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三十四章葉眉的猜忌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季子強有點為難了。 想了想,季子強就說:「這樣你看行不行,等今年年底,我免去她的這個職務,不然我的面子,還有人家的面子都掛不祝」 葉眉就冷笑了一聲說:「誰來顧及我的面子,我現在連一...

?季子強大吃一驚,這樣的事情葉眉都能知道,那偌大的一個政協家屬院,難道還有人認識自己,他不敢多想了,怕增加葉眉的懷疑,就說:「是的,本來是找華書記女兒的,但吃了閉門羹。」

葉眉那面有好一會沒有說話,季子強就準備給葉眉把事情說清楚,他不希望葉眉對自己有疑心,認為自己和華書記還有什麼**,他就又說:「華書記的女兒過去在洋河縣呆過,我去找她。」

這時候葉眉才說話:「你說的是華悅蓮嗎,你和她,奧,是這樣啊,我就說嗎,你怎麼會去見華書記,那你沒找到人嗎?」

季子強說:「葉市長,嗯,叫習慣了,是葉書記你也認識華悅蓮。」他沒有正面回答葉眉,他現在不想提起這段傷心來。

葉眉說:「我見過她的,很漂亮的一個姑娘,是不是華書記不希望你們發展下去?」

季子強實在不想繼續談這問題了,但他又不能失利的打斷葉眉的問話,是好說:「我們有點矛盾。這次葉書記有什麼指示嗎?」

葉眉大概也感覺到季子強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了,她就說:「我想問一下你,上次給你說的事情好像你還沒有執行,你在想什麼?」

季子強的頭就大了,他知道葉眉說的是向梅的任免問題,但他真的不好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把人家免去,他遲疑了一下說:「葉書記,我上次給你彙報過我今年的規劃,很快洋河縣就要啟動幾個旅遊的大項目,這個向梅和他老公都市可以幫洋河縣爭取到大筆資金的,所以。」

「所以你寧願違抗我的指示,是這樣嗎?既然你和華悅蓮在談戀愛,你為什麼又和這個姓向的女人搞的亂七八糟的,嗯。」葉眉的態度強硬了起來。

季子強對葉眉算是很了解的,葉眉給人的外表很隨和,但實質上她是具有所有女性的固執和認真,她所交代的事情在別人感覺已經過了,大家都忘了的時候,她往往還是記得清楚,而且在必要的時候她還會複查的,所以季子強有點為難了。

想了想,季子強就說:「這樣你看行不行,等今年年底,我免去她的這個職務,不然我的面子,還有人家的面子都掛不祝」

葉眉就冷笑了一聲說:「誰來顧及我的面子,我現在連一個縣委書記都指揮不動,你說我是不是很無能。」

說到這,葉眉就把電話生氣的掛斷了。

不說季子強拿著話筒在發獃,就說葉眉坐下以後,眉頭就擰了起來,這個季子強現在是不是感覺自己的翅膀硬了,可以不在乎自己了,還有上次在會上呂副書記一聽到韋市長說要調查這個女人的時候,就急急忙忙的跳出來反擊韋市長,這兩者會不會有什麼聯繫呢。

這個姓向的女人會不會是呂副書記要求提升的,不然他怎麼會那樣明顯的幫季子強開脫,而這個季子強現在死活不免去她,或者也和呂副書記有點關係,這樣看來,這個女人和季子強,還有呂副書記他們三者必然有一個紐帶聯繫在了一起。

那麼季子強為什麼要這樣做,他為什麼要背著自己搞這一手,如果是迫於壓力,他可以給自己明說啊,他卻擺出一副要讓這女人為洋河縣出力的幌子來,他到底想幹什麼。

葉眉疑惑了,同時對季子強也有了一些猜疑,官場中的友誼總是很難讓人完全放心。

季子強還在發獃,他幾乎想馬上就按葉眉的意思把向梅換掉了,他放下電話,點上了一根香煙,慢慢的看著煙頭上那裊裊升起的煙霧,他要判斷一下哪一種方式最恰當,他不希望葉眉對自己誤解,不要說葉眉手上具有對自己的生殺大權,就憑兩人的感情和關係,自己也似乎應該按她的要求做,但後果呢,那就是洋河縣受到損失,自己的威望也會受到傷害,但他還是決定了,找個借口,把向梅調離縣委辦公室。

就在他決定剛剛下好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辦公室的們開了以後,向梅滿面春風的走了進來,進來就說:「書記,書記,我剛和省交通廳的海廳長聯繫了,他說只要我們把立項這些基礎工作做好,多的錢他也不敢說,三兩千萬問題不大,他還讓我什麼時候到省城去一趟,好好談談這個事情。」

季子強一下愣住了,他不知道這事一個好消息還是一個壞消息,幾千萬的撥款,假如用在洋河,以後的回報就是幾個億,幾十個億,洋河也就從此翻身,洋河縣的百姓也會逐漸的富裕,這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對季子強是,對所有的其他官場中人都一定是的,就算有的想要撈錢的領導,但可以出政績,可以造福一方人民,他們其實也是會高興的,當然了,這有個前提,不要和他自己的利益衝突。

高興歸高興,但自己怎麼給葉眉交代呢?這是季子強一個難題,他對向梅說:「向主任,那麼你打算怎麼辦呢,有沒有信心拿下這個項目?」

向梅就嬌笑著說:「這個海廳長和我家老蔣關係最好,對我這嫂子也很不錯的,我要去找他,他多少還是要給了面子。」

季子強猶豫了起來,他在這兩難間反覆的徘徊著,向梅還以為季子強在考慮這個項目問題,也不敢隨便的打擾他的思路,她哪裡知道,季子強現在想的是她的主任位置問題,季子強想了很久,他最後還是相信自己和葉眉的相互信任,他決定冒一次險,惟願葉眉顧念著自己和她這些年的親密交往,不會對他真的生氣。

但是,或者他錯了,永遠都不要忘記一句話:女人的心,海底的針。

季子強就對向梅說:「行,那你就準備一下,最近抓緊配合老蔣他們,把理想和前期的工作做好,然後你到省城去,要能拿下這個項目,我在洋河縣為你擺慶功酒。」

向梅有睜大了眼問:「真的嗎,我不要什麼慶功酒,我把錢要來了,你好好請我一頓,單獨的請我怎麼樣?」

季子強長噓了一口氣說:「好,我一定請你。」

向梅離開了,但季子強的心情一點都沒有輕鬆起來,他無法確定剛才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正確,但既然已經這樣定了,那就好好的把事情做好。

他又投身到工作中來了,他暫時的忘記了自己的劇痛,也忘記了自己會面臨的危機,他專心的,認真的讓自己動了起來。

過了兩天,安子若果然來了,她還帶來了兩個人,他們在賓館間的面,季子強帶著旅遊局的蔣局長和招商局的王局長,一見面,季子強感覺安子若更有氣質和風韻,她眉目如畫,清麗難言,言行和舉止端莊嫻雅,美目流盼中,那一顰一笑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韻味。

季子強就對安子若介紹說:「這為是我們旅遊局的蔣局長,這位是招商局的王局長。」

他又側身對兩個局長說:「這位是我的同學,現在省城的美女大老闆安子若女士。」

安子若就笑了起來,說道:「你們不要聽他瞎扯,什麼美女大老闆,婦道人家一個,對了,我對你們介紹一下,這位長的英俊的青年叫韓磊,是我的助手,海歸的,幫我管理公司內部事宜。」

季子強很客氣的和這個年輕人握了一下手,那年輕很自信的對季子強笑笑,季子強也回了一個微笑,他把眼光有轉到了安子若旁邊的那位美女身上說:「這應該也是你的助手吧?」

安子若搖了一下頭說:「我可沒有那麼大的能耐,這個美女呢,叫江可蕊,是我在國外認識的朋友,現在是省電視台的台柱呢,節目主持人,這次陪我來旅遊,我就帶她來看看山,看看水。」

季子強點頭笑笑,只是他很少看省台,也不知道對方是主持的什麼節目,這個美女到很大方,伸出了纖纖玉手和季子強握了一下,季子強就感到那小手柔若無骨,潤滑柔和,他就蜻蜓點水般的捏住了幾根手指,稍一接觸,趕忙放開。

那美女看出季子強有點窘迫,感到很是好笑,就抿嘴憋住,季子強也看出了她的表情,自己有點不大自然了,再認真的一看這個江可蕊,真的越看越有味道,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她在各人臉上轉了幾轉.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優雅之氣。

但這都不是主要的,在這個美女的身上流露出一種高貴的氣質,這種氣質不是常人可以模仿出來的,這事一種真正的高貴氣息,在溫柔隨和的背後,有著一種難以掩飾的傲氣。

安子若招呼大家坐了下來說:「這次我來就是看看地方,在看看溫泉的質量和出水量,另外還想和縣上談談你們優惠的條件。」

季子強說:「安子若,你們也坐了一天的車,肯定很累了,我們今天就先吃飯,休息一下,明天到溫泉去實地考察,至於洋河的優惠政策,現在不急,等你看好了再說。」

安子若就笑著說:「不過我也相信老同學是不會讓我太吃虧是不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