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四十章兩人的哀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秀齊肩而下,筆直筆直的,看上去很有特色,身材越嬌媚動人,比起以前少了幾份青澀,多了幾分嫵媚,胸部滿飽而堅挺,讓人一看就有些想入菲菲的味道。更重要的是誰也想不到,她在床上的奔放,就象脫僵的野馬。...

?他們都開始笑了笑,都想改變這種狀態,他們都在內心深處還是想把對方看成自己的親人,但效果並不理想,葉眉從季子強剛才的回答中又對季子強的虛偽有了更深的體會,他似乎已經不是用過去那種方式在和自己說話了,他用上了很地道的官場語言,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是他心裡發虛,心裡有鬼嗎?

他們繼續著談話,但內容已經偏離了主題,都說的有點雲山霧罩了,後來當季子強實在再也不想這樣忍受下去,想要告辭的時候,葉眉並沒有留他,只是很客氣的說:「子強啊,你在洋河縣我還是挺放心的,好好乾,你們的立項報告我會督催他們儘快的通過,你以後到柳林市來了,也多過來坐坐。」

季子強也很客氣的說:「謝謝葉書記的支持,有時間我一定來多給書記彙報。」

兩人在微笑中道別,在微笑中分手。

但當那一扇木門把他們分割開以後,兩人都有了一種濃濃的哀傷,這是一種無以言表的失落,他們好像已經看到那一段美好綺麗的友情和柔情在離他們慢慢遠去。

這一路季子強沒有說一句話,他的憂傷從柳林市到洋河縣這一路,都沒有消減。

而葉眉在他走後,也把自己關在了辦公室,她的眼中也流下了淚水,許許多多自己和季子強的往事,不斷的在她眼前飄現,她少有的大哭了一常

這兩天,老天又忽然掉下幾顆雨來,窗外早晨的春風開始摩擦宿舍樓前的大樹,幾片小葉開始慢慢的長了出來,今天是星期天,季子強依然是老習慣,七點就輕輕地翻身起了床,忽覺得身上已經有了絲絲涼意,馬上加了一件外套,開始打理廁所,漱口洗臉,將就濕毛巾撫了兩下頭上的短髮。收拾完畢,然後出門下樓,穿過縣委的大院,來到外面的小街上去了。

早春的天氣,加上又是一個陰雨,早上七點天色還不是太亮,小街上行人不多,三三兩兩,零零星星,愈加顯得凋零和冷清。

路邊眾甑故竊繚緄乜了門,早點小吃的各種濃香已開始從店裡散發出來,零星的食客也陸續出入店門,該吃點東西了。

季子強笑了一下,走進了一家小麵館買了一碗雜醬面,拿著一個圓圓的小牌子挨著牆壁坐在一張小桌旁,季子強幾乎每個周末都是這樣,如果沒有回柳林市,他都要鑽進這條街的小食店填上肚子然後去辦公室加個半天班,這也是他的習慣。

「要加湯,請叫一聲。」店裡的小夥計端來麵條,收了牌子笑了一下。

「謝謝。」季子強也陪了一下笑臉,然後埋下腦袋夾起了麵條。

店裡又走進來一對老夫婦,在對面的桌子邊坐下來。那對老夫婦大約七十多歲,頭髮已經花白,穿著整潔且時潮,兩人都是一副退休老幹部的模樣,大概也在等麵條,開始閑聊起來,季子強快速瞄了一眼,馬上收回了目光,不料老倆口的對話,聲音雖然很小很小,卻如一陣響雷傳進了耳朵,並且振憾了季子強的心弦。

「最近聽說縣上很複雜,那個書記和縣長在鬧彆扭呢。」老太婆小聲的對老頭說。

「哦。是啊,看來這洋河縣又不太平了,你說這些當官的,他們就不知道好好工作嗎?整天的狗咬狗,一口毛的。」那老頭也回應著老伴的話。

「是啊,是啊,洋河縣就是運氣不好,領導都是這素質,馬上開兩會了,真希望這樣的領導趕快下台。」老婆婆一副忿恨的情緒說。

老頭就咯咯的笑了說:「你七老八十的了,還這樣幼稚,你以為領導是選出來。」

店裡的小夥計端來了兩碗面,仍然是一副笑容,仍然是一句老話,「大爺,大娘,面來了。要加湯,請叫一聲。」

老頭兒終於笑了一下,「老伴,吃面。」老夫婦打住了話頭,埋下腦袋吃起面來……。

季子強吃完了那碗雜醬面。

今天早上的這碗面,一點不香,難吃,很苦,這會兒不但覺得嘴裡苦,滿肚子里苦,連心尖尖上都是苦。他扯了一點捲筒餐巾紙站起來,一邊抹抹嘴巴,然後趕緊溜出了小食店,不要讓人家發現了自己就是那狗咬狗中的一個。

兩位老人的話讓季子強感到震耳欲聾,是啊,為什麼大家就不能平平靜靜的,好好為老百姓做點事情呢?冷縣長和自己還要斗到什麼時候,本來季子強最近是有幾個針對冷縣長的反擊方案的,他已經忍受夠了冷縣長,決定利用一下兩會,給冷縣長以毀滅性的打擊。

但就在這個時候,季子強還是決定放棄了,為洋河縣的穩定,為老百姓的希望,自己受點委屈又算的了什麼。

他漫步在街頭,街上的小雨已經下大了點,淅淅瀝瀝的,腳下的路已經被雨滴徹底打濕了。

慚愧、羞怯、憤慨充斥心頭,季子強突然感到從頭到腳全身一陣寒冷。

雨滴又大了一點,季子強的頭髮潮濕了,衣服潮濕了,心裡好像已經稍稍平靜了一些。

已經是三月了,兩會的召開就要來到,今天縣上就召開「兩會」籌備工作協調會,就縣人大會議和縣政協會議籌備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

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黃國民主持會議,縣政協副主席魏濤出席會議。

會議就「兩會」期間的維穩、通信、電力等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要求各相關單位要紮實做好「兩會」各項籌備工作,做到責任到位、人員到位、工作到位;要加強協調,密切配合,切實做好會務、組織、宣傳、住宿、安全保衛等工作,確保兩會順利召開。

下午沒什麼事情,季子強就看了看書,到了吃飯的時候,方菲打來了個電話,她說她知道季子強沒有回柳林市,想請季子強一起吃個飯,季子強就答應了,兩個人說好了一會見面。

包廂里,只有他們兩個人,顯的有點清淡了許多,好在兩個人都有很多工作的話題,所以就嘰嘰喳喳的吃著,喝著,聊著。

方菲一頭烏黑的秀齊肩而下,筆直筆直的,看上去很有特色,身材越嬌媚動人,比起以前少了幾份青澀,多了幾分嫵媚,胸部滿飽而堅挺,讓人一看就有些想入菲菲的味道。更重要的是誰也想不到,她在床上的奔放,就象脫僵的野馬。

方菲端起杯子,說道:「你那個初戀的情人決定好了嗎,什麼時候來投資了?」

季子強一聽這話,,端起酒杯說:「不準提這話,罰你喝一杯。」

方菲一看季子強這神情,就笑了笑,端起杯子,說:「不是你過去給我說的是初戀情人嗎,現在到不讓人家說了,這有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埃」

季子強就說:「今天不提這話,傳出去不好。來好好喝兩杯。」

方菲就說:「我這幾天不能喝酒,不過給你個面子?」說完就一口乾了。

季子強就追著問:「你平時酒量不錯啊,為什麼今天就不能喝了?」

方菲臉一紅說:「真想知道啊,我大姨媽來了。」

季子強呵呵就笑了說:「還好了,我大姨夫沒來,那我多喝點,你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方菲嘻嘻的一笑,她那嫵媚的眸子,風情萬種地瞟了季子強一眼,喝完這杯酒後,她就把手按在季子強腿上,並輕輕地捏了一把說:「你嘴太貧。」

季子強笑笑又倒上了酒,但他只給方菲稍微的到了一點,方菲說:「前段時間看你精神狀況很不好,但我怕打擾你,也沒有去看你。為什麼會那樣?」

季子強悠悠的說:「作繭自縛。」

方菲想想,端起了酒,和季子強碰了一下說:「何必呢,人生多麼的短暫啊,何必自尋煩惱。」

「我不喜歡煩惱,但煩惱總是可以輕易的就找到我身上。」季子強有點無奈的說。

「那就忘記他們,不要去思考,不要去費心。」方菲勸慰著季子強。

「我也不願意去想啊,但不想可能嗎,這就是人的悲哀吧。」季子強有點沮喪的說。

「是不可能,我們在很多時候其實是做不了自己的主。」方菲幽幽的說著。

是啊,很多事情不是你說忘就可以忘記的,這一點方菲有更深的體會,就恰如他對季子強的感情一樣,她也想忘記,她也想和淡然的面對,但效果呢,還不是「卻下眉頭,又上心頭」。

兩個人都沉默了,方菲也就一杯杯的自斟自飲起來,整個的包間都有了一中淡淡的傷感,方菲的酒也就喝的更多了。

當季子強發現了這點,記起了方菲的大姨媽來了的時候,他們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喝光了一瓶酒,季子強是真真切切的看到方菲今天喝了不少,應該也差不多了,就沒叫繼續喝了,方菲今天很溫柔的,也沒有反對,但這時候,季子強感覺到方菲還真的有點醉意了,看她眼皮都有點睜不開的樣子了,季子強就結了帳,帶她離開了飯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