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五章洗浴中心的老闆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409字

?可是用雙峰插雲玲瓏凸現來說的話可能會讓人想這會不會是一本黃色小說,雖然這可能會讓大家更有興緻看下去,但是,季子強還是只能告訴大家,她的身材,除了胸部,和模特都很象。

她穿著可能會讓很多人覺得庸俗,黑色的半透明蕾絲內衣,絲襪,高跟鞋,現在毛片里這樣的穿著都很少了,就當是懷舊或者復古吧,但請相信,經典,就是經典,一定是有道理的。

季子強看著著她的大腿,確切的說是看著她大腿上的絲襪,他很慶幸不是他以前看到的那種劣質絲襪,不均勻,看來高檔的地方就是高檔,小姐都捨得下本,當然了,也沒準是老闆統一發的。

這個叫可可的女人應該很聰明,她摸索著季子強以便激發他的興緻,用手慢慢的按摩著,而她的微笑也不再是程式化的,而是露出了女人那種特有的,壞壞的狩獵男人時才會露出的笑容,這種笑容總是讓季子強想到狐狸,或者女妖,這樣的女人是具備侵略性的,在她們的面前,最好的享受,莫過於扮演一隻小綿羊。

接下來的事情讓季子強有些意外,非常的意外,因為雖然他已經做好了扮演小綿羊的準備卻沒有想過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真的做了只小綿羊。

她那一頭濃密的捲髮在他的上空飛舞的時候,季子強才意識過來,她如此迅速的騎在了他的身上,姿勢象騎馬,騰出的一隻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脖子,另一隻攏著頭髮,生怕阻礙了自己的視線,可可就這麼用那麼貪婪的眼神看著他,咬著下嘴唇,讓季子強覺得自己像一塊巧克力。

但季子強還是反應了過來,他扭動了一下身體,把她從自己的身上晃了下去,季子強說:「行了,我做做按摩就可以了。」

那女人沒有說話,好像和奇怪,就在旁邊坐著,季子強感覺或者是不是自己這樣有點過分了,

正在他琢磨著的時候,突然被她的笑聲嚇了好一個哆嗦,她的笑聲大的有些離譜,因此在季子強的腦海中迅速浮現了無數個豪邁派的女星和女人。

這個叫可可的女人笑了足足30秒才停了下來。

季子強不得不說:「你這麼大聲不怕人聽見啊?」

她很不在意的說:「聽見就聽見了,怎麼了?」這女人從氣質上的快速轉變讓季子強有些意外,感覺她完全不再象一個小姐。

季子強小心的問:「你不是這裡的小姐吧?」

這女人就笑著說:「不錯,我根本就不是這的小姐。」

季子強有點吃驚,他一下坐了起來說:「啊?你是來洗澡的女顧客?」

這女人笑的更歡了:「去去去,我是這的老闆,你欺負服務生的時候我就看見你了,誒,對了,你記得給你遞煙那胖子了么?他其實是個不舉,我們這的小姐都怕他,讓他折騰一夠戧,變態死胖子,誒。」

可可的聲音在季子強的腦海里逐漸縮小,象有人在均勻的扭動著旋扭式的音量開關,直到一切變的寂靜無聲,而圖象卻清晰極了,可可這會看上去可能不到25歲,對,也就二十一二的年紀,只有這個年紀的女生才會這麼激動的向你描繪或者敘述著什麼事情,這會你說她是個中學生,季子強都信,而自己,就象她的小男朋友,他們倆背著書包,他們倆...不,其實這會他們倆這會赤身裸體,至少他是這樣,而她也差不多,他們倆只是客人和陪睡的人,不,不對,是老闆,可是,,她幹嗎要親自來?」

她還在說:「喂喂喂,你很悶誒,我說了半天你怎麼連答應都不帶答應的?」直到她再次晃動著季子強的身體時,季子強才回過神來。

季子強說:「恩?哦,沒事,我在聽你說話。」

她很不滿的說:「瞎說,你根本就沒在聽,你說,我剛才都說什麼了?」

現在擺在季子強面前的是一根非常細膩的手指,手指很長,細心的人一定會發現,女人在生氣的時候指人是手指內側向上的,而現在季子強就被可可這麼手指向上的指著,因此看不清楚指甲,只能看出指甲留的不是很長,而顏色在如此昏黃的燈光里就絲毫看不見了。

說實話季子強不喜歡塗指甲油的女人,因為他很喜歡看女人在思索或者發獃的時候咬指甲,而塗了指甲油後無疑會讓這種行為顯得非常的不衛生,因此他不自覺把她指著自己的手指給翻了過來,想看看她到底塗沒塗指甲油。

而這個可可卻出人意料的把手抽了回去藏在身後,季子強這才從她的表情上看出她大概是真的生氣了。

她不高興的說:「你根本都沒在聽我說什麼,還以為你會是個很有趣的人呢!」

可可邊說邊扭動著身體掙脫,並且跳下床穿好了衣服,季子強這才注意到她放在床邊凳子上的衣服是套很正式的女士西裝,難道她說的是真的?真的是老闆?不,不會的,一定是這裡的服務做的比較到位,制服誘惑嘛,說不定下一個會是個穿護士服的。

季子強笑笑問:「喂,真生氣了?」

可可不說話,回過頭露出明顯是在假裝生氣的表情,把嘴掘的老高.。

季子強又問:「你到底多大了?」

可可說:「我26了。」

季子強:「26?恩,看上去比較象,可是...」

「可是什麼?」

「沒什麼,你有的時候象個小姑娘。」季子強不由自主的說了一句。

「哈,誇女人年輕就都愛聽,可說象小姑娘可不一定愛聽哦!」可可大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