識季子強嗎,有什麼了不起,他不屑一顧的很強硬說:「這是我們研究定下來的原則,你再考慮下吧,實在是不同意我們也就不勉強你,今天我還有事,就不陪你了。」說完話是佛袖而去。。

剩下這些認識面面相觀,一時就陷入了僵局,談不下去了。

從心裡講,魯老闆還是很希望談成這項目的,這廠雖然設備陳舊,但銷路很好,洋河縣還是個農村縣,就這一個氮肥廠,其他的肥料本地還沒有,只要換了設備,就是再擴大一倍的產量也不用出洋河縣就可以銷掉,這一點很關鍵,他看這面也是談不下去了,就想到了季子強,決定從他那下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