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喝醉了的芳菲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過後的方菲,就象絕代佳人,略為濕漉的頭,散著陣陣香。寬不足三尺的浴巾,圍住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特別是暴露出來的膀子和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白的有點晃人的眼球。 兩人就坐了一會,方菲也說了好多的...

?一路上,方菲都是踉踉蹌蹌的,季子強看看也覺的好笑,誰也沒勸誰啊,怎麼就自己把自己喝醉了,他就攙扶著方菲,一路到了方菲的家裡,好的一點是,天也黑,外面有點小雨,也冷,所以街上的行人都匆匆忙忙的,沒大注意他們。

到了房間里,季子強就直接的抱起她,觸手之處一片柔和。

雖然兩人曾多次有過親密接觸,而且都是坦誠相見,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季子強還是有些心猿意馬,不過也就是一點感覺罷了,最近他是沒有多少興趣的,因為他還在傷痛。

他就把她就直接抱到了沙發上。方菲突然睜開眼睛:「我沒醉?」

季子強像是哄小孩一樣說:「你沒有醉,還早的很。」

方菲就暈暈乎乎的要上衛生間,季子強只好扶她到了門口,然後就聽到衛生間里傳來一陣蟋蟋嗦嗦的聲音。方菲坐在馬桶上,用力撐住牆壁,看起來她是真的有點醉了,在自己家裡的馬桶上,居然坐都坐不穩當了。

這酒勁好大,有點暈乎乎的樣子。

看她幾乎要跌倒,季子強立刻大步奔了進去,說:「方菲,你沒事吧1

說著話,季子強就伸出了一隻手,幫她坐穩當了一些。

方菲的褲子還沒穿好呢,她就有點搖晃的站了起來,那短褲也褪在膝蓋上,兩條雪白的大腿,一個豐滿的臀部,都盡入了季子強的眼中,季子強也一陣心跳加。

俗話說酒醉心裡明,方菲倒還知道自己是在衛生間,也知道自己身邊站的是季子強,方菲瞪著漂亮的大眼睛,氣鼓鼓地道:「你再亂看,再看!不許看!轉過身去。」

季子強努力調整心態,將目標轉移,嘴裡說:「看什麼啊,我又不是沒看過你。」

方菲帶著醉意說:「你看過我嗎,看到什麼了?」

季子強連忙一邊說:「你先不要管我看到什麼了,先穿上褲子啊,我這樣臉轉過去難不難受埃麻利點。」

方菲就嘟囔著說:「人家要換東西嘛,快不起來,你耐心點好不好。」

季子強就說:「好好,你慢慢的換。」

窸窸窣窣的響了起來,方菲像是在換衛生巾,季子強就記起了她說的大姨媽,他笑笑開句玩笑說:「你大姨媽還在鬧事。」

方菲撲哧的就笑了說:「敢鬧事,我馬上就收拾她了。」

方菲好像是提上褲子,推開了季子強說:「你出去啊,我要洗澡了。」

「行,那你等一下,我幫你放水。」季子強一手扶著方菲,怕她摔倒了,一手就幫他放了水,這才道:「好了。你慢慢洗。」

等她站穩了,季子強就出了衛生間,坐在沙發上等她,他不敢過早的離開,怕萬一方菲醉了出點什麼問題,所以在方菲洗澡的時候,季子強還是過上一會過去看看,倒也不是想偷窺什麼春色,他只是很認真的照看一下方菲,這個時候,他的心裡是沒有什麼雜念的。

這樣跑了幾次,一會方菲就洗了身子,走了出來,季子強看她的樣子,好像也清醒了許多,剛剛洗浴過後的方菲,就象絕代佳人,略為濕漉的頭,散著陣陣香。寬不足三尺的浴巾,圍住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特別是暴露出來的膀子和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白的有點晃人的眼球。

兩人就坐了一會,方菲也說了好多的話,季子強就很耐心的聽她嘮叨,直到最後她自己有點困了,季子強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對她說:「芳菲啊,也不早了,明天還要上班,你就先休息吧。」

方菲看著季子強,說:「你陪我嗎?」

季子強笑笑說:「今天怕不能。」

方菲問:「為什麼?」

季子強黯然的說:「我心裡還有煩惱,只怕無法安心的在你這裡休息,我需要找個無人的地方去療傷。」

方菲看著季子強,好長時間沒有說話,她似懂非懂的,但她知道,季子強不會騙自己,因為他沒有必要那樣做,方菲就不讓自己流露出一點的失望情緒,站起來,打著呵欠對季子強說:「大壞蛋,那我先睡了!跟你說啊,不許吵我1

季子強苦笑了一下,眼睜睜地看著方菲俏麗的身影進了自己的房間。

浴室里還留著方菲洗過澡后的淡淡香味,季子強感覺自己也是一身的酒味,他也準備沖一下,他很少洗浴缸,就拿了蓬頭淋了很長一陣子。

從浴室里出來,季子強的心思就淡定了,坐在沙上抽了好一會煙,聽到裡面方菲已經熟睡了,他才悄悄的打開門,又一次的走入了冰冷的小雨中。

回到了縣委,已經很晚了,門衛老頭遠遠見他過來,就趕緊的站了出來,恭敬的表示了自己的存在,季子強一如既往的很客氣的給他發了一根煙,讓老頭深深的感受到了革命同志春天般的溫暖,對門衛來說,每次接到季子強的香煙,那都是一種幸福和感動,他不會立即去把這煙吸掉的,總會先放幾個小時,倘如在這個過程中,傳達室里來了其他一個有點分量的人,老頭就會很客氣的說:「來抽根煙吧,季書記剛發的,這好煙味道太淡,我抽起來沒勁。」

於是那個人也就虔誠的接過了這根煙,從此以後,每次路過傳達室,都會對老頭客氣的笑笑,老頭的心裡就有了另一次的幸福。

兩會已經在縣上召開了,最近的各行各業都很小心,就連街上賣煙的最近也是不敢用假煙騙人。萬一那個代表上了當,那後果就相當的嚴重。

季子強和冷縣長都上去講了一次話,季子強講道:各位代表、同志們:經過緊張有序籌備,洋河縣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今天下午就要開幕了。在此,我代表縣委向來自全縣各條戰線的人民代表和列席會議的全體同志表示熱烈的歡迎!這次會議是全縣各族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們要統一思想,提高認識,群策群力,紮實工作,確保大會取得圓滿成功……。

冷縣長做了工作報告:各位代表,現在,我代表縣人民政府,向大會作政府工作報告,請予審議,並請政協各位委員和其他列席人員提出意見。過去一年工作回顧,我們緊緊圍繞年初提出的「經濟提速、產業調頭」目標,。

對於洋河縣來說,換句話說,就是對於全國來說,這都是一次大型會議,誰都不敢馬虎,一定要搞的完善成功。

這幫老頭們,難得一年就這十來天的風光,氣勢好的很,不要說你局長縣長,就是書記,他們都敢批評。

全縣的經濟發展速度和質量,物價、就業、食品安全、居民收入、教育等問題一下子就成了人們的談論焦點,懂不懂經濟的人都要說上兩句,什麼宏觀調控,微觀控制,天啊,一轉眼都成了評論員和經濟學家。

今天是討論,這個小組召集人是經委主任,坐陣的領導是季子強。人大代表李民浩來遲了,他一進門,人們就鼓掌了,經委主任半真半假地拉長臉站起來,「命令」他坐下,老實「坦白交代」問題。

「主任,你別欺負咱老百姓好不好?」李民浩直咧嘴。

「李民浩,咧什麼嘴?我就知道你這一手,先把脖子縮回去,瞅準時機又伸出來。坦白,偷賺了多少萬?」

「主任,什麼伸啊縮啊,這話多不文明?你想要敲詐勒索,就說個數。反正企業都是你說了算。」

「這小子,得便宜賣乖。還泡咱們,治治他1

「對,治治他。」主任一發話,人們起鬨了。

有的主張把他的好煙掏出來,有的主張用他的手機打國際長途電話,有的主張翻他的錢包,更多的人則是要罰他請大家吃一頓。

「吃一頓好說。到我酒店去,我招待!一條龍服務,吃完了跳,跳完了洗,洗完了就麻。嗯,你們他媽的要是不怕得性病,完事我把你們送到路邊店裡,第二天早晨讓你們老婆子去取人1

說笑歸說笑,季子強咳嗽了一聲,大家也就慢慢的嚴肅了,不過這調節的速度,可沒有季子強在縣委和政府會議室咳嗽的效果好,在那些地方,季子強一咳嗽,立馬就會變得鴉雀無聲,在這裡,季子強的威力自然就少了很多,很多。

開會,對於季子強來說,他是既不喜歡,也不厭煩,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開會。

最近,來到了洋河縣以後,聰明的季子強又發現了「開會」一詞的新用途,就是如果當他遇到了不想見的人或不想接的電話或不想乾的事,他往往可以用「開會哪」三個字進行敷衍推脫。參加會議,人之常情,合理又合法,對方既不會知道他的用意,也不會誤解他,還會為剛才對他的打擾而深深自責,多好的理由。

所以他最近幾天也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去參加會議。抽時間季子強還要陪代表和委員們去做了一個食品衛生的檢查,大街小巷衛生早就打掃的乾乾淨淨,飯店的把那地溝油裝進了儲藏室,賣假貨的把那偽劣產品也拿下了櫃檯,沒有註冊商標的廠家早就放假,所以轉了一天是皆大歡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