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三十一章可怕的緋聞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不是電話有問題的時候,那面葉眉才說話了:「你剛才在幹什麼?」 葉眉的口氣生硬,而且少有的冷淡,這讓季子強心裡一陣的緊張,他很了解葉眉的性格,也聽的出葉眉的語氣。 季子強就忙說:「我剛才...

?向梅很積極的,她決定在這個事情上好好的露一把,不僅要讓自己在縣委站穩腳跟,還要讓那些背後說自己小話的人看看,老娘是憑藉真槍實彈坐上來的。

季子強也是要用她這個想法,只要她這次真的能從上面要個幾千萬來,不要說一個小小的縣委辦公室副主任,就算當初給她的是一個副縣長位置,那都合算的很。

但季子強卻沒有時間馬上看她的東西,季子強難為情的看著向梅說:「要不你等會來,我憋了一路了,先進去處理一下。」

向梅就咯咯的笑了起來說:「我等你,你慢慢處理,不要緊張,咯咯,咯咯。」

季子強也不想多說話,真的是尿急,就走進了衛生間,這個時候剛好葉眉的電話就來了。

後來葉眉又打了季子強的手機,但季子強手機在包里,他人在衛生間,也就沒有聽到,等出來以後就和向梅研究了一陣計劃書的事情。

向梅倒是提醒了他一下,說:「季書記,剛才有個電話找你,是個女的。」

季子強拿著計劃書,沒怎麼在意的「嗯」了一聲,繼續看著,向梅也不好打擾他,其間季子強也接了幾個座機電話,一直都沒注意手機,就這樣一直過了半個多小時,兩人才把一些問題討論清楚,向梅很溫柔的看看季子強說:「季書記,年前你是答應我的,說抽時間一起坐坐,你看什麼時候合適?」

季子強想起了確實有這麼一件事情,就笑笑說:「就這幾天吧,等我稍微的閑一點,我們就一起坐坐,怎麼樣?」

向梅就嫣然一笑說:「好,我等你消息。」

說完就告辭離開了季子強,季子強伸個懶腰,這才好好的喝了幾口水,把包打開,拿出煙來,點上了一根,吸了幾口,又從包里拿出了手機,看來一眼,哎呦,這上面怎麼有葉眉的一個未接電話,季子強一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多小時了,他就趕忙的用桌上的座機給回了過去。

幾聲振鈴后,那面電話是接通了,但葉眉卻沒有說話,季子強就對著話筒說:「喂,葉書記,你好啊,我季子強喂,喂。」

就在季子強懷疑是不是電話有問題的時候,那面葉眉才說話了:「你剛才在幹什麼?」

葉眉的口氣生硬,而且少有的冷淡,這讓季子強心裡一陣的緊張,他很了解葉眉的性格,也聽的出葉眉的語氣。

季子強就忙說:「我剛才在辦公室,手機放包里沒聽見。」

葉眉說:「我知道你在辦公室,剛才辦公室接電話那女的是誰?是不是那個向梅?」

季子強愣了一下,想起了向梅說過的剛才有個電話的事情,就說:「奧,對,是她,你也認識她啊,那會我在衛生間呢。」

葉眉依然很冷淡的說:「我當然認識她了,聽說還是個大美女,不然怎麼能讓我們年輕英俊的華書記情有獨鍾呢,連原則都不顧了,就把人家破格提升了。」

季子強越聽這話越不對勁了,就忙說:「葉書記,是不是有什麼風言風語,我和她沒有什麼的。」

「沒有什麼為什麼要破格個提拔?」葉眉不依不饒的問。

季子強就不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要說清這問題不是三言兩語的事情,他猶豫著,還沒說,葉眉就說了:「季子強同志,你最好收回你這個任命,我不希望別人拿這件事情做什麼文章,至於你自己,現在也要懂得愛惜羽毛,你的地位的責任是不允許你亂來的。」

季子強有點驚訝了,收回任命,這不是開玩笑的嗎?那自己以後這臉面放什麼地方,以後還怎麼在洋河縣工作,並且自己設計好的要開發旅遊,修路等等的構想都要受到限制了,他就辯解說:「葉書記,其實這個向梅在省上很有點關係的,我是準備。」

「我不管她有什麼後台,也不管她和你關係如何,這都不是我考慮的,我只是要求你儘快的收回任命,把這件事情畫個句號。明白嗎?」葉眉不想聽季子強的解釋了,她已經開始對這個女人有了憎恨,這個女人竟然讓季子強第一次的對自己的命令產生了抵觸情緒,這是絕不允許的。

季子強沉默了,他不知道為什麼葉眉今天會變的這樣霸道和難以通融,是的,季子強無法理解葉眉此刻的心情,葉眉的憤怒在加大著,季子強無聲的沉默猶如是在想自己宣誓著一種權威和獨立,這更讓葉眉難以接受,她就再一次很冷的說:「季子強,我的話在你洋河縣是不是執行不了,你翅膀硬了是嗎?」

季子強不得不說話了,他有點沮喪的說:「葉書記,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我也是這個意思,現在我們先不要談這個問題,等我們都平靜一下,我給你好好的彙報這件事情。」

「我不需要你的什麼彙報,你就說這個女人你撤還是不撤?」葉眉發出了最後的通牒。

季子強已經無路可退了,他在想,那就先答應她吧,等她氣消了,自己在給她解釋:「好吧,我聽葉書記的指示,最近就把這個任命撤了。」

葉眉在那面也一下子沉默了,她似乎也意思到自己今天不大正常,到底是為什麼呢?也許是因為自己老是擔心季子強會離開自己,他會離開自己嗎?會的?自己已經老了,而他還是那樣的年輕,他身邊的美女一定不少,他又怎麼能還記得自己這個老太婆呢?

葉眉掛上電話,自怨自艾的憂傷了好一會。

而季子強也心情沉悶的思考這這個問題,這件事情自己怎麼處理?

他站起來,在辦公室走了好一會,最後還是決定拖一拖,不能隨便的撤回這個任命,這是自己在洋河縣的第一個任命,如果就這樣玩笑般的撤回來,以後自己的政令還能在暢通和獲得信任嗎?

朝令夕改是一個領導者的大忌,更為重要的是,沒有向梅的協助,單憑自己是很難向省交通廳爭取到那些資金,那麼自己在洋河縣也將一事無成,繼續的和前任一樣混下去?這絕不是自己當官的目的,要當一個行屍走肉般的領導,自己還不如不做。

他打定了主義,希望這件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葉眉事情一多,就會忘記,這種可能性還是有的,但如果她下一次再提起了呢?季子強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他乾脆也不在去想這個問題了,管她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幾天都過去了,季子強暗暗的僥倖著,葉眉好像真的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再也沒有打電話過來問自己了。

就在他暗自高興的時候,一個更大的災難卻降臨在了他的頭上,華悅蓮聽到了這個傳聞,據說是華書記親口告訴她的,這讓華悅蓮大受打擊,她已經沒在乎過去季子強和方菲的傳聞,那時候她感覺自己和季子強還沒有談戀愛,但現在呢,季子強背著自己又和向梅有了瓜葛,這個向梅自己是知道的,風流,風韻,多情,難怪上次季子強要和人家一起去爬山,後來還突然的在吃飯的時候答應提升向梅,而且竟然就在後來沒幾天的時間裡真的就提升了她,原來這裡面有這樣多的貓膩在裡面埃

她不得不相信這事真的,因為作為一個乖女兒,她是不會不去相信老爸的話,她也知道老爸雖然離開了柳林市,但柳林市發生的每一點小事,他都會很快得知。

華書記在聽到這個消息以後,確實也猶豫了很長時間,他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華悅蓮,但後來他還是說了,因為他對季子強在這方面真的比華悅蓮還要擔心,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兒最後淪落為一個玩偶,或者犧牲品,在最近他也想過了,他可以不計較季子強對他發動過的那些攻擊,只要他真心實意的對華悅蓮好,只要他可以永遠維護華悅蓮的安全,維護華悅蓮的幸福和尊貴,那麼就算自己委屈一下,也還是可以勉強接受的。

但季子強和向梅的緋聞就再一次擊碎了華書記對季子強剛剛形成的一點點好感,他越來越感到,自己的女兒不能託付給這樣一個風流倜儻玩世不恭的男人,不能,絕不能!

在華悅蓮聽到這個話以後,她傷心的哭了好久,她開始從側面打聽,從洋河縣過去自己上班的公安局那些同事那裡打聽,但聽到的消息都是一樣的,在別人把她當成一個旁聽者,給她講訴的時候,又為了情節的需要,都多多少少的再添加了一點佐料進去。

更為可怕的是,每一個人又很好的去彌補了前一個人話中的露洞,讓這個傳聞是那樣的合情合理,又是那樣的栩栩如生,幾乎成了確鑿無誤的事實,甚至她們在那裡約會,開的那個房間,兩個人在房間中的叫聲都把旁邊的旅客吵醒,最後人家對酒店投訴,酒店還給人家道歉,等等的這一切,都說的活靈活現的,這怎麼可能不讓華悅蓮相信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