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四十八章招標的麻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話就站了起來,走到了辦公桌旁邊,這張總一看,小子果然不給面子,就很囂張的說:「看來季書記是一點面子也不給,六親不認了。」 季子強本來就一直在納悶這是個什麼人,看他牛的很,也橫的很,現在一聽他說...

?季子強有點不解,就問:「嗨,這我就奇怪了,那家好就用那家,簡單的就是一加一等於二,不知道你們為難什麼,那個大亞公司是不是更好點?」

肖局長就苦笑著說:「好什麼啊,我們也調查了,要資質沒資質,要技術沒技術,就是個轉包公司。」

季子強就馬上知道其中一定有什麼讓馮副縣長和肖局長為難的地方了,季子強就凝重的問:「說吧,出什麼狀況了?」

肖局長就直說到:「這一家是市裡交通局推薦的,聽那口氣很硬,我們怕頂不妝

季子強有點意外,你市裡怎麼就介紹這樣一家,至少也該找個差不多的啊,樣的轉包公司,工程一到手,就狠命的壓價包給下面工頭,這樣一層層的包下去,最後的質量可想而知,雖然經常在合同上寫的是不可以轉包,但最後就是挂名的什麼項目部,分公司等等,你跟本是管不過來。

季子強就還是很謹慎的問:「這家公司是什麼來路了解嗎?」

馮副縣長就說:「這家公司是省城的,做過幾個項目,但我們了解都是他們簽了下來又轉出去的,質量都不好,有的工程現在還在打官事。」

肖局長也是點頭在附和著說:「這基本就是一個皮包公司,靠攬活轉包吃差價」。

這就讓季子強必須拿個主意了,不然估計他們很難抵擋市裡的推薦,他就很鄭重的說:「這個工程不是個小事,它雖然算不上百年的工程,但至少也要管個二三十年吧,不要一修建好沒過幾天就出問題了,那群眾會戳我們的脊梁骨罵的。」

馮副縣長就小心的問:「那書記的意思是按正常程序走,是嗎?」

「是,你們可以在招標中定下些標準,誰合適就用誰,不用去管它是誰的關係。」季子強果斷的說。

「就怕到時候?」肖局長還是擔心的說了半句話。

季子強堅決的說:「誰也不能強行指派,要是事情真的到了那個地步,你們就把我抬出來,就說這都是我定的,要想變化就來找我,你們沒辦法。」

肖局長和馮副縣長連連點頭,也只有這樣才能頂得祝

過了幾天,道路的施工項目的招標已經結束,那個大亞公司被排除在了標外,幾家公司都在一起聽唱標,當大亞公司張總聽到不是自己公司中標的時候,臉色就一下的變了,冷縣長也是一下站了起來,但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好像這一切都早在意料之中,他冷笑了一聲,就當著三家投標公司問肖局長:「你們這標是怎麼定的,我不是早就打過招呼嗎,這招標也太草率了,今天算是議標,改天在開」。

馮副縣長就不幹了,站起來說:「招標是很正規的,我們還定的有標準和評分,這又不是開玩笑的,那能說不算就不算。」

冷縣長就大聲說:「你們還有沒有點組織原則,誰讓你們這樣搞的,今天不說清,我就宣布不算,本來我們也就是議標,沒有說是評標。」

馮副縣長知道現在不把書記抬出來是壓不住他冷縣長的,自己不是他對手,就說:「這事是季書記親自交代的,誰合適,誰分高就是誰。」

冷縣長聽他說出了季子強,就望著那大亞公司的張總說:「既然是季書記決定的,看來你還是找他說下,書記的決定我是沒辦法改變的。」

說完就帶著那個張總,離開了招標辦公室。

馮副縣長和肖局長今天都感覺很奇怪,冷縣長怎麼一聽說是季書記的意思他就馬上不再堅持了,這不像是他一貫的性格,難道他現在真的很怕季書記了。

冷縣長帶著那大亞公司的張總一起回到了他的縣長辦公室,就給張總到好了水,說:「哎,我都給下面安排好了,保證讓你中標的,沒想到華書記來了這一手,我還專門和華書記說過你的情況,沒想到這個人是一點的面子都不給你,現在我也沒辦法了,要是不行,你乾脆給蘇副省長說下情況,讓他給季書記打個招呼。」

說完這些話,他在心裡就笑了,現在自己就等著看你季子強的為難了,你要是不用大亞公司,那你娃以後就算好日子過到頭了,這大亞公司的張總是蘇副省長過去在市長位置上的秘書,下海了以後,看蘇市長變成了蘇副省長,那走動的更加勤了,這次就是蘇副省長的秘書給自己交代的事,看你季子強叫不叫人家做這項目。

你要是叫他做了,呵呵,那我就看你以後怎麼面對我,你那些剛正不阿,公正廉潔,大義凜然以後就全沒了,一個招過標的項目,你都可以推翻了重來,看你好好意思說。

冷縣長只要想想這事他就心裡高興。

大亞公司的張總,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人,理一個平頭,脖子上小指頭一樣粗的金項鏈閃閃放光,他下海已經好多幾了,憑著有些關係,一直走的還順,基本上是只要看上的項目很少辦不成,

他為什麼這次看上縣裡的這個項目,那是因為他很清楚,這樣項目不要看小,到手以後一轉,就是百分之四,五十的利潤,關鍵還沒什麼風險,不像高速路那些,搞不好就會捅到上面去,這樣的縣道,做砸了也沒什麼關係,安全係數很高,就算捅上去,最多也就到市級封頂了,那些市上的領導,哪個自己搞不定,他們哪個不怕副省長。

想到這他就狠狠的說:「既然他這破書記不想好好得當,我的面子他不給,那我就先參上他一本,讓他看看馬王爺幾隻眼。」

這一切對季子強來說是一無所知的,冷縣長也要得就是這樣一個效果,他現在明白自己在洋河縣已經沒有了太大的優勢,現在剛好一個機會,那就借力打力,幫季子強找個強大的對手。

到了下午,季子強就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見到了那個大亞公司的張總了,他很牛的,進來季子強正忙,他就自己在沙發上一坐,翹起了二郎腿,點上一支煙,抽了起來。

季子強抬頭看了看他,感覺這人橫的厲害,還很少有人這樣到他辦公室來,他也不認識這個張總,就站起來,走了過去問道:「你是哪位啊,有什麼事嗎?」

這張總就站起來掏出了軟中華遞了過來,然後說:「你是季書記吧,我姓張,是想要攬你們縣道工程的大亞公司老總,可以坐下談談嗎?」

說話的時候可以看出他的桀驁不馴和氣焰熏天來。

季子強接過煙,一邊等他給點上火,一邊就想了下,記得前幾天馮副縣長好像說過這幾個公司,但到底他是那家也不太記得,就只有等他說兩句在判斷,就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說:「嗯,可以啊,想談點什麼?」

大亞公司張總就笑了下,收起了打火機說:「我們今天開標了,我公司沒中,飛標了啊,所以想請季書記幫個忙,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冷縣長那的事,呵呵,書記也給通融下。」

季子強聽他這樣一說就判斷出來他是哪家公司了,一定是肖局長他們說的那個很差的公司,他的態度就有了一點的冷淡說:「既然是開標了,那還有什麼辦法,這個忙我怕不好幫。」

說著話就站了起來,走到了辦公桌旁邊,這張總一看,小子果然不給面子,就很囂張的說:「看來季書記是一點面子也不給,六親不認了。」

季子強本來就一直在納悶這是個什麼人,看他牛的很,也橫的很,現在一聽他說面子,六親不認什麼的,就心裡有了點奇怪的感覺,這感覺說不清,但肯定這裡面有什麼不正常的問題,他轉過身問道:「什麼面子,誰的面子,你說清楚點。」

張總也稍微有點詫異,不是冷縣長告訴他了嗎,難道他不知道。他望著季子強,感覺他沒有作假,像真不知道的樣子,就帶點狐疑的問:「你不知道我來是誰給打的招呼。」

季子強很茫然的問:「招呼,誰打什麼招呼?」

張總就在心裡罵起了冷縣長,他媽的八字,冷縣長看來是想借刀殺人,但你他媽的壞了老子的好事了啊,你們要斗也換個時間好不好,老子大老遠來,錢沒少花,不是來看你們狗咬狗的,是來掙錢的,他氣急敗壞的說:「這樣看來冷縣長沒給你說過了?」

季子強莫名其妙的搖搖頭問:「說什麼?」

張總就說:「麻煩季書記你等下,我讓別人給你手機打個電話。」

說完他就走出了辦公室,在外面打電話去了。

過了五六分鐘,他又走了進來,說:「等會你看你手機的電話是不是省政府的。」

季子強現在才明白了個大概,看來這小子是從上面的關係下來的,難怪看他挺牛,只是冷旭輝也太歹毒了,原來是這樣給自己設計了個套,現在自己真的成了騎虎難下了,幫他那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再說還是那樣一個重要的工程,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但對縣上就很重要,修路的錢多難要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