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四十七章與葉眉的對峙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眉現在臉色已經很溫和了,她點點頭說:「今天大家都可以各訴己見,我們就一個目的,讓洋河發展的更好,更快。」 郭副縣長說:「對於溫泉山莊這個項目,我一直算是主抓的,就我個人來看,我覺得這個項目有很...

?葉眉看著這滿房子的人,很蔑視的笑了一笑,這個季子強真是了得,看來沒多久時間,都把下面這夥人整理的服服帖帖了,連自己的話,他們都不敢出來相應一下。

季子強不能讓會場繼續的冷下去,他怕那樣更大的激怒葉眉,他就先說話了:「葉書記,那我說兩句吧。」

葉眉不置可否的看看他,沒說什麼。

季子強就繼續說:「葉書記提出的這個問題,確實很中肯,在啟動溫泉資源這個問題上,我們也商討過多次,過去也擔心旅遊收益慢,有風險,但經過多次的考評和估算后,感覺現在我們談的這個項目還不錯,前景很樂觀,所以縣上領導在研究后,一致決定把這個項目做好。」

季子強的話雖然說的很婉轉,但葉眉也聽出來了,季子強還是態度很堅決的。

葉眉眉頭就鄒了鄒,現在她越來越發現,對這個季子強還真的有點不好對付,說的太嚴厲,會給許多對手留下一下話柄和笑談,說的輕一些,這個季子強又不太懼怕自己,她想了一下就準備在談談自己的看法,但齊副書記說話了。

齊副書記一直在觀察和分析著葉眉剛才的話,對這個溫泉山莊的詳細情況他不太清楚,但顯而易見的是,葉眉對季子強溫泉山莊這個項目是不太看好,他感覺自己有必要說點什麼,自己在上面一直沒有欣賞自己的人,或者這個葉眉會讓自己有點意外的收穫。

齊副書記就說:「我談一點看法,就我個人認為,洋河縣的發展有很多種途徑,當然了,季書記的溫泉山莊也算是一種,但因為過去這個問題我們沒太參與,這方面的會也開的少,所以到底是個什麼效果很難說,我們不妨多準備幾條思路,集思廣益,那樣才會取得最佳的認識。」

不錯,他說的也算實情,季子強在這個問題上是沒有真正的開過多少次會,因為季子強本來就不喜歡開會,而且他感覺這就是一個業務問題,許多不相干的人都來參與其中,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不是有句老話說,梢公多了打翻船嗎?至於剛才自己說多次開過會,那不過就是應付一下葉眉。

沒想到現在齊副書記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把他的謊言戳穿了,而且還給人一個印象,好像很多洋河縣的領導都對此事抱有質疑的心態。

冷縣長也聽出了這個味道,他也適時的說:「是啊,是啊,可以多找幾條方法,大家一起出謀劃策,一定可以得到更好的收效。」

季子強就有點頭皮發麻,他沒有想到自己內部先出了姦細,這就給了葉眉直接干預的一個機會和借口,他必須封堵住這個論調,自己是不便於再說什麼了,他就把眼光投向了郭副縣長,希望他能站起來幫自己說說。

郭副縣長看到了季子強的眼光,他知道該自己說話了:「我來談一點看法吧。」

葉眉現在臉色已經很溫和了,她點點頭說:「今天大家都可以各訴己見,我們就一個目的,讓洋河發展的更好,更快。」

郭副縣長說:「對於溫泉山莊這個項目,我一直算是主抓的,就我個人來看,我覺得這個項目有很多優勢,除了環保,朝陽以外,它還可以拉動洋河的其他行業,比如住宿,餐飲和交通等等,同時,他也對我們村村通,五指山的開發都有引導作用,我還是支持這個項目早日啟動。」

葉眉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的聽完了郭副縣長的話,什麼都沒說。

接上來黃副縣長和宣傳部孟部長也都發了言,他們的話沒有郭副縣長說的那麼直接和明確,但毫無疑問的,從他們的話中是可以聽得出來,他們已經堅定不移的站在了季子強這面了。

這樣一個結果也確實讓葉眉沒有想到,在她的計劃中,既然自己出來面,既然自己做了引導和暗示,那就不應該在出現這樣明確的分化,但顯然,自己是低估了季子強在洋河縣的向心力了。

葉眉就猶豫起來,她要考慮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必要把話說的更清楚一點,這個時候,會議室的氣氛又一下子凝固起來了。

大家心驚膽戰的坐在這裡,已經明白葉書記和季子強的這一場爭鬥在所難免了。

但最後葉眉還是忍了一口氣,她怕自己強勢的表態如果遭遇到季子強強烈的抵抗,自己怎麼來收場,這件事情葉眉也心裡清楚,道理不在自己這面,自己的話只能點到為止,要下面心領神會,不能太過明顯。

會議最後沒有形成任何的定論,但給予季子強的壓力卻是很大,他也想過是不是順從一下葉眉的意思,把這個項目換成喬董事長的合作,但到最後他還是否決了自己的想法,有的東西可以忍讓,也可以妥協,但有的東西是不能那樣做的,這有違自己的良心。

會後,葉眉單獨的留下了季子強,兩個人坐在寬闊的會議室,起初都是沉默無語,他們都沒有想到彼此怎麼會變的如此生分,而分歧的加大更讓這種距離在拉大。

這樣默默的坐了一會,季子強還是說話了:「葉書記,這個項目我還是想堅持自己的觀點,我也想請葉書記再多考慮一下。」

葉眉看著季子強說:「考慮一下?你認為我沒有考慮過嗎,不錯,從表面來看你的溫泉山莊確實要好一點,但你有沒有為我想過,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也有壓力,為了柳林的大局,就犧牲一下你的小局,不可以嗎?」

季子強倔強的搖搖頭說:「記得你當初也教過我,有的事情可以妥協,但有的底線是不能突破,剛才說到犧牲,其實並沒有犧牲我什麼東西,犧牲的是洋河縣,犧牲的是洋河縣幾十萬老百姓的利益。」

葉眉冷冷的說:「不要給我提那些大道理,我就把話說的透一點,如果這件事情關係到我們兩人的前途命運呢,你還用這些道理來衡量嗎,有時候,做領導不得不違背自己的意志去做一些事情,因為這是官場,犧牲小我,成就大我。」

季子強不由自主的搖了一下頭說:「就算會影響到我的前途,我還是會堅持我的觀點的,任何時候,絕不動遙」

葉眉在面對一頭愚蠢的牛的時候,她感到了沮喪,她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臉,把雙手架在了會議桌上,過了好久才放開手說:「是因為這個項目的合作方是安子若嗎?」

季子強猛的抬起了頭,他長久的注視著葉眉說:「葉書記,難道我們現在的距離已經這樣大了嗎?你是了解我的,我不會把個人感情帶到工作中來。」

葉眉怔了一怔,點點頭說:「或許吧。」

季子強聽不懂她這個「或許」說的是兩人的距離還是對自己工作的認識。

站起來,葉眉自嘲的笑笑說:「一個自己親手扶持起來的書記,現在自己竟然指揮不動了,這該是多大的一個諷刺啊,呵呵。」

說完這話,葉眉就再也沒有看一眼季子強,她無精打採的走到了院子里,季子強一直跟在她的身後,但葉眉始終再也沒有看季子強一眼,對季子強這個人,葉眉開始感到失望和傷心了。

季子強的心情也一樣感到凄涼,他對葉眉的感情很深刻,他對葉眉有太多的感激和留戀,而現在兩人走到了這種地步,讓他的心情黯淡,他看著一夯旱目出了縣委的大院,他站在那裡了很長時間,心裡的酸楚一陣陣湧上心頭。

這件事情發生以後,葉眉和季子強就在沒有聯繫過了,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兩人都不願意提起這事情,那個喬董事長好像又來了兩趟洋河縣,但他沒有來找季子強,據說都是找的冷縣長,季子強在無意間聽到這個情況后,還是很擔心,他就對溫泉山莊相關的幾個部局,還有郭副縣長下達了死命令,一定要在月底之前,把所有相關手續辦好,同時他也給安子若說明了這個情況,讓她無論如何先調集一部分資金,開始提前啟動這個項目,從事實上打消別人的一些想法。

安子若也感覺到了事態的緊張,她就說:「季書記你放心好了,月底前我會調集一部分資金過去,先把坡地買到手,基礎工程先做起來。」

季子強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搶在葉眉再一次發話前,把項目啟動。

這樣過了幾天,季子強剛從鄉下回來,就見到了馮副縣長和財政局的肖局長找到了他的辦公室,他們說這幾天已經收到了幾家投標修路的公司資料,但只怕這次招標工程有了點麻煩。

馮副縣長說:「我們挑出了幾家公司,對它們都做了詳細的了解,我和肖局長一致認為鼎輝公司的資金,實力,技術和過去的項目都不錯,可今天又出現了一個大亞公司,讓我們很為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