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七章副縣長的人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季子強謹慎的說:「我當然希望是在本縣出一個副縣長,這有利於本土幹部的穩定。」 周部長呵呵的笑笑說:「你真會說說話,誰不知道在本地提幹部好啊,你這提一個副縣長,下面就可以以此類推的安排...

?天亮了,方菲沒有叫醒季子強,她不願意看到季子強那留戀的目光,在一種深沉悱惻的情緒里,方菲是那樣悲傷委婉,看著季子強那熟悉和英俊的臉龐,她的眼裡有了晶瑩的淚光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在季子強醒過來的時候,方菲已經走了,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季子強情緒一直是失落的,秘書小張或者看出了一點什麼,也就盡量在工作議程上做出一些調整來,讓季子強參加更多的公眾活動,讓工作來緩解他的心情,季子強也積極的配合著,因為他確實也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

方菲的離開讓洋河縣又要面臨一個新的問題,本來洋河縣的副縣長人數就不多,在配置上一直沒有其它幾個經濟好一點的大縣充沛,方菲的離開讓她原來分管的那一攤子衛生,文教,農村工作立即就有了一些問題,季子強就及時的給市委組織部的周宇偉部長去了電話,希望市裡可以儘快的考慮這個問題。

周部長就在電話里問季子強:「子強同志,那你的意思呢?」

季子強謹慎的說:「我當然希望是在本縣出一個副縣長,這有利於本土幹部的穩定。」

周部長呵呵的笑笑說:「你真會說說話,誰不知道在本地提幹部好啊,你這提一個副縣長,下面就可以以此類推的安排一溜的幹部,問題是你們縣上我們也仔細的研究過了,按國家幹部政策,你們這次要提升的第一必須是女同志,第二最好是少數民簇,你們縣上有沒有合適的。」

這到把季子強給問住了,他雖說是書記,但到底也沒有對全縣幹部都摸過底,上來才幾個月時間,而且最近一直是為經濟發展在忙,他就說:「周部長,我一時也說不上來,今天我就查一下,有合適的人選就給你報上去。」

周部長說:「行吧,你們可以推薦一個,至於最後怎麼定,現在還不好說,等最後我請示葉書記以後在說.。」

季子強連忙答應了,就對小張說:「小張,你聯繫一下檔案局,讓他們把科級以上的少數民族的女幹部檔案情況給我提供一下,主要就是學歷,歲數那些基本資料。」

小張就忙著去聯繫了。

季子強想了想,又給縣委組織部長馬德森去了個電話,讓他過來一趟,商量一下事情。

馬部長辦公室離季子強的辦公室也不遠,要不了一會的功夫,馬部長就到了季子強這裡,兩人客套兩句就坐了下來,季子強問:「老馬啊,你們組織部門對下面幹部了解的比較全面,我剛才還說調檔案局的資料呢,有你在這裡,應該都知道了。」

馬部長不知道季子強想問點什麼問題,就小心的說:「季書記是想了解一點什麼?」

季子強就把自己和市委組織部周部長說的情況給馬部長講了一遍,然後問他:「縣上科級以上的女幹部,而且還是少數民族的女幹部,有多少個?」

馬部長在季子強說的時候就很認真的開始想這個問題了,現在季子強問他,他就說:「季書記,要說科級以上的女幹部到是不少,但還是少數民族的,那就很難找了,在我的記憶里只怕洋河縣還沒有。」

季子強聽他這樣一說,就嘆息了一聲說:「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我們卻浪費了。」

馬部長見季子強如此表情,忙又說:「季書記,事情還是可以有點餘地的,正科沒有,我們可以在副科中選拔。」

季子強看著馬部長說:「副科?只怕有點差距,不好操作吧?」

馬部長說:「根據《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第七條的有關規定,特別優秀的年輕幹部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提拔。現在我們這就剛好可以套用這個條列。」

季子強對這些幹部任用規定其實並不很熟悉,現在聽馬部長這樣一說,也才明白了一點,他就對馬部長說:「那行吧,就勞駕你去查一查,看有合適的可以挑選幾個出來,我們研究后可以上會,通過了就給市組織部推薦上去。」

馬部長就答應了,他剛離開一會,小張又進來了,他對季子強說:「書記,剛才檔案局回話了,正科級的少數民族女幹部我縣還沒有。」

季子強點下頭說:「嗯,我剛才也聽馬部長說了,那就不用在了解了。」

季子強之所以很想在洋河提升一個副縣長,一個是本土的縣長對洋河理解程度要多一些,便於上手開展工作,再一個是這自己提升起來了,以後也好控制一點,不比外來空降的幹部,有的後台太硬,你根本就不好管理,就說方菲吧,在縣上工作好壞都沒人敢過於認真計較。

當天下午,馬部長就把幾個適合條件的副科女幹部名單和材料送了過來,季子強大概的看了看,卻在那三,五個人中發現了高壩鄉的女副鄉長林逸的名字,季子強用筆點了點這個名字問馬部長:「這個林副鄉長怎麼樣,你對她有什麼認識?」

馬部長多靈光的一個人,見季子強問起這林逸,那自然就是對這人看重一點,他就說:「這個副鄉長人挺不錯的,工作能力也強,在鄉上也是分管文化,教育,民族社團工作的,我感覺還行。」

季子強沉思了一下,他和林逸也算比較熟悉的,兩人一起吃過好幾次飯,雖然沒有太深的交往,但相對於那其他幾個人的名字,季子強更熟悉林逸,他就把名單遞給了馬部長說:「那就這樣吧,你們在研究研究,下次會上可以過一下。」

馬部長就不用在多問什麼了,他可以完全理解季子強的意圖,知道季子強已經傾向於這個林逸了,他就說:「好的,我們回去在好好了解一下,有什麼特殊情況在來給書記你彙報。」

這件事情在季子強的心裡算是過了,但在其他很多人的心裡這才剛剛開始,洋河縣的各路人馬都紛紛啟動了,對這個副縣長的位置窺視的人太多了。

季子強在辦公室不斷的接到了很多電話,他的手機,當然不是普通人可以知道號碼的,知道的一定都是縣上的幹部,所有的電話都是請他吃飯,或者想要和他見面,季子強明白這是什麼原因造成這電話的縮量急增,他最後只好把電話交給了秘書。

常委們明顯的又忙起來了,請客吃飯的,洗腳唱歌的,送禮給錢的,一個個忙的不亦樂乎,後來在打聽到了詳細的情況,知道這次要一個少數民族的女幹部,這才把很多人的希望破滅了。

但還有幾個沒有破滅,其中林逸就緊張起來,她自己也算了一下,在洋河縣符合這次提拔條件的正科幹部基本沒有,那就有可能到她們這個層次來選拔一個,當然,這對林逸來說只是一種可能性,也許人家從外地,或者市裡直接選派。

但對她來說,希望多少還是有一點,她也準備活動一下。

她很明白自己的優勢,也很明白自己的缺點,自己的優勢那就是女人的本錢,就像是向梅一樣,大家不是傳說因為她拉住了季子強所以就得到了提升嗎?那自己和向梅比,一點也不遜色多少,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照貓畫虎的用這個方法呢?

除了這個方法,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優勢了,自己錢也沒有多少,靠山,更是上面不認識幾個,而這次的機會就是千載難逢的一個機遇,能不能把握這就看自己了。

副科到正科對很多人都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多少人窮其一生,也只能在副科的位子上老去,而自己卻很有可能從副科直接到副處,這應該說是一種幸運了,那麼常言道,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自己是一定要花些代價。

一大早,林逸就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這到很有點出乎季子強的意料之外,季子強眉頭一皺,難道是馬部長給這個林鄉長透了消息嗎?不然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找自己?

季子強沒有把自己的懷疑表現出來,他不能把這個人情讓別人領了,這個情意要讓林逸記在自己的頭上,他很客氣的說:「林鄉長今天怎麼有時間下來啊,最近鄉上工作還順暢吧?」

林逸展露住迷人的微笑說:「今天下來辦點事情,順便來看望一下季書記,沒有打擾季書記的工作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