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四十二章溫泉項目的成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管交通的副市長葛海浩都感受到了壓力,所以這個立項報告才能夠獲得很快的通過。 季子強帶著感激給葉眉去了一個電話:「葉書記,感謝你對洋河工作的支持,我代表洋河縣的所有干群,真心的感謝你。」 ...

?除了開會,最近他還要帶上相關的人員到各各公眾集聚的場所去檢查安全,把全城轉了個遍,那裡燈不亮,記下。那裡路太爛,記下。那裡沒有斑馬線,記下,就這樣每天都跑到了晚上,大家才分手,分手的時候他還交代,明天晚上我們去城外的開發工地轉。

這不是他在作秀,因為兩會期間是不能出一點問題的,季子強對輕重緩急的一些事情他是很明白。

在這次會議上,選舉了人大主任,同時,冷旭輝也正式被選舉為洋河縣的縣長,而黃副縣長和郭副縣長也得以通過。人代會只是走一個過場而已。畢竟這是早就已經定下來的事情,只要不是特別離譜,一般人代會的選舉是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季子強在會議上發表了講話,表示一定不負全縣人民的期望,促進全縣全面發展,為人民謀福利。讓人民的生活過得更好。

而冷旭輝作為當選的縣長,自然也發表了演講,這次他的講話對縣政府的工作思路做了一個比較詳細的介紹,同時請各位代表隨時監督縣政府的工作。

季子強聽著他的講話,暗暗嘆息了一下,看起來這個冷旭輝還是沒有受到教訓,自己本來是準備對他發起一次凌厲的攻勢的,但那天聽到了街邊小店那兩位老人的談話后,剋制住自己的衝動,放過了冷旭輝,但今天他的講話還是不斷的流露出一種對自己的蔑視。

冷旭輝整個工作展望和規劃中,隻字未提一句旅遊開發的事情,這和季子強剛才的發言就產生了一種很大的衝突,當然了,開會的代表也都誰認真的聽,但作為當事人季子強,他卻聽的清清楚楚,洋河縣的旅遊開發不是自己異想天開的事情,是經過常委會討論的結果,為什麼冷旭輝就要刻意的迴避這個工作呢?是因為這工作是自己在主抓,他心裡不舒服。

季子強生著悶氣,但臉上卻不能露出一點怨恨來,當冷旭輝講完話,季子強還得帶頭鼓鼓掌,這滋味真不好受,但季子強考慮到洋河穩定的大局,還是忍了。

這個會議開的季子強一直心情不大好,他自己有時候也問自己,過去一直自己都是很順風順水的一個人,為什麼最近老是一個煩心事接著一個的來呢,難道領導當大了都是這樣嗎?

好在他總算是接到了一個讓他振奮的電話,安子若有回話了,說自己對水質請專業部門做了化驗,各項要求都附和,所以她已經開始在省城請人做起了預算和規劃,很快就可以來洋河和季子強正式的詳談這個項目了。

季子強的確很高興,這個項目的成功,無疑會給洋河帶來強勁的衝擊,而自己會借著這個春風,把很多其他的規劃都逐條完善和落實,到那個時候,洋河縣就會出現一個嶄新的風貌了。

現在,季子強就突然的醒悟到了周易八卦中的「否極泰來」的含義了,因為他的高興在繼續的延續著,今天市裡也有了明確的回話,說他們的村村通規劃立項已經通過了,市裡也決定給他們劃撥二百萬元啟動資金,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支持。

在市交通局的田局長電話里,季子強才知道,在這個立項審批通過的會議上,葉眉發表了強硬的講話,讓政府韋市長和分管交通的副市長葛海浩都感受到了壓力,所以這個立項報告才能夠獲得很快的通過。

季子強帶著感激給葉眉去了一個電話:「葉書記,感謝你對洋河工作的支持,我代表洋河縣的所有干群,真心的感謝你。」

葉眉也很客氣的說:「子強,你也要理解一下,市裡也只能支持這麼多了,其他的資金你要自己想想辦法,可以從銀行,可以集資,可以引資,也可以問省上化點緣,不管怎麼說,我都衷心祝願洋河縣可以快馬加鞭,早日騰飛。」

季子強謙遜的說:「感謝葉市長對洋河縣的支持,有你們領導的關心,相信洋河縣一定可以做出成績。」

葉眉說:「我們支持是應該的,但具體的工作還是你們縣上的同志費心勞力,所以談不上什麼感謝不感謝的。」

他們的對話都很禮貌和客套,這讓季子強有點不太適應,但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短期只怕很難改變了,不過季子強是有信心的,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葉眉遲早會明白自己對她一成不變的情意。

放下了葉眉的電話,季子強有接通了縣委辦公室電話,他叫來了向梅。

向梅依然是那樣的風韻和漂亮,她的嫵媚是一種天然的生成,沒有虛假和裝飾出來的感覺,而她在最近也逐漸的適應了縣委辦公室的工作,很多有關她和季子強的閑話,她也聽到了,但她一點都沒有感到委屈了,反而,她覺得自己能和季子強連在一起,這本身就是一種值得驕傲的事情。

當然了,這樣的謠傳也自然會傳到她老公蔣局長的耳朵里,不過他是一點都沒有感覺到意外,因為自己的這個老婆已經帶給自己了太多的傳言,也不再在乎這一兩條,同時,他也很明白自己的老婆是怎麼當上的這個副主任,如果不是有個呂副書記,如果不是自己適時的拋出海廳長和自己的關係,只怕怎麼也輪不到老婆提升,所以他一點都不以為意,有天還對向梅說:「真是想不通,他們怎麼能把你和季書記連在一起,這是不是有點侮辱人家季書記埃」

向梅一聽就知道老蔣是在調侃她,就驕傲的說:「雖然我和他沒什麼,但要說起來,我也配的上他,是不是老蔣。」

蔣局長嘆氣說:「人家還年輕,你看看你都是半老太婆了,你也好意思。」

兩人就胡扯了一陣,開開玩笑。

現在向梅很殷勤的幫季子強把杯中的水添上以後問:「書記叫我是有什麼指示。」

季子強沒有離開桌椅,他指了指那沙發說:「你先坐,喝水自己到。」

向梅沒有給自己倒水,她坐了下來,閃動著杏仁眼看著季子強。

季子強有時候真受不了向梅這種眼光,要不是最近自己心情一直不好,再加上一直沒有聯繫到華悅蓮,就憑向梅這媚眼,自己抵抗起來還真的費把子力氣,他說:「剛才市交通局的田局長也來了電話,說我們的村村通公路立項市裡已經通過,還給我們了二百萬的啟動資金,下一步我要在洋河縣開始籌集資金了,你呢,也可以考慮到省廳找找海廳長了。」

向梅的漂亮眼睛就一下睜的很大,她輕呼了一聲:「通過了,耶。」

季子強看到她這由衷的高興心情,也是微微一笑說:「怎麼樣,向主任,有沒有信心要到錢埃」

向梅就說:「有,我一定不會讓季書記失望的,這個錢我是要定了。」

季子強一拍桌子說聲:「好,那你準備好,到時候我讓縣交通局尹偉局長陪你一起到省城,最近辦公費也下來了一些,所以你們去的時候可以多帶點錢的,到那裡靈活一點,大方一點。我會交代尹局長的,此次省上活動,以你為主,他做配合。」

向梅的喜悅是無以言表,自己過去在公安局說實話,那就是一個混字,現在季書記發現了自己,又給了自己一個展示的舞台,自己一定好好的表現一下,做出成績來,讓那些說自己閑話的,嫉妒自己的人看看,老娘也不是吃閑飯的。

她高高興興的離開了季子強,自己去準備去了。

季子強看著她柔美的背影,笑笑想到,每一個人都有他自身的價值,而作為一個領導,你就是要發掘和鼓勵他們的潛質,讓他們發揮所長,或者他們的能量比起很多萬事通,樣樣精的人,更為猛烈。

過了幾天,市裡把洋河縣的立項報告批複了下來,拿到這個報告,季子強立即安排向梅和縣交通局尹偉局長前往省城展開對省交通廳的攻關活動,季子強本來也想過親自前往,但這面安子若準備要過來談溫泉投資事宜了,季子強只好放棄了自己前去督陣的想法,他把向梅叫來,反覆的叮囑了很多事項,把希望全部的寄托在了向梅身上。

向梅也是第一次參與如此重大的項目,她也感覺到了身上的重擔,對季子強這樣殷切的期望,她很感動,也很亢奮,暗暗下決心,一定要拿下這個項目投資。

季子強從縣委專門給向梅安排了一輛車,尹局長自己也帶了一輛車,兩部小車就在人們滿懷希望中離開了洋河縣。

當晚,在省城的一家高檔賓館中,向梅就宴請到了省交通廳的海副廳長,這是提前幾天都約好的,當海副廳長出現在了尹局長和向梅面前的時候,他們還是有點心潮澎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