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七章江可蕊的傷痛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413字

?安子若也不想逼人太甚,談到這個時候也差不多了,不管怎麼說,如果啟動了這個項目,在其他很多地方還是要依靠季子強的,比如水電,利稅,辦理各種的相關手續,所以她也時可而止。

初次談判還算融洽。

會後在招待宴會上,安子若就對季子強小聲的說了:「子強,你也太認真了一點吧,怎麼連個控股都不想給我,我們還是老同學嗎?」

季子強嘿嘿笑笑說:「我們不僅是老同學,還是....呵呵,但你也要理解一下我,越是我們這種關係,我越要嚴格要求自己。」

安子若搖頭說:「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官員,對了,我可以適當的在我的股份里給你留上一點份額,怎麼樣,百分之10,行不?」

季子強沒有了笑容,他很認真的說:「不,絕不,為了我們的那段往事,我也不能這樣做,你的錢也不是風吹來的,等以後你掙大錢了,掙的太多用不完的時候,多幫幫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吧。」

安子若凝視著季子強,看了好長時間,這個男人的胸懷和境界讓她不得不敬仰,雖然自己是絕不會像他這樣傻,但這種人卻可以讓自己仰慕。

季子強有點不自然了,她看到了安子若眼中的內涵,他悄悄的握了一下安子若的手說:「不要崇拜我,我神經本來就不正常。」

安子若就笑了,在這笑容中,她有多了幾分落寞,就是這樣一個男人,卻是自己曾今擁有,又失去了,這該是多大的遺憾和悲哀啊。

在他們兩人偶偶私語的時候,在季子強握住了安子若的手的時候,他們自認是沒有誰注意,但錯了,那個叫江可蕊的美女一直在暗暗的關注著季子強,但她看到季子強握住了安子若的手,她的心裡就有了一種凄婉的傷痛,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但這確實是她的感覺,她沒有聽說過季子強和安子若的往事,但她知道安子若對季子強津津樂道的背後一定有更深刻的感情在,她希望他們成為很好一對,但同時也希望他們不要發展什麼更為深刻的感情,這種心情很微妙,她自己也未必搞的懂。

吃完飯,天剛黑,時間還早,按預定的安排,還有異常歌舞娛樂,季子強就徵求了一下安子若的意見:「子若,現在時間還早,招商局的同志本來是安排你們去唱唱歌,跳跳舞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要是累了就縣回去休息。」

安子若眨了眨眼皮說:「你呢?你要去我就去,你要是說回去看文件啊,寫材料什麼的,那就現在散夥。」

季子強就笑了,說:「真沒想到,你現在變得這樣精明了,把我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嗎,那我還能說什麼,今天就陪你們了。」

安子若一下子笑了,說:「過去對你是以朋友相待,所以就沒動腦筋,現在我們是奸商對刁官,那自然是馬虎不得。」

那面坐的江可蕊就忙問了一句:「子若姐,誰是刁官啊。」

安子若擺了擺頭,往季子強這面示意了一下說:「當然就是這個人了,官不大,跟真的一樣。」

幾個人就一起笑了,對季子強來說,這個安子若不管說什麼,他都是沒有一點辦法的,笑過以後,這個叫江可蕊的女孩又說:「不過我感覺他這個官還是湊合不錯,至少不會讓人反胃。」

季子強在兩個美女的進攻下就有點語拙了,他安慰自己,好男不和女斗,自己才不和你們拼嘴勁呢。

季子強想讓司機把安子若和江可蕊送回酒店,他們都說要回去稍微的收拾一下,換件衣服,季子強認識是不以為然,很有點瞧不起女人怎麼能一天換幾次衣服,但他還是裝出很熱情很理解的樣子,一直把他們送到了樓下,然後帶上一堆人,到了早就一定了包場的舞廳。

在舞廳里,他們開著音樂又喝起了啤酒,主客沒有到,所有的人都不敢輕易的先去跳舞,就算同來的還有三兩位女士,也都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裡,只有細心的人才能發現,她們的腳跟在不斷的擊打著節拍。

來了,總算是來了,安子若帶著絕對的風韻,走進了舞廳,她換上了一襲圓領碎花旗袍,那旗袍很長,下沿已經曳地,只露出高跟皮鞋的高跟,豐滿胴體裹的嚴嚴實實,兩條裸露的渾圓玉臂在燈光中異常的醒目。

這付複雜懷舊的打扮,顯示出昔日上海灘繁華新潮,十里洋場,東方巴黎。

安子若巧妙地用旗袍遮掩住稍微有點發福的貴體,用一種歷史文化氣氛渲染自己,也告訴我們一個必然的事實。可謂匠心獨具,彰顯個性,漫不經心中露出她的教養。而江可蕊打扮的迥然不同,首先從顏色上徹底顛覆,她現在是一身黑,讓白天那青春靚麗的一身暖色調變成了冷色調的大幅度跳越,所有人都為之眼前一亮,一種從新形象。

她動作乖趣,不慌不忙,始終用微笑、讚許的目光迎合著你,讓你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季子強站起來,迎了過去說:「真讓我們大開眼界,兩位美女今天的燦爛一定會在洋河縣的縣誌上記上一筆的。」

安子若抿嘴一笑說:「那縣誌一定要寫好一點。」

季子強說:「沒問題,我親自寫。」

江可蕊就問:「上面會有我的名字嗎?」

季子強皺下眉頭說:「你名字中最後那個心字很複雜啊,我恐怕不會寫呢。」

江可蕊就嬌笑起來說:「那不行,那不行,一定要寫上。」

他們笑談幾句,旖旎的薩克斯就響了起來,又一片星光升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