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四十九章囂張的後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才接他電話生氣的時候想過要還擊一下的,看現在感覺最好不要惹怒人家,有時候秘書也不能等閑視之,自己做過秘書,裡面的門道也多少體會的出來,他想了下就說:「現在他們的標已經開了,你給我點時間,我在考慮下。」...

?可是如果自己不答應,那是什麼後果,多了一個在省上的仇人且慢,我到是先看看他的關係有多大的分量再說,不去想了,先等等這張總後台來電話,要是一般人,也沒必要動這腦筋。

季子強就不再說什麼,坐在了辦公椅上,等那電話,張總也坐了起來,兩個人都沒在說什麼。

過了一會,自己的手機就響了,他拿出來一看,前面幾個數字是省政府的,就在桌上的電話單上掃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電話從蘇副省長辦公室打來的,他來不及在想了,就趕快接上,那面卻沒有他預想的聲音,感覺是個年輕人在說:「你是洋河縣的季書記嗎,我是蘇副省長的秘書」口氣很硬,很冷。

季子強現在知道這張總的厲害了,他小心的回答:「我是季子強啊,你好。」

那秘書就很嚴厲的說:「張總那事你們怎麼搞的,連省上的招呼看來都不管用了,你這書記當的也太牛了吧。」

季子強開始還是很小心的聽著,看他這話越說越狂妄了,你就是個副省長秘書,也不用這樣不把我縣委書記當回事吧,就想反唇相譏兩句,但想想還是忍住了,到底現在已經不是過去的時候了,現在他多了很多成熟和穩重,也多了很多耐心和計謀,他就準備擺開拿手的花套路,老子叫你拽,看我怎麼對付你。

他很誠惶誠恐的回答說:「那裡,那裡啊,秘書,我真的就是剛才知道這事的,原來你們找的是冷縣長,他也沒給我說過你們這回事,我要知道了,你說我又不傻,當然會儘力成全這事。」

那面秘書聽他這樣說了,也是緩和了下嚴厲的語氣,看來這次真的是冤枉這姓任的書記了。

在他的記憶里,在他的經歷里,也沒有誰違抗過自己的招呼,不要說你個小小縣委書記,就是市長,也要給自己幾分面子,他和藹了點說:「剛才張總也說你不知道,看來你們書記和縣長的協調有點問題啊,在下面工作一定要知道團結,不要動不動就你整我,我斗你的,記住了,嗯,那你說現在這事怎麼辦。」

怎麼辦?季子強也不知道怎麼辦,剛才接他電話生氣的時候想過要還擊一下的,看現在感覺最好不要惹怒人家,有時候秘書也不能等閑視之,自己做過秘書,裡面的門道也多少體會的出來,他想了下就說:「現在他們的標已經開了,你給我點時間,我在考慮下。」

那面秘書的口氣又變的冷了:「你還考慮什麼,我今天就給你撂句話,這事你要辦不了,我看那你也準備好下來學學人家是怎麼當領導的。」

季子強那個氣啊,媽的,是人不是人都可以訓我,老子也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好欺負,咱們騎驢看唱本,邊走邊看吧。但他嘴上卻不是這樣說,他顯得很害怕的回答:「我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我會好好處理,好好處理。」

那面電話就啪的一下掛斷了,連拜拜都懶的和他說,他現在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了,為什麼所有人都削尖了腦殼朝上爬,官小了真他媽的受氣,也暗下決心,以後一定要搶個更大的官噹噹。

這面坐在沙發上的張總看他們打完了電話,嘴腳流出一份譏笑,也開了口:「華書記,你看我們這事怎麼辦啊,你就給個準話,行呢,我就等你兩天,不行說聲,我立馬就離開洋河縣,再找你,我就是孫子。」

他口氣相當的囂張,因為他知道有人幫他已經教育了這個求事不懂的書記了。

季子強今天受夠了他們的窩囊氣,但也是毫無辦法,現在先把他打發走了再說,他就哈哈一笑說:「你放心,我明天找那個中標的做點工作,一定讓你接這工程,你就等我幾天。」

張總一聽這話,還算是受用,就站起來說:「那就兩天吧,還請書記你抓緊點。」說完煙都沒給季子強發,站起來就離開了辦公室。。

季子強望著他背影,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本來還以為自己一個縣委書記已經夠大的了,走路都經常想橫著走,可那曾想在這些人的眼裡,一個縣委書記算個吊毛。

季子強拿起了電話,撥通肖局長,問起了招標事情的情況,肖局長就把招標會上冷縣長怎麼發脾氣,怎麼說廢了標等等的事說了一遍,季子強就讓他把那個中標的公司負責人聯繫下,讓他來自己辦公室一趟,自己想和他談下。

過的有三四十分鐘,那個鼎輝公司的王總就來到他的辦公室,此人四十來歲,看著也還算實在,他進門后異常的客氣,就向季子強簡單的介紹了下自己的公司,他們公司就在柳林市區,實力和技術力量也還不錯,但季子強只是耐著性子在聽,他今天可不是想了解這方面的問題。。

他沒有急於去打斷對方的介紹,一直在抽煙,那個王總說說的也是心裡發虛,他不知道叫他過來是什麼意思,肖局長只是說沒關係,沒關係,但他在招標會上可是聽的真真的冷縣長的話了,說要廢標,其他單位一般沒誰開了標還敢說不算的,但地芳政府部門,他說不算就不算,你誰也沒辦法,這本來就是個不講道理的地方,自己一個做生意的人,那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現在書記也是叫自己過來談,估計還是招標出來問題,自己這次恐怕很難拿到這項目了,心理上有了準備,他也就淡定了很多,緩緩的就停住了對自己公司的介紹,他知道該聽聽這個書記說什麼了。

季子強見他收住了話頭,他也沒有馬上就說,依然在抽著香煙,他在想,怎麼開這個口,也在用這樣壓抑的氣氛讓對方先有個心理準備,不至於到時候很驚慌,這樣等了一會,季子強才低沉的說:「王總,讓你過來我想和你談談,但不是想強迫你什麼,就是想讓你幫個忙。」

王總知道事情和自己想的基本是一樣了,也就坦然的說:「書記是不是也準備讓我們自動棄權啊?」

季子強沒有抬頭的說:「你也看到這個情況了,現在你們這問題比較複雜,三言兩語也不好說,我就想和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先退出去,等我們處理好了,你再進來。」

聽了季子強的這話,王總心裡一陣的好笑,真把我還當成瓜娃了,我先退出去,讓人家訂了,以後我再進來,什麼鬼話,不叫我們做,明說就是了。耍什麼里格朗,他就帶點嘲弄的口氣說:「我們退出去,等以後再進來?哈哈,你們也想的出來。」

季子強不理會他的口氣,點點頭說:「就是這個意思,你願意幫我們一次嗎」。

王總一陣的憤慨:「談不上幫不幫的,我們也不是小公司,也有很多項目可以做,你們讓退,我們不退也沒辦法,以後不跟你們政府打交道,所以你也不用這樣繞,直接說就行了。」

季子強就笑了:「王總,你要這樣說就不對了,你還沒弄懂我的意思,我是說你暫時退出,等個月把天氣,你再回來,項目還是你的,價格還是按你們標書報價定,怎麼樣?」

這王總真的不懂了,他試探的問:「你們想暫時把工程停了,誰都不給,是這樣嗎?」

季子強搖了下頭說:「不停,先給他,問題是他做不下來,然後還是你來做,今天叫你來就是告訴你一聲,要是你還想要這個項目,你就回去準備做好一個月以後開工,不要到時候太倉促,耽誤了我們修路的工期。」

那王總看季子強不像是開玩笑,更不像是來拿自己尋開心的樣子,就很迷惑的問:「你們給了人家了,他怎麼可能會做不下來,很快他就會分包出去的。」

季子強莫測高深的笑笑說:「如果你相信我,其他的你不要問,也不要說,回去就做好開工準備,我這一打電話,你那就上人開工,可以吧?」

王總搞不明白他的意思,但看他說的這樣斬釘截鐵,也只好是半信半疑的答應了。

他前腳走,季子強就給肖局長打了電話,讓他儘快和大亞公司的張總簽訂工程合同,為嚴肅合約,先讓他交一定的保證金。

肖局長實在是沒想到他會這樣的決定,就問:「怎麼季書記也妥協了。」

季子強哈哈一笑說:「現在就來評判還為時過早,你給我記好在簽約時的兩個問題,一個要多交一定的保證金,還有一個就是給我把工期卡死,對沒按期完成,一定要註明重罰。」

肖局長還想說點什麼,但最後都把話咽了下去,書記已經這樣決定了,自己何必那樣認真,出來做個惡人,妥協就妥協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