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一章與葉書記的談話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但她還是掃了一眼上面的號碼,她對這號碼很熟悉,幾乎所有的省上主要領導號碼她都記得很牢,不用去查就知道那確實是蘇副省長辦公室的電話,葉眉沉默了一會,突然抬起了頭,用犀利的目光掃向季子強說:「因為他的電話...

?葉眉很快的打斷了他的話說:「喬董事長那件事情,我已經給你擺平了,給省委樂書記我做了專題彙報,讓他勸了喬董事長,改變了最初的決定,他已經不要那個溫泉了,但他看上了你們城郊一塊地。」

季子強一聽葉眉這話,心裡是一陣的放鬆,這一關算是過去了,但說到看上另外的一塊地,這季子強到是沒有聽說過,他有點疑惑的問:「他看上那一塊了?」

葉眉也略顯驚訝的問:「這你不知道?他沒和你談過?」

季子強搖搖頭,現在他是一驚一喜,喜的是喬董事長知難而退了,這保住了自己的溫泉山莊,驚的是,喬董事長既然看上了洋河的地,為什麼就沒有給自己說下,難道他最近和冷縣長一直在謀划這件事情嗎?冷縣長也一直不給怎麼彙報,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季子強搖搖頭說:「喬董事長就上次見過一面,以後我們再沒見過,不知道他看上我們的那一塊地了。」

葉眉眉毛一楊,心裡有點不快,這個喬董事長也有點過分了,就算你是上面樂書記介紹的人,但至少也應該和當地主管的季子強聯繫一下吧,你和冷縣長都把事情說的差不多了,也一直不給季子強說,安的是何居心。

但她沒有表現出自己的不滿,她淡淡的說:「這樣啊,我以為你們談過了,那這事情先不說,等我到時候讓他和你在好好談談。」

季子強點下頭說:「行,我等他。」

葉眉沉吟片刻說:「那我們談談第二個問題吧。」

季子強見喬董事長這事情雖然有點蹊蹺,但保住了溫泉山莊,心也是有點輕鬆了,就說:「不知道葉市長這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葉眉沒再猶豫,單刀直入的說:「好,那就說你為什麼在修路的工程招標后還要換人,而且還是換的一個名聲很差的公司,在這裡面到底你是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你把這個問題給我講講。」葉眉不想再和他繞了。

季子強在來的一路上什麼問題都想過了,唯獨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現在葉眉直接挑明這問題,給他了一個冷不防,他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同時,季子強也暗暗的心驚,看來在洋河縣是有人一直在算計著自己,這事情還沒過多久,葉眉都知道了,以後自己真要小心一點,洋河的形勢還很複雜。

而在他很難回答葉眉這個問題的時候,在洋河縣的結友鄉,大亞公司的張總正在受到幾百村民的圍攻,他的翻斗車已經被掀翻在地,村民大聲的呼叫著,要把他們趕出結友鄉,他只好先不斷的向後退去,以免狂暴的村民把他打翻在地。

不要看他平常很兇狠,見了市長他不怕,見了縣長,縣委書記他更不再眼裡,但他真的很怕這些農民,他的幾根肋骨就曾今在一次工程中被他眼裡的刁民打斷過,所以他選擇了後退。

張總今天是一早就來到結友鄉的,一切準備好,就放了幾千響的炮,準備正式開工,還沒開挖,就趕來了很多村民,堵在了路口,說路邊的地是他們的,將要擴寬的路邊上的樹也會是他們的,甚至於那路邊的茅草廁所也是他們的,都要換成錢給補賞,不然就不讓動工。

這就把張總給難住了,他就不們交涉,給他們講道理,說修路也是為他們好等等,講也是白講,哪有人聽啊,最後發現實在講不清楚道理,他就問了下,這些東西要多錢。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些人真是窮瘋了,要出的價錢,高的是離譜,這還不說,這些個刁民還提出了很多附加條件,什麼他們要包土方啊,要給他們安排多少人搞工程啊,還有。

這怎麼談得攏,不多時候他們公司的人就和村民推推搡搡的動起了手,時間不大,就像是沙家里的游擊隊一樣,從一些殼殼拉拉里鑽出了很多人來,手裡還都提著個钁頭什麼的,給他們來了個大包圍。

好在這些農民就是想要錢,這樣他們才免於被全部撂翻的危險,他就邊退邊商量,邊商量邊退,一直退出了施工地界。

他氣急敗壞的給冷縣長去了個電話,冷縣長聽說后就打電話給鄉政府,鄉政府回答說鄉長和書記都下村裡去了,聯繫不上,冷縣長也是沒了辦法。冷縣長就又給公安局的新上任的王副局長去了個電話,叫他帶人火速趕到現場去,王副局長早就接到過季子強的招呼,所以嘴上答應的呵呵的,就是不挪窩。

冷縣長後來想想也不管了,你季子強定的工程,搞亂套有人收拾你,他也來了個失蹤。

這張總就想到了給季子強打電話了,可就是怎麼也打不通,因為季子強在進葉眉書記辦公室前已經關掉了手機,此刻季子強正在市委葉書記辦公室準備回答葉眉書記那個出其不意的問題。

季子強現在不回答也不可能了,因為葉眉就這樣一直的盯住他,他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沒有可以岔開的話題,季子強只有先試探的回答:「葉書記,本來我也不願意換的,是出於無奈,才這樣做的。」

葉眉沒有接他的話,依然靜靜的等待他繼續說,大有一副你季子強說不清楚就走不了架勢,季子強知道今天是躲不掉了,那就撿有用的說吧:「本來我沒有過問招標的事,但飛標的這家大亞公司找了過來。」

季子強停了下,想要隱瞞省政府蘇副省長秘書這段,一旦說出就會給自己在上面樹立一個潛在的敵人,可是不說出來今天自己怎麼過得了關,這樣的事可大可小,小可以說你是大意,是草率。

大可以說你是瀆職,是出賣,以現在葉書記對自己的誤會,很難說她會不會原諒自己。

現在是救急,也不要想那麼遠了,就像是下棋,明明知道自己的車一躲,後面自己會很被動很難走,但也不能讓對方把這車一口吃掉,那後面就不是難走,是很快自己就完蛋了事。

再說沒有個合適的理由,葉眉也不會相信自己的話,她不比別人,她對自己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所以季子強就繼續說:「大亞公司來並不可怕,但他的到來還伴隨著一個省政府蘇副省長的電話,你說我能怎麼辦?」

他把電話由蘇副省長的秘書換成了蘇副省長,這樣更能加大說服力度。

果然葉眉打破了剛才的沉寂,她有點驚詫的抬起頭看了一眼季子強說:「蘇副省長過問了?」

季子強就點點頭,他想這樣葉眉應該理解自己的苦衷了吧,你是市委書記,你可以不怕他一個副省長,但我就是一個小小的七品官,我能不怕嗎?

葉眉也對上面有的領導行為很是不以為然,這樣的事情,你一個省級高層領導也要插手,想起來都為你臉紅,你也太掉價了吧,但她也不會單憑季子強的話就完全相信,因為也有過借上面領導之名行自己骯髒之事的先例,葉眉就不動聲色的問道:「你怎麼就知道是蘇副省長,你認識他。」

季子強沒有說什麼,他拿出了手機,調出了那天接聽的號碼遞了過去。

葉眉沒有去接手機,但她還是掃了一眼上面的號碼,她對這號碼很熟悉,幾乎所有的省上主要領導號碼她都記得很牢,不用去查就知道那確實是蘇副省長辦公室的電話,葉眉沉默了一會,突然抬起了頭,用犀利的目光掃向季子強說:「因為他的電話,你就放棄了原則和黨性,你就出賣了國家的利益和你的良心,為自己升官發財鋪墊道路嗎。」

季子強了解葉眉的性格,現在就算是蘇副省長給自己打過招呼,也未必就會讓她原諒和放過自己,溫泉山莊的事情,是樂書記給葉眉打的招呼,自己都不同意,現在一個副省長的話,自己就同意廢標了,這從道理上有點說不過去,但季子強要把問題都說清楚,他又怕會給自己帶來一個後遺症。

季子強有點為難了,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如果說出自己的計劃,說出自己會用手段讓那家公司自己放棄,那也就是坦白的告訴了葉眉,自己是一個手段高超,甚至是歹毒的陰謀家,在兩人之間誤會越來越大的情況下,那也就會讓她永遠的提防自己,永遠的警惕自己了。

他不想說出自己後面的計劃。。

葉眉卻說話了,她不能容忍一個阿諛奉承的人,特別是這個正在慢慢的遠離自己的人:「季子強,我告訴你,不要以為沒有收錢的出賣就不是出賣,我還是可以用這個問題讓你受到懲罰的,一個沒有原則的領導,同樣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

季子強在思考了一下后說:「葉書記,我知道你嫉惡如仇,我也不會去為強權低頭,我的妥協只是一種手段,它不是最後的結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