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三章旱情嚴重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水河縣氮肥廠的廣告,就想要買了個這個廠,打來電話問他。 這許老闆什麼人,他就是季子強的一個不帶工資的正式的,轉正了的托,他就一通的天花亂墜,一陣的高山流水,反正人家說的南方家鄉話,我們也聽不懂...

?季子強就這樣胡亂的想著就到了聽說乾旱比較嚴重的一個村落,這是個比較偏僻的村莊,不是說它很遠,只是它的地理位子不好,按當地的話就是個撇腳路,前面沒有村莊,也不太有過路的人從這走,所以顯的很冷清,很蒼涼。好象春天沒有來到他們這個地方。

他讓車停了下來,自己下去步行,果然,他走了幾百米的距離,看到路的兩旁真的已經很乾了,很多地方土地已經裂開小口子,連野草都死光了,他的神色有了一些默然,一會他就看到前面路邊有一個農民,蹲在田邊,唉聲嘆氣,季子強就走過去問:「老鄉,這地是你的嗎。」

那男子抬頭看看他,瓮聲瓮氣的說:「是啊,不過今年估計要欠收了,你看看這地乾的,老天也不知道下場雨。」

季子強就問:「老鄉,你們村上和鄉上沒有組織一下,來個自救埃」

老鄉嘆口氣說:「怎麼救,除非各村有很多水泵,但現在那都是緊俏貨,一個老貴的,村裡買不起多少,只有大家換著用。」

季子強就沉默了一會,他也知道這事情很麻煩的,沒有錢是什麼都解決不了,小張也不敢多催他,後來又轉了一會,情況大體都市一樣,季子強心頭煩悶,揮揮手說:「算了,回吧。」

說完這話他就怏怏不樂的走回了車裡。他不再向路的兩邊看,也不去想乾旱的事,一路上春天的景色也不再讓他歡欣。

回到辦公室他就給副縣長姜瑜昆打了個電話,讓他過來一下,因為方菲剛走,她那個副縣長的缺還沒人頂上,最近分管農業就先讓副縣長姜瑜昆擔著,姜瑜昆在接他電話的時候,剛好就在冷縣長的辦公室談事,他答應完說馬上過去,冷縣長就問他,誰的電話,他說:「是書記來的電話,好象說有個地方旱情嚴重,讓我過去一下。」

冷縣長就面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了:「他怎麼老是想插手我們這面的事,他要管這麼細,那還要我們做什麼,乾脆他還是書記縣長一肩挑算了。」

姜瑜昆知道他的心裡的毛病,冷縣長就是愛扎堆,愛排外,他也不好怎麼隨合他,就說:「人年輕嗎,精力好,我去看下,我們的事回來在說,反正也一下解決不了。」

這樣說著就朝外走了,路上就搖著頭想:「這冷縣長也真是,那過去哈縣長在的時候,把你壓的孫子一樣,你也干受,現在好了,解放了,還不舒服」。

姜瑜昆見了季子強,聽他說了那個村的問題,姜瑜昆就說,這個村他也去過,大概情況也清楚,這還不是最最嚴重的地方,現在好多鄉都存在這個問題。

季子強就問:「姜縣長,你看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不然今年農村真的就很慘了。」

姜瑜昆想都沒想說:「解決的方法有好就種,但不管什麼方法都要錢,現在的問題就在這上面,錢一到手,我保證半個月就解決問題。」

季子強現在一聽到錢這個字就頭大,可不管的話,今年這些個村咋辦,他就下了個決心對姜瑜澇誆恍芯桶炎急父懵糜渦傳的那點錢先拿出來用,等省上扶貧款下來了在補上,先救乾旱這個急。」

姜瑜昆一聽當然是高興了,他現在代管的農業,今年要是農村有問題了,不管你再有理由,最後上面要打板子也肯定是他挨。他就說:「那你看是我找財政局,還是你給財政局肖局長打個電話。」

季子強說:「我打電話說下,回去你再給冷縣長把情況講一講。」

姜瑜昆這下也就高興了,他最近為旱情都愁死了,他興沖沖的跑到回了政府,把這情況給冷縣長一彙報,沒想到冷縣長卻說:「這個錢不能動,我已經和兩家廣告公司談好了,馬上就要為我們製作廣告和宣傳品,你用了怎麼辦。」

姜瑜昆就給他說了等扶貧款到了在補上這錢,冷縣長就冷冷的說:「哪年扶貧款按時到過,到時候來不了不,那我和人家談半天都是白談了,現在不抓緊搞這些,今年下半年旅遊接待都要泡湯,這個錢誰說了也不能動。」

姜瑜昆是空歡喜了一會,現在馬上就無精打彩了,早知道就不給他彙報了,自己直接去把錢一要,他也怪不了自己什麼,但現在自己去要了錢就不好說了,縣長還認為自己不聽招呼,這不要也不好,要了也不好,他有些兩頭為難,想了一會他就明白,這還是冷縣長不滿季子強手太長,管的太寬,是在故意刁難。

但自己是無辜的啊,算了,還是把這問題推上去再說,他出來就給季子強打了個電話,把情況說了,問:「書記,你看這事咋整埃」

季子強一聽就上火了,你冷旭輝也太過分了,現在我說什麼你都要較個勁,你那政府難道我就一點不能插手,難道你是獨立王國不成,他就想直接給財政局肖局長發話,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小不忍則亂大謀,自己這樣一搞冷旭輝就真的下不來台了,算了,找個適當的機會在說。

季子強就壓住了火氣,對姜瑜昆說:「那就在緩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從其他地方找點錢。」

姜瑜昆見季子強為難,也只好說:「行吧,書記你也不要急,這事情我也想想其他辦法。」

季子強點下頭,很里很憋屈,但也沒有地方可說。

過了幾天,關於氮肥廠改革方案最新辦法又送到了季子強手裡,這一次冷旭輝是表面老實了很多,他讓馮副縣長給季子強送了一份過來,看看季子強還有什麼要修改或者特別提出的問題,季子強在認真閱讀後感覺還是不應如人意,特別是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什麼叫根本,就是不改就算了,改了就要保證它可以好起來,怎麼好起來,那關鍵就是氮肥廠設備陳舊雖然銷售好,產量上不去,生產的成本過大,大到已經利潤微薄的地步,你就是減少再多的人,最後還是要虧。

所以季子強沒有對這方案做任何的批複,他先要搞清一個關鍵問題,設備老化怎麼辦,最後在詳細的了解后得出了結論,那就是一個字:「換」。

換很簡單,這又涉及了一個字:「錢」。

錢從哪來,也是一個字:「騙」。

必須要找到一個可以出錢的投資人,騙是有點難聽,那就說是引資吧,他把這個決定告訴了馮副縣長,讓他們現在就開始在省,市等大報上刊登氮肥廠合資,獨資,收購,承包等廣告,同時給讓氮肥廠再搞點錢,對廠區的環境做下美化,做好在外來重要客戶考察時的一些準備工作,讓他們所以的經銷點最近不要拉太多貨,等到考察來人的時候,再放開拉,排隊的啦,為了搶化肥打架,吵架都可以。。

當然了,這些都是他的口頭交代,在馮縣長臨走的時候季子強對他說:「方法我都說了,怎麼辦你們看著去做,我剛才的話你聽清了就可以,但要是有人問起我,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你明白嗎?」

馮縣長哪有不明白的,笑笑說:「都是他們廠里自己的想法,和你我有什麼關係」。

過了兩天他就接到了飼料廠許老闆的一個電話,他說上次季子強陪同一起吃飯的一個老鄉,目前在市上投資了一個磚廠,看到水河縣氮肥廠的廣告,就想要買了個這個廠,打來電話問他。

這許老闆什麼人,他就是季子強的一個不帶工資的正式的,轉正了的托,他就一通的天花亂墜,一陣的高山流水,反正人家說的南方家鄉話,我們也聽不懂,就把那夥計說的心裡癢酥酥的,知道他和縣委書記是朋友,關係好,就托他聯繫下,最好可以請到書記一起聊聊。

這對季子強肯定是好事,他就滿口的答應了許老闆,讓他安排下,一起見個面。

他是真心的想把氮肥廠搞好,所以有一點消息和機會就不想放過,自己也想好了怎麼勸人家投資的一些話,就等那許老闆聯繫的結果了。第二天一早,許老闆的結果就來了,說那夥計很感興趣,希望見下季子強,那沒問題啊,季子強馬上問,在哪見面,許老闆就說,還是到柳林市去見吧,現在季子強是將就人家買主,也就不再多說,約好下午過去。

到了下午許老闆就開來了自己的車,這小子又剛換了一輛好車,他帶上季子強到了柳林市,一路上,季子強上去是死活要開車,許老闆也不心疼,就讓他很過了一把癮。

兩個人快到的時候,許老闆就給他那個老鄉姓魯的老闆打了個電話,那老闆就訂了個桌子請他們直接過去吃飯。

三個人見裡面,許老闆就做了介紹,季子強看那魯老闆也是久在江湖的生意精,圓滑,活套,客氣,會套近乎,就有點擔心,怕不好說服他。許老闆和那魯老闆就用家鄉的話一陣猛說,全都是鳥語,季子強望著他們是一句沒聽懂,他就看那魯老闆椒芰似鵠矗也不知道他們諞的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