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三章解約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村民鬧得不可開交,一直沒做下來,他就留出了人員準備接手這工程,但也有些擔心,不知道這情況是季書記故意製造的,還是那的村民本來不好惹。 在財政局簽了合約,王總又專門的來到季子強辦公室了一趟,一個...

?季子強就生氣的說:「結友鄉的村民太不像話,人家大亞公司公司為他們修路,他們還聚眾鬧事,想翻天啊,你一會就帶人和大亞公司張總一起去,看看都是誰在鬧事,不聽就抓他幾個。」

那面王局長趕忙說:「季書記啊,可不敢那樣,兩會剛開完,代表們還盯得緊呢,萬一出點什麼事可不得了,再說那個結友鄉在城鄉交匯處,村民本來也刁得很,經常是上訪省城,去年一個修水壩的,因為質量問題,最後鬧的大的很,硬把那老闆打殘了。」

季子強和張總一聽,都傻了眼,季子強吸口氣說:「我都忘了這事了,這些村民真的很難對付,不要說我,就是省長他們也敢告的。」

季子強說完就坐在椅子上不說話了,那張總又絮絮叨叨的說了好一會,也不知道季子強聽沒聽,反正他是光搖頭,不說話了,那個張總沒辦法只好自己離開了辦公室。

季子強見他走了,就聯繫上了郭副縣長,問了問溫泉山莊最近的情況,郭副縣長就告訴他,說安子若已經調集了上千萬的資金,準備縣動土,有幾個手續還沒下來,但等住不住了,邊干邊辦理。

季子強想想也只能先這樣了。

看看一切都安排好了,季子強算是喘口氣,坐下來好好的休息了一會,這就又想到了昨天葉眉那猜疑的目光,那是一種沒有任何情感,只有理智判斷的目光。

冷縣長也得知了季子強被市委葉書記叫去問話的消息,他也知道這次為什麼把季子強叫去,但他聽到這消息沒有像其他一些人那樣高興,他在不長的這段時間裡,也領教過季子強的厲害,他總感覺很難一下就把季子強打到,這是他理智的判斷,但他從心裡還有有個更大的期盼,那就是季子強趕快完蛋,他季子強現在已經是四面楚歌了,韋市長見不得他,葉書記又和他有了分歧,只怕他很難再像過去那樣逢凶化吉了。

他就懷著這樣焦急,自我承認又自我推翻的矛盾心情,整整等了一個晚上,到了夜裡他真想打個電話到季子強辦公室去探個底。

季子強是一點都不知道他的居心,也許不完全是這樣,或者季子強也知道他不會懷有好意,葉眉對招標的消息來源,還有那個喬董事長為什麼只是和他冷旭輝在聯繫,這種種的跡象都讓季子強有所懷疑的。

在偶然的時候,季子強也有點後悔,其實他們來是可以在兩會期間對冷旭輝的通過做點文章的,但他想到了曾今在吃飯時候遇到的兩位老人說的話,他收回了準備啟動的一次攻擊,卻沒想到冷旭輝繼續的這樣變本加厲的對待自己,但後悔有什麼用處呢,自己只能繼續的忍耐,除非到了他讓自己沒有辦法去忍耐的時候。

今天上班后,大亞公司的張總又來了電話,一連的叫苦,季子強就慢慢的開導他,讓他繼續堅持住,好好和村民們協商,不要把事情鬧大了,那樣對幫他的省領導和他自身的安全都不好等等,他不勸應該比勸了好,聽的那張總一身的發麻,真是後悔攬上了這麼個工程,項目多的是,怎麼就非要賭這口氣干這工程,現在是進退都難,這還罷了,天天的守這破地方,想想就慪氣。

季子強也就是要把他往這個上面趕,自己是不能不讓他干工程,可是一定可以讓他幹不成,這樣想想也算是對那個副省長的秘書出了口惡氣。

這樣有僵持了好多天,修路的工程依然沒能開工,在這樣拖下去,工程的進度就會出現問題了,那個大亞公司的張總也實在是忍受不了群眾的折磨,就提出放棄工程,他不放也不得行,他找到季子強要求退出合約,季子強那能輕易的同意,說到最後勉強給他個面子,季子強就說:「你也知道,過去是招過標,我強行讓你接了工程,到現在還有人說我和你有問題,你就說個老實話,我除了抽過你幾支煙,和你沒啥問題吧。」

張總是連連的點頭說:「是沒啥,是沒啥。這我可以證明。」

季子強就又說:「現在工期已經很緊張了,你這一退,我們還要再找別人,你說下我答應你,總要有個理由吧,上次為這事情,我還受市委葉書記批評了,這事我很被動。」

張總是叫苦不斷:「書記啊,你也知道,這不怪我吧,是那些村民太刁,你現在就是讓我干,我最後也肯定是趕不上工期了,哪怕我自己受點損失,那保證金扣一點,其他的退給我就可以了。」

季子強做沉思狀,想了一會說:「按合同規定,你保證金是要全扣的,可你是我介紹接的工程,我也要幫你啊,但不留些,真的我就過不了關,這樣吧,你留下二十萬,剩的全給你退了,耽誤工期我也想辦法幫你抗過去,你看怎麼樣。」

張總就又是喊窮,又是求情的說了一大堆好話,季子強也不想過於為難他,雖然對上次他的傲慢無禮,目中無人很是反感,但到底人家有個強硬的後台在,做事不要做的太絕,就網開一面的說:「你也不要哭窮了,那就留下十萬的違約金,就這我還要為你擔代很多麻煩,你再想下,要是不同意,那我就沒辦法管這事了。」

那張總是想來想去,還是無可奈何的答應了。

季子強就給財政局的肖局長和馮副縣長去了個電話,幫這個張總說了一堆的好話,他們也就都同意這樣辦了,季子強這才很客氣的把張總送了出去,對他說:「張總啊,我算是幫你都把這事情說好了,你自己也趕快的去把這事情結了,免得夜長夢多。」

那張總嘴裡說著:「感謝,感謝季書記。」人也是立馬就出了辦公室。

季子強看這他的背景,笑笑,有給肖局長去了個電話,讓他們在這面合同一處理完,就和上次中標的那個鼎輝公司聯繫一下,儘快的啟動整個工程。

第二天馮副縣長就叫來了鼎輝公司的王總,和他簽好了施工的合約,上次季子強給他說過準備好開工的話,這個王總也就留了個心,他最近經常派下面的業務員到洋河縣來探聽點消息,後來就聽說了大亞公司和村民鬧得不可開交,一直沒做下來,他就留出了人員準備接手這工程,但也有些擔心,不知道這情況是季書記故意製造的,還是那的村民本來不好惹。

在財政局簽了合約,王總又專門的來到季子強辦公室了一趟,一個是來感謝,一個是來探下季子強的口風。

季子強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就笑著對他說:「我原來給你保證過讓你來修,現在我做到了,所以現在我還給你保證,在你修路的時候沒人搗亂,你相信嗎?」

王總一聽這話,那還有不相信的,就千恩萬謝,但是為了保險起見,一定要塞給季子強十萬元,嘴裡說是:感謝啊,錢是掙不完的,大家都掙才是真的掙等等,可心裡想的是:你拿了我的錢,以後村民要鬧事,你就要管吧,那有拿人錢財,不替人消災的道理。

季子強本來是要拒絕的,但想到劉鄉長那裡修建大棚基地還短缺一下資金,所以也沒怎麼真的客氣,假裝推了兩下收下了,不過他也再三的告訴王總,那質量問題將來是個大問題,到時候要組織人去驗收的,那時候不合格,可別說我收了你錢不幫你過關。王總也算是明白人,都點頭答應了。

送走了王老闆,季子強就心裡好笑,原來當上領導就是好,想什麼來什麼。

季子強就把財政局肖局長叫來,按老規矩處理了,他告訴了肖局長,這個錢就給大棚種植基地劃過去。

冷縣長和他的一幫字鐵杆們,是早也盼,晚夜盼,等了好多天,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不是上次通知季子強過去見葉書記了嗎?怎麼回來季子強還是精神抖擻的到處跑,到處忙,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受了打擊的樣子呢?這讓冷縣長心裡就有點發毛了,那樣明顯的問題,怎麼季子強就能混過去,難道說葉書記和季子強依然關係很好,但上次在縣委會議室里,自己明顯是感覺到葉眉在溫泉項目上對季子強有極大的不滿。

直到那鼎輝公司的王總從新帶上人進場施工,冷縣長才模模糊糊的有點明白了,為什麼上一家老是有村民鬧事,這一家施工起來就風平浪靜了,看來這都是季子強的一個手段,這樣來看,季子強是獲得了葉書記的諒解了。

冷縣長想想的就氣不打一處來,自己費勁了心機的一步好棋,就這樣又被季子強給破解了。他就有了灰心和沮喪的感覺,這個對手太過強大和狡詐了,對付起來太費力了,但就此罷手,只怕也不能了,戰端一開,不見輸贏不回頭,這是官場的規律,自己想要收手,也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還是做好防禦,季子強吃了這個暗虧,他是一定不會無動於衷的,這次的反擊不知道他會從何處發起,還是提高警惕,防患未然。但季子強並沒有發起進攻,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每天總感到自己的時間不夠用,他暫時忘記了冷縣長帶給自己的種種麻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