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三十九章誤會加深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還沒消,就忙開玩笑的說:「葉書記,你這是要把我往組織門外推啊,我可是想要緊緊的跟隨組織。」 葉眉沒有笑,她稍微的停了下說:「你先到我辦公室去,我在外面呢,30分鐘後過去。」 季子強忙著...

?季子強道:「那我就先謝過田局長了,我等田局長的好消息。」

說完了這話,季子強就先站起來走出了辦公室,新交通局長尹偉留在最後,就見他在田局長的辦公桌上翻了一下,在台曆上飯下了一張卡,田局長好像沒注意的樣子,一直和他說著客氣話。

從市交通局出來,季子強又先後帶他們跑了幾個局,什麼財政局,旅遊局等等,這一圈子跑完,季子強便讓這些人自行返回洋河縣,自己準備到葉眉那裡坐坐,給他把情況彙報一下,重要的是,要想辦法把兩人的誤會化解一下。

今天因為時間上不好掌握,所以季子強是沒有提前給葉眉來電話的,現在他就拿出電話,給葉眉撥了一個:「葉書記,我季子強啊,今天你有時間嗎,我想把最近的工作給你彙報一下。」

葉眉淡淡的說:「彙報什麼工作?你還需要給我彙報嗎?」

季子強見葉眉氣還沒消,就忙開玩笑的說:「葉書記,你這是要把我往組織門外推啊,我可是想要緊緊的跟隨組織。」

葉眉沒有笑,她稍微的停了下說:「你先到我辦公室去,我在外面呢,30分鐘後過去。」

季子強忙著答應:「好好,葉書記不急,我今天沒其他事情了,慢慢等你。」

葉眉也不再和他多說什麼,直接掛上了電話。

季子強拿著手機發了下愣,這女人啊,一但生氣了,還真難消化。

車子到了市委門口,季子強滑下窗玻璃,對門衛招了一下手,打了個招呼,那門口的門衛是認識的這車牌和季子強的,也沒問什麼,直接他們的車就開了進去。

季子強就到了市委的大院之內,也還有一會時間,季子強就沒下車,把座椅調整了一下,自己就在車上眯了一會,讓司機看著時間和大門口,到時候叫自己起來。

季子強眯了一會,司機就把他叫起來了:「季書記,季書記,你醒醒,葉書記的車回來了。」

季子強睡眼朦朧的看了一眼,果然見葉眉已經從車上走了下來,季子強也趕忙把頭髮整一整,也就是用手撥弄兩下,把臉使勁的搓了搓,他下了車,跟在後面到了葉眉的辦公室。

葉眉早已經看到了他,但裝著沒有看見,一路也不理他,等到了辦公室門口,葉眉才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說:「你還知道來啊,進來吧。」

季子強沖葉眉的秘書吐一下舌頭,就跟了進去,秘書幫他把水倒上,葉眉先到衛生間去了一下,洗了一把臉,這才出來,秘也沒其他的事情,就先悄悄退下了。

季子強放下水杯說:「葉書記最近還好吧。」

葉眉坐在了辦公椅上,來回扭動了一下僵硬的脖頸,說:「還是老樣子,你最近聽說忙的很嗎?一天都在忙些什麼,說說。」

季子強就把自己最近的一些活動,特別是對溫泉和村村通公路的這些設想說了一遍,季子強本來口才也好,加上他層次分明,邏輯清楚的表訴,讓葉眉聽的津津有味,等他說完,葉眉閉上眼睛想了好一會才說:「不錯,這個想法很好,洋河縣光靠傳統的農業經濟是不能改變過去的現狀,只有突破過去的條條框框,走出一條新路,我很贊同你的設想。」

季子強就很興奮,葉眉的贊同就意味著自己的構想從理論上已經成立,至少在柳林市的各種程序上都不會再有更大的問題了,現在唯一剩下的就是資金。

但柳林市的底細季子強也是知道的,不要說韋市長未必會對自己有政策上的照顧和傾斜,就算他有,但柳林也不可能拿出太多的錢來,資金不是困擾洋河縣一家的問題,柳林市幾區幾縣都有這個問題存在。

季子強就說:「葉書記,我剛才已經到相關各局跑了一圈,我們的立項報告也都遞了上去,要是有什麼問題,還請葉書記幫著協調一下。」

他希望葉眉能過問一下,這樣立項報告就能通過的快一點,順一點。

葉眉理解他的意思,她點一下頭說:「這件事情我開會的時候會過問的,應該來講問題不大,但最後還是要落在資金這個焦點上,對此你有沒有一個詳細的規劃。」

季子強把幾個方面的情況都給葉眉說了:「資金我是這樣想的,可以分四塊,一是鄉村可以自籌,這個比列肯定很小,二是我們縣上可以解決一點,三是市裡給支持一些,四是省交通廳給劃撥一部分。」

葉眉說:「你算好,村上,縣上和市裡都拿不出多少,主要是省廳,但他們能給多少,能不能達到你的設想?這你要有個思想準備。」

季子強說:「我還有一個構想在計劃中,就是吸收外資來修路,將來可以讓他們有償的分年收費,但這個操作複雜一點,就看最後在省上能不能通過了。」

葉眉點點頭說:「那你們就好好跑跑,需要我出面了就說,我也可以給你們使點力氣,對了,你說你們溫泉那一塊已經有人去考察了嗎?感覺怎麼樣,哪一家的。」

季子強把這兩天安子若過去考察的情況給葉眉說了,他感覺只要水質和出水量沒有太大的問題,這件事情成功的把握還是很大的。

但等季子強說完以後,卻發現葉眉有點心不在焉了,季子強就停住了話,關心的問了一句:「葉書記是不是有點勞累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葉眉兩眼無神的看這前面,過了好一會才說:「你說的這個安子若,應該就是你原來講過的那個女同學吧。」

季子強這才一驚,剛才自己只顧談工作了,怎麼把安子若的名字也說出來了,只怕葉眉會多心,季子強就小心翼翼的說:「嗯,是同學,很長時間沒聯繫了。」

葉眉悠悠的說:「她一定很漂亮吧?」

季子強不知道怎麼回答了,他遲遲疑疑的說:「這個也都變化挺大的。」

葉眉這才收回了無神的眼光,認真的看著季子強說:「子強,希望你早點成個家,前幾天為那個向梅同志的問題,我可能有點武斷了,但你真的不能再這樣鬧騰其他緋聞了,這會讓很多人為你傷心的。」

季子強知道,葉眉說的很多人,其實就是她,她一直關心自己,她不希望自己最後搞的身敗名裂的,更不希望自己把不斷的緋聞傳入到她的耳朵里,那每一個緋聞,毫無疑問的,都會給葉眉帶去傷痛。

季子強點點頭說:「嗯,謝謝葉市長,我以後會注意的。」

葉眉看著季子強,他還是過去那樣瀟洒,還是過去那樣的英俊,但自己卻對他有了一種疏遠的感覺,是為什麼?應該是開始對他有了防範,這要命的官場,把每個人都變得疑神疑鬼了,他是不會背叛自己的,絕不會。

葉眉要扭轉自己對季子強這中看法,她在感情上是信任季子強的,但理智又告訴她,在環境和地位有了變化后,所有人都會變的,季子強也是人,他遲早也會變。

葉眉如無其事的說:「這次你來沒到其他領導那去看看嗎,以後多和別的領導彙報一下,不要光認我一個人,那樣對你以後發展不好。」

說完這話,葉眉自己都有點吃驚,她從自己的話里也聽出了一種試探的味道,那麼季子強這樣精明的一個人,他能聽不出來嗎?

不錯,季子強也聽出來了,他就有了一種悲哀,這是一種被人誤解的,很委屈的悲哀,他聽到的再不是過去那個和大姐姐一樣對待自己的人的話,這已經是一種官話和語言的試探,這完全是官場中相互防範的一種下意思的體現。

季子強在一種感傷中說:「我跑了幾個局,其他領導那裡還沒去,今天的時間也緊,就不去了,以後吧,有機會在說。」

他說的很平淡,很無所謂,這也是一種官場中標準的語言技巧,不能去否決和表白自己對其他領導的不重視,但卻要表現出對其他領導的無所謂。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用這種語言和方式來回答,或者,在他心裡也開始做起了防範,他做起了葉眉對自己轉變了心理的準備。

這就好像是兩口子,男人接到了一個女友的很普通的簡訊,但怕老婆知道了會多心,他就想要偽裝一下,後來老婆就發現了問題,開始更加的懷疑他了,不然他為什麼不給自己老老實實的說清楚呢?

現在葉眉和季子強也是一樣,本來季子強期望今天的會面可以化解一下自己和葉眉的矛盾,但現在看來,誤會一點都沒有消除,兩人反倒誤會加深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