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六十一章縣政府被堵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起去了縣政府的門口。 還沒走到就見那黑壓壓的一片人海,吵雜聲也是不斷的傳來,到處是人,亂成一團,街道的兩旁還有來看熱鬧的群眾,嘻嘻哈哈,地方小,平時沒太多的娛樂,這是個好機會。 看到他...

?放上電話,季子強就準備過去看看,他走了兩步,又倒了回來,沒有再向外面走了,他坐在了辦公椅上,點了根煙,慢慢的抽起來,他現在冷靜了下來,不想過早的介入進去,既然你冷縣長那麼厲害,先讓你吃點苦頭,這倒還是其次,還有一個原因,就像上次自己處理鄉上那事情總結的經驗一樣,鬧事的才來時間不長,現在還不很疲憊,正在興奮中,不如讓他們站幾個小時,疲憊不堪的時候自己再去給他們個台階下,所以他就決定讓他們多熬一段時間再說。。

這等待的一段時間裡,他不斷的接到政府那面的電話,也接到了冷旭輝的電話,冷旭輝想動用公安,但王局長說季書記有指示,不敢亂動,他在裡面急的亂跳,罵起了王局長,王局長就只好假裝斷電,掛掉了電話,不再理他。

冷旭輝來電話,他要季子強下令強行驅散鬧事的工人,季子強就雲山霧罩的給他說了很多道理,硬是不下那指令。

王局長說自己已經到縣政府門口了,請示下一步行動計劃,季子強告誡王副局長,不要受冷縣長的影響,老實呆著別動,但那面的情況隔上一會就要給自己彙報。

就這樣一直等到了快下班的時候,季子強才準備動身前去解救。

他下了辦公樓,院子里辦公室的人都跑了出來,一個個指手畫腳的議論紛紛,突然見他走了出來,全都做鳥獸狀散去,有幾個反應慢的,就被他叫住,說:「你,你,你,還有你,你們跟我過去。」這些人只好止住了撤退的腳步,和他一起去了縣政府的門口。

還沒走到就見那黑壓壓的一片人海,吵雜聲也是不斷的傳來,到處是人,亂成一團,街道的兩旁還有來看熱鬧的群眾,嘻嘻哈哈,地方小,平時沒太多的娛樂,這是個好機會。

看到他過來,很多進不了大門的政府人員也都圍了過來,是縣城的人還是有認得季子強的,見他來就議論起來,指指點點,說好說壞的應該都有,這個時候是人多勢大,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膽氣也都壯了。

化肥廠的工人一層層的圍在縣政府門口,嘰嘰喳喳的吵著,季子強這一幫的人就慢慢的靠了上去,在他們身邊的工人也看出來他們是領導,不知道誰大喊了一聲:季書記來了。人們就四處張望來找他,附近的也就自然的讓出了一條道。季子強旁若無人,高視闊步的走到了鬧事的人群里。

季子強越向里走,就覺得人越多,但他所到之處,人們還是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他就慢慢的走到了縣政府的門前,轉過身來,面對群情激動的工人。

漸漸的,吵雜聲小了,季子強還是沒有說話,他很清楚,什麼叫先聲奪人,現在他就這樣冷酷堅毅,目光咄咄的看著對面的人們,聲音從他身邊逐步的降低,慢慢的就擴散到了後面,人們開始安靜,也開始冷靜。

這個時候季子強才開始了講話,他大聲的說:「氮肥廠的廣大職工們,今天我不想多說什麼,就是來告訴大家一句話,你們要放心,政府和縣委的目的就是要讓你們過得更好,你們要是相信我的話,你們就派出一些代表到縣委來和我談,我管茶管煙,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回去,你們自己決定以後的路。」

在洋河縣裡面來說,群眾對季子強的總體評價還是不錯的,都說他清廉,果斷,辦法多,能力強,雖然好像有點花,緋聞不少,但還算是個心裡有老百姓的領導,因為老百姓其實也不求你領導多麼的高大偉岸的,只要你能為大家著想,大家就會擁護你。

所以今天季子強一說話還是很有點效果的,他說完了這些話就不再說話,看著下面的人群開始了小聲的議論,他在等著他們的決定。

下面人也是又餓又渴,還有的人也是不情願的來,鬧得厲害的就是估計自己要下崗的,感覺不下崗的也是來湊個熱鬧,免得別人罵自己,還有一部分是膽小的,看那警察滿街都是,也怕最後自己沒好下常。

下面那氮肥廠的很多的人漸漸的就有了動搖,有了妥協的想法,季子強就這樣等待著,他不急,在辦公室飯也吃了,茶也喝好了,煙也抽夠了,他也沒有像有的領導那樣去扯破喉嚨的冷慫的講,說完了剛才的話,現在他是一言也不發,大家都在僵持,都在考驗對方的耐力。

季子強在縣政府門口來回的度步,時間也在他一步步的移動中慢慢的消失,他在度步的時候,始終沒有去看下面又開始吵雜的人群,不知道現在他在想什麼,就那樣低頭來回走著,讓人感到很深不可測。。

冷旭輝在裡面辦公樓上,他站在玻璃窗前,很氣憤,也很無奈,他今天真的痛恨下面那個人,要按自己的想法,警察上去,抓他十來個,其他的人不是都嚇跑了,可恨的是下面那個人,他讓自己連一個局長都調不動,現在看來自己這縣長真是白當了,難怪大家都說洋河縣只有書記,沒有縣長。

可是現在自己卻只有靠他來解決這問題,解決好了是他的功勞,解決不好,問題還是縣政府的,這是多讓人鬱悶的一件事埃

他也在辦公室里度開了步,只是他沒有下面那個華書記度的那樣平穩,那樣安詳。

時間還在點點流去,有的職工看看沒什麼希望就開始離開了,有人帶頭,就有人跟隨,人在不斷的溜掉,這也是季子強早就知道的結果,什麼叫劣根性,什麼叫不團結,什麼叫自私,他心裡清楚的很。

終於,有人扛不住了,來到他的身邊,開始向他詢問一些事,他還是那句老話:你們推薦一些代表到縣委來和我談,我管茶管煙。

於是就有些膽大的開始說要和他過去談了,他就等待他們你推我,我讓你,最後選定出十多個人來,季子強現在才說話:「這些人和我去縣委會議室,其他的人都回家等消息吧。」

說完也不等大家離開,他就帶上這十多人走了,剩下的職工也沒了帶頭的,只好慢慢都散去。

大家一起來到了縣委的大會議室,辦公室的人和通信員一起給倒水,很快大家就坐定,季子強就開始了發問:「你們都是廠里推選的代表,所以我們今天可以好好的談下,你們為什麼要這樣,那位可以先說下理由嗎?」

這些人面面相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的站了起來說:「書記,那我就說吧,其實大家也不希望這樣,不是沒辦法了嗎。按現在的改革方案,我們這些老一點的職工就很可能被裁員,我們沒工作了家裡人怎麼辦啊,所以今天就想來討個說法。」

季子強在他說話的時候就打手勢讓他坐下說,但他直到說完還是站著,季子強就笑著對他說:「你們都可以坐下說,先喝點水,誰還有什麼疑問都可以說的,你們說完了,我來回答,怎麼樣。」他看大家都在點頭,就沒再說什麼了。

於是,就有人陸續的說了起來,這個說廠子應該改,但不能不讓他們沒飯吃,那個說自己過去的地都交給廠里了,現在回去怎麼辦,反正是說一千到一萬無外乎就是怕下崗,因為他們也知道,現在廠里負擔重,人員多,裁員是必然的,也是應該的,可是誰都不希望自己被幹掉啊,要垮大家一起垮。

季子強明白了他們的意思后,就希望可以開導他們一下說:「我們這地方小,信息閉塞,你們真應該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現在大城市很多人你叫他上班他都不上,做生意,跑海南,上廣州,那也把錢賺美了,現在我們洋河縣就有一個很好的機遇,縣上的大開發正轟轟烈烈,將來遊人多了,隨便做個什麼都不比廠里掙得少。」

這他也是說的老實話,只是現在的坐這的人都不怎麼相信,也不敢盼望的,他們想的就是上班,幹活,月底發錢,季子強看看短期不好改變他們的思想,他就不再相勸說:「我理解你們現在的心情,我也不勸你們了,現在就說下我對你們廠的下一步初步打算。」

他看到在坐的都一下子精神起來,就說:「過去的什麼方案是縣政府搞的,我只知道個大概,我現在可以給你們吃個定心丸,你們廠的改革方案暫停下來,等我們研究一個合適的方案再執行,大家都要體諒一下,縣裡也有難處。」

有他這句話,這些人都安定了心情,看來書記還是很體諒我們的,和社會上傳的差不多,是個好官,大家就交頭接燈鵠矗季子強也不制止他們下面嗡嗡的聲音,他只是淡淡的抽著煙,看著他們,他很明白,活在世上的每個人都不容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