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四章混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縣全區交通規劃地圖為底色,整個會場是熱鬧喜慶,氣氛熱烈! 為了今天的這個場景,季子強也是累得心力交瘁,自己是縣上的一把手,要邀請各級領導以及一些嘉賓,季子強只好打起精神,從縣電視台、宣傳部、公...

?可是他忘記了那是他覺悟高,其他人未必會忘記,他的手下,還有冷縣長的手下,都開始磨刀霍霍了,很快的,洋河縣一場讓人嘆息,又無法避免的鬥爭就拉開了大幕。

現在的鬥爭,已經超越了洋河縣最高權利的兩個當事人了,它就像是瘟疫一樣,延伸到了縣委和縣政府的各個部門,這樣的情況,也許不是季子強和冷縣長本身的意願,但無可避免的是因為他們的爭鬥引起。

就像是兩個君主,他們兩人的仇恨,已經完全影響到了各自控制的軍隊,所以邊境上就會不斷出現摩擦和挑釁,大有各為其主的意思。

政府很多的文件,規劃,計劃,到了縣委相關部門,就石沉大海,或者是改的面目全非。

同樣,縣委很多的指示,精神,活動,也常常被政府部門搞的似是而非,走樣出醜,這場鬧劇引起了季子強的高度關注,他不希望如此,他就竭其所能的想要控制住局面,但談何容易啊,衝突和仇恨,已經讓兩個派系的人紅了眼。

於是,那仇恨和害怕就疊加在了一起,形成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想要解開這個死結,對於冷縣長來說,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長此以往的這樣下去,可以說,受害最深的還是季子強,他不得不為洋河的工作做更多的設想,出更多的精力,本來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在相互對壘中,季子強就要費很多周折,勞心勞力不說,很多時候還誤事。

季子強開始頭大了。

他連續的召開了幾個會議,希望可以藉助自己的威嚴來控制事態的發展。

有效果嗎?有,但當一個部門在受到刁難,指責,挖苦和無理時,反擊就又開始了,在這一段時間,季子強也是傷透了腦筋,季子強最後還是決定妥協了,他不願意洋河縣這樣大好的發展形勢毀於一旦,他也竭盡全力的約束自己派系部門的配合工作。

更為重要的是,他去見了冷縣長,雖然是通過一件小事的商議,但還是表明了自己甘願退讓的心意。

而冷縣長也是深受其害的人,一個堂堂的縣長,不能夠做到令行禁止,不能夠參與到政府很多下屬部局的工作中去,這對他本身就是一個莫大的諷刺,他想制約季子強,也想趕走季子強,但至少要有個契機,有個足以讓他下台的機遇,現在這樣一陣的混戰,對他們個人是沒有一點的好處,反倒最後可能引起高層的注目,那結果誰都落不到好去,特別是冷縣長並沒有紮實的後台,如果季子強和葉眉的關係沒有破裂,這就讓他更加的處於危險的境地。

所以,他也準備讓洋河縣的鬥爭,從全面,轉向局部,從全體,轉向個人。

他接受了季子強的休戰請求,季子強說:「旭輝同志,部門間不配合,難協調的問題,一定要解決,這樣不好,會嚴重影響到洋河縣的正常運作和發展。」

冷旭輝也接上說:「是啊是啊,季書記,不管是處於什麼狀況,這樣亂下去,最後倒霉的一定不是他們。」

他的話說的很婉轉,其實意思很明確,最後倒霉的一定就是他們兩個,他們鬥爭也罷,打壓也罷,排擠也罷,還不都是為了一個「權」字,當問題出現嚴重的失控,最後也許兩個人都會喪失已經到手的權利,現在手上的權利雖然還不理想,還不趁手,但總比最後被上面一下子剝奪乾淨要強。

季子強和冷縣長兩個人都感覺自己還有希望,還不到同歸於盡的地步,所以,他們就只有妥協,把公開話的群眾鬥爭,轉化為兩個人的個人恩怨。

冷縣長看到了季子強的默許,就說:「下午縣政府有個會議,請華書記過去提綱攜領的講一下,這樣對我們政府的工作一定會起到推進作用。」

季子強想了想,他明白冷縣長的含義,就說:「行吧,那下午我就參加一下,對了,你讓他們把你們下午開會的議題內容給我送過來,我先看看。

「好的,沒問題,一會我就叫馮副縣長給你送過來。」

季子強笑笑說:「呵呵,秘書就可以送了,還勞動馮常務埃」

冷縣長謙虛的說:「應該的,我們都是你的兵嗎。」

季子強:「哈哈哈,你這個兵不好帶埃」

冷縣長也就憨憨的笑了幾聲。

在走的時候,季子強也一直把他送到了縣委的院子里,兩個人說著笑,在很多雙驚訝的目光中,季子強和冷縣長才道別分開了。

在後來,季子強和冷縣長交差的參加了縣委和政府的幾個會議,在會議上,兩個人也是口徑一致,對有些有意的刁難的拖拖拉拉,襯部門,都發出了嚴厲的批評。

兩邊陣營的人都傻了,怎麼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怎麼兩個斗的勁大的牛,會栓在一個犁耙上耕地了,那我們還斗個雞巴,最後是風箱裡面鑽老鼠,兩面受氣。

所以這場對季子強和冷縣長都存在的危機,在季子強妥協的背景下,暫時結束了,但這只是表面的一種結束,他們兩個人也都心知肚明,冷縣長依然還在不斷的尋找著季子強的露洞,他要找一個可以一擊必中的最佳時機來。

季子強同樣的不敢放鬆警惕,他知道冷縣長的妥協也只是一場戰爭的短暫休整,兩個人都沒有一劍封盒,所以都是只能等待和忍耐。

縣委和政府的相關配套部門,也都恢復了往日的工作狀態,雖然心裡未必很願意,但誰也不敢輕易惹事,季子強和冷縣長都在虎視眈眈的想找一個典型收拾呢,誰不懂事,那就冒出來試下,打不翻你不算打。短暫的和平,給季子強帶來了很大收穫,

今天,洋河縣公路開工奠基儀式正式舉行,縣上的幾大班子領導基本上,縣,市的媒體及諸多記者雲集,儀式地點設在洋河縣將要修建的路口。

會場四周是彩旗飢餓的狼,幾個巨大的彩汽球飢餓的狼,巨型條幅彷彿從天而降,各種標語隨處可見,由電視台提供的大型功放音響設備早已擺放凈,音箱里傳出嘹亮、激動人心的改革開放歌曲,主席台四周擺滿了鮮花,大紅地毯鋪滿整個地面,背後是大幅的背景圖,以洋河縣全區交通規劃地圖為底色,整個會場是熱鬧喜慶,氣氛熱烈!

為了今天的這個場景,季子強也是累得心力交瘁,自己是縣上的一把手,要邀請各級領導以及一些嘉賓,季子強只好打起精神,從縣電視台、宣傳部、公安局等各單位抽調人手,從會場的布置、設備安排、會場有關的警力安全等工作,一項一項仔細推敲、模擬,最終定下來。

離儀式開始還有一個小時,現在可以說基本就定型了,有些事情只能保持現狀了,但願不要出現什麼紕漏,坐在主席台旁邊的季子強抽空點了支煙,看著會場上一些各有關人員忙碌地樣子,他心理又把有關的事捋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大的遺漏,這才放心。最近這段時間由於工作的事,他抽煙越來越多。

正在想著,身上的手機響了,一看是馮副縣長打來的,電話里說車隊已聯繫上了,估計十多分鐘後到達,季子強扔掉煙頭,到會場上又去最後查看一番。

這時會場已經到了很多人了,場面倒也整齊、熱鬧,黑壓壓的人頭一片,聲音嘈雜,不少人認識的熟人都熱情地和他打著招呼,主會場遠一點的地方,停著一溜的推土機、挖掘機等大型工程設備,都無一例外地系著鮮艷的紅綢帶。

一會,就見遠遠地前面開道的警車閃著警燈慢慢地往會場來,後面跟著幾部轎車,季子強那邊一揮手,鞭炮其鳴,音箱里也傳出了歡快的迎賓曲,地毯的一頭站著一溜的禮儀小姐,這些都是從各大酒店、賓館請來的,手上托著貴賓胸花,車隊終於停下,葉眉帶著市裡的領導走了過來。

季子強一看,韋市長和市交通局的田局長都來了,他連忙上前,和他們握手招呼。

季子強在前面為領導們帶路,眾人按次序魚貫登上了主席台,會議由縣長冷旭輝來主持,首先是主持宣布,請葉眉和韋市長講話。葉眉的講話很簡短,這樣的場面她來的多了,根本就沒什麼太大的熱情,就是走個過場,但台下依然是掌聲雷動,人群歡呼,

韋市長和季子強並排站在一起,滿臉是笑容,還不時交談著,身後就是冷旭輝和縣上這一班字領導,還有幾個人大政協的老同志。

季子強是少不得要發言講一下,乙方施工的代錶王總也要做做保證和感謝,一切都是那樣的和諧和從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