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三十五章再去溫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在也不作假,該喝就喝,大家都是其樂融融,一句公事都沒談起,到是安子若不斷的和季子強竊竊私議幾句,惹得旁人抗議不斷。 一會那個叫江可蕊的美女就來到了季子強的身邊,臉比桃花艷,眼若勾魂星,她拿著酒...

?這旅遊局和招商局的兩個局長就一起的笑著說:「那是一定的,季書記剛才還念叨你呢,說你很有魄力,讓我們好好配合。」

安子若點下頭問:「季書記,你真的這樣說過嗎?」

季子強很嚴肅的說:「千真萬確。」

這樣一轉頭,他就又看到了那個叫江可蕊的美女了,她也正很專註的看這自己,季子強連忙就轉過了頭去。

這個叫江可蕊的女孩,看到季子強慌亂的移開眼神,就心裡一笑,她早就聽安子若說過她和季子強的很多故事,對季子強她一陣有種好奇的心理,就在來的路上,她們還談到季子強,從安子若的語氣里,這個季子強已經是很完美的一個男人,江可蕊就一路在想,這個男人長什麼樣,他瀟洒嗎?他多情嗎?他氣質好不好?

現在見到了,她感覺和自己的設想很匹配,這確實是一個少有而有獨特的人,他的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冰冷孤傲的眼底充滿了平靜,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驚嘆,只是今天的他,似乎身邊圍繞著一股冰涼的氣息。

是的,她無法想象季子強在最近幾天所受到的折磨,如果換做其他一個人,或者已經倒下了,但季子強依然還可以和他們侃侃而談,雖然悲傷會不時的湧向心底。

季子強就對自己帶來的兩個局長說:「那面酒宴準備的怎麼樣了,把郭副縣長也叫來,一起陪陪我們這大老闆。」

安子若嘴一撇說:「子強,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在叫我大老闆我就不理你了。」

季子強笑笑說:「本來就是嗎,又沒人劫持你,看你怕的,好了,那請安子若同志先去吃個飯怎麼樣?」

安子若站了起來,對身邊的兩個人說:「你們收拾一下,先吃飯去。」

安子若的朋友和助理就一起站了起來,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季子強他們又稍微的等了一會,見他們過來了,幾個人就一起到了酒店二樓的餐廳。

安子若一面走著,一面含情脈脈的對季子強說:「沒想到我們竟然有可能合作在一起做事,我很高興,你呢?」

季子強也點點頭說:「我也很高興,至少你不是一個讓我討厭的商人。」

安子若又問:「你怎麼樣,今天看你臉色不是很好,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嗎?我能不能幫上忙?」

季子強搖下頭說:「你幫不上,但我還是很感謝你的關心。」

說話中,就到了餐廳的大包間,今天酒店的生意不錯,來來往往都是熟人,每一個人在看到季子強的時候,都會恭順的點頭問好,側身讓道,這讓安子若也不由的對季子強有點肅然起敬,在這個時候,她也算是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中國,有錢確實很拽,但在權利的面前,錢就遜色了許多。

包間內裝飾豪華,配有高檔沙發、背景音響等,使人感受到一種拂面而來的尊貴祥和氣氛。

季子強和安子若劇中而坐,季子強的左面是兩個局長,安子若的右面是江可蕊和那個助理,還留了一個位置是給郭副縣長的,他電話已經打了,說馬上趕過來。

大家隨意的說說聊聊,酒菜早就安排妥當了,把個碟子起個碗的也連續的上了起來,一會,郭副縣長也趕了過來,季子強就做了一番介紹,大家添上就門杯酒,開始了酒宴。

菜不用說,洋河縣有什麼好的就上什麼,就也不用說,安子若本來也是能喝一點的,現在也不作假,該喝就喝,大家都是其樂融融,一句公事都沒談起,到是安子若不斷的和季子強竊竊私議幾句,惹得旁人抗議不斷。

一會那個叫江可蕊的美女就來到了季子強的身邊,臉比桃花艷,眼若勾魂星,她拿著酒瓶子說:「處來貴地,今天認識了季書記,很榮欣,希望可以做華書記的朋友,所以這杯酒書記是一定要喝的。」

季子強也不畏懼,今天自己帶來了三員猛將,加上自己就是四人,對方那是對手,所以也禮貌的站起來說:「江可蕊的話不錯,那我就喝了這杯酒,同時也希望江小姐能經常來洋河轉轉,比起國外來,我們這上更青,水更綠,人更憨厚誠樸吧?」

江可蕊嫣然一笑說:「季書記真是爽快人,我還想和季書記碰一杯酒。」

旁邊蔣局長就說:「美女和帥哥要碰就是兩杯,好事成雙嗎?」

江可蕊臉一紅說:「行,那就雙杯。」

季子強也不想亂扯,就很規矩的喝光了兩杯碰酒,那江可蕊見季子強如此照顧自己的面子,也很欣慰,很柔情的看了季子強一眼說:「謝謝季書記。」

季子強和她這火辣辣的眼光一撞,心裡就是一緊,連忙收攏心神說:「你客氣,今天我看你也喝的不少了,多吃點菜,你們一路辛苦過來,一定要吃好。」

江可蕊莞爾一笑,又**的看了季子強一眼,這才離開。

酒宴還在繼續著,季子強也慢慢的放鬆了心情,這許多天不不開逐漸的消融著,他希望自己可以喝醉,可以讓酒把一切的不快和憂傷帶走,所以他就不斷的邀請別人,也爽快的接受別人的敬酒和碰酒,到後來,他看著安子若的時候,又彷彿回到了過去那青春歲月,再到後來,他醉了,醉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季子強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他渴的難受,起床給自己到了一杯水,他菜發現自己是沒有脫去衣服,他努力的回憶昨天後來是怎麼三的席,怎麼回到這裡,但腦袋一片混亂,什麼都記不得了。

他一口氣喝光了一杯水以後,又回到了床上,脫去了衣服,這個時候,他的思維也就逐漸的清醒起來,他想到了昨天晚上和安子若他們喝酒的事情,但很快的,他又想到了華悅蓮,那猶如切膚之痛的感覺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心裡,這個夜晚,很長很長,季子強再也沒有睡著了,他就那樣痴痴的想著。

第二天他就帶上了旅遊局,招商局,還有宣傳部等幾個相關部門的的領導,一起到了安子若住的酒店,先是陪安子若三位吃了早點,然後就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的開出來城,到了那個有溫泉的山坡,

車在山坡下就不能在往上走了,大家一起步行上山,春天到了,陽光透過樹葉之間的縫隙直射到草地上,但又不刺眼,像一隻溫和的手一樣撫摩著大地。小草弟弟在春姑娘的叫喚下,醒了,它們偷偷地從泥土裡鑽了出來,為大地披上了一件綠色的大衣。山道的兩邊山坡上開滿了野花,它們是那樣的小又那樣的多,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有的是粉紅色的,有的是雪白色的,像還沒有來得及融化的雪,但又飄著一股清香。

令人陶醉不已。

那個叫江可蕊的女孩就完全的驚嘆在這山水間了,她想個小孩一樣時而奔跑幾步,時而又停下腳步,長久的欣賞著這優美的景物,臉上和眼中充滿了驚奇和感嘆。

季子強偶然看到了她這個樣子,心裡暗暗好笑,到底是京城來的人,連山都沒見過,好土啊,想想似乎不對,應該是自己土一點。

季子強和安子若走在一起,他們兩人都一路讚歎著這美麗的景色,季子強走到半路上,在一棵大樹下面歇了歇腳,安子若陪著他也駐足而立,季子強對安子若指點著那山下的景色和遙緣:「看一看,這多美好,如果在這個地方把路修好,一個溫泉山莊會成為洋河縣,柳林市,乃至於江北省的一刻璀璨明珠,不要說你將來大把的掙錢,就是天天在這走一走,看一看,你都會心曠神怡。」

安子若也有點陶醉,她順著季子強的手指,把山下細細的看了一遍說:「是啊,很美麗,很獨特,我喜歡這裡。」

因為他們沒有走,所有的人都停下來等待他們,季子強笑笑說:「大家都在看你呢,你今天可是很漂亮埃」

安子若環顧四周,見大家確實在看這自己和季子強,雖然她也知道其實大家是禮貌客氣的等待自己和季子強,但聽了季子強的話,心裡還是很舒暢,她擦一把汗水說:「走吧。」

在往上走,那梨花、金絲菊、白菊、月季都越來越多了,看到這些五顏六色的鮮花,季子強的心就豁然開朗,這些天的壓抑的痛苦,都在這魅力無垠的大自然中釋放了,他突然好象也變成了一朵粉紫色的蘭花,和它們一起玩耍嬉戲。走到了後來,他們氣喘吁吁的到了溫泉所在地,那地面是堅硬的石灰岩地形,石階的凹槽布滿天然溫泉,因地下水含鈣質,流經之處鈣化物沉澱,形成許多大小不同的半圓梯形小池。含豐富礦物質的泉水。

所有的人都在驚嘆,都在想象著要是自己可以在這裡泡個溫泉,看看天然景緻,體驗聖潔安詳的震撼感,那一定會很奇妙,很空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