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六章芳菲的離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也許有點留戀,也許是一種解脫,他望著方菲說:「方縣長,為什麼要走的這樣匆匆忙忙,為什麼提前都沒有給我說一聲,本來我還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好好的工作幾年。」 方菲也是有些戀戀不捨,這個洋河縣有她太...

?但事情不完全由他控制,現在他必須打擾季子強那連綿馳騁的思考。因為他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方菲打來的,她問季子強在什麼地方,她說他想見見季子強。

季子強就點了下頭,他知道方菲如果不是有什麼大事情,是絕不會這樣急急忙忙的找自己,他示意小張回話,自己馬上回縣委辦公室。

季子強回去以後,方菲已經坐在了季子強的辦公室里,季子強就問:「方縣長,你一定有什麼事情要說吧?」

方菲點點頭,她的臉上有了一種很奇怪的表情,她說:「在洋河的這段時間,因為有你,我的工作和生活才顯得有了一點意義。」

季子強有點疑惑的說:「你為什麼要這樣說,是不是。」

季子強沒有說完,他就已經明白了,方菲要離開洋河了。

季子強說不清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也許有點留戀,也許是一種解脫,他望著方菲說:「方縣長,為什麼要走的這樣匆匆忙忙,為什麼提前都沒有給我說一聲,本來我還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好好的工作幾年。」

方菲也是有些戀戀不捨,這個洋河縣有她太多的回憶,有喜悅,有傷感,也有幸福和激情,而自己面前坐的這個男子,對自己來說更有理不清,剪不斷的情愫,自己對他的感情是複雜的,也是永遠難以忘懷的,他帶給自己了太多的渴望和熱情,也帶給自己了慚愧和嫉恨,而現在,一直到永遠,都會帶給自己無盡的會議。

方菲說:「看你最近工作很忙,就一直沒有拿這個事情來打擾你,以後,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季子強點點頭,有點後悔的說:「是啊,我太忙,對你最近關心也不夠,希望你能夠理解我,在過去我們有過很多誤會,也請你可以原諒我。」

方菲看著季子強,搖搖頭說:「其實應該獲得原諒的是我。」

季子強嘆口氣說:「人生總是有那麼多的誤解,但這沒有關係,因為只要彼此的心是真誠的,什麼誤會都可以消融。」

這個時候,季子強就想到華悅蓮和葉眉對自己的誤解,他是有感而發,他在感慨著自己,也感慨著別人,心裡有有了很多惆悵和寂寞,所有和自己親密過的女人都要離開自己,而自己還要孤單的面對這個煩擾的世界,他黯然神傷起來。

方菲也有許多的傷感,但這是辦公室,他們都想要表現的淡定一點,彼此笑笑,方菲說:「這樣也好,以後你到省城去了,至少有個人請你吃飯。」

季子強也笑笑說:「是啊,而且你還榮升了處長,這是不是以後洋河每年的費用只需要找找你就可以解決了。」

方菲讓季子強這個並不幽默的笑話給逗笑了,她呵呵呵的笑了一會說:「以後的紅包什麼的,直接送我那裡去,事情嗎?我會著情辦理的。」

季子強問:「準備什麼時候離開洋河,我好安排一下,給你辦個告別宴。」

方菲說:「那面催的比較急,我想就這三兩天就離開了,告別宴就算了,我只希望你可以給我送一下行。」

季子強點點頭說:「告別宴還是要辦一下,這事情我來安排。」

方菲就沒再推辭,說:「但我還想單獨和你告別。」

季子強凝重的說:「我也這樣想。」

過了兩天,下班天已經黑了,季子強帶上縣委的幾個領導,他們要參加方菲的離別宴,他們沒有坐車,很快就走到了酒店,在包間門口就見到了等在這裡的縣委和政府辦公室兩位主任,這是季子強點名安排的宴會,政府和縣委都不敢馬虎。

季子強進去一看,除了縣政府的所有縣長都在以外,方菲也坐在裡面,兩個人在那對視的一剎那間,都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大家坐了下來,季子強自然要說幾句對方菲的評價和表揚,冷縣長也發了言,對方菲更是高評價,對所有人來說,方菲已經走上了一條快車道,一個省政府的處長,在那個地方或者不算什麼,但對於下面的人來說,那已經遙不可及了,何況還是財政廳那樣的地方。

方菲也站起來說了一些感謝的話,酒宴救災歡樂祥和的氣氛中開始了,但季子強不管怎麼說,總是快樂不起來,不要看他也在笑,也在說著一些風趣的話,但他的心裡是有是有點失落的。

一會的時間滿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來,8.9個涼盤,有葷有素,紅綠搭配,色香味美。十多.個熱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服務小姐就打開了酒瓶蓋,給他們所有的人杯中添滿了酒,方菲端起杯子說:「今天難得書記和縣長都來為我送行,我很高興,感謝,感謝領導一貫的支持和幫助,來,我也沒什麼酒量,但第一杯我們就幹了吧。」

大家一起舉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過了三巡,菜也過了五味,所有人都開始給方菲敬酒,碰酒了,方菲也是客氣的說點感謝的話,喝的時候也很乾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

但季子強還是怕她喝多了,就對大家說:「方縣長是女同志,和差不多就可以,不要在敬了。」

季子強的話當然是管用的,所有人都收斂了許多,方菲很感激的看了一眼季子強,今天本來是想和季子強好好的喝幾杯,可沒想到一開始就被這些人給盯上了,不陪也不成,今天大家都是為自己而來,現在季子強幫她解了圍,方菲就端著酒杯到了季子強的身邊。

方菲給季子強添滿酒,碰了幾下,在碰酒的時候,季子強看她暗送秋波,含情凝睇著自己,那如淡煙般的鳳眉,一雙秋水般明眸流盼嫵媚,更是讓季子強心中無線留戀和激蕩。

他看著她時候,有了一種很想現在就靠過去吻她的衝動,這樣的目光讓她也感覺到了曖昧,兩個人都在相互欣賞,相互渴望但他們都知道這樣的場合是不允許情緒過度的釋放,兩個人只能柔情的望望,笑一笑還是分開了。

以後是怎麼喝的季子強就沒怎麼放在心上了,他一直在回憶這自己和方菲從相識到現在的每一個場景。

當酒宴結束以後,兩個人還是相會了,方菲已經沒有在那個小區住了,他讓季子強陪伴她到了酒店,這是她今天剛登記的,明天他就要永遠的離開洋河縣了,在酒店的房間里,兩個人互相凝視著對方,良久方菲才凄傷的說:「感謝你對我一直的關懷和寬容,我只有一個希望,就是以後你還會想起我。」

季子強默默的點點頭說:「怎麼可能忘掉你,我們有過美麗和浪漫。」

多情又纏綿的凝睇中,季子強輕輕的擁抱住了她,懷抱著這美麗又哀傷的女人,季子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許這就是一個無言的結局,他低下了頭,用自己的吻蓋住了方菲朱唇榴齒,方菲的臉頓時隨著羞澀之意而掀起了紅暈,彷彿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心臟狂烈的跳動起來。

沒有過多的語言,沒有分別的淚水,有的只是兩顆蕩漾的心。

他們是這樣的纏綿,這樣的柔情,這樣長久的吻在了一起。或許他們都知道今晚要發生些什麼,這或許就是一次兩顆星交軌后的永遠分離,季子強就想起了柳永的那首雨霖霖:方留戀處,蘭舟催發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季子強的吻由耳垂一直吻到脖子,又從她脖子吻到額頭,在那漂亮的額頭上有一種柔柔的光澤。看著這嬌柔美麗情人,他一手握住方菲的手腕,一手緩慢的脫去方菲的武裝。方菲的呼吸越來越混濁,季子強也是大口的喘著粗氣,脫了衣服的方菲一下子瘋狂起來,她拚命的親吻他,咬著他的舌頭,一隻手抓著他的後背,季子強感到後背有點火辣辣的。

他傻了,也暈了,只知道回吻著她的舌頭。

沒有傷心,他們也不去想那些傷心,只有此刻的瘋狂和激情。

「小壞蛋,小壞蛋,你會忘記我嗎?來吧,來吧……」她劇烈的扭動著,把心中的傷感都甩出了軀體。

當一切都平息之後,季子強憐惜的緊緊擁抱著她,方菲也嬌羞地依偎在他的懷裡,兩個人就這樣互相依偎著,互相訴說著,度過了一夜的纏綿,他們都不再傷感了,或者,這一刻短暫的美麗,就是他們兩人永遠的永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