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無十二章變大的隔閡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司機點頭,就把車開動起來,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到了公安處的院內,季子強讓司機在車上等自己,他單獨上了樓,找到了法制科,他要再見一見華悅蓮,做最後的一次努力。 這個問題他最近也想了好久,...

?這話讓葉眉大為迷惑,你都把工程給人家了還說什麼不是結果,扯什麼蛋,狡辯也要有點邏輯好不好,不興這樣亂扯的。

季子強繼續冷靜的說:「工程是給他了,但他永遠做不下來,他會自己提出毀約的,而且還會適當的留下一些毀約金。」

葉眉似乎有點明白了這話的內涵,他就問道:「你可以保證嗎?你用什麼辦法」。

季子強也是豁出去了,就淡淡的說:「因為那裡的農民會一直和他們糾纏。」

葉眉什麼都明白了,這小子原來用這土方法,雖然葉眉很了解季子強,但這個話還是讓葉眉吃驚不小,她也越來越對季子強有了擔心,這個季子強太可怕了,以後不是自己單純的警惕他,而是要嚴加的防範,一個不小心自己也許就會讓他算了。

葉眉的心裡已經動了殺機,她真想提前讓他出局,給他找個安全的地方讓他呆著,養虎為患不是她的特點,可借口呢,用這個借口很不妥當,也許會扯出蘇副省長,葉眉猶豫起來。

她又想到了過去兩人之間的親密和感情,她下不了手,她也不能完全的肯定這個季子強是不是已經和自己徹底的對立,僅憑三兩件事情是不能做出這重大的判斷的,她還想在觀察一下,在思量一下。

很長的時間葉眉都在矛盾中徘徊,她沒有辦法來下一個決定,最後她還是放走了季子強,她們再也沒有相互的留戀和曖昧的想法了,兩人客氣又淡漠的分了手。

季子強離開葉眉辦公室的時候,他記著打開了手機,手機剛開就接到了大亞張老闆的電話,季子強說自己在柳林市,有什麼事情明天在說。

那張老闆還想嗦幾句,季子強就裝著信號不好,喊了幾句,掛斷了電話,他笑笑自言自語的說:「不急,我們慢慢來。」季子強上車以後對司機說:「到是公安處去一下,我找個人。」

司機點頭,就把車開動起來,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到了公安處的院內,季子強讓司機在車上等自己,他單獨上了樓,找到了法制科,他要再見一見華悅蓮,做最後的一次努力。

這個問題他最近也想了好久,他知道兩人之間的裂痕在什麼地方,也知道這種裂痕很難在修補,一但相愛中的人,對於對方沒有了信任,或者說已經在心裡有了猜度,這樣的感情就已經很危險了,就算是勉強的相處,但問題總會像定時炸彈一樣,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它就會爆炸。

季子強敲開法制科辦公室的時候,華悅蓮正在低頭寫著什麼,開門的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她問季子強:「什麼事?」

季子強沒有說話,用手指了指華悅蓮,笑了一笑。

那個小姑娘也看到季子強這風度翩翩的外貌,就點一下頭,轉過身對華悅蓮說:「蓮姐,有人找。」

華悅蓮就抬起了頭,她一下子就看到了季子強那明亮的眼睛。

華悅蓮全身震動了一下,她看著季子強微笑的一步步走了過來,突然之間,華悅蓮說:「你不要過來,我們已經沒有什麼話好說了。」

她的聲音很大,整個辦公室都為止一驚,其他幾個法制科的警察也一起轉過了頭,用很不友善的目光看著季子強,其中一個警察就站了起來,快步的擋在了季子強的身前,說:「你是她什麼人,找她有什麼事情。」

季子強沒有想到華悅蓮的反應會如此劇烈,他臉上的微笑在慢慢消退,看著眼前的這個男警察,季子強黯然的說:「我是她過去的男朋友,想和她說幾句話。」

那個男警察就猶豫起來,他在回頭看看華悅蓮,就見華悅蓮滿面的激憤,笑臉脹的紅紅的,指著季子強說:「我們沒什麼好談的,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季子強一下就感到腹腔里空落落的了,好像自己已經沒有了心臟,沒有了呼吸,他痴痴的看這華悅蓮說:「就一小會,我們聊一聊,把誤會說清楚。」

華悅蓮搖著頭說:「我們之間沒有什麼誤會,我們也不用再說什麼,我們已經成了陌生人。」

季子強堅定的用手撥開了站在自己前面擋住去路的那個男警察,又走了幾步,到了華悅蓮的身邊,他直視著華悅蓮,臉上升起了一種痛惜的表情說:「悅蓮,你應該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你要相信我對你的感情。」

華悅蓮已經平靜了許多,她看著季子強,也很堅定的說:「我們之間已經不需要在說什麼了,一切都結束了。」

季子強還想說什麼,但他看出了華悅蓮臉上的表情,那裡有不屑一顧和強烈的蔑視,這樣的眼光很傷人,特別是對季子強這種心裡還有極強自尊的人來說,這比打他幾下都讓他感到難受。

她們就這樣相對而視,站了好幾分鐘,誰都沒有說話,辦公室里其他幾個警察也都密切的注視著他們。

後來季子強還是低下了頭,他帶著懇切的語氣說:「就算我的錯吧,你能原諒我一次嗎?」

華悅蓮沒有說什麼,她只是搖了搖頭,然後就坐了下來,開始寫她剛才沒有寫完的東西了。

季子強不由的有了傷心,眼淚在他眼框盤旋,他也低下了頭,一步步退著出了辦公室,他多想再一次看看華悅蓮,但辦公室的門被剛才開門的那個小姑娘無情的關上了,季子強的眼前模糊起來,他只能看到一扇木門了。

季子強上了車,一路無語的往洋河縣返回,但他又有點奇怪,這樣的分手好像只是帶給了自己一種短暫的一段時間的傷痛,在後來好像自己的心已經麻木了一樣,心中再也沒有了悲傷和凄涼,滿腦子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這樣想了一會,他竟然睡著了,睡的很香,直到車子停在了洋河縣縣委大院的門口。

走下車,季子強感覺自己的腳步有點輕飄飄的,他儘力的讓自己穩定一些,他嘴角掛著僵硬的微笑,和每一個從他身邊走過的人點頭致意,好容易堅持到了辦公室,他鎖上門,撲到在裡間的床上,又一次的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秘書小張走進他的辦公室。

對季子強來說,可以不管不問的睡上十多個小時的覺,這真是一個難得的記錄,早上起來他就感到肚子很餓了,小張給他打來了早餐,季子強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他一口氣的吃完了小張端上來的早餐,這樣的吃飯速度讓小張都有點意外。

小張就問:「書記今天胃口很好啊,要不我在給你盛點飯過來?」

季子強用餐巾紙擦了下嘴,說到:「不用了,現在吃的剛好,謝謝你啊小張。」

小張感到今天季子強很客氣,他就沒說什麼,趕忙幫他把桌子收拾乾淨,又把碗筷都收攏起來,他剛要給季子強彙報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這個時候,大亞公司的張總找來了。

張總急了一天了,現在總算是見到了季書記,他那天在季子強辦公室的趾高氣揚,盛氣凌人的氣質,今天已經消失殆盡,換來的是心急如焚,六神無主的樣子,季子強一點也沒有吃驚,他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所以他默不作聲的等在這裡,等他說話。

張總一進季子強的辦公室,臉上就堆滿了笑容,拿出了軟中華,一個勁的給季子強發,季子強就漫不經心的問:「你那工期抓緊啊,沒事不要老往這裡里,盯緊點,可不敢出什麼紕漏。」

那張總不聽他說還好點,這一聽,更是哭喪起了臉說:「季書記啊,這次你可是一定要幫我下,不然我真的過不了這關了。」

季子強很是吃驚的樣子問:「你說的什麼,什麼過不得的去,你說清楚點。」

張總就重前至后的述說了一番,怎麼怎麼的村民敲詐,怎麼怎麼的圍起他們要打,說的是可憐巴巴的,季子強本來今天是心情不很好,但聽他這一說,心裡倒是想笑了,你不是有副省長幫你撐腰嗎,你不會讓他調兩個坦克團來,把那些人滅了就成了嗎?還來找我。

想是這樣想,話可一定不能這樣說,他也很替張總難受和抱打不平的說:「還把他們給反了,怎麼可以這樣呢,你也是為他們修路啊,難道他們就一點不懂這個道理。」

說完就抓起了電話,找到那個鄉的號碼,撥了過去,那面一個幹事接了電話,季子強就生氣的問:「我是縣委季子強,你們鄉長在嗎,給我叫一下。」

那面就回答說沒在,到村上去了,聯繫不上。

季子強憤憤的放下電話,就對張總說:「他們鄉長不在,這樣,我讓公安局派人過去。」

他就按下免提,接通了電話:「我是季子強啊,你王局長嗎。」

那面馬上就回答:「是我,請季書記指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