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四章宣傳氮肥廠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而把整個休息廳裝修成海底世界的樣子,究竟是他從小缺乏歡樂的童年還是有一個過於歡樂的童年?究竟是他認為海底世界可以喚起他的無限慾望還是海豚或者鯨魚可以喚起他的無限慾望。 至少,看著牆壁上,混...

?三個人吃飯就簡單的多,就也沒怎麼喝,光說話去了,季子強就把氮肥廠的情況給他做了個詳細的介紹,那魯老闆就問:「書記,他們的銷售怎麼樣,好賣吧。」

看來還是很懂行的,做工廠其他的都次要,關鍵就是看銷路,銷路好什麼都好,銷路不暢,你把那工廠就是收拾的再好也沒用。

季子強就給他大講特講了一陣氮肥廠銷售火爆的場景,說的那真是讓人感覺不是去買化肥,倒像是去買優惠商品,最後他說:「現在廠里什麼都好,就是設備有些陳舊,需要投資更新,縣上的目標是要找個有實力的人,除了更換現在設備,還要擴大生產,銷售是沒問題,不說出去打市場,就是本地都不夠賣,這點你魯老闆放心。」

那魯老闆就聽的動了心,又試探的問:「不知道收購價格上縣上有沒有大的優惠,要是季書記看得起本人,給幫幫忙,以後我自然不會忘的。」

季子強聽出了他話的味道,也就做出了領會的樣子,和顏悅色的對他說:「你是許老闆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當然會幫你。」這魯老闆算是放了心,做生意沒後台那你怎麼也做不好,現在有縣上老大做靠山,你就是不想掙錢都很困難。

吃完飯他就一定要叫活動一下,季子強還想再做點他的工作,也就同意了,許老闆更不用說,對那種紅紅綠綠的地方,他愛的哭。

其實男人對於女人,就那麼回事,或者說,他們喜歡的其實並不是女人,而是新鮮感,你想啊,身材好的,就那麼點特點,高,白,前凸后倔,該大的大該小的小,還有能什麼?你還想要什麼?髮型?眼睛大小五官位置?大哥啊,一共才有多少種類型的女人啊?

他們開車找到了這麼一個認為安全的浴場,光是迎賓的小姐就已經夠新鮮的了,因此許老闆興緻格外的高漲,把鑰匙扔給趴車仔后極力壓制著自己的「性質」,因為他從很早以前就知道,越想吃的就越要等,這樣才夠味道,因此他異常紳士的拿牌,不緊不慢,甚至和發牌小姐逗逗貧,他心理非常明白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他甚至忍不住想偷笑……。

季子強的態度很隨意的,這樣的場所提不起他太大的興趣,但他也不很反感,對他來說,一切都在自己主觀的認識上,看你怎麼來理解這些地方了,特別是在他飽受了幾次愛情的打擊下,他心底有時候也會萌發出一種對感情的不信任,而恢復后的季子強,又多少有了一點點的玩世不恭。

同時,他也相信和他同來的許老闆和魯老闆不會對洗澡過程感興趣,他們的思維一定會直接跳躍到來到後面的活動……。

休息廳完全稱的上奢華,比季子強去過的任何一家洗浴中心都不差,甚至還比很多要強上不少,但卻讓他的感情極其的複雜,以至耽誤了他許多的時間,他因為這間休息室的裝修耽誤了幾乎15分鐘以上,不為別的,實在是不明白這間洗浴中心的老闆是出於什麼心理而把整個休息廳裝修成海底世界的樣子,究竟是他從小缺乏歡樂的童年還是有一個過於歡樂的童年?究竟是他認為海底世界可以喚起他的無限慾望還是海豚或者鯨魚可以喚起他的無限慾望。

至少,看著牆壁上,混暗燈光中的一條條各種海底生物讓季子強慾望全無,季子強想起了省城動物園裡的海洋世界,他想起了趙忠祥的人與自然,他想起了幼兒園。

在他浪費了大概15分鐘之後終於被動的被打斷了,一個服務生過來問他:「先生,您有什麼需要麼?」

季子強笑笑沒有說話,許老闆卻說了:「給我們找三個胸大的……。」

他故意放大了音量,想讓這個祛懦的小服務生尷尬一下,很顯然,他確實尷尬了起來,並且不好意思了起來:「我們這……」。

許老闆就接上說:「胸都挺大的是吧?你都看過啊?」

他的嗓音更大了,這個時候整個休息室有一大半的人都笑出了聲來,甚至季子強傍邊的一個胖子一邊笑著擦眼淚一邊遞給了季子強一根煙。

那個小夥計更害羞了,甚至有些不高興。

季子強就說:「小兄弟,他和你開玩笑的,你坐下」

一開始他不敢,終於還是被季子強拉著,但仍然很小心的坐在了椅子扶手上。許老闆就笑著說:「其實我不喜歡胸大的,說實話,該玩的都玩的差不多了,長發短髮,高個矮個,各種長相風格穿著打扮的,好吧,給我找個你們這最受歡迎的吧。」

一會他們三人都被帶到了包間,季子強搖頭笑笑,他只好打住正在給魯老闆講訴的氮肥廠的事情,幾個人分了手,他自己把茶水和杯子拿進了包間,打開電視,電視節目很有限,中央台都只能收到6台,但卻奇怪的可以收到鳳凰衛視,這更讓他對老闆的心理產生了一系列的好奇心,這確實太讓人費解了嘛。

吃飯的時候季子強喝了些酒,剛才洗澡有點熱,他覺得有點暈,他甚至沒有聽見開門和關門的聲音,更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只是聽見一個很溫柔的聲音對他說:「先生,先生?您喜歡怎麼做?我幫您脫衣服吧?」

季子強當時,好象是在做夢,他不願意在這個地方來放蕩自己,就乾脆翻身趴下,說:「先給我捏捏背吧,我歇會.」

這才季子強想起來自己忘了看看她的樣子,連身材都沒看,他想轉過臉來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樣子,但腦袋就是這麼沉,索性繼續閉則眼睛休息塌實了為止,他需要休息,需要按摩。

但很快,季子強就發現這小姐並不會真正的按摩,她不過是在自己身上來回的亂摸,季子強說:「不是這種按摩,是真正的按摩!你會嗎?」

那聲音就有點歉意的說:「哦,我不太會誒,我只做大活的」季子強知道所謂的大活是什麼,他就只好放棄了按摩的想法說:「那隨便捏捏就行,不要搞來搞去的。」

那傻:「老闆,一個鍾可是很快就過去了哦,什麼都沒幹就加鍾你很虧誒」。

季子強就想笑,這女孩倒是真的很實在,一點都不坑蒙顧客,他就說:「你就捏吧,不用管鐘不鐘的」。

「哦..知道了」。那聲音很好聽的回應了一句。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很遺憾,,季子強居然很快就睡著了,後來他是被她吵醒的,她終於忍不住把他的身體晃了又晃:「誒,很無聊誒,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哦?」

酒醒了一大半,季子強開始感覺到她的手很細膩,細膩的意思不一定是皮膚好,也不一定是十指纖長,細膩就是細膩,如果可以用別的詞語解釋清楚的話,那就沒必要有細膩這個詞語了。

季子強迷迷糊糊的說:「你的手很漂亮。」

他聽到了那女孩嘻嘻的笑這說:「屁,你頭都沒回,怎麼會知道我手漂亮不漂亮。」

季子強就想嚇唬一下人家:「你再說髒話我就踢你出去。」

「大哥,你好凶哦,我好害怕。」這女孩的聲音里卻一點都沒有懼怕他的意思。

她見季子強沒說話,就又說:「哦你你看都不看我的哦?」

季子強說:「恩,一會看」。

她又說:「你還沒捏舒服哦?」

季子強說:「舒服了,你多大了?」

「你猜一下。」

季子強又想笑了,這些人是不是統一培訓的啊?你只要一問她們多大了,那她們就讓你猜,可怕的是你還一猜就對,她們就可勁的誇你聰明。

季子強憋住笑說:「恩,我猜你18。」

那女孩很驚訝的說:「哇!老闆你好厲害耶你太」

季子強不得不笑了:「得得得,你厲害,我服了」。

季子強就轉過了身,他看見了一張至少28.9歲的臉,還算漂亮,但在混黃的燈光下顯的格外的憂傷。

季子強看這這有點凄傷的女人問:「你叫什麼?」

「你猜。」她還是用這一招。

季子強幹脆笑出了聲來:「你叫什麼也讓我猜?我猜你叫小麗!」

「不對哦~我叫可可。」她就說。

她開始一邊熟練的笑著,一邊開始解季子強的睡衣,用她那細膩的小手,並且在季子強的肚臍上畫了一個圈,又一個圈,當她畫到第三個的時候,季子強終於有了點反應,心理上,和生理上。

季子強這才注意到她的身材,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大概有一米七,甚至一米七二,腿很長,人很瘦,象模特的那種身材,但胸部卻和模特相去甚遠,季子強如果用波濤洶湧來形容,可能會說她又沒蹦沒跳的,他如果用宏偉來形容,可能會聯想到奧運場館,鳥巢或者巨蛋,還有可能會想到長城或者埃及金字塔!總之一定興緻全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