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五十章葉書記的召喚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看他樣子不是挖苦也不是開玩笑,那鄉書記就大著膽子說:「真的要我們出力啊,那季書記你就指示,刀山火海,絕不退縮。」 季子強也相信他們是可以按說的去做,就壓低了聲音,如此這般的交代了一番,鄉上...

?很快財政局下屬的招標辦就和大亞公司簽訂了工程合同,在簽訂的時候,肖局長就按季子強的指示,提出了很多保證金,那張總看這項目來的不容易,也就答應了,在工期的問題上也簽得比較嚴格,但這對張總來說,他是一點也不在乎,他不是第一次做這種項目,多少還是推算的出施工時間的,他也就答應了,合同簽完,他就動起來了,分包的分包,招人的招人,上設備的就上設備,忙了起來。季子強估計這忙也幫了,他至少還應該來感謝一下自己吧,或者是送個禮什麼的,但人家根本是不帶甩他的,他也就笑笑說:「好小子。你這樣作就對了。」

早晨吃完早餐,季子強就帶上車,準備到結友鄉去,這個鄉就在城郊,是大亞公司修路的起始位置,道路將來也會橫跨全鄉,他本來準備叫上秘書小張的,拿起了電話他又想想,放了下來,決定自己一個人去,一路人也不多,他就坐在了後排位上,一路鶯歌小唱的到了結友鄉,鄉政府最近也比較忙,剛開了兩會,很多事情要落實,這再加上要修路,很多事情就堆在了一起,鄉長不敢像平常那樣睡到太陽當頭才起來,今天是早早就來到,也算他娃運氣好,不然今天季書記來了見不到他,有他喝一壺的。

很快的就到了鄉政府,季子強就見鄉政府治安室外面圍了幾個人,季子強從旁邊過的時候駐足看了一下,就見治安室裡面站這一個很妖氣的女孩,房間里派出所的一個幹警正在問話。

門外面一個少婦帶著個孩子也在看,那孩子指著房間的妖艷女人問媽媽:「她是幹什麼的,穿的那樣漂亮?」

那少婦不好回答兒子,就說:「她是演員,表演節目的。」

旁邊有一個肩頭上扛著一袋茶一敵ψ挪遄歟骸澳閼廡∠備荊你應該說實話。她是幹什麼的你不懂么?她是陪人睡覺的1

那小孩不太懂,又好奇地問媽媽:「陪人睡覺會生孩子嗎?」。

少婦沒好氣看了一眼那個賣茶葉的,恨恨地回答:「當然會,不然哪有賣茶葉的人?」

季子強聽到這裡,心裡是一陣的好笑,看看那賣茶葉的人,好似懂非懂的再想呢,技女怎麼會生賣茶葉的人,那不是和自己搶生意嗎?

季子強就不再聽了,走到了鄉長辦公室外面,他就敲了下門,也沒等裡面招呼進去,就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鄉長突然的見季子強來了,吃驚不小,怎麼書記來了自己還不知道,趕忙請他進來,發煙,泡茶,彙報工作,忙的個不亦樂乎,又出去對外面喊了一聲:「去把書記叫來,就說季書記來了。」

幾分鐘不到,鄉上的書記也跑了過來,參加了彙報。

季子強等他們忙完了才說:「書記,鄉長,我今天來不是檢查工作,也不準備聽你們的彙報,是為下一步修路施工來專門看看。」

鄉長和書記一聽這事,就停止了彙報,鄉上書記就馬上表態說:「季書記,你放心好了,修路是利民的大事,也是我們鄉以後走向發展的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我代表鄉黨委和鄉政府,向你保證,一定會很好的配合這次修理,能出力就出力,出不了也一定為他們提供方便。」

鄉長沒等書記說完話,他也就趕忙的表態,堅決支持,絕不馬虎。季子強聽了這話一言不發,嘿嘿的笑了,笑的書記和鄉長有點滲的慌,他們互相看看,都不知道是什麼地方說錯了。

季子強笑了幾聲,才慢條斯理的說:「我理解你們對修路的渴望,也相信你們可以很好的配合,但我有個難處,想請兩位幫個忙埃」

說這話的時候,他臉色是平淡的,讓人摸不清他的心情,也讓兩個鄉領導更加的緊張,縣委書記叫我們幫忙,開什麼國際玩笑,不會是說的反話吧。

鄉書記就小心的問:「季書記,有什麼指示,我們一定認真貫徹落實,那裡做的有不好的地方,也請季書記給指出來,我們一定改正。」

季子強搖了下頭說:「真的是讓你們幫忙。」

看他樣子不是挖苦也不是開玩笑,那鄉書記就大著膽子說:「真的要我們出力啊,那季書記你就指示,刀山火海,絕不退縮。」

季子強也相信他們是可以按說的去做,就壓低了聲音,如此這般的交代了一番,鄉上這兩個領導也聽的連連點頭,高興的很,這麼重大的事都交給自己辦了,那還有什麼說的,季書記一定是很相信自己了,鄉長和書記都是滿心的歡喜。

這樣過了幾天,市委葉書記的秘書突然打來了電話,讓季子強下午上班前趕到柳林市委葉書記的辦公室,通知是縣委辦公室向梅接到的,她從那秘書說話的口氣里感覺到了一些對季子強不好的味道,她趕快安排好車,又上去給季子強彙報了通知內容,季子強雖然心裡也似乎知道麻煩到了,但在女人面前一點都不掉架子,他笑笑說:「奧,葉書記一定要聽取工作彙報吧,沒什麼關係。」

其實季子強心裡清楚的很,葉書記何等的人,沒有重要事情會讓秘書打電話嗎,一定有什麼壞事。

他心裡也開始擔心了。

吃完了中午的飯,他就上車了,一路上他悶著個頭,使勁的想葉眉找自己會是什麼事情,她該不會又是提起那個溫泉山莊的問題吧?但不是這問題,還能找自己做什麼,他想了一路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司機不敢打擾他,一路也不說話,也不敢開車上的破喇叭,和他是一樣,悶到了柳林市市委大院。

門衛也是很熟練的,一看車牌號沒超過百位數,立馬放行,知道小號車上坐都是些領導,自己在攔下了,那是自討沒趣,季子強就在車上又把自己帶的筆記本,簽字筆什麼的檢查了一遍,懷著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心情,走進了葉書記的辦公室。

葉眉書記看他進來,從辦公桌前走了過來,指指沙發,讓他坐下,葉眉想好好看看季子強的表情,就不相信你不害怕,不擔心。

季子強問聲好也就沒有猶韻呂矗因為他太明白一個道理,每個人做任何事情都要把握好一個度,過之則猶不及。

下級對上級採取何種態度都不是一成不變的,要因時,因地,因人,因事而異,有所區別和變化。這裡面門道學問很深,門道也很多,其實就靠的是一個「悟」字。

有時候,一般在人多的時候,下級人員對上級領導要態度殷勤,面色誠懇,該裝憨厚裝憨厚,人家會看作你是對領導的尊重,知禮守常。而有時候你過於奉承討好,則會讓他覺得你是奴顏婢膝,阿諛奉承之輩,骨頭沒有四兩重,反而會讓領導從內心裡鄙視你。

怎麼把握這個點,怎麼可以調整好,這就全看你的閱歷,知識,還有經驗了,季子強有些理解葉眉的,所以此刻他要顯得坦然,無懼。

葉眉也在旁邊看在眼裡,不由的心裡贊道:小子,你夠很,就這你都不倒架。

葉眉用一種難以描述的複雜的眼神望著這個自己提起來的年輕人,她的心態也和她眼神一樣很複雜,有時候她真想教訓一下這個妄自尊大的人,但有時候她也會被他這種仕途中少見的銳氣折服,葉眉也說不上自己是想如何對付他。

季子強沒有等他來詢問自己,他很鎮定的說:「葉書記最近都還好吧,早想來給你彙報,今天剛好。」

葉眉擺了下手,用一種低沉但很威嚴的聲音說:「看來我們是想到一起了,那就好好的談下,你先說下最近洋河縣的工作情況。」

季子強就把縣裡怎麼準備修路,怎麼準備對工礦企業整頓改革,怎麼解決農村乾旱等等問題做了詳細彙報,也不知道葉眉有沒有認真聽,因為從季子強開始說到現在,葉眉始終沒有看季子強一眼。

這就給季子強製造了很大的壓力,就像是一個老師在上面講話,下面學生都不看他,你說他心裡發毛不發毛,所以他說說的聲音就小了很多,但辦公室很靜,他聲音再小也是可以聽到的。

為了儘快結束自己這樣很被動的局面,他把其他很多東西都簡略了,當他講完,房間一下沒有了如何聲響,變得凝重,這樣的氣氛在偌大的房間里悄然瀰漫開來。

葉眉彷彿突然從睡夢裡驚醒一樣抬起了頭,眼光幽黯,深邃,他緩慢的說:「還有兩個問題你沒說吧。」她的語氣里沒有摻雜任何感情的成分。

季子強心裡一愣,還有兩個問題,是那兩個問題,他只好強笑著說:「不知道葉書記是指那兩個方面。」

葉眉笑了一聲,但臉上沒有笑,肌肉也沒有動:「先說喬董事長的事情。」

季子強這一下又開始緊張了,怎麼葉眉老是糾纏在這個問題上,季子強就說:「喬董事長那個問題我也反覆的考慮過了,但還是擔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