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五章葉書記的冷淡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常的深刻,季子強不完全是把它看成一個領導必備的政績,他還把它看成是一個改變洋河縣現狀的契機,他相信,不久的將來,他一定可以讓這個在全市排名靠後的小縣,成為一顆明珠。 奠基儀式結束后,季子強就葉...

?季子強沒有完全發揮他那種獨特的、蠱惑人心的語言魅力,他不想成為今天的焦點,因為有更強大的人在旁邊,但他的簡短髮言,同樣別具風味,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在這位年輕官員的身上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一種是火,一種是冰,他的目光閃耀著迷人的光芒,如果繼續加以磨練,這將會演變為一種令人傾倒的領袖人物的魅力,任何人看到他,都會自然而然地聯想到這個年輕人不可估量的未來,這是一位即將升起的政治新星,一位註定的要掌控權力的風雲人物。

這就極大的刺疼了冷旭輝一直壓抑的心靈,他也可以看出季子強的所有優點,他雖然年輕,但他既不幼稚,也不衝動,他足智多謀,看一個問題的時候,在大的方面遠超自己,顯得高瞻遠矚,同時,在細節方面也毫不遜色,能夠很好體現年輕人既具有掌控全局的超強能力,又能夠拿出具體行動,但從心裡,他更討厭季子強身上的這些優點,在他看來,那都是做作和虛偽的表現,他多麼希望季子強是一個平庸的,黯然失色的人物埃和這樣的人搭班子,真是一種讓人恐懼的痛苦。

隨即季子強宣布儀式開始,會場外是禮炮齊鳴,台下是掌聲雷動,在歡快的音樂聲中,主席台上的眾人紛紛走到旁邊道路的新址上,場面變得有點熱火朝天的樣子,電視台的攝影機鏡頭、記者照相機的鏡頭一齊先後對準了他們,鎂光燈閃爍,記下了這歷史的瞬間。

整個奠基儀式很程式化,也很簡單,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新奇之處,不過半個小時就結束了,

可是它對季子強的意義就非常的深刻,季子強不完全是把它看成一個領導必備的政績,他還把它看成是一個改變洋河縣現狀的契機,他相信,不久的將來,他一定可以讓這個在全市排名靠後的小縣,成為一顆明珠。

奠基儀式結束后,季子強就葉眉和韋市長一行到縣委去,給他做簡單的工作彙報,其實的目的也就是想混點時間,請書記和市長留下吃飯,辦公室的人就開始在酒店準備了午餐,彙報工作也沒用多長時間,大家就一起來到了酒店。

剛把酒菜擺好,季子強就陪著書記,市長們走了進來,大家都請書記和市長上座,葉眉也不推辭,就徑直坐在了面對門口的上座,眾人在寬大的圓形飯桌前坐了下來,坐下以後葉眉用嫵媚但有神的目光掃視了大家一圈,調侃的說道:「華書記,今天我們可是難得來一趟,你準備了什麼好酒菜啊?」

季子強笑著說,「各位領導都是場面上的人,大酒店大飯店裡的山珍海味,各色宴席想必都吃膩了,我們今天就來換個口味。我們今天的飯菜特色主要突出綠色和農家山野風味,雖然不入八大菜系的菜譜,但也是別有風味。」

韋市長一聽就連說了幾個:好好好。

大家說著話,酒店的服務員就把菜像流水般的端了上來,很快就擺了滿滿一大桌子,這些菜確實都是些農家風味的菜,連盛菜的容器也很別緻,碟碗盆缽,形狀各異,菜肴也是葷素搭配,五花八門。有叫化雞,花椒狗肉,清蒸甲魚,素炒豆角,韭菜炒雞蛋,啤酒鴨,粉蒸肉說是農家風味,實際做的只怕比大菜還要精緻,此時滿桌子的菜熱氣蒸騰,香味四溢,早就勾起了一幫人的食慾來。

市交通局的田局長就說,「季書記,你這菜都上齊了,可是酒呢?你不會連酒都不捨得讓我們喝吧1

季子強笑眯眯的說,「各位領導,既然是吃農家飯,我們就喝農家酒吧,總是喝那些五糧液、茅台什麼的也喝膩了,今天也換一下口味。」

這時女服務員雙手端來一個大瓦罐,裡面盛滿了米酒,女服務員用勺子為每個客個面前的小酒碗里都舀滿了清甜爽口的米酒,米酒甜膩濃郁的香味四處飄散,更加勾得客人們食慾旺盛。市交通局的田局長不待別人相讓,自已就忍不住先幹了一大碗米酒,喝完后大聲說,「好啊,爽快!跟著書記,市長出來就是好。」

葉眉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話。

季子強笑這提醒他說,「田局長,悠著點,可別喝醉了1

田局長微笑著說,「沒事,這種酒的度數很低,比啤酒還爽口,而且不傷身體,營養價值很高。」

韋市長喝了一口酒,就說道:「小季啊,今天既然是開工了,你就要督促他們抓緊點,對你們洋河縣,我是很看好的。」

雖然知道他說的是假話,但季子強還是忙站起來,為韋市長添了一杯酒,斟酌著詞語說,「韋市長,感謝市裡給洋河縣的支持埃」

韋市長聽了季子強的話,打個哈哈,也不再說什麼了。

季子強又給葉眉倒滿了一杯酒,客氣著說:「葉書記百忙中能參加我們的開工儀式,我很感謝,我代表洋河縣幾十萬群眾,給書記敬上一杯。」

葉眉淡淡的說:「只怕你代表不了。」

季子強心裡一沉,卻也不能反駁,好在人多吵雜,也沒人太注意他們兩人的對話。

季子強也裝著沒有聽清,滿面含笑的陪著葉眉喝了這杯,酒席上的氣氛逐漸變得有些活躍氣氛,現場在坐的人熱情碰杯,你來我往,宴會廳里響起一陣清脆的「叮噹」聲。

看看吃的也差不多了,葉眉就提出要走了,季子強和冷縣長就不斷的挽留,葉眉說家裡還忙,要趕回柳林去。

葉眉說這話絕對不是在客套,在這些人面前她根本用不著客套,看來確實是有要事待辦,於是大家都一邊起身相送,一邊感慨的說,「唉,書記可真是不容易,為了全市人民的幸福,夜以繼日的操勞1

在一陣的馬屁聲中,大家把葉眉和韋市長一行送到了酒店門口,看著他坐上車,目送他遠遠離去,季子強和冷旭輝也就互相的打個招呼,大家才各自散開。

季子強又開始忙忙碌碌起來,他要啟動溫泉山莊的工程,還要關注道路的建設,同時他還給招商局下達了一個死任務,必須在上半年完成對五指山開發的招商引資任務。

對於全縣的招商引資,季子強最近連續的出台了幾個政策,他要加大招商力度,讓洋河縣有一個真正的變化。

由於修路和溫泉開發的動作很大,從省里到柳林市的各級領導都很關注,處在規劃範圍內的百姓也是人心震動,有人高興,有人發愁,有的人開始蓋臨時房,明的不敢,偷著的也蓋,都想在拆遷上能撈一筆,但季子強是不怕的,只要大方向和大原則定了下來,其他的都是不足掛齒的小問題了。

洋河縣也召開了全縣科級以上幹部大會,會上季子強作為主角,做了動員報告。

他報告中明確提出「一定要本著對洋河縣人民群眾高度負責的態度,全面打造一個讓百姓放心,讓百姓滿意的優良工程,也籍此讓洋河縣的經濟發展邁上一個新台階1

同時也呼籲:請洋河縣的父老鄉親能夠本著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對洋河縣的旅遊開發建設予以大力的支持!

會上,冷縣長也做了發言,力陳這次兩區建設工作的重要性、緊迫性,全縣各部門現在都要全力配合兩區建設指揮部的工作,有懈怠者,將會嚴懲!洋河縣這兩大巨頭的堅決態度,讓與會的各部門一把手心裡都膽戰心驚的,不敢掉以輕心。

今天季子強又準備到修路的現場去看看,車在春風中緩緩的移動,季子強打眼看看連綿不斷的田野,他的心也變得輕鬆了很多。這些天自己一直圍繞這開發計劃,每天不是開會就是構思。

計劃這玩意,也就是個計劃,一旦涉及到具體的問題,真是千條萬緒,想的再好,再全,有時候往往一個意外的小問題,都可以讓人傷神費力好長時間。

季子強到了工地,他慢慢在路邊上走著,秘書小張也不遠不近的在後面跟著,他即不靠的太近,影響到季子強的思考,也不離的很遠,萬一季子強有什麼事情他也可以及時上前。

這樣的距離也是小張總結出來的,作為一個秘書,有太多需要注意的地方。秘書,不管是那一級的秘書都是在一個演變的過渡期,他們在官僚中只能算是「僚」,絕對不是官,他們可以參謀,可以建議,但沒有一點真真的權利,權利的來源只能是潛移默化和旁敲側擊。

而縣長,書記就絕不一樣,他們是官。他們有很大的擴展權利,一個很小的縣長,他除了外交,軍隊,戰爭和管理範圍以外,和一個國家的管理是沒有什麼差別的。麻雀雖小,肝膽俱全,他們可以稱之為真真的一方諸侯。連很多局長,處長,廳長,部長也是沒有他們的這種複雜,所以,小張知道,季子強的不說話,往往就是一種思考和計算,他是不能輕易打擾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