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八章收買林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心態,說到把握是一點也沒有,現在季子強突然的提出,讓林逸百感交集,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季子強是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他知道自己已經可以讓她激動,讓她死心塌地的以後跟自己跑了,他就繼續淡淡的說...

?季子強笑笑說:「沒有,沒有,坐吧。」季子強指了指自己辦公桌對面的靠椅對林逸說。

看著秘書給林逸倒上了水,季子強就在心裡想,自己在洋河縣的勢力其實並不牢靠,現在需要是廣泛結交,多樹強援,官場有句話叫著多種花,少栽刺,只有審時度勢,以實力為後盾的權力和平過渡,才能讓自己完全的發揮自己的能力,展現自己的才智,所以這個林逸自己是可以考慮把她拉入自己的勢力範圍的。

季子強說:「我們有好久沒見面了吧,記得年前在你們鄉上去過。」

林逸就說:「是啊,那天我還是搭書記的車一起回來的。」

季子強連連點頭說:「對,對對,記起來了,呵呵,時間過的真快啊,不過林鄉長一點變化都沒有。」

也許是男人們的秉性,季子強也脫不了俗氣,他在說話的時候,也是帶著欣賞的目光早看著林逸,這或者也是一種不由自主的舉動,對於美好的東西,人們總是喜歡多看兩眼。

季子強的眼睛下意識地對林逸的身材上下搜索一番,林逸雖然快三十了,可是仍然風韻尤存,她身上渾身散發著丰韻少婦的氣息,季子強就在她對面,她也坐了下來,季子強就感覺身上充滿了氣血,他於是迴避了眼光的對峙,因為她的眼睛太迷人了。

這讓季子強有些緊張的樣子,他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林逸的臉,好迷人,林逸的眸子里已然是風情萬種,柔柔的,她的臉好紅好紅,粉紅的小嘴乾乾的微張著,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

忽然他發現林逸的臉上泛起了紅暈,不安的扭動了扭動身體,眼睛向他瞟了一眼,季子強連忙收回眼神,做出一副好學生模樣,心裡泛起了嘀咕,她的眼光怎麼如此柔美。

季子強很快就調節好自己的情緒,他已然飽受了傷害,就不會輕易的被其他什麼誘惑,雖然心裡有那麼一點的渴望,但理智在他身上更為突出。

他低下頭,取出一根煙,剛要點上,想了想又放下,林逸忙說:「沒關係的,季書記,你不知道我在鄉上每天要面對多少個煙囪,你抽你的。」

季子強已經放下了煙,對林逸說:「你在鄉上上也有好幾年了吧?」

林逸本來就是準備談這個事情的,現在一聽季子強這話,心裡一抖,這話是什麼意思,想調整自己??那會怎麼動,上應該是不可能的,自己還沒開始活動,平調或者降級,但自己在季子強來洋河做副縣長以後和他處的雖然不算太親密,但也沒有得罪過他啊,她就有點緊張的說:「是有幾年了,但工作上一定還會有什麼疏忽的,還請華書記多給指教埃」

季子強搖搖頭說:「你在那裡工作情況,我也聽到過一些反應了,感覺你能力還是不錯,所以我就想試一下,看能不能讓你上上。」他要用精神獎勵與物質賞賜相輔相成,完全的捕獲林逸的忠誠,哪怕這忠誠並不是永遠的。

林逸驚詫了,這個問題她最近也想過多次,縣上缺個副縣長,按資格,按能力,自己是沒有多少優勢的,自己這次來,也是抱著試一下的心態,說到把握是一點也沒有,現在季子強突然的提出,讓林逸百感交集,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季子強是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他知道自己已經可以讓她激動,讓她死心塌地的以後跟自己跑了,他就繼續淡淡的說:「我也不能保證什麼,但我會爭取,今天你既然來了,那就是讓你也有個準備,最近做什麼都謹慎一點。」

林逸也從激動中恢復了平靜,她知道,機會已經到來了,錯過這一次,又要等好幾年,但幾年對一個宦途中人,差距就會很明顯了,只是她搞不明白,為什麼季子強會幫自己,天上沒有掉餡餅的好事,那麼季子強圖個什麼,圖錢?圖色?看樣子都不像,她有點迷惑了。

「感謝季書記的提攜,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報答你。」林逸試圖探一探季子強的口風。

季子強的表情也就凝重起來,他可以聽的懂林逸的意思,他說:「我不是想圖你的報答,要圖那些,只怕就輪不到你了,因為你很適合那個位置,我看重的是你的能力和水平。」

如果他要錢,或者要色,林逸也是可以給他的,但那樣就是一次等價的交換,這不是季子強希望的結果,他要的是讓林逸,以後絕對的支持自己的工作,他要用這個位置,一次性的收買和控制這個林逸。

林逸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季子強就因為看重自己的能力,沒有索取和交換,就這樣準備幫助自己,

但林逸還是決定要表示一下,不然她會感到不安的。

到了下午,她還是帶上了幾萬元錢,見到了季子強,她拿出了錢,給季子強說明了自己感激的心情時,季子強的臉上就有了冷峻和莊重,季子強告訴她:「如果你認為我是為錢或者為其他什麼,那你林逸就錯了,你可以拿上錢去找其他人幫你。」

林逸很尷尬,臉紅了起來,但她的心卻完全被季子強征服了。

又坐了一會,也就到了下班時間,林逸就說:「我心裡很感激季書記,給我一個感謝的機會吧,晚上請你吃個飯,可以嗎?」

季子強就說:「不用感激,我說過這都是為了工作,再一個,縣上也就是個推薦提名,最後到底能不能被市裡批准,現在還不好說,等你以後真的任命了,我們在一起坐坐。」

林逸就搖頭說:「就算市裡最後沒有批准,我依然還是很感謝書記,所以書記一定要給我個機會。」

季子強為難的想了想,就說:「那行,只是我們兩人太冷清了一點,這樣,我把郭副縣長和黃副縣長也叫上,剛好還有點工作上的事情要和他們談談。」

林逸忙說:「行,那我先打電話聯繫個地方。」

說完她就聯繫了起來,季子強也就給郭副縣長和黃副縣長都去了個電話。

吃飯的時候,季子強沒有和林逸一路去,他讓她先去安排,自己又看了一陣文件,看看天也有點黑了,這才收拾了一下,趕到酒店。

季子強一進包間,幾個人就都站起來很客套的和他寒暄著,一起坐了下來,這林逸今天心情很好,表現出了大氣,洒脫,她二話不說,幾瓶五糧液就送了上來,一人一包軟中華,抽不抽都有,季子強也不推辭,他開了煙,一人散了一根,抽了起來。

一會,季子強就和大家都喝了一圈,後來黃副縣長就拿上瓶子走了個官,走到林逸時,黃副縣長喝了,林逸沒喝,他不願意,亮著空酒杯對林逸說:「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點;感情薄,喝不著;感情厚,喝不夠;感情鐵,喝出血。」

林逸酒量估計一般,今天本來也喝的不少了,就討饒著說:「我喝三分之一中吧?」說著用手指划著線。

「可以,喝最下面的三分之一。」黃副縣長不依不饒的樣子。

這時,季子強給林逸打圓場說:「酒逢知己千杯少,能喝多少算多少。喝多喝少要喝好,會喝不喝就不好。」

「這話實在,耐聽。」林逸說罷,把酒倒給季子強一大半,然後跟他碰了一下杯,說,「書記陪我喝一杯。」

季子強看了一眼黃副縣長,搖了搖頭,無可奈何地把酒喝了。

郭副縣長就插話說:「哎,林鄉長,你給季書記到的是上半截還是下半截埃」

林逸臉色一紅,看看季子強說:「領導說上就上,說下就下。」

大家哈哈大笑起來,季子強也是一陣臉紅。

「書記,來,我敬你一杯1林逸來到了季子強的身邊。

季子強說:「今天喝不的不少了,你也不要喝了。」

「書記,客氣的的話我不多說了,今天你一定要接我一杯。」林逸也不管季子強不斷的給她使眼色,想混過這一杯酒。

季子強不敢在多做糾纏,只好端起了酒杯,其他的人也都借著酒氣,再次豪飲起來。

吃完飯,林逸就一定要請季子強他們幾個活動一下,季子強還沒說話,那黃副縣長先答應了,但郭副縣長說晚上公安局還有個會,他要過去參加,大家也就沒有留他,季子強推不掉,就一起去了歌廳。

他們就道理一個乾淨清爽,管理也完全符級領導要求,裡面沒有小姐的歌廳,進去以後,老闆就認出了他們幾位,立即安排了一個房間,包間裡面還有休息室,不僅豪華而且清靜。

季子強看看這裡,也一臉滿意,說好久沒有在外面唱歌了,今天就破例一回。

林逸就要來了啤酒和果盤,大家就一定要季子強先唱一首,季子強就隨便點了一首張學友的歌,唱的還行,獲得了一片的掌聲,但季子強知道,就算自己唱的不好,他們也是會鼓掌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